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場建物的用途

◎一九七○年十二月六日
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甚麼時候搬家

三個禮拜已經過去了,今天是第四個禮拜開始,這個禮拜就有四個人講開示。我想是這樣子,這個禮拜白天十二點鐘到兩點半鐘,也是講開示的時候。這回果謙也參加講開示了,先是三比丘,然後是兩比丘尼,都要參加講開示,不可以說:「我不會講開示。」你不會講開示就不要吃飯,你若會吃飯就要講開示。

為甚麼?吃飯沒有人教,你怎麼就會吃?講開示為甚麼就不會?那是不行的。看見人家講開示,你不用學也應該會了。所以這個禮拜六,再加一次講開示,看看這兩位比丘尼怕不怕?要不怕講開示的話,第五個禮拜也可以來試一試;要怕呢,當然再想想法子。我相信美國人是甚麼都不怕的,到南越去打仗,明知道是死也要去,何況講開示!

這是第四個禮拜開始,十四個禮拜已經過去三個禮拜了,已經三個禮拜是勝利的,再十一個禮拜一定會更好,得到最後的勝利。我們一開始說或者第一個禮拜就會搬家,那麼現在第三個禮拜也沒有搬家,並不是我對你們打妄語,是舊業主患了癱瘓萎症,得了半身不遂的病,腿就不聽招呼,所以這三個禮拜都沒有搬家。那麼看第四、第五個禮拜,哪一天他病好了,他就會搬家。他搬出去,我們就搬進去,時間或者是今年阿彌陀佛誕。

我們在阿彌陀佛誕這三天,農曆十五、十六、十七日來念佛。念佛和參禪雖然是兩個,但是也都無二無別的。我們念完了佛,再參「念佛是誰」,都是一樣的。阿彌陀佛誕的時候,或者就搬到那個大的地方去,也不一定,或者還是在這個小的地方。不過,大呢,也一樣打念佛七,一樣念佛;小,也一樣念佛。

各層樓的用途

我再和你們各位發表一個消息,我們這個地方很大的,有三層,每一層有六千平方尺,甚至六千多平方尺。那麼第一樓,作佛堂,連禪堂,帶講堂,再連齋堂,作這些個用途。我們這個禪堂和佛堂,我現在計算可以有五百人在那兒拜佛,可以有地方跪、有地方拜、有地方站。這是第一樓。

二樓,將來成立男界的安老院、女界的安老院,男女分開。這個安老院,男的這一邊住一百個男人,女的這一邊住一百個女人。計畫是這樣,那麼若有五十個,可以不可以?也可以。二十個、三十個都可以,十個、八個也都可以,不一定的。

這個男安老院預備住一百人,女安老院預備住一百人,這一百人,不能就這麼住,要念佛,要吃齋。如果有人說他不能吃齋,「五十非帛不暖,七十非肉不飽」,五十歲,一定要穿絲綿的衣服才能暖;七十歲,一定要吃肉才能飽。可是在這個安老院媄銦A大家都要吃齋的,他自己若有錢到外邊去吃肉,那不管他。他或者偷著吃肉,也可以馬馬虎虎,這是人情之常,因為他一定要吃。好像貓,你叫牠不吃老鼠是不行的;狗,你叫牠不吃糞,也是不可以的;老虎,你叫牠吃齋,那也是很不容易作得到的,除非南華寺那隻老虎,因為牠是皈依三寶、受過五戒的,要不然就很不容易的。

這個老人院也不分中國人,也不分日本人,也不分新加坡、馬來亞、泰國、德國人……。所有世界的老人,他願意來,我們都歡迎,我們都照顧他,給他吃得好好的,住得好好的。每一天要選一個人作安老院的院長,這安老院的院長是作甚麼的呢?就是作大家的兒子,給這些老人作一個真正孝順的兒子,每一天要去看看這一些老人,哪一個有病,哪一個沒有病;哪一個有甚麼問題,哪一個沒有問題。然後再用一位護士,這一位護士每一天給這些個老人檢查檢查身體,探探熱,看看他們有甚麼意外、有甚麼毛病沒有。

照顧這些老人,要比他自己家堛漕鄐k對他還好,那麼這些個老人一歡喜,就念佛了。老人不是就那麼閒著的,沒有旁的事情可幹,要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所以叫「安老念佛堂」。這是老人方面的。

我們還要成立一個佛教青年會。這個佛教青年會,就是想辦法怎麼樣來發揚佛教,令佛教發揚光大,因為佛教的責任寄託在青年人的身上。青年人來發菩薩心,使令佛法能深入社會,深入各方面的人,令一般人都明白佛法、發菩提心、行菩薩道,這是要緊的!

你們現在這些佛教的青年,都要發菩薩心、行菩薩道來護持三寶。我和你們說過好幾次,你們以前都發願跟著我來的,好像果護發願永遠要跟著師父。你今生發這個願,在前生已經發過這個願了,所以現在又碰在一起;因為以前發願發得不太真,所以頭一次見到師父就很害怕,然後就跑了。跑來跑去,好像孫悟空似的,一個跟斗打了十萬八千里,也沒有打出釋迦牟尼佛的手掌心。果護也打了十萬八千里跟斗,也沒有跑出佛法的外邊去,所以又跑回來,才知道又發願。

你們大家去年是甚麼時候發願來著的?在中國曆十二月初八,釋迦牟尼佛開悟成道那一天。你們今天沒有發好願的,要再發願;已經發好願的,再發多一次,還是在釋迦牟尼佛開悟那一天。每一年的這一天,有人發願是最好的,因為藉著釋迦牟尼佛的這種力量。

成立佛教青年會在三樓,一邊成立男青年會,一邊成立女青年會。男青年會和女青年會,男安老院和女安老院,要互相來比賽,看看哪一邊的成功最高、最有成績。哪一邊成績最高,就選那一邊的人作長老,有法性長老、文學長老、功德長老,又有年齡的長老。你們看,我正是在選拔你們美國佛教的人才,所以哪一個隨時隨地發脾氣,就算再有本領也不會用你的;哪一個能以有忍辱的工夫,能以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沒有錢,往前去精進,那將來就有希望了。

這個有希望,並不是說怎麼發財、作官,不是的。是將來可以得到佛教的心印法門,這是第一個希望;第二個希望,是可以得到佛教長老的地位。昨天臺灣那位佛教的會長來一封信,說是聽見我們中美佛教、《金剛菩提海》雜誌和佛教講堂的這種進行速度,幾幾乎把他嚇死,他說根本不會有這樣的情形、有這樣的成就,所以他寫信來,說你們夠積極,就來讚歎大家。他是老老實實說的老實話,也是令他真正地佩服了。這位臺灣的佛教會長能這樣來讚歎你們,是很難得的,這是一個好的現象。

不過這個讚歎雖然說是不錯,還是個假的。怎麼說是假的?要是真的,還要你們自己去真正地作,真正地苦幹,那才有所成就。所以這個信,給你們作一個警惕,要你們更真幹,不要馬馬虎虎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