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新紀元 ─ 宣化上人1990 年訪歐開示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報三寶恩•戒殺生

眾生肉媕Y都有一些毒素,這些毒素可以說是冤仇所結集成的毒。

◎一九九O年十月十一日開示於英國

剛才各位皈依十方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佛法僧三寶。信佛的人,必須念玆在玆,時刻莫忘三寶的慈悲喜捨,要抱著感恩想,要抱著難遭遇想。佛法是百千萬劫也不容易遇著的,我們今生遇著了,若不努力,也就等於一個讀書的學生,不好好讀書,天天逃學,跑到外面去遊玩,光陰都空過了。

所以,時時刻刻地,我們應該如對佛前,如臨師保,不可以有絲毫的苟且、懈怠、躲懶偷安;如果能這樣,可以說是精進波羅蜜。我們精進,要身也精進,心也精進。身精進,要勤修戒定慧;心精進,要息滅貪瞋癡。

佛教所講的道理,我們無論抓住哪一個法門,都要拳拳服膺,依教修行,那誰都可以成佛的。哪一個法門都是不二法門,都是第一義諦。所以,我們不要說學顯教,學來學去,覺得沒有什麼成就,就往密教媕Y跑。在密宗媕Y又學來學去,也覺得沒有什麼感應,又往教宗跑。學教學了一個時期,也覺得不夠我所學習的,於是就跑到禪宗去。禪、教、律、密、淨,每一宗都學過了,可是每一宗都只學個兩天半,三天都不夠,就沒有恆遠心,喜新厭舊,結果你的時間,都浪費在路上。把這一生的光陰都空過了,乃至於到臨命終時,哪一個法也沒修成。就因為東跑西跑,把時間都花費在跑路上,這是很可憐的一件事。

就拿聽法來說,雖聽得很多,但是明白的很少;或明白的很多,但能實行的很少。所以我常說:

會講的,不如會聽的;
會聽的,不如會行的;
會行的,不如會證的。

會講的人,講得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可是不去實行,沒有躬行實踐,這叫「說食數寶」。就好像那個石頭人似的,石頭人會說話,可是不會走路,因為它是石頭。所以說:

說得好,說得妙,
不能行,不是道。

會聽的人,怎麼樣會聽法?就是,

粗言及細語 皆歸第一義

這個說法的人,橫說、豎說、塵說、剎說,說來說去,你都聽得是妙不可言。但是會說的,不如會聽的。而會聽的人,聽是聽明白了,可是不如去躬行實踐來得更有效。就好像吃的東西,它營養再充足,味道再好;而你只念食譜,念來念去,也沒有吃到口堙A那也不是你的。

會行的人呢,如果你又會聽,又會行了;可是單單去行去做,還沒有畢業,就像讀書,你入了學校,把書讀好了,可是還沒有畢業,沒有得到文憑,這也是不圓滿。所以說會行的,不如會證的,你證得這個果位,比說食數寶好得多。因此才說﹕

終日數他寶 自無半分錢
於法不修行 其過亦如是

昨天講到這個「肉」字是人吃人,希望大家不吃很多人。可是有很多人對這個道理不能接受,有些人聽的時候,眼睛就望著天,問天主這個道理是不是這樣?有些人就眼看著地,問地神是不是這個樣子?有的人就往東看看、南看看、北看看、西看看、看四周圍的鄰居覺得怎麼樣?這法師講這麼奇怪的道理,究竟他根據什麼來講?想站起來走嘛,又覺得不好意思;不走嘛,覺得聽得沒有道理。那麼什麼是有道理?我多吃一點肉,營養多一點,可使身體健康,這才是真的。

其實並不是肉有營養,對身體有益健康。現在世界上很多吃肉的人都生癌症,為什麼生了癌症?就是因為眾生肉媕Y,有形無形都有一些毒素。這些毒素,也可以說是一些冤仇所結集成的毒。

這些冤仇就是互相殺,你殺我,我就要殺你;你吃我,我就要吃你,這種仇恨的毒,沒有地方發洩,也就互相來傳遞。由畜生身上傳到人的身上,人的身上防不了這種毒素,就生了怪病。所以,吃肉的人很多都生些奇奇怪怪的病,早先沒有這麼多怪病,因為那時科學沒有這麼發達。

現在這化學的毒和科學的毒,和人心堻o種仇恨的毒,碰到一起,這個毒氣也就發作了。現在空氣也污染了,畜生的肉也污染了。這污染是怎麼來的?就是因為有這些毒素──化學的毒,科學的毒,空氣媕Y的毒,土地堶悸漪r,河水堶悸漪r,湊和在一起,這眾緣和合,就生了這麼多怪病。

有人說:「法師,你愈講愈離譜,我簡直都不相信。」你不相信也不要緊,反正,我也沒有要你的錢,你也沒有給我錢,對不對啊?你不相信,就在這兒坐著,若覺得不舒服,忍耐一點,就不講了。

說到這個地方,想起一個公案。在中國南北朝,梁武帝的時代,佛法大興,那時,人做喜事請和尚來念經,做喪事也請和尚來念經;人有病,請和尚來念經,人病好了,也請和尚來念經。那時候,人人都信佛,所以和尚念經,就變成一個新興的事業。

當時,有一位有錢的人娶孫媳婦,就請一位大德高僧來念經,一請就請到誰?請到寶誌禪師。這位寶誌禪師的手生來就像老鷹的爪子似的,也是在老鷹的窩堨穸X來的,當時他的父母聽見老鷹窩埵酗p孩子在那兒哭,以為這小孩子是被老鷹叨去要吃的,於是就上去看一看,看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孩子。但這小孩子的手不像人手,像鷹爪,他們就把他抱到家堨h養。他一長大就喜歡拜佛,喜歡學習佛法,於是父母就把他送到廟堨h出家做和尚。

他做了和尚,也因為夙世的善根成熟了,於是就證得五眼,也就有了天眼通、天耳通……等等。因為有五眼六通,就知道一切人的前因後果,前世是做什麼的,在來生又做什麼,他一看都知道。

這有錢人把寶誌禪師請去念經;寶誌禪師到那兒一看,看到新娘、新郎在那兒拜堂成親,就說:

古古怪 怪怪古 孫子娶祖母
女食母之肉 子打父皮鼓
豬羊炕上坐 六親鍋媯N
眾生來賀喜 我看真是苦

我講這個公案,一定有很多人不相信;可是就是一個人都不相信,我還是要講,沒法子我不講,這是我的大毛病;我要講的話,你信不信我都要講。他說:「古古怪,怪怪古,孫子娶祖母」,他說這孫子連祖母也要娶回來做太太。這是怎麼一回事?

要知道我們是怎麼做了人?就是這個「情」,就來做人了。這個「情」字,你若用得適當,就很正當,用不得當,就會有一些奇怪的事情發生。這個祖母怎麼願意給孫子做太太呢?因為這祖母臨死的時候,這小孩子才剛剛出生,老祖母的「情」就生出來了,她想:「我死後什麼也不掛念,就掛著我這個孫子,總放不下他。我這個孫子才剛剛生出來,你說我死了誰照顧他?」

雖然她這麼捨不得死,但是無常鬼一到,就把她叫到閻羅王那兒去了。她提出抗議說:「閻羅王啊!你真糊塗,你真不會做閻羅王。我孫子剛剛生出來,你就叫我死,將來我這個孫子怎麼辦?誰照顧他?」閻羅王說:「妳的情感這麼重。好了,我就順乎人情,做一件好事,妳去給孫子做太太去。」這祖母一聽要給自己孫子做太太,想說不願意,但這是閻羅王的命令,不能違抗,只好勉強去投生。於是就去投生做女孩子,等孫子長到差不多年紀時,就和他結婚了。

誌公和尚接著往窗外一看,看見一個女孩子,拿著一個豬蹄子在那兒啃,他說:「女食母之肉」,這個女孩子所吃的豬蹄子,就是自己母親變成的豬;她現在也不知道,就啃她母親的豬蹄子,這就是「女食母之肉」。

誌公和尚又往吹鼓手的棚堣@看,又說:「子打父皮鼓」,說這個兒子打的鼓,就是他父親死後,做了驢子,被人剝下來的皮做成的鼓。他父親生時或者也常打他兒子,一天到晚不是用棍子打,就是用棒子、槌子打他,所以這兒子現在也就用鼓槌子,天天乒乒乓乓打他父親。

誌公和尚往炕上一看,又說:「豬羊炕上坐」,說他們以前吃的那些豬、羊,現在都托生做人來了,並且到這兒隨喜人情,向他們賀喜,其實是來報仇的。

誌公和尚再往肉鍋堣@看,說:「啊!六親鍋媯N」。說這些六親──父、母、兄、弟、妻、子,這個「情」字連在一起了。這個「親」,怎麼叫「親」呢?就是這個「情」字,黏黏糊糊黏到一起,就像用強力膠黏得分不開了。現在托生做豬、做羊,讓人殺了,放到肉鍋堨h煮來吃,所以中國形容「肉」字說:

肉字媄鋮潃茪H 媄銝n著外邊人
眾生還吃眾生肉 仔細思量人吃人

誌公和尚看到這個情形,就總結為兩句話說:「眾生來賀喜,我看真是苦。」念完了這個吉祥話,回頭就走,也不管他們願不願意聽,也沒有拿供養他的錢。

這個「肉」字堛漱H,既然是我們的六親眷屬,都有機會做馬、牛、羊、雞、犬,那麼,我們應該想一想,牠們會不會是我的祖先,托生做馬、牛、羊、雞、犬?會不會也是我的父母,來托生做的馬、牛、羊、雞、犬呢?或者會不會是我以前的那些寵物,貓和狗來托生?還是馬、牛、羊來托生呢?我的寵物現在變成了豬,或是羊,我若吃牠的肉,牠會多痛苦啊!

各位若認為我講得對,就不妨把我的話,多想幾次,研究一番,是否有道理;若不對,就把它忘了,當作耳邊風一樣,只當我沒說。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