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義 第二單元:學佛要旨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融會教主之真

你能推功攬過,即是教主之化身、代表者。

此篇「佛教徒與天主教徒互相問答」,乃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與天主教大衛神父,於一九八七年八月十一日互相酬答於加州柏克萊宗教與學者聯誼會上。

 

天主教大衛神父開示

今天討論的題目是祈禱。祈禱根於內心深處一種感激;我雖站在基督教的立場來討論祈禱,但所言者乃切身經驗及體會,希望能與會中聽眾,包括其他一切宗教徒,產生共鳴作用。

祈禱是人心中最自然、最熱忱的一種反應,透過祈禱,能與神的真靈接觸。我們祈禱,必須全力以赴,不能半信半疑,敷衍了事,要直達心源,則能與天下齊根,與萬物同體。

在人生過程中,在靈性上時會發生一些超常之體會,使我們畢生難忘,心理學家謂之「巔峰經歷」。近年來科學界及西方心理學家,努力發掘人類性靈之領域,幾經辛苦鑽研,才剛踏入宗教靈性領域的門檻,這種「巔峰經歷」能提升心靈,與上帝和光,是極崇高的心態活動。在剎那間令我們對人生問題豁然貫通!這時無人無我,赤裸裸地透視一切事相之本體,能無條件地接納真理的本來面目,便能與上帝之光接靈了。若不祈禱,我敢斷定,也不能知道上帝。因此,祈禱是我們向真理覺性,不斷深入探討的一個過程。

某一位禪師曾說:「各宗教互相學習,其目的不是在比較所有宗教相同之處,而是找到一真究竟之境界。」願所有宗教攜手合作,返本還原,達到我們自性真心之源泉。

 

宣化上人開示

各位善知識,剛才這位神父把祈禱的道理說得盡善盡美,是與上帝之「靈」接上了,使我聽後心性充滿歡喜。而我知道你們亦很快樂,故現在要講幾句令各位內心不太高興但也不太討厭的話;因為太高興乃不合乎祈禱的道理,而太過不高興也不合乎祈禱的道理。祈禱時,必須莊嚴肅穆,必恭必敬,正如這位朋友所言,要拿出萬分的懇切至誠,如對佛天,如臨師保;這和演戲是不同的。

祈禱也即是悔過、改過自新。未祈禱前必須將心堛熙g、瞋、癡收拾乾淨。若以貪心來祈禱,則不能有感應道交;人以瞋心來祈禱,也不會有感應;若再用癡心來祈禱,更談不上感應了。所以在沒祈禱前,先要將驕傲、忌賢妒能等心除去;像耶穌一般的博愛、愛敵,一切惡念掃除,然後你才能和耶穌的光接上,這時你說什麼,上帝也會接納(聽眾鼓掌)。若人以滿腹的忌妒障礙及損人利己之心來祈禱,縱然把喉嚨喊破了,也不會有所感應!惟有改惡向善之方法,才能和真神接近。

人若欲見真神、真佛或真聖人,必先去除內心黑暗,報答各位聖賢對我們教化之恩,並做各教教主的好弟子、好門人,要恭敬及利益他人而非利益自己。最重要的是推功攬過,不自滿,不要以為自己做了些好事而生驕傲,乃至隨時隨地皆不能有自滿或驕傲之心。

無論你信天主、耶穌、信佛或穆罕默德(回教),都必須了解該教主創教之精神,能了解才是真正的祈禱。你能推功攬過,即是教主之化身、代表者;怎樣推功攬過?在祈禱之際,或對佛、或對其他聖人誓言:「世人所有的罪,我願意代受,而我自己所有的利益及功德,則全部迴向一切眾生,令彼離苦得樂,了生脫死,得大安樂、大壽命、大智慧。」要把自己忘了而為眾生祈禱。但非只為此世界眾生,乃至盡虛空啋k界的眾生皆包括在內。若能如斯祈禱,則我相信,不但耶穌、天主,乃至佛及穆罕默德也會皆大歡喜(聽眾鼓掌)。

各位如此歡欣而鼓掌,乃因各教主的靈光普照,令你們皆大歡喜。可是諸位仍須記得佛的慈悲、耶穌的博愛、穆罕默德的清真認主。無論你是什麼宗教徒,都要做該教主的好孩子,勿令教主為我們操心,毋忘教主當時創教的困苦艱難,要記得報恩。無論信奉那一個宗教,皆以該教主做為榜樣,依教奉行。

以前中國的于斌樞機主教,曾訪三藩市金山寺,初次見面,我即說:「于斌樞機,你應該做一位天主教的佛教徒!」他聽後很驚異。於是我又說:「于樞機,你不要驚奇,我願意做佛教徒中的天主教徒(聽眾鼓掌),我們兩人互相了解,明白我們教主創教之目的,不是為了和其他宗教爭執才成立的。我們兩個宗教不爭,世間人類也不會戰爭,世界就和平了,你說這樣好不好?」于樞機想了一會,即說:「好!我們就這樣做!」本來他一向沒什麼門戶之見,由此之後,更打開了門戶,遂到萬佛聖城住了一個星期。

我告訴于樞機,萬佛聖城將會成立一所世界宗教研究院,只是研究性質,而非比較。諸宗教各有所長,各有其短,我們要取長補短,互敬互愛,彼此勸勉。接著又邀請他為此宗教研究院的院長,不曉得他是說真的抑或開玩笑,他答曰:「這本來是你的地方,現在拿出來當世界宗教院,好!旁的院可以有,如天主、耶穌、猶太教等都可以各設分院,惟獨不准許你設佛堂,你覺得怎樣?」我說:「我絕對依教奉行!在佛教道場中沒有佛教,那更好了!」他很驚奇地說:「你是佛教徒,為什麼不為佛教爭地位呢?」我說:「地位不需要爭,有沒有地位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此即當時我和于樞機的一番對話,今天借此機會,向大家報告(全場鼓掌)。

 

接著兩位主講者互相問答

大衛神父:很感激上人所說的一番話,尤其是要代眾生受苦的那一段,這種心量真是廣大無比!記得一位猶太教的老師曾說:「誰距離上帝比我近者,希望他快點到上帝處。誰比我距離上帝遠者,亦希望他比我更快到上帝處。」上人所講的是否與此同理呢?這種祈禱比感激更勝一籌,心量更大了!

上人:他是猶太人,我是中國人,然而我們都在虛空堙A我也不一定要答覆他是或不是。

神父:上人所說代一切眾生受罪苦,乃將他人之罪過做為自己的罪過,即是以一人的力量提高一切人,此乃為人民服務之責任感,令我深感佩服。這種愛人如己之態度,乃因愛己,而愛其他人。現在我想知道佛教徒除祈禱外,是否必須到外利益眾生,為民服務?有沒有此種思想?

上人:不但有此思想,更要真正實行!所以在萬佛聖城的出家眾及多數的在家居士,皆日中一食,旨在省下兩餐給世間饑餓者。究竟能不能這樣呢?我們存這個心,乃盡上我們一點力量。

神父:很感激你的回答,但是由於時間不足,我只好將第二個問題留後發問。

上人:我希望你不要再問,因為我不懂英語,和啞吧一般!如果問一位懂英語的人,比較問我要省時間多了。

 

(司儀問上人,有沒有話題欲向神父發問)

上人:假如我要做你的徒弟或教徒,你要不要?

神父:我的回答很簡單:「對不起,我絕對不能要!」

上人:那我真是一個「剩人」,沒人要(聽眾大笑及鼓掌)。

 

(司儀讓聽眾們自由發問)

聽眾發問:在一個道場中,因為有出家人修道,故靈氣充滿。我的問題是:既然在內祈禱已有靈氣,能利益萬物,是否還需要到外行善?

上人:修道應是內功外果,非偏於一邊。立外功時,不執著外功可得;內修德要清心寡欲,自淨其意。少欲望,才能利己;若再能除去貪心,就能利他。

聽眾發問:耶穌的博愛和佛教的慈悲有何不同?

神父:真正的祈禱即發自內心的「仁慈」,故不需去分別是耶穌的博愛或是佛教的慈悲。若以基督教立場而言,問題並不在基督教主身上,乃在祈禱者本身,是誰在祈禱?我們向誰祈禱?我們和神有何關係?若令真心與神合為一體,即能受神之教化,亦能教化他人,此即謂基督教仁慈、博愛之精神也。

一聽眾問:祈禱和參禪打坐有何不同?

上人:你想它同就是同,不同就是不同。

神父:這是一個很好的回答,但是我也想說出我的意見,祈禱也和參禪一樣,乃同時趨向同一個目的。

最後一個問題:有人曾問佛如何參禪打坐,如何做一個佛教徒?佛言:「欲利己,先要助人,欲利他人,則要打坐去。」這是如何修持?

上人:自己和他人不要分別那麼多,利人即利己,利己也是利人,功德是一樣的。最後祝福各位,無論你是那一個宗教之教徒,應不忘初心,發願做個好教徒。道是要行的,不行哪有道?德是做的,不做哪有德!希望各位勇猛精進,使世界各宗教發揚光大,人人成佛!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