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多少工作也不跑

◎一九七一年四月十三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五月一號我們要開一個普同大會,我看你們各位好像都拿這個事情不當一回事,好像無所謂,開會、不開會沒有甚麼問題,這行菩薩道就是聽其自然就算了,所以也就不覺著急了。

不行的!五月一號以前,決定要把廚房作好了,要把 Dining Hall(齋堂)也作好了,上邊這兩層 floor(地板)也都鋪好了,三樓的五格板也最好把它釘好了。以前有經驗作過幾個,都是大約兩天、一天半就作好了,我相信這三樓也不會等到三天、四天的。那麼快一點在開會以前把它作好了,弄得整潔一點、乾淨一點,把這些 garbage(垃圾)都拿走,有的垃圾媕Y有寶貝的,那個垃圾就還要收起來,等那個寶貝現出來。

五月二號我們浴佛節,浴佛節是佛教最重要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把地方修理乾淨了,外邊有很多來賓到這兒一看,看我們地方要是這麼邋遢,印象也就不會很好。所以在五月二號以前,一定要把這些工作作好了,要是能把廁所和 bathroom(浴室)作好了那更好。我們作廚房都作這麼久,那廁所也不會太快。

果地作得很快,但是他要等著問題發生了才要來作,沒有問題發生,他說他不幹。昨天晚間我對他講,我說:「你要等著麻煩出來,你才幹,那就是 waste time了(浪費時間)。我們現在一點鐘就是比一百個鐘頭都有價值,你要是丟了一個鐘頭,那就丟了一百個鐘頭了。」

為甚麼說一個鐘頭就是一百個鐘頭呢?我們這兒不求報酬的,沒有說是:「我作一個鐘頭給多少錢?」我們一個鐘頭就比一般作工的人價值一百倍都有,這個功德是無盡的,好像燈光重重無盡,沒有窮盡的,沒有了的時候。所以這個工作要是能作的,就不要等著;要是不能作的,也不要勉強,這是一種很自然的工作。

現在我的麻煩又來了,甚麼麻煩呢?這麼久沒有講經,想懶惰一點隨便講開示,這沒有一定的,可以隨便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想罵人也可以,因為你們都是我的皈依弟子,我罵哪一個都行。「這是師父或者喝醉酒了,喝酒喝太多了,說醉話了。不要緊的,我要無相,又要忍辱,對師父不能忍辱,那對旁人還修甚麼忍辱呢?」這麼一想,沒有事了,所以就隨便願意說甚麼都可以。

前幾天果寧和果逸給我找麻煩來了,問我:「講《華嚴經》的時候可不可以講一部小經?」我說那不行的,講《華嚴經》就是專門講《華嚴經》,不能另講旁的經。果逸要求聽《大乘起信論》,果寧大約業報很重的,所以願意聽《占察善惡業報經》,他要占察占察他的業報,因為他要知道為甚麼他那麼懶呢?

所以我現在就想不怕麻煩了,在這個暑假班之前,講《占察善惡業報經》,不單果寧的業報他要知道,我相信你們每一個人的業報都應知道一點,是不是?因為我們修道不知道業報,不知道善惡,你皈依三寶,還誹謗三寶;皈依三寶,還對三寶來發脾氣;皈依三寶,還在三寶的面前盡不生信心,這怎麼可以呢?那麼一講《占察善惡業報經》,你就知道了:「這樣子,這是不得了的,我不願意下地獄喔。」

果寧雖然想要知道自己的業報,他的業報他不清楚,那麼他是代表大家來請法。其實他坐禪坐十四個禮拜,都知道多少了,不過他發菩薩心,現在就開始工作。果護還在那兒睡著、休息,果寧就去作工去了。這回我看果寧是有點和以前大不相同了,改了很多,這就是坐禪開的悟。果修說:「我也一樣改了,怎麼不說我呢?我也是坐十四個禮拜。」果修也是,現在也是不得了,行這苦行行得很多,我看她作完了功課就去作工,真是不可思議,這種境界妙不可言。

這《占察善惡業報經》,在暑假班以前一定要講完,果逸不高興了,說是:「我希望聽《大乘起信論》,不講《占察善惡業報經》。」果逸也不要不高興,我現在採取一個折衷的辦法。就是講《華嚴經》的時候,在禮拜天講《大乘起信論》,我們是早晨講完,晚間還是翻譯《華嚴經》。那麼這樣子,果逸大約也不會不高興了,也就沒有甚麼問題了。《大乘起信論》和《大方廣佛華嚴經》可以在一起講,因為都是大,這二大,天也大、地也大,加上我們聽法的人,人也大,我們這個佛堂也大,是不是啊?所以這麼多個大可以在一起合起來,那麼更大了。

那麼道場的工作,在暑假班以前一定要都作完了,就是作不完的話,在暑假班也不再作了。那等甚麼作呢?甚麼時候作,就等著甚麼時候,就等那個作的時候作。說:「是哪個時候?」就是那個時候。你要是想作,就等那個時候來;你要不想作,就不要叫那個時候來。

果地昨天對我講:「我們這兒要作五年才能作得完。」我今天對幾位作工的人就說了:「我們這兒工作,果地說要作五年。」果先說:「那我要先跑。」他叫果先,他要先跑;果前說:「我後邊就跟著。」我說你叫果前,你不能在後邊跟著。所以我說不要跑、不要跑,我們三個月就完了,一定在這個暑假班以前把它作完了。那麼他們兩個才平靜下來。

你說,說這一句話就要跑?要真要是五年,你說那怎麼辦呢?那更人人都跑光了。所以相信三個月沒有人跑,就因為很短的時間。

那麼今天告訴你們這個好消息,在暑假班以前作完也要完了,作不完也不作了。所以我們這兒甚麼工作都不能等的,不能說是學果寧那種法,等著釘子。有人說:「師父!他們都走我不走,就是作十年、二十年,我也一定作的。」那是最好的徒弟,不怕工作,多少工作也不跑。哎,跑得了就跑,跑不了就不要跑!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