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二)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阿難以四事問佛

『如是我聞』為經首。以戒為師。依四念處而住。對待惡性比丘,應默而擯之。

佛將入涅槃時,阿難以四事問佛:
一切經典之前,應以什麼字義作為經首?
佛在世時,我們以佛為師,佛入涅槃後,我們以誰為師?
佛在世時,我們依佛而住,佛入涅槃後,我們依誰而住?
佛在世時,惡性比丘,佛自調伏,佛入涅槃後,我們如何調伏?

本來佛將要入涅槃時,阿難尊者雖已證得初果阿羅漢,但仍痛哭流涕,好像小孩子一樣手足無措。阿[上少下免]樓馱尊者便勸他說:「你不要再哭了,哭也沒有用,你應該以四事請問佛。」

阿難尊者說:「以那四事?」阿[上少下免]樓馱便將以上的四事告之。阿難覺得很對,便立刻去請示佛。

「世尊!您說法四十九年,講法三百餘會,但結集經典時,我們應該以為首呢?」因為外道典籍不是談無,便是談有。他們都是以「阿」為首,「傴」為尾。佛答:「凡是我所說的經典,開頭應安上『如是我聞』。」

可是現在卻有很多外道和學者,卻隨便安上「如是我聞」在他們的文章上。一時「如是我聞」滿天飛。甚至有些無知的人,卻說《楞嚴經》是假的。

「如果要想佛法興,人人先學楞嚴經。」《楞嚴經》是破邪顯正,因為它太真了,所以妖魔鬼怪,旁門左道想盡辦法要破壞它。《楞嚴經》若消滅於世,佛法就不存在。在世上,如有一人會誦持〈楞嚴咒〉,妖魔鬼怪便不敢出來害人。如果這世界上沒有人會誦持〈楞嚴咒〉,妖魔鬼怪便出來為害人類,令所有人都變成妖魔鬼怪,而成為他們的眷屬。所以這是一件很嚴重的問題。

若人能受持〈楞嚴咒〉,最低限度,在七世中也能成為最富有的人,譬如那些石油大王、汽車大王,他們在前生可能受持過〈楞嚴咒〉,所以今生那麼榮華富貴。可是他們又迷了,儘享受而不修道。這都是因為往昔造了善惡夾雜的因,善業成熟,便享福。惡因成熟,又造罪業。業若不清楚,往往會走錯路的,所以每一個人一定要特別重視《楞嚴經》和〈楞嚴咒〉。 

佛入涅槃時,我們以戒(波羅提木叉)為師。戒是「止惡防非」、「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要利益人類,有貢獻於社會,因此出家人不應等著人來供養。所以美國的出家人要搭衣,表示持戒,搭衣則現比丘相,這並不是標異現奇。但這世界上,人卻以假為真,以真為假,以非為是,以是為非。現在舉個實例來作個譬喻。

當中國戰亂時,有很多學生跑到臺灣,大部分的學生在急忙中都忘了帶畢業證書;其中有幾位學生帶了畢業證書,他們也是一片稚子心,便借給其他未帶證書的學生。其他人便另外偽造一些新的證書,新穎精緻,考試官一看便通過。而那些真正攜帶證書的學生,卻不能合格,因為考試官看那麼陳舊破爛的證書,便認為是假冒的。

本來佛教剛從印度傳到中國時,中國比丘也是搭著衣,威儀具足。可是那時的袈裟就好像現代南傳比丘搭的衣一樣,沒有鈎環。但是中國的氣候寒冷,中國比丘要穿很多衣服在袈裟堶情A於是衣常常丟掉了,也不知道。那時一班人修行也是很誠心的,有的甚至持銀錢戒,那麼,袈裟丟了,怎麼辦呢?

於是大家便開會討論如何解決這一個問題?其中有一位笨祖師便提議用一個鈎環把袈裟固定著,就不會掉了。他一提議,大家都拍手附和贊成通過,所以在中國的袈裟便有了鈎環。後來中國比丘常要外出工作,便嫌搭衣太麻煩了。平常就不搭,只在上殿過堂時才搭。可是到最後越來越馬虎,甚至連過堂上殿也不搭了。所謂「習焉不察便成風」,現在大家都認為不搭衣是對的,搭衣者反而成了怪物。

法界佛教總會的出家人,是依照古代佛教的作風,故時常搭衣。可是現代的比丘和比丘尼卻批評我們標異現奇。但是我們不和你們爭,你們說我們對,我們還是搭著衣,說我們不對,我們還是搭著衣。

阿難又請問於佛:「佛住世時,我們依佛而住;佛入滅後,我們將依誰而住?」佛答道:「我入滅後,所有我的弟子皆依四念處而住。」三十七道品中的四念處即是身、受、心、法。

觀身不淨:我們的身體若不沐浴,時間一久,就生出一股汗味、臭味。而且即使沐浴了,身上的九孔還是常流不淨物,如眼有眼屎,鼻有鼻涕,口有口水、痰,耳有耳垢,再加上大小便,所以我們的身體是非常污穢不堪的。但是人為什麼仍視其為寶貝,替它戴上鑽石、金銀珠寶,或用香水脂粉來塗抹,這豈不是用香花、寶貝來裝飾一間廁所?

各位要知道,我們每人的身體就是一個廁所,肚腸婺邞漪珙O大小便,你那麼愛惜它幹嘛?年輕時,身體各器官還聽話,聽招呼;但到了老年,每個器官都要罷工了,頭昏眼花、口齒不清晰、手腳不靈活,且又百病叢生,你說這樣的身體還要愛惜嗎?所以我們要明白身體是一個不乾淨不長久之物,不要再為它顛倒了!

觀受是苦:受是感受,你們不要以為享受是快樂,其實享受是不好的,「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你寧可受苦,苦盡了便是了苦。如果你現在有福受,也應惜福,不要享盡了它。

觀心無常:心念念無常,念念遷流。

觀法無我:觀一切法沒有本體、自性,沒有一個「我」的存在。

我們依四念處而行,則漸漸把我執看破了,法執也空了,便容易證果開悟。我們為什麼不能證果?就因為執著未破,放不下、看不破,視什麼都是我的,這大廈是我的,那飛機、輪船、銀行也都是我的,一天到晚都是我的、我的、我的...。等到死時,兩手空空,什麼也帶不去。

人生一場夢,人死夢一場,
夢堥首a貴,夢醒在窮鄉。
朝朝在作夢,不覺夢黃梁,
夢中若不醒,枉作夢一場。

所以我們不要太執著,要快點修行,學習佛法,找了生脫死的法門。所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不要還在苦海中飄浮沉沒了,否則將無解脫出離之日。

最後阿難問佛:「佛住世時,惡性比丘佛自調伏;佛入涅槃,我們將如何對待惡性比丘們?是不是把他們關起來,處罰他們?」佛說:「不需要。我入涅槃後,對待惡性比丘,應默而擯之。」凡遇到不講道理,以正為邪,以邪為正,或以是為非,以黑為白,不講真佛法的惡性比丘,應默而擯之,不理不睬他,那麼久而久之,他將自己反省,知道自己的所行所為皆不如法,就會改邪歸正,依教奉行了。

佛住世時,就有惡性比丘,現在離佛入涅槃的時代更遠了,故惡性比丘也不知有多少。我們不要與惡性比丘爭議,因為他們不講道理,不說因果、不畏因果,且又撥無因果。這種人我們不要與他們爭,要用忍耐心來容忍他們。忍也就是默。以上是佛附囑四眾弟子所應該遵守實行的。

過去我在香港住了十二年(一九四八至一九六二),一九六二年便離開香港到美國。雖然我住了那麼久,可是對香港卻一點益處也沒有。這次從美國回來,我願意和香港各位父老兄弟同胞們結法緣,我要實實在在把佛法送到你們心堙A這樣我便感到安慰。

尤其現代的青年人,生在這朝不保夕的時代,精神受到威脅。所以腳步要站穩,不可投機取巧,貪小便宜,圖一時的快樂,而任性去作。我們在任何地方,都要安分守己,循規蹈矩,不可放肆。要明白因果,不要錯因果,所謂「種善因結善果,種惡因結惡果」,「殺人之父,人亦殺其父,殺人之兄,人亦殺其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聽起來很淺,但是因果即是如此。

我希望青年人要好好讀書,以後為社會謀幸福,求安寧。不要跟著時代的瘋狂,糊糊塗塗,隨風浪飄浮不定。應該要做一個好人,若有一個人能做好人,這世界便清淨一分。這個世界為何還不毀滅?因為有好人存在。好人是世界的光明,是世界的正氣,是世界的生命,是世界的能源。因為這世界正處在最危險的時局,如不改變我們瘋狂的作風,這世界會一天比一天壞,人類的思想越來越偏激。我希望所有年輕人能找到一個正確的指南針,不要隨波逐流,不要做社會的罪人。

在這六天說法期間,或者我有很多話說得不對,希望各位多多原諒指教。也希望香港的諸山長老、大德高僧多多指教。如果我說得對,你們便試一試。如果我說錯了,便把它忘掉算了。因為我自己不學無術,所說的話得罪不少人,希望各位原諒。我又希望請我來說法的居士,身體健康,諸事吉祥,萬事如意,菩提增長,早成佛道。因為我的願力是:「凡是來參加法會的人,家庭安樂,眷屬和睦,一切順利。無病的人,永不生病。有病的人,聽過法之後,病就沒有了。」我希望諸佛菩薩成就我的願力。我又希望大家身體健康,早成佛道。

在一九六八年,我在三籓市,那時候有很多科學家、地學家、預言家....等人,他們皆預言一九六八年四月四號,三籓市會發生大地震,甚至沉到海堨h,桑田將變成滄海,所有的人一定都會和海龍王見面。那時候,很多人都嚇得趕快搬到別州去。我的徒弟便來問我應該怎麼辦?

我當時對他們說:「只要我在三籓市一天,我就不准三籓市有地震。」所以從一九六八年到現在,尚未發生過大地震。雖然有,也是小小的。可是我離開三籓市,我就不管了。因為我的願力是「我到任何地方,一定要那個地方平安無事。」

又有一次,我到紐約去,正好下大雪,我們那時要趕到大乘寺去應供。我便對我一位徒弟說:「這條路我不准它下雪,如果下雪的話,我要罰你在佛前跪七七四十九天,不許吃飯、不許喝水、也不准大小便。」當時把這位徒弟嚇得戰戰兢兢。果然那一天,那條路周圍三里路沒有那下雪,三里路外還是照樣下雪。

我「德不足以感人,道不足以化人」,沒有資格作你們的師父。但是你們現在皈依三寶,一定要發願成佛。「凡是皈依我的弟子,如不成佛,我也不成佛」,這是我的願力。你們身為三寶的弟子,別人打你,要忍。別人罵你,也要忍。要知道你們的師父,旁的什麼都不會,只會向人叩頭,處處吃虧,不佔便宜。所以你們作個佛教徒,不要和人打打鬧鬧,不要拖累你們的師父不能成佛。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