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往真的作

◎一九七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我們學佛的人,無論作甚麼事情要往真的作,作真了就會有感應,怎麼樣往真的作呢?修行要老老實實修行,作甚麼工作也是老老實實作。修行不要圖一個虛名,好(音浩)一個假好(音郝),說是令人人都知道我修行了。你修行是你自己修行,為甚麼要人家知道?要人家知道你,對你有甚麼益處呢?這就是跑到皮毛上用工夫去了,盡在皮毛上用工夫,不用真實的工夫。

真實用功的人,為甚麼要叫人知道呢?為甚麼要叫人家了解自己呢?為甚麼又要一個假名呢?為甚麼你貪著這麼一個不實在的名呢?所以要自己實實在在地迴光返照,不要在虛妄的事情上用工夫,不要在皮毛上用工夫。要真實得到自性的真正快樂。你自性真正快樂,一切的虛妄心都沒有了,這是真實的修行。

我們作工也就要實實在在作工,心堣ㄔ揭k想,這樣作工一定會有功德的。尤其給廟上作工,給道場塈@工,這種好處我沒有法子可以說得完、說得盡,無法告訴你有多少好處。這種不可思的境界妙不可言,你誰作誰就有份,誰不作誰就沒有份。有甚麼份呢?有這種功德份。

說:「功德,我可不可以看得見這個功德是個白色的?還是個紅色的?還是個黃色的?是個黑色的?是個赤色的?究竟是個甚麼色的呢?」甚麼色也沒有,是「視之不見」,你看,看不見;「聽之不聞」,聽,聽不見;「嗅之無味」,你用鼻子聞一聞甚麼氣味,也沒有一個味。可是你看不見、聽不見、不知道味的,其中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妙處存在。

所以給道場作工的人,將來的果報是不可思議的。這個作工,不是說單單用手腳來作工這是作工,你能以在心媄鋮蚗飢U廟上、幫助道場,想法子找多一點人來幫助建立這個道場,這都是作功德。或者,你翻譯經典也是作功德。或者,你和人談話的時候不談閒話,就談怎麼樣用功修行、怎麼樣建立道場,這都是立。不要不談話則已,一談話就談沒有甚麼用的話。尤其在作工的時候,無論任何人都不要談太多話,談太多了,就把自己的工作停止了。

現在這是一個大工作,時時刻刻都要向前去工作,就是一秒鐘都不可以隨便放過,要知道這一秒鐘過去,想把它拿回來就沒有法子再拿回來。各位可以想一想,現在你拜一位師父,這位師父也一樣是作苦工的工人,來搬運材料。果先給果寧作證,說是他誰教的。我也可以找一個人作證,找果前、果護、果寶都可以作證我是作工來的。如果沒有人給我作證,那我也是打妄語。他們要是給我作證,說:「是,不錯,也是作工的。」那我就沒有打妄語。

這種的工作我很願意作,雖然沒有人給錢,但是從心媄靻w喜。我在香港建造慈興寺、西樂園,造西樂園時我正在講《地藏經》,晚間七點到九點講《地藏經》。白天我去兩次西樂園,從中環到筲箕灣搭車大約也要半點鐘才能到,來回就是一點鐘。我在中環住,每天去兩次,看造得怎麼樣,到那兒也幫著作工。所以我現在甚麼工作都會作,我一看就知道怎麼樣作了,因為建造的工程看得太多了。所以我這個工程師不用學習,不用到學校讀書,已經可以畢業了,我這個 engineer(工程師),現在在這兒還是要作工。

不單我這樣願意來給道場作工,就是過去這些大善知識,好像虛老是近代的善知識,他所造的叢林,每一天都要親自去看造得怎麼樣;就是一根木頭也要收起來留著慢慢用,不論甚麼材料都不隨便浪費。我現在到美國,這美國不單壞的材料不要,好的材料也可以隨便放到垃圾堙F本來是舊的東西更不用。

那麼我們在這種情形下,要是能用舊的東西造出新的道場,既節省金錢而且又莊嚴道場,這是最好的辦法。所以我們現在用這些舊木頭,作了一些個新玩意兒。「玩意兒」,好好玩的東西,好像小孩子那個玩具。莊嚴道場也就是一種很歡喜,好像很好玩的事情。那麼凡是不怕辛苦的人,不妨都共同來,大家在一起「玩一玩」,一起來,不知道怎麼樣困難就把道場莊嚴成功了,這是我對你們的希望。

你們每一個人不要怕辛苦,不要那麼自私,說是「我要省一點力氣」,力氣是應該用的,你不用省。省了,你放在甚麼地方?沒有地方放。所以人是幫助世界的,不要幫助個人,你太自私了,將來也沒有人幫助你。我們現在不是幫助人,是幫助自己。

每一個人要向前去努力作工,過去諸佛菩薩都是這樣成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從這一條路上走,不要向左走,也不要向右走。我們現在也不偏左,也不偏右,向中間往前去精進,也就是無黨無派,沒有一個政治的觀念,這是我們的立場。OK,我們現在休息差不多了,該作工了,願意偷著跑的就可以偷著跑。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