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建立道場,就是給眾生來種福的

◎一九七一年二月二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大公無私

出家人,有的是大公無私,有的就很自私。大公無私的出家人,看見人家的事也是等於自己的事一樣,人家的工作也等於自己的工作一樣,那麼是自己的工作更是要盡心去作。叢林媕Y很多出家人在一起,有很多出家人在叢林媕Y甚麼也不作,除非出坡。出坡就是或者上山去砍柴,或者去種菜種田,大家一起去作,他也就隨著去作,但是他不肯作多了,都是作少少的,總是躲懶偷安。

等他自己住茅蓬了,就是自己有一個地方了,他就甚麼都能作。在大眾的地方他不會作,等自己有地方就甚麼都會作了,我看見很多老修行是這樣。為甚麼呢?就因為自己的事情要不作就沒有人作了。

我在芙蓉山看見住茅蓬的老修行,這位老修行在芙蓉山竹林禪院住的時候,一天到晚睡覺。等自己住茅蓬了怎麼樣啊?他那真精進,自己住一個小茅蓬,方圓大約half acre(半英畝)這麼大一個地方,地都整得平平的,fence籬笆作得很好很漂亮的;但是在叢林堨L就不作,這是一位。還有一位,也是在叢林媕Y裝老修行,甚麼也不作;等自己住茅蓬了,這個他也會作了,那個他也會作了。又有一位,也是住茅蓬甚麼都能作的。

我所看見的這幾位,都是在叢林媕Y不願意作,等自己有地方就作了。為甚麼呢?就是因為是自己的,叢林他認為不是自己的,所以就不作。可是我和他們的性情正好相反,我在叢林媕Y歡喜作,自己小茅蓬,隨隨便便算了,何必那麼莊嚴它,馬馬虎虎可以了。所以我住洞,也是人家造好的我住,我自己也不增也不減。我住洞的時候,天天坐那個地方,甚麼也不作。以後造個小茅蓬,有一兩噸重的大石頭,也是叫工人來作,那麼工人作不了,我來把它搬走了,這是我的性情。

建立道場,是修行的一部分

今天早起作早課,本來我初二那天隨著作早課,以後我就沒有作,但是我聽著有沒有作早課。有一天大家和人搶木頭,作得太辛苦了,所以早晨都不知道醒了。這一天果逸也跟著去搶木頭,拿來拿去,所以那天晚間她說像個死人似的,第二天也不曉得作早課。在最疲倦、最不願意起來的時候,你要能起身作早課,那就是真了!

不能辦到的事情你能辦到,那就是真了。今天我們作完了早課,我一看沒有甚麼事情可作,就作工去了。那麼作工,一個人作沒有甚麼興趣,要有一個partner(夥伴),我一抓就把果佑給抓來了,我說:「果佑,我們合作開一個工廠來作工。」那麼他在下邊往上遞,我在上邊拿;作了有一個半鐘頭的工,然後大家都來作工了,果法也來了,果前也來了。果前第一句話對我說:「Oh,I'm more lazy果寧(喔,我比果寧還懶),哈哈哈!」我說:「那你學會果寧這個方法也不錯!」

本來這個工作,應該昨天晚間作的,晚間人多,大家可以往上遞,拿的人也多,很容易就把它作完了。這個道場是大家的,不是一個人的,所有來的人都有份,所以人人有份的,尤其現在在座這些人都是基本的人才,都是發起的人。所以能颳風的人,就要颳颳風,能下雨的人,就下起雨來,能有甚麼能力的人,就作一點甚麼事情。

有的人聽我說果寧懶,這不是!我就怕果寧懶;他本來不懶,因為我怕他懶,所以給他取個懶的名字,他一想就該勤力些。為甚麼怕他懶呢?他要懶了,將來不能作人的師表,不能作人的領袖了,長那麼高一定要有一點過人的能力,所以現在叫他去坐禪。坐禪和作工是一樣的,你坐禪不懶也就是作工,所以你們不要以為我是講果寧。

現在這兒沒有哪一個人是懶的,都是很勤力的。現在一切都很上軌道的,出家人、在家人都這麼特別努力,誰都認真去作。我看哪一個都是很努力的,所以我現在很歡喜,這些個徒弟都學會了我的苦行了,修苦行都學會了,不怕苦,不怕難,也不怕沒有錢。因為這種情形我很高興的,所以今天講一講我的想法,過去遇著的一些出家人這種境界。

我希望我所接近的人,人人都不自私,人人都大公無私,作事情很認真,一點都不馬虎。因為這是給佛來作工,所以不能躲懶偷安。你看,我若到街上去辦一些個事情,回來了,我看一看書,然後還是照常來和你們一樣作功課。晚間我把所有的短木頭,那些one by four(一乘四尺)短的木頭,都運到二樓或三樓了。

今天所講的就是講作工,我們現在正在作工,所以講也是講作工,說也是說作工。這個作工,你不要把它看得是很平凡的,我們現在作這個工,將來都是諸佛法會媄銂漱@部分。我們作這個工,就好像給我們成佛鋪路一樣,鋪上highway(高速公路)。所以人人應該把自己這條道路修得很平坦,很容易走。成佛不是由一種來修行,八萬四千法門,門門都可以修行。我們現在建立道場,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不怕辛苦,建立道場

我今天聽果寧對我講,說果前很憂心的,憂心甚麼呢?怕這個道場造完了,沒有工作了,怎麼辦?我說不要擔這個心,這個道場造完了,還可以造那個道場。明尼蘇達州那堙A我們有兩個百個acre(英畝),可以到那個地方儘量發展你的才能,你有甚麼本事可以儘量在那地方發展,所以不必憂心的。你只要願意作,那沒有問題的。

這兒剩的木頭可以用飛機運到明尼蘇達去,幾個鐘頭就到了。那麼到那個地方,材料也有了,你可以在那兒儘量發揮你的能力,在那兒造叢林、造道場。就怕你不願意幹,你願意幹那就不必擔心。有人說:「那這個工作不完。」作不完,那你才有工;要是作完,就沒有工了,所以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我們在這兒建立道場,你正好學習一切的工作,怎麼樣可以省工。好像這五格板,送來的時候我不在這兒,如果我在這兒,就會叫他們送到二樓上,或者三樓,那麼放到樓上就省我們的工了。好像最後一百塊五格板拿到二樓上來,這是一個工費兩次工。今天我們講好lecture(開示)的時候,能幫助作工的人一起去,把那些五格板搬到電梯堙A每一次可以運上十五塊,運到樓上來。大家人多幫著搬一搬,大家都辛苦一點幫助建立道場。

在建立道場作工的期間,我很歡喜作的。說是:「你是歡喜作工吧?」不是,我和你們一樣也不願意作工,因為一作工覺得很不舒服的、很疲倦very tired。但是為建立道場,我不怕辛苦的。

我造大嶼山的時候,晚間七點鐘上到山上;在香港兩點鐘搭船到大澳,到大澳就五點鐘。五點鐘走路上山,走路上山不是就這麼走路,要揹著五十磅或者米、或者油、或者鹽,這麼揹上山,在山上有很多人作工,好送給這些人吃。三點鐘我早起就下山了,趕到香港去,還講經。我造好了慈興寺,一般人以為我一定捨不得放下,因為在那兒用那麼多的心血,把頭髮都白了。

上次果式來對我講,說我現在頭髮又白了。是啊,因為又修工,一天要想一個工怎樣作,哪一個材料要怎樣放,這些個問題都要想一想。今天一早起,趕快把木頭拿到樓上來,也就是這些個問題,要想事情,所以頭髮又白了。不要緊,造完了還會黑的,我一不想,它就會黑了。

這個道場是很合我們用的,有這麼大的hall(大廳),六成的空間都沒有甚麼房,自己隨便怎麼樣子作都可以。雖辛苦一點,造成了,對我們用是很相應的。建立道場,就是給眾生來種福的。將來有人在這兒拜佛,建立道場的人就有一份功德在那堙F有人在這兒修行,一開始是你立道場,你也有功德在這兒;有人修行成佛,你也就有機會成佛,所以建立道場是最微妙的一種工作。在這時候,大家應該爭先恐後,不要落人後來作這種工作。

為甚麼我一早起,上完殿就去作工作呢?也就是爭先恐後。果逸也是大約有點覺悟了,所以也就去拔釘子,今天拔了一天釘子。果逸這麼樣沒有甚麼力氣,又那麼瘦的一個人,也爭先恐後地來作,這是因為她看師父作,所以她也要作,她要「有事弟子服其勞」。今天就說這麼多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