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法會儀式與規矩

◎一九七一年二月二十五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合掌與放掌

我看見很多人對念佛的儀式、誦咒的儀式還沒明白,我想說很多次了,但是一說話的時候又忘了;因為先講旁的事情,所以就把這個事情忘了。現在先講這個的事情,就不要講旁的事情了。

甚麼儀式呢?我們每逢念〈大悲咒〉的時候,或者誦經的時候,一開始都是合起掌的,好像誦〈楞嚴咒〉也是合起掌,誦〈大悲咒〉也合起掌;等第一響磬,維那那兒敲一下磬,「乓」這麼地響一下,這你要注意。第二次打一下磬,到「怛姪陀.唵」那個地方,就要放下掌來,不可以再合著掌。

我看有幾位新來的人都是這樣子──到時候不知道放掌。一早起的時候,念〈楞嚴咒〉,也是「南無楞嚴會上佛菩薩」合起掌,等到「放光如來宣說神咒」,就放掌,不是常常合著掌。

怎麼叫初參,怎麼叫老參呢?這個「參」就是參禪這個參,初參的人就是甚麼規矩都不懂,老參的人就所有的規矩都懂了。在這個西方的國家,所有的佛教徒都可以說是初參,也可以說是沒有參;初參還不夠呢,是沒有參。有的在日本佛堂當參學的,學打問訊,會對著自己的坐墊打問訊,作一個揖。

對著自己坐凳來打個問訊,這有甚麼意思?坐凳那是你坐的地方,如果說那地方有佛,你對著佛打問訊完,就坐在佛上了,你說這是個甚麼意思?要是沒有佛,那個地方有個鬼,你對著它打個問訊,說:「你快給我搬家吧,我現在要坐這兒。」那個鬼一定一拳就把你打個跟斗,甚至於打死你。但是這兩樣都沒有,也沒有被鬼打倒,也沒有坐到佛的上邊;根本那個地方甚麼也沒有,不但沒有佛,連個鬼都沒有。那麼你向它打問訊幹甚麼?這才是真正的迷信!

你作事情要有意義,要有一點意思;這簡直一點意思都沒有,你們大家想一想:你坐的那個地方,你給它打個問訊幹甚麼啊?有的從日本佛堂那兒來的人,我給他講這個道理,他還反對我的說法,你說愚癡不愚癡?這樣的人,怎麼樣教化他?沒有法子教化他,所以太可憐了。

那麼我們這兒為甚麼也要合起掌來?我們這兒,因為那個咒有咒神,我們合掌恭敬咒神。等到放掌的時候,那是大護法和十方諸佛都念完了,所以我們放下掌來。若總合著掌也是可以,不過不太自然,放掌比較自然。

所以無論念經、念咒,一開始都有合掌的地方。聽第二次打磬,「乓」一聲,一定大家都要放掌。本來我想到時候教每一個人放掌,但是教了幾個人,那幾個人還不明白、不懂,所以公開對大家來講一講,你們聽見之後要注意這一點。

大殿的次序

我們現在拜佛的拜墊,每一行擺三個拜墊,就要站三個人,擺兩個就站兩個人。一開始站,必須從媄銂澈藿唹開始站,後邊的人來就從外邊挨著那麼站。走呢,是在媄銦]中間)的先走出來,歸位是班首在媄銙o兒歸,其餘的人應該走到外邊那行,從外邊那行往媄銦]中間)來歸位。因為如果都從媄銙o兒歸位,這個頭一個位站上了,第二個位那個人就沒有路走了,所以要是從外邊走到媄銦]中間)來歸位,這東西兩序都是從外邊往媄鞃k位。這樣子,在你後邊的人也有位置站了。

現在這個地方還沒有設備好,所以聽經、講開示暫時都坐到拜凳上。最好你在甚麼地方站著,就坐到甚麼地方,等站起的時候,你有拜凳來拜佛,也不會亂。譬如你走到東邊,他走到西邊,拜佛的時候你站起來或者就沒有拜凳了,或者其他人也沒有拜凳了,那麼就亂了。所以次序一定要很清楚,不能亂七八糟。坐的時候,因為站著的時候佔的地方小,坐的時候人用的地方大一點,可以把拜凳往媄銩h一搬。等站起的時候,原來在甚麼地方搬來的,還放到甚麼地方。

以後無論誰拿甚麼東西也是一樣,你在甚麼地方拿的,用完了必須送到那個地方還去。用工具也是一樣的,如果你這工作在這兒作完了,不需要繼續作,你就把工具放到原來拿的地方,免得其他人想用這個工具找不著。這是我們無論作甚麼事情都井井有條,「井井有條」就是有條不紊的,一點都不亂秩序。作甚麼工作,必須要把這個工作作完了,所謂「有始有終」,把它作得很圓滿,圓滿菩提。

物歸原位

我們現在在這兒建立道場的時候,就沒有一個秩序、規矩,那麼將來更是沒有規矩,沒有秩序了。所以無論甚麼事情,都要避免有麻煩,避免有問題,不要沒有問題找出來一個問題來搞。不要像果某,我們在這兒作工作得很好的,從來甚麼事情也沒有,有一天他來了,就有問題了,有麻煩出來了。甚麼麻煩呢?他來對我講:「這個地方一點規矩也沒有,作工這些工具都丟了,果地 very angry(非常生氣),特別不高興,他所用的工具都是很值錢的,現在都丟了,不知道誰給偷去了。」這果某沒有來以前,我沒有聽過有丟工具這種說法;他一來了,真是特務,到這兒地方,甚麼事情都知道了。

我當時睬都不睬他,轉過身就走。這麼個事情來同我講幹甚麼?偷東西都是你們偷的嘛,也不是我偷的,對我講這幹甚麼?你沒有來,甚麼問題都沒有,一來就出了問題。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消息呢?我真不明白。我天天在這兒,一點都不知道東西會丟了。究竟是不是丟了呢?是誰偷去了呢?根本就沒有這麼一回事。所有的工具,我知道有人不懂規矩,作完了,工具沒有放回原來的地方,這是可能的。說是丟了,我絕對不相信。

有一天我就問果地:「你的東西都丟了嗎?」他說有一些個小東西找不著了。我說那小東西,或者有人不注意放到垃圾簍堣]不一定的,不一定是丟了。就是丟了,我相信這是人忘了放在甚麼地方,也不會有人偷的。誰到這兒來作工都是護持道場的,沒有說來破壞道場,在道場媕Y來偷工具的,這是沒有的。我也拿來很多作工的工具,我也不知道是丟了、是跑了、是回來了,因為太多了,我不管它,那跑就跑,回來就回來,和人是一樣的。

你人呢,誰願意走就趕快走、趕快滾,我絕對同你不客氣的。你就作甚麼事情也是你願意作就作,不願意作你就滾你的,我和任何人都是這樣子,沒有客氣的。所以我的工具,我相信一個也不會跑的,因為是我的;要不是我的,你叫它不跑它也會跑的,因為不是我的。

你們這一些個我的皈依弟子也是這樣的,是我的皈依弟子,怎麼樣也不會跑的,跑那一些個都不是我的皈依弟子,這是一定的道理。為甚麼?他要是我的皈依弟子怎麼會跑?打他也不跑,罵他也不跑;甚至於我一刀殺了他,他還說:「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最好了,沒有問題的。」不是我的,你不攆他,他都要跑;他願意跑到甚麼地方去,沒有問題的。所以常常我的口號是 Everything is OK(一切都沒問題),怎麼都可以的。

不合乎規矩不可以

那麼說,什麼都可以,怎麼又要放掌,又要合掌?這是規矩,你不能說這個也是可以的,你不合乎規矩是不可以的。所以我們在建立道場,大家共同合作,共同努力,誰有甚麼力量就出甚麼力量。在建立道場的時候,要是懂得人性的,不要說學佛了,懂人性的人都應該來護持道場,擁護道場,因為這個道場還沒有成就呢!成就的時候,它自己可以自立了。

我以前講過,現在我們道場像個小孩子,需要媽媽來幫助他吃東西。好像果琴(音)的小孩子,現在她要不餵他,你說他怎麼會活著?也好像果容的女兒一樣,你看她那麼聰明,燙了一回就知道,不敢再來拿了;但要是沒有人幫助她,她也是不行的。這個道理是:現在道場是在「孩提」的時候,需要每一個佛教徒來擁護。那麼說這是不是求人來擁護呢?不是。你想錯了,我絕對不會求人擁護的,我從來建立道場就不求人的。

規矩是維護道場的要素

我們現在這個道場,主要是人的力,就是人來作工,這是第一個主要的。現在菩薩派這麼多人來作工,這是很有感應的。以前沒有這麼大的道場,也沒有作工的人來,現在作工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果孟現在也來發心作長工,可是今天他就有魔障了。甚麼魔障?大約因為晚間不夠睡,所以看不清楚東西,把一罐油一腳就踢到街上去了,踢到街上也不要緊,落到一輛汽車上,把人家的汽車都給油花了。所以他帶了四、五個人去到那兒找工作,大約因為我們自己的工作太少了,不夠他作,所以要到街上去找一點工作。

本來我天天都想講規矩,但是講了其他的問題,越講時間越不夠,所以沒有講,今天講少少。這規矩是維護道場一個最要緊的東西,所以我們人人都應該要知道規矩。

在繞佛的時候,譬如班首、穿衣袍的人都走在前邊,那麼這邊(東序)先走,這邊走完了,那邊後走。為甚麼呢?等歸位的時候,班首從這兒走到這個地方來歸位了,在這邊站的從這邊歸位,在那邊站的從那邊歸位。每一個人站在甚麼地方,就回到哪一個位置去,這樣一點都不會亂。

今天晚間講這些規矩和這一些道理,很有用的。你不要以為都是講沒有用的話,聽這種的規矩,左一句也是規矩,右一句也是規矩,橫講也是規矩,豎講也是規矩,橫說豎說都是規矩,所以聽得總想睡覺,總不願意聽就是了。那麼,這就證明你不是一位守規矩的人。你要是守規矩的人,一定歡喜聽規矩;你要是不守規矩的人,我要講規矩你就要睡覺,這是一定的道理,不必我講,人人都明白。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