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基本守則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二、恭敬三寶、護持三寶

優婆塞、優婆夷是甚麼

優婆塞是梵語,翻譯為「近事男」。優婆夷也是梵語,翻譯為「近事女」。言其常常親近三寶,常常來拜佛、聞法、聽經,與這三寶很相近的這麼一個男人和女人。近是親近,事是事奉,就是在三寶的面前來作事情,譬如供養三寶、清潔三寶的地方,這都是事奉。所以在三寶面前來作種種的供養、功德,這種的善男信女就叫作優婆塞、優婆夷。

發菩提心,努力向前進

你想一想我們從無量劫以來到今天,還對佛教一點成就也沒有,一點貢獻也沒有。所以,我們都應該生大慚愧來擁護佛教,來供養三寶。說要發菩提心,你不發,菩提心永遠是沒有的。你發菩提心,才一點一點「泰山不卻微塵,積小壘成高大」。「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就像我們造座山,就差一筐土,要不把這一筐土加上去,這山就不像座山了,沒有成為一座山,所以說「譬如為山,未成一簣」。你還沒有成就,只差一筐土就成山了;你要是一筐土又不添了,不往上加,這也是你自己在這兒停止了,所以說「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好像你想在平地造座山,你加上這一筐土,它就有這筐土的高度在這平地上。「進,吾往也」,我要是想造這座山,這也是我只要努力,就能把這山造好了它,一樣的道理。

信佛的人必須拜佛

「禮敬諸佛」的這個「敬」就是循規蹈矩,依照規矩去作去。你的所行所作都合乎禮,這就是一個敬;如果你不守禮,這就是不敬。譬如你對一個人恭敬,你在這個人的面前就要守規矩;如果你不恭敬這個人,你就會放逸,隨便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們信佛的人必須要拜佛,連佛都不拜,怎麼談得上信呢?所以我們必須要禮拜佛像。有人說:「這個佛像是木雕的,我們拜他有甚麼用啊?」並不是這個佛像就是佛,你不要認錯了。佛是遍滿一切處的,沒有任何地方不是佛的法身所在地。這個木像不過是一種表法,用來代表佛而已。好像每一個國家都有國旗,一般老百姓都要向國旗行禮致敬,這國旗是一塊布或者是膠做成的,那你向它敬禮有甚麼用呢?這也是一種代表,國旗就代表國家的一種生命,所以人民向國旗敬禮,也就是對國家恭敬。佛像也是這樣子,不過是代表佛的一個象徵而已,並不是說這個佛像就是佛了。那我們為甚麼對著佛像來禮拜呢?佛是遍滿一切處,我們應該向四面八方去頂禮叩頭哪?這也不是。禮敬必須要有所皈依,要有所皈依就要有一個目標來代表。就像一個國家有很多省分,你若要向它的每一個省、每一個縣去敬禮,那怎麼來得及啊?所以只向這一面國旗來敬禮也就夠了。我們向佛敬禮,也是同樣的意思。

佛書要恭敬整齊地放置

各位皈依三寶後,對佛法僧時刻存著恭敬心。因為「一切唯心造」,若心常恭敬三寶,久之自然與三寶合而為一,而成為佛寶、法寶、僧寶。皈依後,遇到佛像均要恭敬禮拜。佛書均要放在世俗書上及尊重的地方。佛經最好恭敬整齊地放,不可放在樓梯邊人走路的地方,要放在乾淨的地方。時刻尊重佛法僧戒,切不可存輕慢之心。 看經書時應該把書放到桌子上;要是放到腿上,第一不恭敬,不恭敬佛經,這就是不恭敬三寶。第二,經典放到桌子上看,低著看不要緊;如果放到腿上,低著頭很難看的。不但容易睡覺,對法也不恭敬。以前因為沒有這麼多桌子,沒有辦法了;現在有桌子,要是照著經本看,就須把經本放到桌子上。

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

我們要注意,凡是佛的經典,一定要恭敬。《金剛經》說:「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經典在甚麼地方,甚麼地方就有佛,經典就是佛的法身所在之處。我們要恭恭敬敬,將放置經典的地方整理得乾乾淨淨,不要有一種污穢的行為。佛經一定要放在其他經典的上邊,或普通書籍的上邊,否則就是不恭敬。並且一定要把佛的經典放到頭這一邊,不要放到腳那一邊;放到腳那一邊,這也是不恭敬。尤其我們睡覺的床,是一個最不乾淨的地方,所以經典切記不要往床上放。凡是佛經,或其他佛書,我們都要恭恭敬敬。恭敬經典,應像恭敬佛那麼恭敬;如果不恭敬經典,也就是不恭敬佛,也就是譭謗三寶。

對佛經不恭敬,永遠都不會開悟

你對佛的經典不恭敬,那你永遠都不會開悟的,永遠都不會有所得的。為甚麼?你對佛經典不恭敬,你對佛也是不恭敬。人為甚麼要恭敬三寶,見到僧人要叩頭呢?這是佛當初留下的制度,任何人也不可以隨便說:「我要改佛的制度。」你是不是佛?不是佛,你有甚麼資格來改佛的制度!

那麼我們每一部經都要恭敬,都要保護。恭敬對待這個經,不要放到不恭敬的地方。譬如你到廁所也帶著一本經,到廁所去念,大小便完了把經放到地上,這是最不恭敬,最不可以的!你就再用功,也不可以把經拿到廁所去,到那個地方去看經、讀經、背經,那真是「背經」––違背經典。

無論哪一部經,你必須要常常把它保護得很完整,不要把這一部經拿出一本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令它不在一起。經也有經的眷屬,經也有經的完整,從「如是我聞」到最後「皆大歡喜,作禮而去」,這都是一部的,一卷也不可以缺的。

有忍耐心來聽法,那是真聽法

你學佛法,先要忍;忍,就是「忍受」。你要能忍了,才能受;受,就是有受用,你會有受用。你在聽法的時候,也不著急,也不打瞌睡,注目凝神這麼聽;誰講得好我也聽,誰講得不好我還聽,好不好我都一樣聽;這個樣子,就是練習對這個法有忍了。有忍,你才能有所受用;你若不能忍,根本就接受不了,人講好的,你也是就像耳邊風過去了,因為你沒能把它忍下去、受下來。這忍受,就是專心致志聽,聽這個人講得合法,我把它放在我這個storage room(儲藏室)媄銦A或者放到腦堙A或者放到心堙A把它好好地記錄下來。你能這樣,有這忍耐心來聽法,那是真聽法了。你在聽的時候,知道他講得好或不好,講得對或不對;可是不要盡量去分別它,知道就夠了。那麼這樣,你熏修長了,你那個寶藏媄銦A也就法寶無量了!

見到法師要合掌

以後無論甚麼地方來的法師,你們這一些個居士,見到法師的時候要合掌。這個法師啊,他如果對你合掌,你就告訴他:「我們不敢當啊!你是作法師的,不應該向在家人合掌。」就要明明白白的告訴他,不然的時候,因為在中國,這種的規矩一點也沒有。出家人見到在家人先合起掌來,不等在家人合掌,他就先合起掌來,幾幾乎就是沒有叩頭!那麼這一種的行為,是不合法的。在美國這兒,我們佛教一個開始,應該把這種的習氣改善了它。以後所有的居士,見到出家人對你們合掌,你就應該給他叩個頭,跪到那個地方告訴他,說:「我是個居士,擔不起比丘向我們在家人來合掌。我們是應該恭敬三寶,我們不希望三寶來恭敬我們。」你應該這樣明明白白告訴他。

講是講非,聽是聽非,都叫貪瞋癡

我們人所造的業是身口意造出來的業;身業要不清淨也容易造業,口業不清淨也容易造業,意業不清淨也容易造業。身業容易犯的就是殺盜淫:殺生、偷盜、邪淫,這三種的罪業就由你身體來造成的。意念所犯的就是貪瞋癡;我們人平時講是講非,或者聽是聽非,或者參雜到是非之場合媕Y去,這都叫貪瞋癡。所謂「是非場,絕勿近」,是非的場合媕Y不要接近它;「邪僻事,絕勿問」,人家講是是非非的這些個問題,不應該去問「怎麼回事啊」,「你說甚麼啊」。問這個,這都是不清淨的業造成的,因為「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

天地給我們這麼一個身體,給我們這麼一個靈性,是叫我們到這兒正當地作,不是叫我們到這兒盡作一些個不合法的事情。我們學佛的人,每一個人迴光返照一下,看看自己天天在作甚麼,天天是不是在佛教媕Y爭名、爭利、爭著出風頭、爭第一、爭權奪利,是不是這樣?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不配作一個佛教徒了。佛教徒是要卑躬折節,要不和人爭,也不貪,也無所求,也不自私,也不自利,也不打妄語;我們要能作到這六大宗旨,那才是真正一個佛教徒,那是意業清淨了。

口有四惡,這口業就是綺語、妄言、惡口、兩舌。綺語,這是一般人很容易犯的一種毛病,專門挑撥離間,專門造是造非,專門講一些個對佛教有害處的語言,令人對佛教徒一點也不佩服,說是:「你看,他是學佛多少年了,你看他那種態度,那種盛氣凌人,那種的不可一世的樣子!那學一個甚麼佛啊?」令人家不佩服了。我們天天學佛法,在這個地方如果不下一番工夫,那真是對不起佛教了!我們要痛下針砭,自己給自己治一治貢高我慢、嫉妒障礙這種病;這種病要不祛了,始終是在佛教堿O一個大障礙,不能出離三界。所以這身口意三業,非常要緊的。

妄言,這妄言是我們人人都很容易犯的毛病,不知不覺就打了妄語,不知不覺就說錯話了。惡口,惡口就是罵人講粗口,甚麼話最粗魯就講甚麼話,很毒的,所以叫惡口,就是惡毒之口。兩舌,一個人就有兩個面子,對著張三講李四的是非;對著李四,又去講張三的是非;把這張三和李四兩個人給講得好像水火一樣,互不相容。那麼製造出這種矛盾來了,他好「坐山觀虎鬥,趴橋看水流」,看你鷸蚌相爭,他要漁翁得利,是這麼樣子的。所以,要清淨這一些個習氣毛病,身也清淨,口也清淨了,意也清淨了。

切記不要破和合僧

我們人切記不要犯兩舌、惡口。怎麼叫兩舌呢?對於這一個人,一個面孔;對另外一個人,又一個面孔。對於甲,就說乙不對,說乙怎麼樣不好;對乙,又說甲怎麼樣不好,這都是兩舌、惡口的過。或者挑撥離間,令本來團結一致的團體,卻因他的破壞而解散了。惡口、兩舌媄銦A最要緊的是不能破和合僧。甚麼叫和合僧呢?對出家人,不論他是比丘、沙彌,他既然已受沙彌戒,或者受比丘戒,你以居士的身分,就不應該說沙彌和比丘的過。因為你學佛法,是從比丘、沙彌等出家人這兒學來的。你不能學了佛法,然後還破壞佛法。所以不能令僧伽媄鉹洵菑ㄘM;要是令僧伽媄鉹洵菑ㄘM,這就是兩舌、惡口,又叫「破和合僧」。

該說時說,不該說時不說

方才我問你們果某的情形,我也不知道你們聽見了,或者沒聽見;我也不知道你們是睡著了,或者是耳朵聾,這麼多人沒有一個人答覆我的問題。你們自己想一想,這是不是對?我問你們的問題,我想要知道你們的看法怎麼樣,你們都是默默無言,這樣子學佛法,學到甚麼時候也不會有所得的。因為甚麼呢?你一點也不注意佛法,也不注意問題,應該說的時候你不說,不應該說的時候你要說,這是對師父一個最不恭敬的表現,也是最不恭敬的一種行為––我說甚麼你們就當耳邊風,也沒聽見那麼就算了。這樣子學佛法,學到甚麼時候也不會開悟的,也不會明白;因為你們也不想明白,甚麼事情也不想真正研究它。

我不是問你們問題,叫你們盡揀好聽的來說,是要聽你們的看法。因為你們都會吃飯,都會穿衣服,都會睡覺,都是有思想的人;有思想的人對於事情發生問題,應該來研究研究它是怎麼回事!你們既然不說,願意作啞巴,我現在給你們說一說,不過你們這樣的行為是最不好的,對於法是最沒有禮貌的來聽法。孔子也說過:「不憤、不啟、不悱、不發」,你自己拿法不當一回事,不願意明白,那你聽了又有甚麼用?所以以後問問題的時候,無論哪一個要是有所感觸,就趕快地說,不可以在我問問題的時候,你在那兒打坐了,入定了,這是不對的。我今天告訴你們,要是有人想制止旁人,不叫旁人說話,那更是錯誤,那更是因果不得了;有人講話,你不高興人講話,這更是不對的,將來果報是不可思議。

對三寶不要貢高我慢

在佛教堙A在家人對出家人要恭敬,不可目空一切,瞧不起出家人,批評出家人。要供養出家人,要讚歎出家人,這樣才不會有慢業;否則,就是貢高我慢,不但得不到功德,反而造罪過。從因果來講,一定會墮落三惡道。

切勿譭謗三寶

怎麼叫譭謗三寶呢?我們信佛的人,切記不要犯這種的罪過––就是專門說三寶的過錯,說佛教不好,說佛法不好,說僧人不好。菩薩戒有一條:「不說四眾過戒」,四眾就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受過菩薩戒的人,對於比丘有甚麼罪過,不要講;比丘尼作甚麼錯事,也不要講;優婆塞有甚麼過錯,也不要講;優婆夷有甚麼過錯,也不要講,這叫不說四眾過。你不說可是不說,就是有其他人說四眾過,也不要去插嘴,也不要去跟著講,就像是沒聽見似的。為甚麼?你如果又去跟著說,也就犯了譭謗三寶的罪,也就犯了說四眾過的罪,所以最好是把嘴閉上,緘口不言。

再者,我們凡夫的見解,有的時候會錯誤的,聖人的境界不是我們凡夫所能知道的。所謂初地的菩薩,就不知二地菩薩的境界;十地菩薩,就不知道等覺菩薩的境界;初果阿羅漢,也就不知道二果阿羅漢的境界。在還沒有得到真正智慧的時候,不要生出一種譭謗三寶的心,不要說四眾過;他明明就是有過,也不要講他。為甚麼?你知道他有過,你自己往好的作,這就對了。不要好像照像機,盡給人家照像,自己是個甚麼樣子,也沒有照一照。

不可隨便載出家人外出

出家的不論男女眾都要隨眾,除了有公事之外不可以隨便。因為以前有個女人,想法子進到萬佛城來用種種手段,和萬佛城媄銗X家、在家的女人連絡感情,常常偷偷用車接城媄銂漸X家人、在家人跑到外邊去買來西,也不經過office(辦公室)。現在無論哪一個在家人,不可以隨便車(載的意思)萬佛城的在家人和出家人跑到外邊去,也不經過office,不守萬佛城的規則;要是發現有這樣的人,連開車的人、 坐車的人,都要趕出萬佛城,萬佛城不允許有這樣不良的份子在媄銦C

在家人不准一天到晚就是是非非地,不是講這個,就是講那個,這是萬佛城的規矩;發現有這樣的女人在萬佛城,萬佛城是不允許住的。在媄銂漱H偷偷車人到外邊上買東西,也是犯法的,要有這樣的行為,也是不能在萬佛城埵磲滿C

不可以叫出家人批八字算命

某某人為甚麼皈依我呢?皈依我之後,就要求發財。說發財之後,一定要造個佛教醫院,就皈依了。皈依之後,又叫我給算算命,又叫我給批八字。算命啊,我說:「你相,生個發財的相,但你心堶n不好,也不能發財;你相上生個不能發財的相,心堶n好,也會發財,也會好。所以相是假的,你不要信那個相。」又叫我給批八字。看那本書上說,醫卜星象我甚麼都懂,醫書也讀過,算卦、相命甚麼我都懂,叫我給批八字,左寫了一次,問問我,叫我給批八字,我說:「你給我寫那張紙我丟了,不知掉哪去?」「我再寫一張」,又寫了一張,又問我,「我現在沒有時間,我太忙了。」「那等一等,不要緊!」過了一個月,又來問我,我說:「批甚麼?」「批八字」「大概給收拾拉圾拿去燒了。」他還不明白,又寫了一張。

寫了五、六次,我也不給他批,因為出家人不能給人批八字,也不能給人算命,這些都是跑江湖的才幹這套,真正修道人沒有作這個。等到他要去紐約,他又過來問我批八字的事情,這回我不客氣地說:「你皈依我,我現在要教訓你,以後你到紐約,那埵釩雃h出家人,遇到任何出家人,不准你叫人給你批八字。你要是狗相,怎麼樣也不能變成老虎的相;你要是老虎的相,也不會變成狗的相,你相它幹甚麼?你要是窮,我就給你批說你會發財,你也不會;你要會發財,我不說,你也一樣會發財。為甚麼你要問出家人,這等於侮辱出家人,對出家人不客氣,簡直沒有禮貌。批八字那是走江湖的,真正修道人是不說這些。」結果他就不敢再開口叫我給批八字了。

居士要互相尊重

由今天開始,你們每一個居士彼此都要互相尊重,我們對所有的人都要一視同仁,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最好看人家的長處,不要看人家的短處。那麼有長處的,更應該有長處多一點;沒有長處,有短處應該慢慢向長處去走,這是我對每一個人的希望。

護持三寶,要威儀齊整

我們學佛法對眼前最微細地方,都要注意;不要學了很多年佛法,連四大威儀都不懂。這威儀是很要緊的,一舉一動都要有威儀。威,有威可畏;儀,有儀可敬,行住坐臥、出入往還,都要合乎法度、合乎戒律。

所謂「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行的時候,好像輕風徐來,水波不生,不要像颶風似的那樣兇猛,把海浪颳起幾丈高。坐的時候,要好像大鐘一樣的安穩,不要像鐘擺那樣不穩定,東搖西擺不停止。立的時候,身挺直,頭端正,好像大松樹,聳然獨立,誰也不依靠。臥的時候,不要太放肆,不可以隨便。

合掌是要合掌當胸,不是當口,不是當鼻,也不是當眼睛,合著掌在胸前。修道的人說話有說話的規矩,言行動作都有一定的程序。說話語音要柔和,有一種慈悲喜捨的音聲在媕Y。對誰都要和藹,不能很誑妄、很自大的。

護持三寶,要嚴整威儀,善根才會成熟。嚴整威儀,就是持戒律。你要持戒律,善根才能成熟,將來才能成佛的。

要拿出真心為佛教

我們要拿出一種真心來為佛教,不要敷衍,好像我去華盛頓,那個佛教會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但那個居士家埵穜o非常豪華,很大,甚至於有這個佛教會四個那麼大。我看這個,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為佛教的,是拿佛教來作廣告,來斂財的。要不然的時候,道場為甚麼那麼小,自己家埵磻潃茪H,那麼大?所以,若真正為佛教,把自己的家財都捐出來,作佛教道場,怎能自己住很大一個地方,佛教的地方那麼小。唉,這是我有一點點的感觸,這個還是誰呢?就是佛教會的會長。我想你真不會長;你會長,怎麼弄那麼小一個佛教地方,這麼大一個你自己住,比佛都大了?

所以,我們擁護道場,要拿出真心來。我們是佛教徒,佛教不發達就是我的責任。我要盡我一分責任,我為佛教有所貢獻,最低限度,我對我這個家庭,盡我的全力;我對佛教,不拿出十分之八來,也應該拿出十分之二的力量,來作佛教的事情。所以,各位護持三寶,說:「唉呀,我作這麼多好事,三寶也不加被我!」你若作好事,就要三寶加被你,這不是貪心嗎?這不是有所求嗎?

你作好事,應該覺得這是我的責任,不應該在這堻g求甚麼。

所以,這個要講一個真理,你沒有拿出真心來,佛怎麼會保護著你,就拿出真心來,佛也不一定動心的。為甚麼?佛要是動心,也是貪污受賄了。所以有的法師說:「我一有甚麼困難的事情,就給韋馱菩薩叩頭,我的事情就吉祥如意了,就好了。」我想你這不是給韋馱菩薩叩頭呢!是給天魔外道叩頭呢!那韋馱菩薩要等著你叩頭才保護你,那叫一個甚麼韋馱菩薩?要應該保護你的,你就不叩頭他也保護你,你叩頭他也保護你。這個佛教,佛,尤其護法菩薩,不是要人紅包的。不是你給我一個紅包,我就幫你作點事;不給我紅包,免提啦!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