宣化上人開示錄(三)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六大宗旨即是五戒

在用功時,提得起、放得下,做什麼像什麼。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五日於萬佛聖城

有人歡喜念佛,就參加佛七。有人歡喜參禪,就參加禪七。若是有人不歡喜念佛也不歡喜參禪,就參加個懶七或睡覺七。「懶七」或「睡覺七」,這些名詞很新鮮,但說起來也是很有學問的。

「懶七」:你很懶,其實也懶不了。你什麼也不做,但是心奡N做起工來--打妄想。妄想忽天忽地、忽餓鬼忽地獄、忽人忽天,就是在人的心婸s造出六道輪迴的機器。心塈滼o機器發動了,轉來轉去,想要懶惰,其實浪費的腦力及精力更多。所以就更加疲倦,就越加懶,更加覺得什麼都沒有意思,枯燥無味。

「睡覺七」:睡著了就作夢。在夢堣]是一下子夢到發財,或一下子又挨窮,或忽然作大官,又忽然變乞丐,或夢到老虎毒蛇。在夢媞峇]睡不安樂,想打個睡覺七也不行了。

這就是人不會用功,無論做什麼都覺得不好;可是會用功的人,做什麼都覺得好,參禪、念佛都好,就算懶惰睡覺也都是在用功。

所以萬佛聖城有禪、教、密、律、淨五教,你願意修什麼都可以,是很自由的,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你想懶、睡也都是很好的事;懶,不會偷東西,這是持戒。睡,不會殺人或殺生,這也是持戒。你念佛參禪或學教、習律、修密,這都是持戒呢!所以你學五教,都是在持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用功就不會犯戒,在表面上看來好像沒有在持,其實這是不持而持,不戒而戒。不需要用持戒的名詞,也在持戒,所以這樣用功也是很好的。

因為這樣,在萬佛聖城願用什麼功,都是很自由,不會有人管束你,因為這個國家是民主國家,所以在這個道場更應行民主中之民主,自由中之自由。所以這麼多天,願用什麼功都可以,只要你自己在用功時,提得起、放得下,做什麼像什麼,做什麼都好好去做,專心致志,這就對了。

再說說萬佛聖城的六大宗旨:

    (一)不爭,就不會殺生。殺生就因爭心作怪,一爭就你死我活,死傷無數。
    (二)不貪,就不會偷盜。為什麼要竊盜他人之物?就因為貪。你要是沒有貪心,就算人家要給你,你也不會要,所以要把貪心去除,才不會偷。
    (三)不求,就不會有淫欲心。淫欲心就因為有所求,女求男朋友,男求女朋友,都是追求異性。不單求,還要「追」求,就好像把頭削得尖尖的,往媕Y鑽。若是無所求,還有什麼淫欲心?英俊的男人有什麼用?漂亮的女人也只是個蓋肉的臭皮囊。有什麼值得貪戀的?假若無所求了,淫戒就不會犯。
    (四)不自私,就不會打妄語。人打妄語,就因為怕失去自己的利益,自私心作怪,所以騙人撒謊,想令人不認識自己。
    (五)不自利,就不會犯酒戒。人為什麼喝酒?就想迷亂自己的身體心性,弄得它恍忱惚惚,以為自己成了神仙,在天上逍遙。喝醉酒又會罵人,又可以為所欲為,又增長淫欲。又想用酒來助血氣流通快點,喝了忘記一切,好像抽鴉片煙一樣過癮。這都是自利心作怪,所以才去喝酒。

所以這六個宗旨,就是「五戒」的別名。為什麼不說五戒?因為我們人聽慣了五戒,你跟他講:「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他說:「我知道了!聽你的做什麼?」所以把它變個名詞,「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這個名詞本來人人也聽過,也懂得,但是真能去做的少之又少,所以提醒大家:

不爭就是不殺生;
不貪就是不偷盜; 
不求即是不邪淫;
不自私即是不打妄語;
不自利即是不飲酒。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