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金山慈誨 ─百日禪系列(四)

一九七Ο年十一月十五日~一九七一年四月十四日於舊金山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佛度有緣人

197111日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我今天要對你們大家講,其他的道場都怕人跑了,我這個道場就怕人來,正相反。因為來一個人,我就要費了很多的精神來教化這個人。那麼說:「為甚麼你又要教化人?」我教化的是有緣人,沒有緣的人我沒法子教化;不單我沒有法子教化,沒有緣的人,就是釋迦牟尼佛也沒有法子教化和佛沒有緣的人。所以這些個和佛沒有緣的人,就要等到佛的弟子去教化。

在佛住世的時候,有一次到一個國家堨h結夏安居。甚麼叫結夏安居呢?就是在四月十五到七月十五的期間,比丘、比丘尼,就是出家人不走路,住到甚麼地方就在那個地方住著,周圍不走出一百步去,這叫結夏安居。為甚麼不走路呢?因為這段時期,地上很多蟲子、很多眾生,怕比丘走路無意中把眾生給踩死了,所以在這個時候要安居不動。

佛到這個國家去安居,可是,這個國家的人不歡迎佛在那埵w居,佛就派目犍連尊者先去到那個地方。這個國家的人一見到目犍連尊者就歡迎了,就叩頭頂禮來歡迎這位尊者。有人就問佛說:「佛到這個地方,這堛漱H不歡迎,而佛的徒弟到這堥荂A他們怎麼反而歡迎?」佛說:「你不知道,這些個人在無量劫以前,都是一班蜂子。這蜂子在山上住,就有兩個斬柴的,是一個父親和一個兒子。這父親一見到這幫蜂子,就把眉頭皺起來說:『快!離牠遠一點,不要接近那些蜂子,這不得了,看牠咬著!』這個兒子就發願說:『爸爸您不要怕,牠們雖然是蜂子,我發願等到我將來成佛的時候,我若證果得道要先度這一班蜂子。』摩訶目犍連就是發願度蜂子的那個兒子,那麼我就是當初那個父親,所以他們對我沒有緣,對徒弟有緣,有這種關係。」

所以說「佛度有緣人」,所度的要有緣的。那麼佛都度有緣人,何況我是佛的弟子呢?當然也要度有緣的人。那麼有緣的人來了,我趕他也不走;沒有緣的人我留他,他也不在這兒,並且有的或者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我打怕了,一見著這位法師,就嚇得戰戰兢兢的,要望影而逃,這都是有一種因緣。你們誰和我有緣,我就打他一頓香板,他也不走;沒有緣的人,我就天天給他叩幾個頭,他也要跑的,所以就講有緣、沒有緣的問題。

再者,我在這兒弘揚佛法,我不怕人跑。為甚麼說我不怕人跑,怕人來呢?我也不怕人來,方才說怕人來,我只不過費一點精神。那麼人來了我也不怕,跑了我也不怕;來了和沒來是一樣,跑了和沒跑是一樣。為甚麼呢?這法界都是我的,他跑,再跑遠也跑不出法界去,他要能跑出這個法界,那算跑了;沒有到一個法界外邊,他也就沒有跑了。好像孫悟空,一個斛斗打十萬八千里,還在佛的手掌堙A他打來打去還是在這個地方,所以跑來跑去還在這個地方。好像果童,以前也來了又跑,跑了又來;現在也不知道是怎麼,好像是有膠水甚麼的,就粘上了,粘得跑不動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