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八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老和尚講述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二十)徧行外道 寄第十真實行

爾時善財童子。於不動優婆夷所。得聞法已。專心憶念所有教誨。皆悉信受。思惟觀察。漸漸遊行。經歷國邑。至都薩羅城。於日沒時。入彼城中。廛店鄰里。四衢道側。處處尋覓徧行外道。

這時候善財童子從不動優婆夷的處所,得聞妙法之後,更專心憶念彼所有的教誨。他完全相信、接受、思惟、觀察善知識的教化。復漸漸向南遊行,經過國家和城邑,抵至都薩羅城。都薩羅,翻譯為喜出生,表示此城中出生無量歡喜之事。因為智度圓滿,則能無所不生。善財童子在太陽沒落時,進入都薩羅城中,乃到廛店鄰里,四衢道的旁邊,各處去尋覓徧行外道。

徧行,表示巧智隨機,無不行故。他示現外道,是表示他能行於非道。非道不染,故曰出家。這是第十行——真實行,因為智度已圓,稱於二諦。又因其言行不虛,故名真實。

城東有山名曰善德。善財童子於中夜時。見此山頂草樹巖巘。光明照耀如日初出。見此事已。生大歡喜。作是念言。我必於此見善知識。便從城出而登彼山。見此外道。於其山上平坦之處。徐步經行。色相圓滿。威光照耀。大梵天王所不能及。十千梵眾之所圍繞。往詣其所。頭頂禮足。繞無量帀。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我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在都薩羅城的東邊,有一座山,名叫善德。善財童子在中夜的時候,看見這座山頂的草叢、樹木、山巖和峭壁,皆光明晃耀,猶如太陽剛剛昇起似的,照破黎明前的黑暗。善財童子看見這種情形之後,便生大歡喜心,而這樣想道:「我必定能在此山頂見到我的善知識!」於是便走出城外,攀登到善德山頂。此時他看見這位徧行外道,在此山上平坦的地方,輕徐慢步地經行。他的色相端正圓滿,威光照耀,大梵天王也不能超過他的光明。在他四周圍,有十千那麼多梵眾前後圍繞著。善財童子便走到這位徧行外道的前面,於其足下頭面頂禮,向右繞無量帀,然後站在他的前面,恭敬合掌,而說道:「大聖者啊!我已先發無上正等正覺心了,可是我尚未知道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我聽不動優婆夷為我推薦,說您聖者,善於教誨眾生。我願您為我開示演說。」

徧行答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我已安住至一切處菩薩行。已成就普觀世間三昧門。已成就無依無作神通力。已成就普門般若波羅蜜。

徧行外道回答說:「善哉!善哉!你這位好男子!我已經安住於至一切處的菩薩行。我已經成就普徧觀察世間的三昧門,能入定觀眾生的根機。我已成就無依無作,用而無住的神通妙力。我已成就普門般若波羅蜜,無法不窮。」

善男子。我普於世間種種方所。種種形貌。種種行解。種種歿生一切諸趣。所謂天趣。龍趣。夜叉趣。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地獄。畜生。閻羅王界。人非人等。一切諸趣。

善男子啊!因為我已成就自在無礙的神力,所以我普徧在世間種種不同的地方,隨順一切眾生的根性和需要,而示現種種不同的形狀和相貌,種種不同的行為和瞭解,去教化他們。所以在一切諸趣中,受種種生死,即是在天趣、龍趣、夜叉趣、乾闥婆趣、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天龍八部。又在地獄、畜生、閻羅王界、人非人等一切諸趣中受生。這一段是解釋至一切菩薩行的功用。

或住諸見。或信二乘。或復信樂大乘之道。如是一切諸眾生中。我以種種方便。種種智門而為利益。所謂或為演說一切世間種種技藝。令得具足一切巧術陀羅尼智。或為演說四攝方便。令得具足一切智道。或為演說諸波羅蜜。令其迴向一切智位。或為稱讚大菩提心。令其不失無上道意。或為稱讚諸菩薩行。令其滿足淨佛國土度眾生願。或為演說造諸惡行。受地獄等種種苦報。令於惡業深生厭離。或為演說供養諸佛種諸善根。決定獲得一切智果。令其發起歡喜之心。或為讚說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所有功德。令樂佛身。求一切智。或為讚說諸佛威德。令其願樂佛不壞身。或為讚說佛自在身。令求如來無能映蔽大威德體。

或者我示現住於外道邪見,或者示現相信聲聞緣覺的二乘人,或者復信樂大乘之道。我像這樣處在一切眾生之中,以種種方便法門,種種智慧之門,而利益眾生。即是說:或者我為眾生演說一切世間種種技能和藝術,令他們得到具足一切巧術的陀羅尼智慧。或者我為他們演說四攝的方便法,令他們得到具足一切智慧之道。或者我為他們演說一切到彼岸的波羅蜜法,令他們迴向到一切智慧之果位。或者我為他們稱讚大菩提心,令他們不喪失無上正等正覺的菩提道意。或者我為他們稱讚一切菩薩行,令他們滿足清淨佛的國土道場,救度一切眾生出離苦海的大願。或者我為他們演說造諸惡行,將來會受地獄等種種苦報,令他們對於惡業深深生出厭離心,所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或者我為他們演說供養諸佛,種諸善根,將來決定獲得一切智慧之果,令他們發起歡喜之心。或者我為他們讚歎演說一切如來應正等覺的所有功德,令他們歡樂佛的莊嚴光明之身,而求一切智慧,將來也能成佛。或者我為他們讚歎演說諸佛的威德,令他們生出悅愉之心,而願意得到佛的不壞身。或者我為他們讚歎演說佛的自在身,令他們求佛的無能映蔽大威德體。

這一段是說明普觀世間的三昧,能入定觀機逗教,而演說不同的法,來教化眾生。

又善男子。此都薩羅城中。一切方所。一切族類。若男。若女。諸人眾中。我皆以方便示同其形。隨其所應而為說法。諸眾生等。悉不能知我是何人。從何而至。唯令聞者如實修行。善男子。如於此城利益眾生。於閻浮提城邑聚落。所有人眾住止之處。悉亦如是而為利益。

又善男子啊!在這都薩羅城中,一切方所,一切家族種類,若男若女,一切不同種族、國籍諸人眾中,我完全以方便法,而示現和他們同一種形貌。我隨順他們的反應,而為他們說不同的法。可是一切眾生卻完全不能知道我是什麼人?從何處來到此地?他們皆不知我的來歷。我之所以示現和他們一樣形貌,其唯一目的,是令聽聞我者,能真實修行,腳踏實地。善男子啊!我不單單在這城中,這樣利益一切眾生,甚至於閻浮提的城邑聚落,凡是所有人眾居住憩止的處所,我也完全這樣的利益一切眾生。

這一段是說明善知識無依無作的神通力,所以說「不知從何而至」。

善男子。閻浮提內九十六眾。各起異見而生執著。我悉於中方便調伏。令其捨離所有諸見。如閻浮提。餘四天下亦復如是。如四天下。三千大千世界亦復如是。如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十方無量世界諸眾生海。我悉於中隨諸眾生心之所樂。以種種方便。種種法門。現種種色身。以種種言音而為說法。令得利益。

善男子啊!在南閻浮提內,有九十六種外道(這是指印度的九十六種外道)他們各起異端邪見,而生出執著。我皆化身在他們其中,以方便法調伏,令他們捨棄遠離一切邪知邪見。在南閻浮提是這樣子,其餘四天下也是如此情形。四天下是這樣子,三千大千世界也是這樣情形。三千大千世界是這樣子,十方無量世界一切眾生海也是如此情形。我完全化身其中,隨順諸眾生心中所歡喜,而以種種方便、種種法門,示現種種色身,以種種語言和音聲為他們說法,令他們得到利益。

這一段是說明普門般若波羅蜜的功用,所以九十六種外道,皆能窮盡。

善男子。我唯知此至一切處菩薩行。如諸菩薩摩訶薩。身與一切眾生數等。得與眾生無差別身。以變化身。普入諸趣。於一切處皆現受生。普現一切眾生之前。清淨光明。徧照世間。以無礙願。住一切劫。得如帝網諸無等行。常勤利益一切眾生。睇P共居而無所著。普於三世悉皆平等。以無我智周徧照耀。以大悲藏一切觀察。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啊!我唯一知道這個至一切處菩薩行門。如果像菩薩中的大菩薩,他們的身體與一切眾生的數目相等。他們得到與眾生沒有差別的身體,能以變化身,普徧進入一切諸趣,而在一切處,皆示現受生。他們普徧示現在一切眾生的面前,清淨的光明徧照世間。以無礙的大願,住於一切劫。他們得到像帝釋天宮前帝網一樣的一切無等行門,常常精勤利益一切眾生。痡`與眾生共同居住,而沒有一點執著。他們普徧於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一切完全平等。他們以無我的智慧,周徧照耀世間,以大悲藏來觀察一切眾生。而我怎能知道,怎能演說他們的功德行呢?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為廣大。有鬻香長者。名優鉢羅華。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辭退而去。

善男子啊!從此處向南行去,有一個國土,名字叫廣大。在這國土中,有一位鬻香長者,名叫優鉢羅華長者。你可以到他那兒請問:「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 這時候,善財童子,於徧行外道足下,頭面頂禮,向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善知識,然後告辭而退,再去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二十一)青花華長者 寄第一救護一切眾生相迴向

爾時善財童子。因善知識教。不顧身命。不著財寶。不樂人眾。不耽五欲。不戀眷屬。不重王位。唯願化度一切眾生。唯願嚴淨諸佛國土。唯願供養一切諸佛。唯願證知諸法實性。唯願修集一切菩薩大功德海。唯願修行一切功德。終無退轉。唯願琠韝@切劫中。以大願力修菩薩行。唯願普入一切諸佛眾會道場。唯願入一三昧門。普現一切三昧門自在神力。唯願於佛一毛孔中。見一切佛。心無厭足。唯願得一切法智慧光明。能持一切諸佛法藏。專求此等一切諸佛菩薩功德。漸次遊行。至廣大國。

這時候,善財童子,因為善知識教化的緣故,他已不顧念自己的身心性命,所謂「為法忘軀」。他不執著財寶,也不歡喜大家來恭維自己,不耽著於財色名食睡五欲的境界,不貪戀父母、兄弟、姊妹等一切眷屬。不注重國王位,視之猶如敝屣。他唯獨願意教化度脫一切眾生,令一切眾生離苦得樂。唯獨願意莊嚴清淨一切諸佛國土。唯獨願意供養一切諸佛,唯獨願意證入而知道一切諸法的實性本體。唯獨願意修行聚集一切菩薩的大功德海。他受了善知識的教誨,唯獨願意修行一切功德,永不退轉。唯獨願意琠韝@切劫那麼長的時間中,以廣大的願力修行菩薩行。唯獨願意普徧證入一切諸佛的眾會道場。唯獨願意證入一個三昧門,而能普徧示現一切三昧門的自在神力,所謂「一為無量,無量為一」。唯獨願意於佛的一毛孔中,而見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心裡也不感到疲倦厭足。唯獨願意得到一切法的智慧光明,能住持一切諸佛法藏。他專心祈求這種種一切諸佛菩薩的功德,然後漸漸次第向南遊行,抵至廣大國。

這是迴向大願之首,青蓮華長者以救護眾生,而離眾生相來迴向一切功德。廣大國,表示首創入廣大十迴向之關鍵。因為迴向眾生,所以為「廣」。迴向菩提,故稱為「大」。迴向實際,義通「廣大」,表佛境無窮,橫徧法界眾生界。鬻是賣的意思,表示香質雖小,發氣瀰佈;善根雖微,迴向普徧。又若賣香或買香,二者皆得香之利益,表示自他善根,俱可迴向。

青蓮華者,因為蓮華處於淤泥而不染,就好像救護眾生而離相。青蓮華為花中之最,而救護為入生死之尊。

青蓮華長者寄第一救護一切眾生離眾生相迴向,因為大悲增上,故救護眾生。因大智無著,故離眾生相。悲智無往,故以此立名。

詣長者所。頂禮其足。繞無量帀。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欲求一切佛平等智慧。欲滿一切佛無量大願。欲淨一切佛最上色身。欲見一切佛清淨法身。欲知一切佛廣大智身。欲淨治一切菩薩諸行。欲照明一切菩薩三昧。欲安住一切菩薩總持。欲除滅一切所有障礙。欲遊行一切十方世界。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而能出生一切智智。

善財童子便往詣青蓮華長者的處所,向長者叩頭頂禮於其足下,向右繞無量帀,然後合掌而立,而說道:「大聖者啊!我已先發無上正等正覺心了。我願意求一切佛的平等智慧。我願意圓滿一切佛所發的無量大願。我願意迴向一切善根而清淨一切佛的最上色身,因為一切佛皆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是妙好無等倫。我願意見一切佛的清淨妙法身。我願意知道一切佛的廣大智慧之身。我願意淨治一切菩薩的諸行門,我願意照明一切菩薩的三昧。我願意住持一切菩薩的總持,即是『總一切法,持無量義』。我願意除滅一切所有障礙。我願意遊行於一切十方世界。可是我尚未知道菩薩怎樣學習菩薩行?怎樣修行菩薩道?而能生出一切智慧之智。我的目的是得到最高的智慧,請您教導開示我。」

長者告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乃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我善別知一切諸香。亦知調合一切香法。所謂一切香。一切燒香。一切塗香。一切末香。亦知如是一切香王所出之處。

青蓮華長者告訴善財童子說:「善哉!善哉!善男子啊!你乃能發無上正等正覺心。善男子!我善於分別知曉一切諸香,同時也知道調合一切香的方法。所謂一切香即是:一切燒香、一切塗香、一切末香。我也知道這種種一切香王所出生之處所——即是以智慧和性淨等為生處。」

在這兒燒香是代表智慧之火,能發揮萬行。塗香是代表修行者以性淨水調和之,來嚴飾法身。末香是代表以金剛之智慧,摧碎壞習,令其無實。

又善了知天香。龍香。夜叉香。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所有諸香。

我又善於了知每一種天龍八部等諸香,即是天香、龍香、夜叉香、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所有諸香。

又善別知治諸病香。斷諸惡香。生歡喜香。增煩惱香。滅煩惱香。令於有為生樂著香。令於有為生厭離香。捨諸憍逸香。發心念佛香。證解法門香。聖所受用香。一切菩薩差別香。一切菩薩地位香。如是等香。形相生起。出現成就。清淨安隱。方便境界。威德業用及以根本。如是一切。我皆了達。

善男子啊!我又善於分別知道治療諸病之香(譬如白檀香能治熱病)。又知道斷除一切諸惡之香(譬如安息香能辟惡邪,令生出正見智慧,無惡不斷)。又知道令一切眾生生歡喜的香(譬如沈檀)。又知道令眾生增長煩惱的香(譬如蘭麝),又知道滅除煩惱香(譬如牛頭栴檀,先陀婆)。令一切眾生對於有為法生出喜樂執著的香,我又知道令一切眾生對於有為法生出厭離的香。又知道令眾生捨離一切諸驕慢放逸的香。又知道令一切眾生發心念佛的香。又知道證入瞭解佛所說法門的香。又知道聖人所受用的香,這是指觀真如無分別。又知道一切菩薩差別香,這是指三賢十聖所修勝劣等。又知道一切菩薩地位香,這是指菩薩所證得的智慧,有淺深不同,而此香能分辨得清清楚楚。像這一切種種香,它們的形狀、相貌、出起處、出現和成就、清淨和安隱、方便的境界、威德和業用,以及它們的根本,像這樣一切香的性質,我都明瞭通達。

這些香都是表法。戒定慧和慈悲之香,能薰陶修行者,令其增長善根,而捨棄無始劫所積聚的習氣毛病。

善男子。人間有香名曰象藏。因龍鬪生。若燒一丸。即起大香雲。彌覆王都。於七日中雨細香雨。若著身者。身則金色。若著衣服宮殿樓閣。亦皆金色。若因風吹入宮殿中。眾生齅者。七日七夜歡喜充滿。身心快樂。無有諸病。不相侵害。離諸憂苦。不驚不怖。不亂不恚。慈心相向。志意清淨。我知是已。而為說法。令其決定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善男子啊!在人間有一種香,名字叫象藏香。它是因龍互相鬥爭而生起。在六波羅蜜經云:「善惡互相熏,猶如二象鬥,弱者去無迴,妄盡無來去。」若燒一丸這種象藏香,它便在虛空中,即刻興起大香雲,瀰漫覆蓋國王的都城。在七日中,雨微細的香雨。此香雨若淋著身體,身體則變成金色;若觸著衣服上或宮殿樓閣,也都變成金色。若乘風吹入到宮殿中,眾生聞嗅到這種香,他們在七日七夜中,充滿歡喜,身心快樂,沒有一切疾病。他們不會互相侵犯傷害,離開一切憂愁苦惱,而不驚慌、不恐怖、不迷亂、不瞋恚。他們皆以慈悲心互相對待,志願和意向都清淨無染。我看見這樣情形之後,知道因緣已成熟,便為他們說法,令他們決定發無上正等正覺的菩薩心。

此菩提心,相似如來藏,因善惡相攻而生。若一發心,即興慈雲、注法雨。心所及者,令歸真淨。得法喜樂,離惑業苦,輾轉興慈,志願純淨。

善男子。摩羅耶山出栴檀香。名曰牛頭。若以塗身。設入火坑。火不能燒。

善男子啊!在摩羅耶山,多出產這種牛頭栴檀香。若有眾生以這種香塗身,假設入大火坑中,火也不能燒。這是表示忍香,瞋火不燒。

善男子。海中有香名無能勝。若以塗鼓及諸螺貝。其聲發時。一切敵軍皆自退散。

善男子啊!在海中有一種香,名字叫無能勝。若用這種香塗抹在鼓上,以及一切吹螺貝角,當這種聲音發出時,一切的敵軍,都自動退卻分散。這是表示精進香,能令魔軍退散。

善男子。阿那婆達多池邊。出沈水香。名蓮華藏。其香一丸如麻子大。若以燒之。香氣普熏閻浮提界。眾生聞者。離一切罪。戒品清淨。

善男子啊!在阿那婆達多(喜馬拉雅山北部)的池邊,出產一種沈水香,名叫蓮華藏。這一丸之香,猶如芝麻那麼大,可是勿輕視它的作用。若把它燒了,它的香氣能普徧薰陶整個閻浮提界,眾生一嗅到這種香氣,便能離開一切罪,而戒品清淨,嚴持戒律。這是代表戒香。

善男子。雪山有香名阿盧那。若有眾生齅此香者。其心決定離諸染著。我為說法。莫不皆得離垢三昧。

善男子啊!在雪山有一種香,名字叫阿盧那。若有眾生能齅到這種香,他們的心便決定離開一切染汚和執著。我為他們說法,他們沒有得不到離垢三昧的。 這代表定香,能運送眾生離開濁染汚穢。

善男子。羅刹界中有香名海藏。其香但為轉輪王用。若燒一丸而以熏之。王及四軍皆騰虛空。

善男子啊!在羅刹界中,有一種香,名字叫海藏。這種香只是為轉輪王使用。若燒一丸這種海藏香,氤氳熏陶,國王和四軍都會飛騰在虛空中。這是表示慧香,以智慧證得空理。

善男子。善法天中有香名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諸天心念於佛。

善男子們!在善法天(忉利天)中,又有一種香,名字叫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熏之,能普徧令一切諸天,心中思念於佛,而脫除五欲。

善男子。須夜摩天有香名淨藏。若燒一丸而以熏之。夜摩天眾。莫不雲集彼天王所。而共聽法。

善男子啊!在須夜摩天有一種香,名字叫淨藏。若燒一丸這種香而以熏之,則夜摩天眾,沒有不雲集到他們天王之處所,而共同聽王演說妙法。

善男子。兜率天中有香名先陀婆。於一生所繫菩薩座前燒其一丸。興大香雲徧覆法界。普雨一切諸供養具。供養一切諸佛菩薩。

善男子啊!在兜率天(知足天)中,有一種香,名字叫先陀婆。若在一生所繫的菩薩座前,燒一丸這種香,便會興起大香雲,徧覆整個法界,而普徧雨一切諸供養具,來供養一切諸佛菩薩。這是表示法界香。

善男子。善變化天有香名曰奪意。若燒一丸。於七日中普雨一切諸莊嚴具。

善男子啊!在善變化天有一種香,名字叫奪意。若燒一丸這種香,在七日中,它能普雨一切諸莊嚴具。此香能令人忘其能所,故名奪意。

善男子。我唯知此調和香法。如諸菩薩摩訶薩。遠離一切諸惡習氣。不染世欲。永斷煩惱眾魔罥索。超諸有趣。以智慧香而自莊嚴。於諸世間皆無染著。具足成就無所著戒。淨無著智。行無著境。於一切處悉無有著。其心平等無著無依。而我何能知其妙行。說其功德。顯其所有清淨戒門。示其所作無過失業。辨其離染身語意行。

善男子啊!我唯獨知道這個調和香之法門,像一切菩薩中的大菩薩,他們遠離一切諸惡習氣。不染著於世俗的五欲,永遠斷除煩惱的眾魔罥索。超越一切欲界有、色界有、無色界有,以智慧之香而莊嚴自己。他們對於一切世界,都沒有染著。他們具足成就無所著戒,清淨無執著之智慧,遊行於無著之境界。總之,他們對於一切處所,完全沒有執著。他們的心平等,無著無依,完全自在。而我如何能知道他們的妙行?演說他們的功德?顯出他們所有清淨的戒門?示現他們所作無過失的業?辨別他們離開染著之身語意行呢?他們的境界委實太高超了,非我所及,故你應向南去參訪下一位善知識。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大城名曰樓閣。中有船師名婆施羅。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辭退而去。

善男子啊!從此地往南方走,有一個大城市,名字叫樓閣城。那城中,有一位船師,名字叫婆施羅,你可以到他那兒請問:「菩薩如何學習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他將會為你解答。」這時候善財童子,向青蓮華長者叩頭頂禮於其足下,向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善知識,然後告辭而退,向南行去,再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二十二)船師婆施羅 寄第二不壞迴向

爾時善財童子。向樓閣城觀察道路。所謂觀道高卑。觀道夷險。觀道淨穢。觀道曲直。

這時候善財童子,走向樓閣城。樓閣是表示由此迴向,令菩提心轉更增長,悲智相依而勝出。善財童子先觀察道路,就是觀察道路的高低不平,觀察道路的夷平或危險,觀察道路的清淨或汚穢,觀察道路的彎曲或平直。

佛道為高,其餘皆屬於卑下;涅槃為夷平,生死為危險;沒有障礙為清淨,有障礙為汚穢;二乘為彎曲,菩薩為平直。

漸次遊行。作是思惟。我當親近彼善知識。善知識者。是成就修行諸菩薩道因。是成就修行波羅蜜道因。是成就修行攝眾生道因。是成就修行普入法界無障礙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除惡慧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離憍慢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滅煩惱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捨諸見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拔一切惡刺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至一切智城道因。何以故。於善知識處。得一切善法故。依善知識力。得一切智道故。善知識者。難見難遇。如是思惟。漸次遊行。

善財童子漸次向南邊遊行,而作這樣的思惟:我應當親近那一位善知識。因為善知識,是成就修行一切諸菩薩道之因,有親近善知識之因,才能成就佛果。他是成就修行波羅蜜之道因,他是成就修行攝持眾生道之因,他是成就修行普徧證入法界,和虛空融為一體,而無障礙之道因,他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除滅惡慧之道因。什麼是惡智慧呢?譬如世智辯聰,世間的智慧皆是惡智慧;你不用教他怎樣賭錢,他一看就會了,這就是惡慧;你不需要教他罵人,他自然就會了;你不需要教他去騙人,他自然無師自通;你不用教小孩子打妄語,他自然會說大話,這就是惡慧;你本來沒有教他如何殺生,他自己就會殺生,這就是惡慧;你本來也沒有教他去偷盜,他就去偷盜,這都是惡慧;也沒有人教他去邪婬,他就心心念念想去邪婬,這就是惡慧;你也沒有詳詳細細教他去喝酒,他自然會了,這都是惡慧。若能親近善知識,便能去除這種種的習氣毛病。

善知識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遠離驕傲、貢高我慢之道因。他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滅除煩惱之道因。所以善知識是非常重要的,你若要行菩薩道,學習菩薩所修的行門,一定要親近善知識。他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捨離一切邪見道。親近善知識,也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拔除一切惡刺之道因。惡刺即是嫉妒障礙。他也是成就修行令一切眾生抵達了一切智慧城道路之因。

這是什麼原因?因為從善知識的地方,可以得到一切善法的緣故。依賴善知識道德的力量,可以得到一切智慧之道。所以善知識是不容易見著,也不容易碰到,所謂「百千萬劫難遭遇」。善財善子作以上這樣的思惟,然後漸漸次第向南遊行。

既至彼城。見其船師。在城門外海岸上住。百千商人。及餘無量大眾圍繞。說大海法。方便開示佛功德海。善財見已。往詣其所。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善財童子到達樓閣城,便看見那位婆施羅船師在樓閣城門之外,靠近海岸上而住。有百千那麼多的商人,以及其他無量大眾圍繞著他,來聽他演說大海的法門,方便開示佛的功德海。善財童子見到這種情形之後,便往詣船師的處所,向他叩頭頂禮於其足下,向右繞無量帀,然後站在前面,合掌恭敬的說:「大聖者啊!我已先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了,可是我仍未知道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我聽青蓮華長者為我推薦,說您聖者善能教化誘誨眾生,請您為我開示演說。」

這是第二不壞迴向。因為得到不壞的信心,以善根迴向,故稱為不壞。婆施羅,翻譯為自在,表示他在佛法之大海中,已善於通達。在生死海中,能善於運度一切眾生。他對一切法,皆深信不疑,所以名為自在。樓閣城,是表示由此迴向,令菩提心轉更增長,大悲和智慧互相依賴而殊勝超出。

船師告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今復能問生大智因。斷除一切生死苦因。往一切智大寶洲因。成就不壞摩訶衍因。遠離二乘怖畏生死。住諸寂靜三昧旋因。乘大願車。徧一切處。行菩薩行。無有障礙。清淨道因。以菩薩行。莊嚴一切無能壞智清淨道因。普觀一切十方諸法。皆無障礙清淨道因。速能趣入一切智海清淨道因。

婆施羅船師對善財童子說:「善男子啊!你已能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現在你又能問生大智慧之因,斷除一切生死痛苦之因,往詣一切智慧大寶洲之因,成就不壞大乘的摩訶衍之因。你能遠離二乘的聲聞緣覺恐怖畏懼生死之境界,所謂『觀三界如牢獄,視生死如寃家』。他們的眼光和心量都非常狹窄,只顧自己逃離,而不顧救度眾生,故佛呵斥他們為『焦芽敗種之自了漢』。他們願意住於一切寂靜三昧之漩渦中,而不願意出定,執著於沉寂之境界。而你善財童子現在願意遠離他們這種拘泥、裹足不前之境界,而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你願意乘大願之車,行菩薩行,這種無有障礙的清淨道因。你以菩薩行來莊嚴一切無能壞智慧,這種清淨之道因。普徧觀察一切十方諸法,完全沒有障礙這種清淨道因。你速能趣入一切智慧海,這種清淨道因。」

善男子。我在此城海岸路中。淨修菩薩大悲幢行。

善男子啊!我在此樓閣城的海岸路中,清淨的修行菩薩大悲幢之行門。

善男子。我觀閻浮提內貧窮眾生。為饒益故修諸苦行。隨其所願悉令滿足。先以世物。充滿其意。復施法財令其歡喜。令修福行。令生智道。令增善根力。令起菩提心。令淨菩提願。令堅大悲力。令修能滅生死道。令生不厭生死行。令攝一切眾生海。令修一切功德海。令照一切諸法海。令見一切諸佛海。令入一切智智海。善男子。我住於此。如是思惟。如是作意。如是利益一切眾生。

善男子啊!我觀察閻浮提內的貧窮眾生,為了要富饒利益他們的緣故,我修行一切諸苦行來為他們迴向,隨順他們的願望,而完全令他們得到滿足。我先以世間之物質,來充滿他們的願望。然後又布施法財,令他們得到歡喜,所謂「先以欲鈎牽,後令入佛智」。我令他們修行福報行門。為什麼他們會貧窮呢?這是因為他們於前生不種植福田,故我勸他們多作功德,令他們的福報得到圓滿,而不再受貧窮之困苦。我又令他們生出智慧之道,令他們增長善根的力量,令他們發起菩提心,令他們清淨菩提願,令他們堅固大悲之力量,令他們修行能滅生死之道,令他們生出不厭離生死之行;令他們攝受其餘一切苦惱眾生,猶如大海那麼多;令他們修行一切功德的大海,令他們能照了一切諸法海,令他們見一切諸佛之大海,令他們入一切智慧之智。善男子啊!我住在這地方,以這樣的思惟,這樣的作意,來利益一切苦惱眾生。

善男子。我知海中一切寶洲。一切寶處。一切寶類。一切寶種。我知淨一切寶。鑽一切寶。出一切寶。作一切寶。我知一切寶器。一切寶用。一切寶境界。一切寶光明。

善男子啊!我知道海中一切寶洲。這是指生死海中,湛寂不動,故稱為寶洲。一切寶處,即是空不空如來藏。一切寶類,即是琩F功德。一切寶種,即是佛性。我又知道清淨一切寶,即是淨戒頭陀為能淨;鑽一切寶,這是緣起智為能鑽;出一切寶,即是以發一切智心為出;作一切寶。我又知道一切寶器、一切寶用、一切寶境界、一切寶光明。寶是表示智慧,所謂「不入生死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

我知一切龍宮處。一切夜叉宮處。一切部多宮處。皆善迴避免其諸難。亦善別知漩澓淺深波濤遠近。水色好惡種種不同。亦善別知日月星宿。運行度數。晝夜晨晡。晷漏延促。亦知其船。鐵木堅脆。機關澀滑。水之大小。風之逆順。如是一切安危之相。無不明了。可行則行。可止則止。

我又知道一切龍宮處,一切夜叉宮處,一切部多宮處,這是指生死中的貪瞋癡,而我都能善於迴避它們,免得受到它們的種種災難。我又善於分別了知漩渦、澓轉之淺深;水波浪濤之遠近,水色之好惡,有種種不同。

人的心識猶如漩澓流轉不停,念念遷流,具足生住異滅四個階段。第七識的妄想猶如沸騰澎湃的波浪,是溝通第六識和第八識之媒介。在第八識中,含藏著無量劫以來的一切習氣毛病的種子。所以波濤遠近,是指眾生的心識。又隨順內外環境之善惡緣,心水的顏色亦不同。海面下的逆流,是指無間斷的生死之流,念念生滅、念念遷流。婆施羅船師是具有大智慧者,故能進入波濤的生死之流,而度運眾生安全抵至彼岸。在十行品第八難得行中云:「譬如船師,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而能運度此岸人生,至於彼岸,以往返無休息故。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不住生死,不住涅槃,亦復不住生死中流,而能運度此岸眾生,置於彼岸,安隱無畏,無憂惱處。」

婆施羅船師又接著說:「我又善於識別知道日月星宿,運行之度數,而造成白晝、黑夜、早晨和中午的不同時分,晷漏延促,這是表示我能知道眾生時機之生熟,如時適中,即與救拔。我又知道那一種船是鐵造或木制的,是堅固或脆弱?其機關零件是粗澀或細滑?這是表示我知道萬行不同。有方便為堅,無方便為脆。曾修行為滑,不曾修行為澀。若機關為澀,我便為其加上潤滑油,使其能順利地行駛於大海。我又知道水的大小(生死有邊與無邊),風之逆順(八風四順四逆)。像以上這樣一切安危之相,我沒有不明瞭的。所以可行則行,可止則止。」

善男子。我以成就如是智慧。常能利益一切眾生。善男子。我以好船。運諸商眾。行安隱道。復為說法令其歡喜。引至寶州。與諸珍寶。咸使充足。然後將領還閻浮提。善男子。我將大船如是往來。未始令其一有損壞。若有眾生得見我身。聞我法者。令其永不怖生死海。必得入於一切智海。必能消竭諸愛欲海。能以智光照三世海。能盡一切眾生苦海。能淨一切眾生心海。速能嚴淨一切刹海。普能往詣十方大海。普知一切眾生根海。普了一切眾生行海。普順一切眾生心海。

善男子啊!我已成就你像這樣的智慧,所以常能利益一切眾生。善男子啊!我以好船,載運一切商眾,行駛於安隱之道路,然後又為他們說法,令他們歡喜。我引導他們到寶州,給他們一切珍寶,完全令他們充足,然後將他們領還到閻浮提。善男子啊!我用此大船(大乘佛法)這樣來回往返於大海中,從來沒有令一眾生有所損壞。若有眾生見到我的身體,聽聞我說法,我令他永遠不怖畏生死大海之危險。我必定令他得證入於一切智慧之海。他必定能消滅乾竭愛欲海,無愛欲顚倒之妄想。他能以智慧的光明照耀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這三世大海。能竭盡一切眾生之苦海,能清淨一切眾生的心海,速能莊嚴清淨諸佛之刹海,普徧能往詣十方諸佛的大海,普徧知道一切眾生的根性海,普徧了知一切眾生修行的行海,普徧隨順一切眾生思想的心海。

善男子。我唯得此大悲幢行。若有見我及以聞我。與我同住。憶念我者。皆悉不空。如諸菩薩摩訶薩。善能遊涉生死大海。不染一切諸煩惱海。能捨一切諸妄見海。能觀一切諸法性海。能以四攝攝眾生海。已善安住一切智海。能滅一切眾生著海。能平等住一切時海。能以神通度眾生海。能以其時調眾生海。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啊!我唯獨得到這個大悲幢之行門。若有見我,與我同住,憶念我的眾生,完全不會空過,皆會有所感應。像一切菩薩中的大菩薩,他們善於遊涉於生死大海,而不染一切諸煩惱海。雖然在生死而了生死,雖然在煩惱而沒有煩惱。他們能捨棄一切諸妄見的大海,能觀察一切諸法性的大海,能以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來攝受一切眾生海,已善於安住於一切智慧之海,能消滅一切眾生的執著海,能平等住於一切無空間、時間分別的時海,能以神通普度所有眾生海,能以恰到好處的時候來調伏眾生海,像這樣種種崇高的行門和深廣的功德,我又如何能說盡呢?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城名可樂。中有長者名無上勝。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啊!從此處往南方行去,有一個城市名叫可樂城。在此城中,有位長者名叫無上勝。你可以到他那兒去請問:「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悲泣流淚。求善知識心無厭足。辭退而去。

這時善財童子,向婆施羅船師頂禮其足,向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善知道,悲泣流淚,捨不得離開。又因他求覓善知識的心永遠沒有厭倦滿足,於是向婆施羅船師告辭而退,再去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二十三)無上勝長者 寄第三等一切佛迴向 

爾時善財童子。起大慈周徧心。大悲潤澤心。相續不斷。福德智慧二種莊嚴。捨離一切煩惱塵垢。證法平等。心無高下。拔不善刺。滅一切障。堅固精進以為牆壍。甚深三昧而作園苑。以慧日光破無明暗。以方便風開智慧華。以無礙願充滿法界。心常現入一切智城。如是而求菩薩之道。漸次經歷到彼城內。

這時候善財童子生出大慈周徧法界的心,大悲潤澤一切眾生的心,這種相續不斷的從他自性湧出。他用福德和智慧這兩種莊嚴來嚴飾自己。捨棄遠離一切煩惱的塵垢,證入法的平等性,心裡沒有高下之分別。金剛經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他拔除一切不善之棘刺,滅除一切障礙。以堅固精進,勇往向前,作為城牆壕溝。以甚深三昧,做為園苑。以智慧之日光,破無明之黑暗。以方便的風,開啟智慧的花朶。以無礙的大願,充滿法界。他的心常常示現進入一切智慧之城。善財童子這樣來尋求菩薩之道。漸次向南遊歷,便抵至可樂城內。

這位善知識是無上勝長者,寄等一切佛迴向,乃是等同三世一切如來能迴向道。一切諸佛觀一切法平等,無善惡之分別。故經云:「如是修學迴向道時,見一切色,乃至觸法,若美若惡,不生愛憎。心得自在,無諸過失。廣大清淨。歡喜悅樂。離諸憂惱,身心柔軟,諸根清涼。」

見無上勝。在其城東大莊嚴幢無憂林中。無量商人百千居士之所圍繞。理斷人間種種事務。因為說法。令其永拔一切我慢。離我我所。捨所積聚。滅慳嫉妒。心得清淨。無諸穢濁。獲淨信力。常樂見佛。受持佛法。生菩薩力。起菩薩行。入菩薩三昧,得菩薩智慧,住菩薩正念,增菩薩樂欲。

善財童子見到無上勝長者,在可樂城的東邊大莊嚴幢的無憂林中,有無量那麼多的商人和百千居士所共同圍繞。他辦理人間種種事務,然後為一切眾生說法,令他們永遠拔除一切我慢,遠離我執,放下我所有之執著,捨離所積聚的財寶,滅除慳貪和嫉妒的塵垢。

我們修道人就是要滅除慳貪。在萬佛聖城的人,把慳貪滅了一點點,不能說全滅。因為這兒的人都不貪財,把錢看得不當回事,沒有貪心,可是嫉妒心還是有一點點,如果沒有嫉妒心,那就更好。無論誰比自己好,應該感到高興,不要嫉賢妒能。既然沒有慳貪的心,嫉妒心也應消滅它,這樣,心才能得到清淨,沒有穢濁。嫉妒就是汚穢不乾淨,愚癡便是混濁。

善財童子獲得清淨的信力,常常樂於見到諸佛,受持佛法,生出佛法的力量,起菩薩所修的行門,證菩薩的三昧,得到菩薩的智慧,住於菩薩的正念,增長菩薩的樂欲——即是佛法。

無憂林,乃因同佛迴向,所以沒有愛憎。商人等圍繞著,喻佛為商主,菩薩為商人,法財外益,功歸己故。

爾時善財童子。觀彼長者。為眾說法已。以身投地。頂禮其足。良久乃起。白言。聖者。我是善財。我是善財。我專尋求菩薩之行。菩薩云何學菩薩行。菩薩云何修菩薩道。隨修學時。常能化度一切眾生。常能現見一切諸佛。常得聽聞一切佛法。常能住持一切佛法。常能趣入一切法門。入一切刹。學菩薩行。住一切劫。修菩薩道。能知一切如來神力。能受一切如來護念。能得一切如來智慧。

這時候善財童子觀察無上勝長者,為眾生說完法之後,乃身體投地,向長者頂禮其足,過了很久時間才起來,而說道:「大聖者啊!我是善財啊!我是善財啊!我專門尋求菩薩所修的行門。我請聖者您,為我演說菩薩如何學菩薩行?菩薩如何修菩薩道?使我在隨修行和學習時,常能教化度脫一切眾生,常能面見一切諸佛,常得聽聞一切佛法,常能住持一切佛法,常能趣入一切法門,進入一切佛刹,而學菩薩道。住於一切劫,而修菩薩道。能夠知道一切佛的神通力量,能受一切佛之護念,能得到一切佛之智慧。」

時彼長者告善財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我成就至一切處菩薩行門。無依無作神通之力。善男子。云何為至一切處菩薩行門。

這時候無上勝長者告訴善財童子說:「好的很啊!好的很啊!善男子!你已能發無上正等正覺的菩提心了。善男子!我是成就至一切處菩薩的行門,得到無依無作的神通力。善男子!什麼是至一切處菩薩行門呢?我今為你解說。」

善男子。我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欲界一切諸眾生中。所謂一切三十三天。一切須夜摩天。一切兜率陀天。一切善變化天。一切他化自在天。一切魔天。及餘一切天。龍。夜叉。羅刹娑。鳩槃荼。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村營城邑一切住處。諸眾生中。而為說法。

善男子啊!我在這三千大千世界,欲界一切諸眾生中,所謂一切三十三天(忉利天)、一切須夜摩天、一切兜率陀天、一切善變化天、一切他化自在天、一切摩醯首羅天,以及其餘一切天、龍、夜叉、羅刹娑、鳩槃荼(甕形鬼)、乾闥婆(樂神)、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鄉村、營落、城邑,一切諸眾生所住的地方,我都為他們說法。

令捨非法。令息諍論。令除鬪戰。令止忿競。令破怨結。令解繫縛。令出牢獄。令免怖畏。令斷殺生。乃至邪見。一切惡業不可作事。皆令禁止。令其順行一切善法。令其修學一切技藝。於諸世間而作利益。為其分別種種諸論。令生歡喜。令漸成熟。隨順外道。為說勝智。令斷諸見。令入佛法。乃至色界一切梵天。我亦為其說超勝法。

我令一切眾生捨離不正當的法,所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令他們停止諍論,令他們除去鬥亂和戰爭,令他們停止忿怒和競爭,令他們破除仇怨結恨,令他們解除不自在之繫縛,令他們超出三界的牢獄,令他們免除怖畏,令他們斷除殺生,乃至於邪見,一切種種惡業等不可做的事情,我完全禁止他們去做。反之,我令他們隨順修行一切善法,令他們修學一切技能巧藝,對於一切世間而做利益眾生之事。我又為他們分別種種諸論,令他們具有擇法眼,能分辨是非,而不誤入歧途。令他們生出歡喜心,令他們漸漸成熟。對那些隨順外道的眾生,我便為他們說殊勝的智慧,令他們反迷歸覺。令他們斷除一切邪知邪見,令他們入於佛法。我為這一切眾生演說法,乃至色界一切梵天眾,我也為他們說無上殊勝的佛法。因為梵天眾歡喜享受天福,故很容易忘了修行。他們的快樂並不是究竟,乃是有漏,故我也教化他們,令他們背塵合覺。

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十不可說百千億那由他佛刹微塵數世界中。我皆為說佛法。菩薩法。聲聞法。獨覺法。說地獄。說地獄眾生。說向地獄道。說畜生。說畜生差別。說畜生受苦。說向畜生道。說閻羅王世間。說閻羅王世間苦。說向閻羅王世間道。說天世間。說天世間樂。說向天世間道。說人世間。說人世間苦樂。說向人世間道。為欲開顯菩薩功德。為令捨離生死過患。為令知見一切智人諸妙功德。為欲令知諸有趣中迷惑受苦。為令知見無障礙法。為欲顯示一切世間生起所因。為欲顯示一切世間寂滅為樂。為令眾生捨諸想著。為令證得佛無依法。為令永滅諸煩惱輪。為令能轉如來法輪。我為眾生說如是法。     

像這樣在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十不可說百千億那由他佛刹微塵數那樣多世界中的眾生,我皆為他們演說佛法、菩薩法、聲聞法。說地獄,說地獄眾生受苦情形,說墮向地獄道之因緣。說畜生,說畜生的種種差別,說畜生受苦的情況,說墮向畜生道的因緣。墮入三惡道的因緣有很多,但總離不開貪瞋癡。如果常存仇恨憤怒心,便會墮入地獄。如果貪而無厭,便會墮入餓鬼道。如果愚癡顚倒,便會墮入畜生道。我又為這一切眾生演說閻羅王世間,說那世間充滿悲惱、拷問苛責之痛苦,說墮入閻羅王世間道的因緣。又說天世間,說天世間眾生享受天福之樂,說升向天世間道的因緣。又說人世間,說人世間充滿苦樂,大多數是苦多於樂,可是這是最好修行之處。眾生看到痛苦之煎熬,而能發心修道,脫離火坑,又說向人世間道的因緣。

我為了眾生而欲開顯菩薩的功德。為了令他們捨離生死之過患。為了令他們知見一切智慧人所具足的諸妙功德。為了欲令他們知道一切三界二十五有諸趣中眾生迷惑受苦之情形。為了令他們知見無障礙的妙法。為了欲顯示一切世間生起之因緣。這些都是由眾生不同的業所造成的。我為了眾生欲顯示一切世間寂滅為樂,為了令眾生捨離一切妄想執著,而得解脫,為了令他們證得佛無依自在之法,為了令他們永遠滅除一切煩惱輪,為了令眾生能轉如來的大妙法輪,令正法永住於世,為了以上種種原因,所以我為眾生演說像以上諸法。

這位無上勝長者由於無依無作之緣故,所以能徧至一切處。徧至是用之廣,無依是體之勝。一切眾生若能依止本有天真之佛性,亦能得到這種神通妙用,故佛在菩提樹下,坐四十九天,夜覩明星而悟道,便三嘆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善男子。我唯知此至一切處修菩薩行清淨法門。無依無作神通之力。如諸菩薩摩訶薩。具足一切自在神通。悉能徧往一切佛刹。得普眼地。悉聞一切音聲言說。普入諸法。智慧自在。無有乖諍。勇健無比。以廣長舌出平等音。其身妙好。同諸菩薩與諸如來。究竟無二。無有差別。智身廣大。普入三世。境界無際。同於虛空。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啊!我唯獨知道這個至一切處修菩薩行清淨的法門,無依無作神通之力。如果像一切菩薩中的大菩薩,他們具足一切自在神通力,完全能徧往一切佛刹。得到普眼地,能完全聽聞一切音聲言說。他們普徧證入諸法,智慧自在,沒有乖違鬥爭,而勇健無比。他們以廣長舌之相,發出平等的音聲,向眾生演說妙法。他們身體妙好,同一切菩薩,與一切佛究竟無二,沒有差別。他們的智慧身廣大,能普徧進入三世。他們的境界是無際無涯,如同虛空一樣。這是因為他們以法界為體,虛空為用。而我又如何能知能說他們的功德行呢?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曰輸那。其國有城名迦陵迦林。有比丘尼。名師子頻申。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辭退而去。

善男子啊!從此處往南行去,有一個國土,名字叫輸那國。在此國中,有一城市,名叫迦陵迦林。那兒有一位比丘尼,名為師子頻申。你可以到她那兒去請問:「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 這時候善財童子,向無上勝長者頂禮叩頭於其足下,向右繞無量帀,殷勤瞻仰善知識,然後依依不捨的辭退而去,再去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二十四)師子頻申比丘尼 寄第四至一切處迴向

爾時善財童子。漸次遊行至彼國城。周徧推求此比丘尼。有無量人咸告之言。善男子。此比丘尼。在勝光王之所捨施。日光園中說法。利益無量眾生。

這時候善財童子,漸漸次第的向南遊行,抵至輸那國的迦陵迦林城,便周徧推求師子頻申比丘尼,有無量人都來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啊!這位師子頻申比丘尼,正在勝光王的處所接受布施供養,日光園中說法,利益無量眾生。」

這位善知識是師子頻申比丘尼,寄第四至一切處迴向。師子頻申者,表示舒展自在,無不至故。比丘尼者,表示純淨之慈,令善徧故。國名輸那者,翻為勇猛,表示勇猛之力,能使善根無不至故。城名迦陵迦林者,翻為互相鬥爭時,謂因門勝而立城故。表示迴向願,以信解大威力故。廣大智慧無障礙故,令修善根,無所不至。

時善財童子。即詣彼園周徧觀察。見其園中。有一大樹名為滿月。形如樓閣。放大光明。照一由旬。見一葉樹名為普覆。其形如蓋。放毗瑠璃紺青光明。見一華樹名曰華藏。其形高大如雪山王。雨眾妙華無有窮盡。如忉利天中波利質多羅樹。復見有一甘露果樹。形如金山。常放光明。種種眾果悉皆具足。復見有一摩尼寶樹。名毗盧遮那藏。其形無比。心王摩尼寶最在其上。阿僧祇色相摩尼寶周徧莊嚴。復有衣樹名為清淨。種種色衣垂布嚴飾。復有音樂樹名為歡喜。其音美妙過諸天樂。復有香樹名普莊嚴。琤X妙香。普熏十方無所障礙。

這時候善財童子,立即往詣日光園中,四周普徧的觀察。見此日光園中,有一棵大樹,名字叫滿月。它的樹形好像一座樓閣似的,並且放大光明,照耀一由旬(八十里)那麼遠的地方。在萬佛聖城也有很多這種大樹,亦是放出無量光明。劉居士照了很多大樹的相片,紅葉、黃葉和綠葉。你可以說這些樹放出來的光,不是只照一由旬,甚至照耀幾千百那麼多由旬!善財童子又見到一棵葉樹,名字叫普覆。它的形狀好像寶蓋,放出毗瑠璃紺青色的光明。又見到一棵華樹,名字叫華藏,它的形狀高大,好像雪山王似的。雨一切眾妙華,而沒有窮盡。就好像忉利天(三十三天)中的波利質多羅樹。又見有一棵甘露果樹,它的形狀好像金山,常放出光明,種種的眾妙果,完全具足。又見有一棵摩尼寶樹,名字叫毗盧遮那藏,它的形狀是無能比較。心王摩尼寶高位在樹之上,有阿僧祇(無量數)那麼多的色相摩尼寶周徧莊嚴。又有衣樹,名字叫清淨。有種種的色衣,垂下分佈以為嚴飾。又有音樂樹,名字叫歡喜,它所發出的音聲非常美妙,超過一切諸天所奏的音樂。又有香樹,名為普莊嚴,痡`放出妙香,普熏十方世界,而無所障礙。

這一段是敍述八種無漏林樹,表示由無漏法行而建立。在淨名經佛道品中,有偈曰:「總持之園苑,無漏法林樹,覺意淨妙華,解脫智慧果。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佈以七淨華,浴此無垢人。」該經文與此段經文有相同的意義。

園中復有泉流陂池。一切皆以七寶莊嚴。黑栴檀泥凝積其中。上妙金沙彌布其底。八功德水具足盈滿。優鉢羅華。波頭摩華。拘物頭華。芬陀利華。徧覆其上。

在此日光園中,又有水泉、河流、陂池,一切皆以七寶來莊嚴。黑栴檀(檀香木)泥凝結積聚在池底中,有上妙的金沙,彌布在池底。池中具中盈滿八功德水,有優鉢羅華(青蓮華)、波頭摩華(紅蓮華)、拘物頭華(黃蓮華)、芬陀利華(白蓮華),普徧覆蓋在池面上。

八功德者,謂輕冷濡美,淨而不臭,調適無患,也已經①澄淨。②清冷。③甘美。④輕軟。⑤潤澤。⑥安和。⑦除患。⑧增益。

無量寶樹周徧行列。諸寶樹下敷師子座。種種妙寶以為莊嚴。布以天衣。熏諸妙香。垂諸寶繒。施諸寶帳。閻浮金網彌覆其上。寶鐸徐搖。出妙音聲。或有樹下敷蓮華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香王摩尼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龍莊嚴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寶師子聚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毗盧遮那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十方毗盧遮那摩尼王藏師子之座。其一一座。各有十萬寶師子座周帀圍繞。一一皆具無量莊嚴。

又有無量寶樹周徧行列,在這一切諸寶樹下,敷布師子座,有種種的妙寶,莊嚴師子座。分布天衣,熏放一切妙香,下垂一切寶繒,施敷一切寶帳,閻浮金網彌覆在上面。寶鐸徐徐搖動,發出微妙的音聲。或者有樹下,敷放蓮華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放香王摩尼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放龍莊嚴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放寶師子聚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毗盧遮那摩尼王藏師子之座。或有樹下,敷放十方毗盧遮那摩尼王藏師子之座。在每一個師子座,各有十萬寶師子座周帀圍繞。每一個座子座,皆具有無量莊嚴。此十萬寶師子座,是代表菩薩的萬行。

此大園中眾寶徧滿。猶如大海寶洲之上。迦陵陀衣以布其地。柔軟妙好。能生樂觸。蹈則沒足。舉則還復。無量諸鳥出和雅音。寶栴檀林上妙莊嚴。種種妙華常雨無盡。猶如帝釋雜華之園。無比香王普熏一切。猶如帝釋善法之堂。諸音樂樹。寶多羅樹。眾寶鈴網出妙音聲。如自在天善口天女。所出歌音。諸如意樹。種種妙衣垂布莊嚴。猶如大海有無量色。百千樓閣眾寶莊嚴。如忉利天宮善見大城。寶蓋遐張。如須彌峰。光明普照。如梵王宮。

在此日光園中,普徧充滿各種眾寶,就好像位在大海寶洲之上面。有迦陵陀衣(用鳥羽毛所編織的地毯)以佈滿園地,其質柔軟妙好,能令眾生生出歡樂之觸覺。脚踩在這種天衣,足踝便沉沒於衣中。舉足時,衣又恢復原狀。這種感覺是很舒適暢快,好像是踩彈簧床似的。有無量諸鳥,出和雅音。那些寶栴檀林是那麼殊妙好莊嚴,常常雨種種妙華,而沒有窮盡的時候。就好像帝釋天的花園,裡面充滿各種雜華。又有無比的香王,普徧熏陶一切世界,好像帝釋天的善法堂,又有一切音樂樹、寶多羅樹、眾寶鈴網,發出微妙的音聲,就好像自在天中,善口天女所唱出的歌音,能令眾生聽了,而發菩提心。又有一切如意樹,有種種微妙的天衣,垂佈莊嚴,好像大海一樣。又有無量色的百千那麼多樓閣,有眾寶以為莊嚴,就好像忉利天宮的善見大城(在須彌山的絕頂)。寶蓋遐張,好像須彌(妙高)峰一樣。光明普徧照耀,猶如梵王宮殿那麼明亮。這一段經文中的種種嚴飾,是表示菩薩萬行之莊嚴。

爾時善財童子。見此大園。無量功德種種莊嚴。皆是菩薩業報成就。出世善根之所生起。供養諸佛功德所流。一切世間無與等者。如是皆從師子頻申比丘尼。了法如幻。集廣大清淨福德善業之所成就。三千大千世界。天龍八部無量眾生。皆入此園而不迫窄。何以故。此比丘尼不可思議威神力故。

這時候善財童子,見到此日光園的種種功德、種種莊嚴,都是菩薩過去的業報所成就,出世的善根之所生起,供養一切諸佛功德所流出而成的。一切的世間沒有可以和它相平等。這些都是從師子頻申比丘尼,瞭解一切法皆是如幻如影,虛妄不實,積集廣大清淨福德善業之所成就。雖然她已照了諸法實相,觀一切法如空,可是她仍不辭勞苦的教化眾生。此莊嚴的花園便是她修行的成果。縱使三千大千世界天龍八部無量眾生,完全進入此日光園,此花園仍不顯得狹迫窄小。為什麼呢?這都是因為師子頻申比丘尼不可思議之大威神力的緣故。

這是大小圓融無礙之境界,清涼國師在華嚴疏中解釋廣狹自在無礙門說:「廣大即入於無間,塵毛包納而無外。」

「廣大即入於無間」:這是大能入小的道理。無間是最小,廣大能進入最小地方去,而大不會小,小不會大,妙處即在此。須彌山能納入芥子裡邊,四大海能收入到一毛孔裡邊。這是廣狹自在無礙門的道理。

「塵毛包納而無外」:這是小能容大的道理。無外是最大,可是一粒微塵,一根毫毛就能把廣大世界包在裡邊,沒有剩餘露在外邊。換言之,無論有多大都能包在裡邊。在楞嚴經上說:「於一毫端,現寶王刹,坐微塵裡,轉大法輪。」佛坐在一粒微塵中轉法輪,在一根毫毛端上講經說法,所有無量眾生皆來聽法。這不是凡夫所能想像到的妙境界,這乃是諸佛菩薩以法界為體、虛空為用之境界,是「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大中現小,小中現大」的神通自在。

爾時善財見師子頻申比丘尼。徧坐一切諸寶樹下大師子座。身相端嚴。威儀寂靜。諸根調順。如大象王。心無垢濁。如清淨池。普濟所求。如如意寶。不染世法。猶如蓮華。心無所畏。如師子王。護持淨戒不可傾動。如須彌山。能令見者心得清涼。如妙香王。能除眾生諸煩惱熱。如雪山中妙栴檀香。眾生見者諸苦消滅。如善見藥王。見者不空。如婆樓那天。能長一切眾善根芽。如良沃田。在一一座眾會不同。所說法門亦各差別。

這時候善財童子不單只見師子頻申比丘尼坐在一棵寶樹下,而是見彼化身無敷,普徧坐於一切寶樹下的大師子座,來為眾生說種種妙法,這即是至一切處之法門。此比丘尼的身相端正莊嚴,四大威儀寂靜,諸根調和柔順,好像大象王一樣。她的心裡沒有汚垢混濁的思想,猶如清淨池。她普徧周濟有所求的眾生,猶如如意寶。她不染世間法,猶如蓮華出汚泥而不染。她的心裡沒有畏懼,因為她無所掛礙,故能遠離顚倒夢想,而無恐怖,猶如師子王一樣。她護持淨戒,由戒生定,猶如須彌山不可傾動。她能令見到她的眾生,心裡得到清涼,猶如妙香王。她能除滅一切眾生諸煩惱熱,猶如雪山中的妙栴檀香。眾生見到她,一切痛苦便會消滅,她好像善見藥王,能治療眾生的身心疾病。眾生見到她將不會空手而還,一定會有感應,她猶如婆樓那天(此乃水神,掌理雨水和雲,能滿眾生願望)。她能生長一切眾生的善根芽,猶如良沃田。在每一個師子宮中,眾會不同,而她所說的法門,也各有差別。

或見處座。淨居天眾所共圍繞。大自在天子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無盡解脫。

善財童子或者見到師子頻申比丘尼,坐在師子座上,四周有淨居天眾所共圍繞,大自在天子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說無盡解脫之法門。淨居天是位於色界四禪之最高處(五不還天),有五重天,為證得不還欲界的聖者所生之處,因無外道雜居,故名淨居。這五重天是無煩天、無熱天、善現天、善見天、色究竟天。

或見處座。諸梵天眾所共圍繞。愛樂梵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普門差別清淨言音輪。

或者見到師子頻申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有一切梵天眾所共圍繞,愛樂梵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普門差別清淨言音輪的法門。梵天是位於色界之初禪天,此天無欲界的婬欲,寂靜清淨,故名梵天。此天共有三天,即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通常所說的梵天是指大梵天王,名叫尸棄,他深信正法,每逢有佛出世,必定前來請轉法輪。此梵天與外道所說的梵天不同。

或見處座。他化自在天天子天女所共圍繞。自在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菩薩清淨心。

或見師子頻申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他化自在天天子和天女所共圍繞,自在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菩薩清淨心的法門,令他們得到出世的清淨心,而超世自在。此天不用自己變現樂具,而假下天化作,自在遊戲,故名他化自在。居欲界六天之頂,其中的魔王,與色界摩醯首羅天,同為妨害正法的天魔。

或見處座。善變化天天子天女所共圍繞。善化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一切法善莊嚴。

或者見到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善變化天的天子和天女所共圍繞。善化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一切法善莊嚴法門,令他們瞭解樂具雖莊嚴,仍不及善法的莊嚴。此天能自己變化樂具,而自娛樂,故名化樂,為欲界六天中之天名。

或見處座。兜率陀天天子天女所共圍繞。兜率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心藏旋。

或者見到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兜率陀天的天子和天女所共圍繞,兜率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心藏旋的法門,令他們旋歸如來藏心,則得到真正歡喜和滿足。此天位於欲界第四層天,為知足天。有內外院,外院為天人享樂之處,內院為補處菩薩,最後身的住處,常由此下生而成佛,今為彌勒菩薩的淨土。

或見處座。須夜摩天天子天女所共圍繞。夜摩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無邊莊嚴。

或者見到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須夜摩天的天子和天女所共圍繞,夜摩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無邊莊嚴的法門,令他們普徧莊嚴法界,方盡時分之樂。夜摩天翻譯為時分,謂隨時受樂故,為欲界六天中之第三天。(此天無日月,以華開為晝,華閉為夜。)

或見處座。三十三天天子天女所共圍繞。釋提桓因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厭離門。

或者見到師子頻申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三十三天的天子和天女所共圍繞,釋提桓因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厭離門的法門,令他們不耽著於五欲,而能厭離,永無上道。此天為忉利天,為欲界六天中之第二重天,其宮殿在須彌山頂,天主名釋提桓因,居中央。他有三十二個天臣,分居忉利天的四方,連他自己的宮殿,共成三十三個天宮。此天一晝夜,為人間一百年。

或見處座。百光明龍王。難陀龍王。優波難陀龍王。摩那斯龍王。伊羅跋難陀龍王。阿那婆達多龍王等。龍子龍女所共圍繞。娑伽羅龍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佛神通境界光明莊嚴。

或者見到師子頻申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有百光明龍王、難陀(福)龍王、優波難陀(善福)龍王、摩那斯(大身)龍王、伊羅跋難陀龍王、阿那婆達多(無熱)龍王等,與龍子和龍女所共圍繞,娑伽羅龍王(海龍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佛神通境界光明莊嚴法門。

或見處座。諸夜叉眾所共圍繞。毗沙門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救護眾生藏。

或者見到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諸夜叉眾所共圍繞,毗沙門天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救護眾生藏的法門,因為夜叉性好飛空害物,故比丘尼勸他們要護持眾生。

或見處座。乾闥婆眾所共圍繞。持國乾闥婆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無盡喜。

或者見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乾闥婆眾所共圍繞,持國乾闥婆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無盡喜法門,因為乾達婆眾能奏樂,以喜樂帝釋天。

或見處座。阿修羅眾所共圍繞。羅睺阿修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速疾莊嚴法界智門。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阿修羅眾所共圍繞,羅睺阿修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速疾莊嚴法界智之法門,因為修羅以善幻為莊嚴故。

或見處座。迦樓羅眾所共圍繞。捷持迦樓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怖動諸有海。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迦樓羅眾所共圍繞,捷持迦樓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怖動諸有海的法門。迦樓羅為大鵬金翅鳥,一搧翅膀,便能攪動大海。故比丘尼教他們怖動諸有海,而拯救將溺死的眾生。

或見處座。緊那羅眾所共圍繞。大樹緊那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佛行光明。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緊那羅眾所共圍繞,大樹緊那羅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佛行光明法門。緊那羅是歌神,故以佛行光明來破他們的執著。又他們頭上有一角,故亦云疑神。比丘尼令他們同佛覺,離疑光明故。

或見處座。摩睺羅伽眾所共圍繞。菴羅林摩睺羅伽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生佛歡喜心。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摩睺羅伽(大蟒蛇)眾所共圍繞。菴羅林摩睺羅伽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生佛歡喜心的法門。因為摩睺羅伽多瞋毒,故比丘尼對治他們的毛病,而說妙法。

或見處座。無量百千男子女人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殊勝行。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無量百千男子和女人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殊勝行的法門,因為人多行不善的,雖然有行仁義,亦非勝故,故比丘尼令他們起出世的勝行。

或見處座。諸羅刹眾所共圍繞。常奪精氣大樹羅刹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發生悲愍心。

或者見到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諸羅刹眾所共圍繞,常奪精氣大樹羅刹王而為上首。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發生悲愍心的法門。羅刹屬於非人,性喜吸奪人的精氣,殘害眾生,好像僵屍鬼一樣。現在該比丘尼教化他們要發悲愍心,來慈護眾生。

現在我們在萬佛聖城打禪七(一九七九年),每個人要拿出真正精神來坐禪,不要敷衍了事。用功是自己本份,不是給旁人看。要自己專一其心來打禪七。每個人皆少講話,多念佛,不要以為男女聚會在一堂,便可以亂講亂說,有事也要講話,沒有事也要講話。本來我們的規矩是很嚴格,你們應該懂了,我也不需要講什麼規矩。這麼多年了,應知在打七時,不可以借題目來講話。沒有事情是不應該講話的。若是不重要的事情,更不應該講話。今天打禪七,我根本就不講開示,就因為你們互相講閒話太多了。也不應該在廁所開會。你在佛堂不講話,反到廁所去講話。廁所那麼骯髒有什麼可說的,說的也是不乾淨的話。不單在廁所不可講話,就是在齋堂也不可以亂講話。不該說我出了家,年頭多了,或者我是個比丘或比丘尼,就可以不守規矩了。你做比丘或比丘尼不守規矩,那麼其他人又怎能守規矩呢?你越資格老,越應守規矩。不是說我資格老了,比誰先出家,願意怎麼樣便怎麼樣。這完全是錯誤的!資格越老,就應該要尊重自己,不要令旁人打妄想,動念頭。你這一講話不要緊,人家正在一心念佛,看見你講話,也都打起妄想:「他可以講話,我也可以講。」那麼就互相講起話來。每個人要自己尊重自己。

我們到這萬佛聖城來是要修道,不是到這兒來混光陰,混吃等死。我們要是不用功,到萬佛聖城來作什麼?我們到世間去作有什麼不好?世間花花綠綠,你又可以隨便跳舞,隨便喝酒、看戲,願意幹什麼便幹什麼。為什麼跑到這兒受冰天雪地之苦?到這兒,如果還不用功修行,那太對不起自己了。也對不起自己的祖先、師長、佛。你到道場來,為什麼要打閒岔?自己不用功,也不可以障礙其他人用功。所以這一點,你們各位要特別注意!無論早晨或晚間,沒有特別事情,不可以各處隨便跑。不可以跑到這兒去看看,跑到那兒去玩玩。你要是有工作就可以出去做,沒有工作就不應該隨便跑出去。

我這一次來,感到很高興。高興什麼呢?我看見所有道路都很乾淨,幾年來的聚集塵土也都拿走了,所以我很高興。我們能常常保持清潔,那才是最要緊的。不要搞得街道也邋邋遢遢,身上也邋邋遢遢,心裡也邋邋遢遢。滿肚子都是鬼,盡打妄想,這是不可以的。我們把外邊收拾乾淨,衣服也要洗乾淨,不要好像剛從廁所出來那個樣子,也不要好像從豬窩裡跑出來似的。身上所穿的衣服,一定要乾淨整潔,要講究衛生。我以前常穿件大袍,這大袍雖沒洗過,但是沒有什麼塵土。時間穿得久,不但沒有臭味,而且還有一股香味。你們若衣服上只有香味,沒有臭味,便可以不洗。那件大袍是我在母親墳上守孝時的孝服,守完孝便把它染黑,當做袍穿。以後一點一點的補,壞了就補,總共補了三層。不過我離開南華寺,就忘了帶來。我以為將來會回到南華寺去,結果也沒有回去,我也不知道這件大袍還存在否?

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要保持自己身心清淨。心裡清淨,身上也清淨,如果看到外頭有邋遢的地方,不妨發心把它收拾乾淨。不是什麼也不管,只要一天能活著就算了。要負一點責任。我看幾年來,路上都是這樣邋遢。我沒有提出來,我本想要自己收拾不知多少次了,可是總找不到掃把和畚箕,不知道你們把它放到什麼地方去,我找了多少次都找不著。有幾次我叫人替我找,結果沒人替我找。唉!就這樣不聽話!叫人給我找把掃把,都沒人聽。想起來真是太可憐了,作這樣的師父有什麼意思?誰也不聽。今天我不是對你們發牢騷,但我看幾年的塵土不見了,不說一說也是不行的。所以在打七期間,希望人人都能尊重自己。不要藉著打七的機會,就隨隨便便,以為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奉了聖旨,給你們機會講話。不是這樣子!你要愛惜自己,不要做鬼鬼祟祟見不得人的事情。

或見處座。信樂聲聞乘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勝智光明。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信樂聲聞乘(觀四諦法而悟道)的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勝智光明的法門,因為聲聞智劣,故為演說勝智光明。

或見處座。信樂緣覺乘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佛功德廣大光明。

或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信樂緣覺乘(觀十二因緣而悟道)的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佛功德廣大光明的法門,因為緣覺修福,止百劫故。又緣起智光,未能亡緣。

或見處座。信樂大乘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普門三昧智光明門。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信樂大乘佛法的眾生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普門三昧智光明的法門。

或見處座。初發心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一切佛願聚。

或者見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初發心的諸菩薩所共圍繞。因為初發心者,證發大心,發十大願,故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一切佛願聚的法門。

或見處座。第二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離垢輪。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二地(離垢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離垢輪的法門,令他們持戒清淨,遠離三業之過。

或見處座。第三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寂靜莊嚴。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三地(發光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寂靜莊嚴的法門,因為第三地菩薩修八禪的緣故。

或見處座。第四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生一切智境界。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四地(燄慧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一切智境界的法門,因為第四地菩薩已證得無行無生行慧光。

或見處座。第五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妙華藏。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五地(難勝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妙華藏的法門。妙華藏者,華是指十種平等淨心。晉經云:「淨心華藏。」華藏是指以真俗雙修,於難得勝,為因含藏之緣故。

或見處座。第六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毗盧遮那藏。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六地(現前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毗盧遮那藏法門,因為第六地菩薩具足方便之智慧,故般若現前,能徧照普得。毗盧遮那,譯為光明徧照。

或見處座。第七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普莊嚴地。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七地(遠行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普莊嚴地法門,因為第七地菩薩修殊勝行,以及修習一切菩提分之緣故。

或見處座。第八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徧法界境界身。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八地(不動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徧法界境界身法門,因為第八地菩薩證得無生法忍,於三世間,皆悉自在,得忍如空,而念念入法流的緣故。

或見處座。第九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無所得力莊嚴。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九地(善慧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無所得力莊嚴法門,因為第九地菩薩以無所得而為方便,力度徧增,具足辯才,演一切法為莊嚴的緣故。

或見處座。第十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無礙輪。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第十地(法雲地)諸菩薩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無礙輪法門,因為十地菩薩已摧毀十障,十度已滿,三祇已圓之故。

或見處座。執金剛神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說法門。名金剛智那羅延莊嚴。

或者見此比丘尼所處的師子座,四周有執金剛神所共圍繞,此比丘尼為他們演說金剛智那羅延莊嚴的法門。這是指等覺菩薩,金剛是比喻定力,能壞散塵習的緣故。既為等覺而說,表明此位非小。

善財童子。見如是等一切諸趣所有眾生。已成熟者。已調伏者。堪為法器。皆入此園。各於座下圍繞而坐。師子頻申比丘尼。隨其欲解勝劣差別而為說法。令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善財童子看見像這樣種種一切諸趣所有眾生,已成熟者,皆堪為法器之龍象,他們皆進入此日光園,各各於師子座下圍繞而坐。師子頻申比丘尼隨順他們的根性不同,欲解勝劣的差別,而為他們演說妙法,令他們於無上正等正覺得到不退轉之地位。

何以故。此比丘尼。入普眼捨得般若波羅蜜門。說一切佛法般若波羅蜜門。法界差別般若波羅蜜門。散壞一切障礙輪般若波羅蜜門。生一切眾生善心般若波羅蜜門。殊勝莊嚴般若波羅蜜門。無礙真實藏般若波羅蜜門。法界圓滿般若波羅蜜門。心藏般若波羅蜜門。普出生藏般若波羅蜜門。此十般若波羅蜜門為首。入如是等無數百萬般若波羅蜜門。

這是什麼緣故呢?因為此比丘尼入普眼捨得般若波羅蜜門之緣故,故能演說一切佛法般若波羅蜜門,法界差別般若波羅蜜門,散壞一切障礙輪般若波羅蜜門(這是指業障之輪轉,無有停止),生一切眾生善心般若波羅蜜門,殊勝莊嚴般若波羅蜜門,無礙真實藏般若波羅蜜門,法界圓滿般若波羅蜜門,心藏般若波羅蜜門,普出生藏般若波羅蜜門。她以這十種般若波羅蜜門為首,而證入如是等無數百萬那麼多的般若波羅蜜門。

此日光園中所有菩薩及諸眾生。皆是師子頻申比丘尼初勸發心。受持正法。思惟修習。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在這日光園中所有菩薩以及一切眾生,皆是由師子頻申比丘尼勸他們初發心受持正法,思惟修習佛法,於無上正等正覺得到不退轉。

時善財童子。見師子頻申比丘尼。如是園林。如是牀座。如是經行。如是眾會。如是神力。如是辯才。復聞不可思議法門。廣大法雲潤澤其心。便生是念。我當右繞無量百千帀。時比丘尼放大光明。普照其園眾會莊嚴。善財童子即自見身。及園林中所有眾樹。皆悉右繞此比丘尼。經於無量百千萬帀。圍繞畢已。善財童子合掌而住。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這時候善財童子看見師子頻申比丘尼,有這樣的園林,這樣的牀座,這樣的經行,這樣的眾會,這樣的神力,這樣的辯才無礙,又聽聞不可思議的法門,以廣大法雲潤澤他的心,便生出這個念頭:「我應向右繞無量百千帀,以表示我的尊敬。」這時候比丘尼放大光明,普徧照耀日光園,和莊嚴的道場眾會。善財童子立刻見到他自己的身體,以及園林中所有的眾樹,皆悉右繞此比丘尼,經過無量百千萬帀。圍繞完畢之後,善財童子便合掌而住,說道:「大聖者啊!我已先發無上正等正覺心,可是我仍未知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我聽無上勝長者為我介紹,說您聖者善能誘誨一切眾生,我願您為我演說。」

比丘尼言。善男子。我得解脫名成就一切智。善財言。聖者。何故名為成就一切智。比丘尼言。善男子。此智光明。於一念中。普照三世一切諸法。善財白言。聖者。此智光明境界云何。比丘尼言。善男子。我入此智光明門。得出生一切法三昧王。以此三昧故。得意生身。往十方一切世界兜率天宮。一生所繫菩薩所。一一菩薩前現不可說佛刹微塵數身。一一身。作不可說佛刹微塵數供養。所謂現天王身。乃至人王身。執持華雲。執持鬘雲。燒香塗香。及以末香。衣服瓔珞。幢旛繒蓋。寶網寶帳。寶藏寶燈。如是一切諸莊嚴具。我皆執持而以供養。如於住兜率宮菩薩所。如是於住胎出胎。在家出家。往詣道場。成等正覺。轉正法輪。入於涅槃。如是中間。或住天宮。或住龍宮。乃至或復住於人宮。於彼一一諸如來所。我皆如是而為供養。若有眾生。知我如是供養佛者。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若有眾生來至我所。我即為說般若波羅蜜。

師子頻申比丘尼說:「善男子啊!我得到解脫,名叫成就一切智慧。」善財童子說:「大聖者啊!是什麼緣故而名為成就一切智慧?」比丘尼說:「善男子!這個智慧光明,能在一念中,普徧照耀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一切諸法。」善財童子又問道:「大聖者啊!這個智慧光明的境界如何呢?」比丘尼回答說:「善男子啊!我證入此智慧光明門時,便得到隨意而生身,隨類能成,往詣十方一切世界的兜率天宮中,一生所繫菩薩的道場中。在每一位菩薩的面前,我又示現不可說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身體。每一個身體,又作不可說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供養。所謂示現天王身,乃至人王身,我皆執持華雲、鬘雲、燒香、塗香、末香、衣服、瓔珞、幢旛、繒蓋、寶網、寶帳、寶藏、寶燈,像這樣種種一切諸莊嚴具,我皆執持而以供養諸佛菩薩。如此住在兜率宮菩薩的處所,同時對菩薩於住胎、出胎、在家、出家、往詣道場、成等正覺、轉正法輪、入於涅槃——在這種種期間。他們或者住於天宮,或者住於龍宮,乃至於又住於人間的宮殿,我皆在彼每一位諸佛的道場,以像這樣的種種莊嚴具來供養。若有眾生知道我這樣來供養佛,他們都能於無上正等正覺得到不退轉的果位。若有眾生來到我的處所,我立即為他們演說般若波羅蜜的法門。」

善男子。我見一切眾生不分別眾生相。智眼明見故。聽一切語言不分別語言相。心無所著故。見一切如來不分別如來相。了達法身故。住持一切法輪不分別法輪相。悟法自性故。一念徧知一切法不分別諸法相。知法如幻故。

善男子啊!我見一切眾生,可是不分別眾生相,因為我的智慧眼能明白看見的緣故。我聽一切語言,可是不分別語言相,因為我的心沒有執著的緣故。我見一切如來,可是不分別如來相,因為我明瞭通達佛法身的緣故,所謂「佛佛道同」。我住持於一切法輪,可是不分別法輪相,因為我了悟一切法皆從自性生出來的緣故。我能在一念中普徧知道一切法,而不分別諸法相。因為我知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緣故。

善男子。我唯知此成就一切智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心無分別。普知諸法。一身端坐充滿法界。於自身中現一切刹。一念悉詣一切佛所。於自身內普現一切諸佛神力。一毛徧舉不可言說諸佛世界。於其自身一毛孔中。現不可說世界成壞。於一念中。與不可說不可說眾生同住。於一念中。入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劫。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啊!我唯獨知道這個成就一切智慧解脫的法門。如果像一切菩薩中的大菩薩,他們的心沒有分別,而普徧知道一切法。一身端然正坐,而能充滿法界。在他們的自身中,能示現一切刹土。於一念中,而悉能往詣一切佛的道場。在他們自身中,能普徧示現一切諸佛神通力量。於一毛端,能徧舉不可言說那麼多諸佛世界。在他們自身的每一毛孔中,能示現不可說世界的成就和毀壞。在一念中,他們能與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眾生同住。於一念中,他們能入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劫。而我如何能知能說像這種種的功德行呢?你應該再去訪求另外一位善知識。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曰險難。此國有城名寶莊嚴。中有女人名婆須蜜多。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數帀。殷勤瞻仰。辭退而去。

善男子!此處的南方,有一個國土,名叫險難,此國有一個城市,名叫寶莊嚴。此城之中,有一位女人,名叫婆須蜜多。你可以到她那兒請問:「菩薩如何學菩薩行?如何修菩薩道?」她將為你演說。這時候善財童子,向師子頻申比丘尼頂禮於其足下,向右繞無數帀之後,殷勤瞻仰善知識,然後依依不捨的辭退而去,再向南方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