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一)西天歷代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尊者,東印土人。因國王與不如密多祖(註1),同車而出,尊者稽首於前,祖曰:「汝憶往事否?」答曰:「我念遠劫中,與師同居,師演摩訶般若,我轉甚深修多羅。今日之事,蓋契昔因。」祖乃謂王曰:「此子非他,即大勢至菩薩是也。」後南印土國王,一日請尊者,齋次,王問:「諸人盡轉經,唯師為甚不轉。」尊者曰:「貧道出息不隨眾緣,入息不居陰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非但一卷兩卷。」後轉付菩提達摩,兩手各放光明,化火自焚。

贊曰

遠劫同居 當面作竊 是勢至來 彼此饒舌
肘後懸符 通明廓徹 轉如是經 陽春白雪

或說偈曰 ◎宣公上人作

有何因緣今相遇 遠劫同住又重逢
師演摩訶深般若 余轉妙法蓮華經
王請應供齋次畢 僧為迴向祝康平
呼吸不居陰處界 解脫自在滿太虛

白話解

尊者東印土人,因國王與不如密多祖,同車而出,尊者稽首於前:般若多羅尊者是西天第二十七祖。這位尊者是東印度的人,有一天東印度的國王和不如密多祖──也就是二十六祖,同坐著一輛車到外邊。這位般若多羅尊者,當時是個街里行乞的童子,就來到車前,向不如密多祖師打個問訊。

祖曰:汝憶往事否?不如密多祖師就問般若多羅尊者說:「你記不記得以前的事情啊?」

答曰:我念遠劫,與師同居,師演摩訶般若,我轉甚深修多羅。今日之事,蓋契昔因。般若多羅尊者就答覆不如密多祖師說:「我記得在很久遠很久遠的時候,我和法師您在一起住過。您在那時候,是研究演說《大般若經》;而我所念、所研究、所講解的,就是無上甚深的修多羅,我所研究的是大乘的經典。所以現在我們又碰到一起了,這大概和以前的因緣有關係。」

祖乃謂王曰:此子非他,即大勢至菩薩是也。不如密多祖師就對國王說:「這童子不是旁人,是西方三聖中的大勢至菩薩,所化成的童子(註2)。」

後南印土國王,一日請尊者。齋次,王問:諸人盡轉經,唯師為甚不轉?有一天,南印度的國王請般若多羅尊者到他那兒去吃齋。吃完齋之後,國王就問尊者:「現在所有的人都在這兒轉法、念經,何獨尊者不念經呢?」

尊者曰:般若多羅尊者就說了:「貧道出息不隨眾緣:我的呼吸向外出息的時候,不隨眾緣,不同流合污,不和光同塵。入息不居陰界:我吸回來的時候,不在色受想行識這五陰,也不在十八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我常常念這種的經,念百千萬億卷那麼多;非但一卷兩卷:我不是那麼著相地,拿起經典來念一卷、兩卷啦!我是時時刻刻都在念經。」

十八界,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這六根、六塵,再加上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合起來叫「十八界」。

後轉付菩提達摩,兩手各放光明,化火自焚:般若多羅尊者以後把心印的妙法,轉傳給菩提達摩尊者了。然後兩隻手都放大光明,化出三昧真火,把自己燒了。

 

贊曰

遠劫同居,當面作竊:遠劫在一起住過,「當面作竊」,當著人的面,說出這種洩露天機的話,就如同當著人的面,來偷東西。

是勢至來,彼此饒舌:說他是勢至菩薩來的。這不如密多尊者在饒舌,般若多羅尊者也在饒舌,互相說多餘的話;不應該說的話,他們都說了!

肘後懸符,通明廓徹:在胳臂後邊,懸掛著一個符印,懸掛著這個命令、這個權力,這是早就說好,要來演這齣傳佛心印的戲。這位尊者「通明廓徹」,通明是玲瓏透體;廓徹,是非常的有智慧。

轉如是經,陽春白雪:念這種的無字真經,就好像陽春那時候的白雪。到了春天,白雪雖然那麼白,也會消融了。那麼這位祖師,他不隨境入界,也不隨眾緣,所以他一定與眾不同,能以超出數外,不在五行中了!能以卓然獨立,與眾不同了!

 

或說偈曰

這八句偈頌,也是略略把前面的文和贊的意思再重複一遍。所謂偈頌,就是重述前邊的意思;「長行」說完了,再說一個「重頌」。這重頌的意思,和前面長行的意思,是一樣的,不過簡略一點。

有何因緣今相遇:不如密多祖師問般若多羅尊者:「現在我們遇到一起了,我們過去有什麼因緣,你還記得嗎?」

遠劫同住又重逢:我們在很早以前,就在一起做過同參,一起研究過佛法,現在又遇到一起了。

師演摩訶深般若:在遠劫那個時候,不如密多祖師您演說《大般若經》;為大家講演、研究《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余轉《妙法蓮華經》:我在那時候,轉甚深修多羅。甚深修多羅,也就是大乘經典;大乘經典媄銦A以《妙法蓮華經》為大乘經的經中之王。所以那時候,我是演《妙法蓮華經》,念《妙法蓮華經》,拜《妙法蓮華經》,禮拜、供養、演說《妙法蓮華經》。

王請應供齋次畢:那時候,有一天南印度國王請般若多羅尊者去吃齋。

僧為迴向祝康平:吃完了齋,大約就是念「供養咒」之類的。大家都念「迴向咒、供養咒」,就是「若為樂故施,後必得安樂。飯食已訖,當願眾生,所作已辦,具諸佛法。」祈禱國泰民安、世界和平,這就是「祝康平」。

呼吸不居陰處界:唯獨這位般若多羅尊者沒有念、沒有開口,這國王就問他:「大家都在念經,您不念經,您在做什麼呢?」這國王也是很老實不客氣,大約和美國人差不多,直心是道場。那麼國王問他,尊者就說,他呼吸都不屬於一般人那樣子了。他可以不呼不吸,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能有呼吸也可以,沒有呼吸也可以。所以他呼出去,也不隨眾緣;吸進來,也不居陰處界。陰,就是「五陰」。處,是「十二處」,就是「六根」加「六塵」。界,是「十八界」,十二處再加上六識,就是十八界。

解脫自在滿太虛:他不在這個「處」媕Y了,所以說又解脫、又自在,又自在、又解脫。他的法性,遍滿太虛空了!無來無去、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生不滅,所以掃一切法、離一切相,不著相了!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八月八日講解


註1舊版為「婆斯祖」,誤也;依文意及查閱《景德傳燈錄》•《指月錄》•《傳法正宗記》,均為「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註2關於二十六祖與二十七祖面會、付法的公案,詳見《景德傳燈錄》─ ……不如密多尊者又謂王曰:「此國當有聖人,而繼於我。」是時有婆羅門子,年二十許,幼失父母,不知名氏,或自言瓔珞,故人謂之「瓔珞童子」。遊行閭里,丐求度日,若常不輕之類。人問:「汝何行急?」即答云:「汝何行慢?」或問:「何姓?」乃曰:「與汝同姓。」莫知其故。
後王與尊者同車而出,見瓔珞童子稽首於前。尊者曰:「汝憶往事否?」曰:「我念遠劫中與師同居,師演摩訶般若,我轉甚深修多羅。今日之事,蓋契昔因。」尊者又謂王曰:「此童子非他,即大勢至菩薩是也。此聖之後,復出二人,一人化南印度,一人緣在震旦。」四五年內,卻返此方。遂以昔因,故名「般若多羅」,付法眼藏。偈曰:
  真性心地藏 無頭亦無尾
  應緣而化物 方便呼為智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