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康僧會法師

三國吳•建業建初寺•康居人

◎宣化上人19701129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孫權因為親身見著康僧會法師所求得的舍利,所以佛法就大興,造一座寺院叫「建初寺」;這個地方就叫「佛陀里」。

今天再給各位介紹一位過去的高僧。這一位高僧是在三國的時代,三國是蜀、魏、吳。蜀就是西蜀,現在是四川;魏是北魏;吳是東吳,大約是在南京這一帶。在東吳,這時候有一位大德高僧,叫康僧會,他是印度人。因為他父親是個作生意的人;作買賣,就由印度到越南和中國各處這麼走,以後就搬到越南去住了。越南以前叫「交趾國」,現在叫越南。

他一生出來就與人不同,非常地聰明,很聰明很聰明的。這小孩子很聰明就讀書,把世間所有的書都讀了。等他十一、二歲的時候,父親母親都死了,他的性情很孝順,也就守孝。守孝完了,把孝道盡了之後,就出家了。出家,他發願要弘揚佛法,發很大的願力,很高的行為——嚴持戒律。佛教的經典,他讀了很多,每一天可以讀三萬偈頌。

這個時候,在三國東吳那位皇帝叫孫權,在東吳這地方建國,所有江南的土地都是歸他管理。在以前有一位法師叫支讖(註1),他翻譯了很多經典。以後他教紀明(支亮),就是跟著他學佛法的一個同參。紀明以後又傳授給一個人,叫支謙(註2)。

這位支謙非常聰明,他精通三藏的道理,通達六國的語言。他想要弘揚佛法,當時東吳這個地方,還很太平的,他就走到東吳來避難。因為漢獻帝的時候,已經各處都是戰爭,很荒亂。那麼他走到東吳去避難,東吳孫權聽說他有才敏,非常聰明有智慧,是一個人才,就請他去談論。談論後就封他作博士,他就幫著來治理國家。

這個人是甚麼樣子呢?長得很高的,但是像一根竹竿似的,很細的,不肥。眼睛白的很多,但是眼珠子是黃的。當時人就有這麼幾句話給他造出來,說是:「支郎眼中黃,形軀雖細是智囊。」「支郎」,就是因為他叫支謙,所以就叫他支郎;「眼中黃」,說他眼珠子是黃的。「形軀雖細」,他身形很細的,但是「是智囊」,是有智慧的一個囊。這個囊,就好像揹著裝東西的袋子,box(箱子),都叫囊。他在東吳翻譯了很多經典,因為他通曉六國的語言,所以把佛教的經典翻譯出來很多。但是這個人在三國吳國的歷史上沒有記載。為甚麼沒有記載呢?因為他是個外國人,所以在東吳歷史上沒有寫他。

在這個時候,康僧會法師知道在中國沒有寺院,他想到這兒來造寺院。於是乎就穿著出家人的衣服,戴著出家人的帽子,穿出家人的鞋襪,就這麼到吳國去,自己造一個小茅篷,供了佛像,在那地方來修行。你說這一修行怎麼樣啊?就有麻煩了!因為中國人沒有見著這一種的衣冠,這種樣子的人。當時雖然有佛法,正式的沙門是很少見的。就很奇怪的,大約這個也傳,那個也說:「你看那個人,穿著那麼樣的衣服!他天天在那兒趴下又起來,起來又趴下,不知道在那個茅草房子媕Y幹甚麼?」就認為很奇怪的。

於是乎政府就知道了,好像警察局,或者是FBI(聯邦調查局)就知道了。就向孫權去報告,說是:「現在有一個奇怪的胡人來了(中國人稱外國人都叫「胡人」)。他在這個地方,不知道幹甚麼?他奇裝異服地,這一定要檢查檢查他,一定要叫他來問問話,來調查調查他。」孫權說:「好,叫他來!我知道了,這個是漢明帝作夢夢到金人,說是在西方有佛教,這大約是信佛、學佛的僧人吧!」 
叫他來,孫權就問他:「你是個幹甚麼的?」
「我是個學佛的。」
「甚麼叫佛啊?」
他說:「佛就是當時淨飯王的太子,他出家在雪山六年,以後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悟道成佛了。等他圓寂入涅槃之後,又得到很多的舍利,那位阿育王造了八萬四千個塔,供養舍利。佛是最有威靈的,是最妙不過了。」
孫權說:「你這個說法,完全是說得誇張其辭,故意說得太玄妙了,根本沒有這個道理!如果你能得到舍利給我看看,我也給你造個塔。」孫權這麼樣講。

康僧會法師當時也有很多徒弟跟著他,有幾十人那麼多。他就向孫權說:「好,我們在一個禮拜求舍利,給陛下你看一看!」於是乎,他帶著這些徒弟,就在淨室媄銦A先沐浴齋戒,把身上都洗乾淨了。然後在佛前放上一個桌子,桌子上邊放一個銅瓶,說我們一定要求舍利,要得到舍利才可以。康僧會法師說:「佛教興亡,在此一舉。我們要是這回得到舍利,佛教就該興了;我們得不到舍利,佛教就該亡了。我相信佛法應該到中國來,我們一定會得到舍利的。這一個禮拜,我們大家誠心一點來拜。」於是乎這一個禮拜,大家就拜。

拜了一個禮拜,沒有得到舍利。

孫權就來問他:「現在怎麼樣啊?你得到舍利了沒有?」

康僧會法師說:「沒有。但是我請你再多給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們一定可以得到。」

孫權說:「好,再給你一個禮拜!」

這一回,康僧會法師帶著徒弟更誠心來求舍利。一個禮拜已經過去了,第二個禮拜也完了,還是甚麼也沒有。

孫權問他說:「你這第二個禮拜得到舍利了嗎?」

康僧會法師說:「沒有。」

孫權已經很不高興了,就說:「你對著我來打妄語啊!我國家有國家的法律,你知道嗎?」就要殺他。

他說:「請你再給我一個禮拜的期間。」

孫權也是一個很聰明量大的人,於是乎說:「好,再給你一個禮拜的期間!」

這一回康僧會法師對他徒弟就說了:「在這個禮拜如果得不到舍利,不要等到皇帝來殺我們,我們自己把自己殺了好了,我們所有的人都不活著了。因為佛法是應該有感應的,現在這個時候感應也應該到了。我們還沒有得到感應,還有甚麼面目來弘揚佛法呢?」於是乎,他的徒弟就大家發願:如果這個禮拜不得到舍利,就大家都一起自殺。這樣子呢,這一個禮拜已經到第六天了,晚間也沒有甚麼動靜,還是甚麼消息也沒有,連個夢也沒有作。

等到第七天一早五更,大約就五點鐘的時候了,就聽到瓶子媕Y「砰」一聲!因他們白天、晚間都在那兒拜的,這一聲響的時候,康僧會法師就拿起銅瓶子一看,媄銂G然有一顆五色光明燦爛的舍利。啊,放五色光的這麼一顆舍利!在第六天晚間大家已經都嚇得不得了,都怕死了;到第七天再沒有一定都要自殺了。那麼第七天一早些就有了。

有了就好啦,就拿去給孫權看。文武百官這時候都非常地緊張,都要看這個舍利。孫權拿起瓶子,說:「我來看。」拿起銅瓶子就往下一倒,倒在一個銅盤子媕Y。殊不知這一倒,就把銅盤給碰壞了。孫權肅然起敬,喔,就這樣子!說:「這真是祥瑞得不得了,這真是寶貝!」於是乎就發心給造一座塔,又造個寺院。這個寺院,就叫「建初寺」。因為它是頭一座寺院,所以叫「建初寺」,這是beginning,一個開始的意思。就請康僧會法師在這個地方住下了。

在剛看見舍利的時候,康僧會法師又祈禱,說:「佛已經顯威靈了,現在法雲已經到中國,應該再顯大威靈。」於是乎就對孫權說:「舍利劫火洞燒,也燒不壞它。你要不相信,現在拿一個打鐵的砧子(就是打鐵時墊底下那個東西叫砧子),你用鐵錘鎚到那個砧子上,你怎麼打也打不壞這個舍利。」孫權說:「試試看!」就把舍利放到鐵砧子上,用一個最有力的力士,一下就打下去了。一看,這個砧子也出個坑,錘子也出個坑,唯獨這顆舍利沒有壞。所以孫權說:「這真是寶貝,這比鑽石diamond都硬啊!」所以大家就相信這個舍利是不可思議。

孫權以後就大興佛教,在東吳這個地方,各處都發揚佛教。這個佛法有興有衰,有人相信,就有人不相信。孫權因為親身見著康僧會法師所求得的舍利,所以佛法就大興,造一座寺院叫「建初寺」。這個地方的名字就叫「佛陀里」。吳國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相信佛法;所以到現在蘇州、杭州、南京一帶,有很多人相信佛法,也就是這樣子。

可是孫權雖然相信,孫權的孫子(孫皓)就不相信了。他爺爺一生造塔,他一作了皇帝的時候,就認為他爺爺是一個最愚蠢的人,是一個腦筋不清楚的人。他認為自己是非常聰明的人,所以就把所有的廟宇都要燒了它;所有沒有意義的事情都要革除了它。於是乎就問文武百官,說:「誰興的佛法?誰提倡佛教?究竟它有甚麼用呢?你們大家來研究研究。如果它真正有用的話,我們可以保留它存在;它若沒有甚麼意義的話,對人世間、社會上沒有好處,我們就要把它取締了,把廟燒了它。」

這麼樣講,文武百官說:「佛的威德神通這種力量是不可思議的,不可以隨便把廟燒了。」於是乎他派張昱,是個舌辯之士,就專會講話,你有甚麼理論,他一講就把你批倒了;去見康僧會法師,用種種的理論來攻擊佛教。張昱和康僧會法師辯論了一天,始終也說不過康僧會法師,始終他的理論也不成立。那麼他沒有法子了,到晚間就走了。

走了,在山門口一看,那兒有土地廟之類的不太正當的小祠堂。他說:「佛法既然是這麼樣子正當,為甚麼有這麼一個小祠堂在這個地方?這是不對的,應該把它革除。」在廟旁邊有這麼一種的小祠堂,人在那上供豬啊、雞啊,甚麼都拿去供養給這個神,就好像那個[共+阝]亭廟神似的。他要看康僧會法師怎麼說?康僧會法師說:「雷霆破山,聾者不聞。」就是打雷把山打壞了,把山石頭都劈碎了;可是聾者不聞,聾的人聽不見。意思是佛雖然靈,這種無知識的,佛不管他的。

那麼張昱聽了也覺得有道理,說不過這個沙門,沒有甚麼理論可以把他說倒了。於是就回去對孫皓說:「僧會沙門聰明智慧,非臣之智所可測。」說不是我的智慧所可知道他的。「請陛下天聰察之」,臣叫皇帝叫「天」,請您以天的聰明來觀察觀察康僧會法師。

孫權這個孫子孫皓,就駕了一輛很漂亮的四匹馬車,去把康僧會法師請來了。請來了,就坐下,問康僧會法師,說:「佛教有甚麼靈驗?善惡因果報應,這是怎麼一回事?你給我講一講。這鬼神怎麼樣講?」

康僧會法師說:「《易經》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這是儒教所講的善惡。這惡若小,在隱形看不見的地方,鬼得而誅之;這惡若是有形的,人得而誅之。」說他要作惡,人可以看得見,人可以殺他。人看不見呢,這鬼可以殺了他,說這是善惡。又說:「作善降祥,就有祥瑞;那麼作惡呢,一定也就有災殃,這是善惡因果報應。」

孫皓說:「這是孔子和周公已經這麼樣講過了,何必又等著佛來講呢?」康僧會法師說:「這個儒教雖然說,但是它所說的是很顯明的禁忌。佛教所說的善惡因果報應,是以很幽微深遠的道理說的。以這種的教化來教化人,令人諸惡不作,眾善奉行。這豈不是很好的一件事?」

當時孫皓也因為很聰明的,他本來想用個方法來把康僧會法師給說倒折服,取消佛教不要了。但是他沒有折服康僧會法師,於是乎也就不管了,沒有取消佛教。但是他也不相信佛教,他認為自己聰明。像孫皓這樣的人,世界上不知有多少?那個不相信佛教的都有這種情形。

以後他叫守衛的衛兵,到他的後花園作工,清理後花園garden這個地方。清理花園的時候,就得到一個金人,大約有五、六尺高這麼大的一個人,當然就是佛像囉!但是當時他不認為是佛像,就說是人像。孫皓就把金人放在甚麼地方呢?放在廁所媕Y,就用屎啊、尿啊來澆金人的頭,叫文武百官都聚在一起,用屎尿一澆金人的頭的時候,他和文武百官都哈哈大笑。說:「你看,這有甚麼靈感呢?」這樣子作樂,以為是快樂。正在這個時候,你說怎麼樣?這個孫皓的麻煩就來了,渾身都腫了,尤其是小便的男根痛得不得了,就叫啊叫啊,躺到地下打滾地叫!

那麼就請史官來給占算。史官會算卦,算算這是怎麼回事啊?給一占算,說「有犯大神」了,因為他不知道是佛,就說是大神。這麼樣子,孫皓自己不能動彈,就叫人去燒香拜神去。因為得罪大神了,他那時候還是不信佛,就個個小廟去拜這個神。拜也拜不好,一點痛苦也不減少。

以後他有一個婇女,就是宮媕Y的宮女,這宮女是個信佛的,就到他的面前,給孫皓打個問訊,問他說:
「陛下!您有沒有到佛寺堨h求懺悔啊?」孫皓就在枕頭上,把頭抬起來問她:「佛大過神嗎?」「當然!」這位婇女說:「佛就是大神!」

孫皓一聽,「喔,佛是最大的神哪!」他那個史官占算說有犯大神,得罪大神了,他以為就普通這個神。現在這位婇女一說,佛就是大神,所以他就省悟了,「喔,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於是乎就叫人把金人從廁所堜鴷X來,用香水叫這位婇女來洗。洗了不知多少遍,又給上香來求懺悔。孫皓就在枕頭上,對著金像叩頭,訴說他的罪狀,就說他怎麼樣不對了,自己這麼認錯求懺悔。求懺悔沒有多久,就不痛了。

他知道是怎麼回事啦,所以自己以後就到佛像前懺悔,又到建初寺去把康僧會法師請來給他說法,問罪福因果的事情。這位康僧會法師也是辯才無礙,給他說法說得正對機,於是乎孫皓就改過信佛了,皈依康僧會法師,又受五戒。以後他想看看出家人的比丘戒,因為比丘戒不能給在家人看,所以康僧會法師就給他寫了二百五十條願。這個願都是當願眾生怎麼樣怎麼樣,都是利益眾生。他一看更發心了,以後就叫他所有的宗室,和他一家人都皈依三寶,信奉佛法來修行。

等到以後,孫皓在四月初四這一天投降晉朝。康僧會法師在九月間得病就往生了。往生之後,有一些官就在這個地方也給造個塔。後來,有一個叫蘇峻的人作亂,他叛亂把廟給燒了。以後又有一個人把康僧會法師的舍利塔和建初寺,又都給重造好了。造好當時有一個平西將軍,他最不相信佛法,對三寶他很驕傲的,「這簡直沒有這麼一回事,這是人迷信!」這麼樣子,他就作個夢,夢到塔媄銗h了,對人講說:「這個塔,人人都說它放光,我不相信的!如果我自己看見它放光的話,那麼我就相信了。」他說完這話,就在夢堿搢ㄢo塔放出五色的光來,照遍了天地。他醒來之後,就相信佛了,也不敢再譭謗三寶了。這是康僧會法師大略的因緣。

(註1):支婁迦讖,亦直云支讖,本月支人。操行純深性度開敏,稟持法戒以精懃著稱,諷誦群經志存宣法。漢靈帝時遊于雒陽以光和中平之間。傳譯梵文,出般若道行般舟首楞嚴等三經。--《高僧傳》卷第一•譯經上

(註2):三支指漢末、三國時來華弘法的月氏高僧支讖、支亮和支謙優婆塞三人。支謙受業于支亮,亮受業于支讖,世稱「天下博知,不出三支」。博覽經籍,莫不精究。黃初五年,月氏國優婆塞支謙來雒陽。謙受業於支亮,亮受業於支讖。世稱天下博知無出三支。謙細長黑瘦眼白睛黃,時人語曰:「支郎眼中黃,形軀雖細是智囊。」後避地歸吳,拜為博士。--《佛祖統紀》卷第三十五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