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去作,就是修行

◎一九七一年二月一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我們搬到這個地方來,需要木頭,就撿了這麼多的木頭,可以作我們應該作的物件。那麼現在作禪凳的木料也有了,作飯桌的木料也有了,作 ceiling(天花板)的木料也有了,作講經法檯的木料也都有了。這麼多的木頭,我今天看一看、算一算,大約可以省一千塊錢─因為木頭不用錢。我們用木頭作 ceiling,也不要買防火板了,又省了一筆錢。所以現在有這麼多發菩薩心的人來擁護道場,來作工,這也省了很多工錢。

在人世間看來,是省很多工錢;要在佛法上來看,我們立了很多功,這在佛教媕Y是有一種紀念性。你們幾個人,無論哪一個,最好每一天寫一篇筆記,將來在雜誌上發表。每一天,作工的人怎麼樣作法,作工的程度是快或慢,誰作工作得最快、最巧妙。這都提出來講一講,誰作甚麼事情,每一天都寫出來,在 magazine (雜誌)上發表。

這不是說我們來自我宣傳,因為每一個人都出血出汗在這兒作,都是用了很多精神,你看果奎在這兒作工連飯都不吃,回去吃飯,吃完飯又趕快來作工,這是很難得的。本來果寧說果通、果奎、還有誰,命運都一樣的,都是不願意作工。但是現在果奎已經改了,天天來作工,我看他作得很勇猛,並且也很巧妙,作出的工作都很合作工方法。你看果先把腿摔壞了,還是照常作工,這都是很難得的。

我們以後每天晚間十點鐘就休息了,早點起來作早課。我們一方面作工,一方面又要修行。我們把這個道場趕快作好了,很迅速地作好;因為現在是原子時代,甚麼都要合原子化,所以我們作的事情要有一點原子的味道。但不是打人去,不是炸人去,是有那麼一種很快的進展速度。我所希望的,也就是令人不知不覺就造好了,叫他們都特別驚奇。這個就全仗各位齊心努力,我們大家都一個心,想懶、歡喜懶的人,一定要不要懶了,你能作甚麼就作甚麼,這是我的期望。

那麼打禪七,還照常在那兒打禪七,打禪七也是作工,不過他們那兒坐著作工,我們在這兒站著作工,這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你不要心媊控o不好意思,就要戴個假面具。不用戴!這根本就沒有事情的,你作工和坐禪是一樣的。總而言之,你去作,就是修行。作工作得功德圓滿了,也開悟,坐禪坐得功德圓滿了,也是開悟,我們都是往一條路上跑的,早開悟、晚開悟,早晚都要開悟的!

沒有作工的人,不能說「師父不叫我作工」,你這麼一講,那作工的人都說:「師父太不公平了,為甚麼叫我作工,不叫他作工?他對這個徒弟一定是偏心的,對我一定是不好的。」這媕Y就生出很多麻煩了。不要說我明明沒叫你不作工,就算我真叫你「不要作工」,你也不要講,你要 secret(秘密)不要叫人知道。你公開這一講,你說怎麼樣啊?大家都不作工,都罷工了,哈哈哈!

這一罷工,你說是誰造成的罷工?是你不會講話,所以令大家心堻ㄓㄔ迨F─「我們這麼辛苦,師父單單叫他不作工,嘿,這個師父這太不公平了!」你說這怎麼辦?那師父再講甚麼也沒有人聽了,你說你的罪過大不大?

我們在作工的期間,就是講這個「功」。「功」字在中文是一個「工」加一個「力」,要用力氣才有功,你不用力氣就沒有功。無論你是作工也要用力氣,坐禪也要用力氣。作工怎麼樣要用力氣?拿不動的我要拿,這用力;坐禪坐不住了,我還要坐,腿痛了不管它;要睡覺,我也打起精神,這都是要用力,這才有功勞。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