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水鏡回天錄白話解.賢聖篇

化老和尚著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與民同樂的君王

為什麼老百姓就那麼擁護周文王?為什麼老百姓就那麼討厭夏桀王?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鴈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孟子對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詩云:『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鶴鶴。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出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上》之二

這一段文最後一句「於牣魚躍」,這個「於」字讀「屋」,讀平聲。在中國的學問,一樣的字有時不讀一樣的音,它有五方原音;聲分平、上、去、入,有讀平聲的,有讀上聲的,有讀入聲的,有讀去聲的。一個字可在四個地方劃圈,來區別它的音聲,這一分「平、上、去、入」,它意思就不同了。就拿「於」字來說吧,平、上、去、入,它這個圈這樣「於」畫的,要讀平聲。若圈這樣劃「於」,就讀上聲,這是平上;要是讀去聲,就這樣畫個圈「於」;要是讀入聲,就這樣劃圈「於」。

今天「孟子見梁惠王」,不是你去見梁惠王,也不是我見梁惠王,你們先把題目弄清了,是孟子去見梁惠王。大約那時孟子到那兒,要見梁惠王,有人說:「王在花園媕Y。」於是孟子就到花園去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這時候梁惠王在那兒孤身寡人,一個人立在池沼的上邊。本來當時沒有什麼講究藝術的,可是那時梁惠王就懂得將這個水池,做成彎彎曲曲的形狀,雖然沒有用紅甎來造,但是也用混凝土將它做得很好;池的邊上就用槌打得很實在的。所以梁惠王就很躊躇滿志的,在那兒站著。

顧鴻鴈麋鹿:顧就是看一看;鴻鴈是大雁;麋鹿就是小鹿。梁惠王看見孟子來了,他看一看園中養的大雁與小鹿。曰:他就說話了,還沒有不睬孟子,他很高興地說:賢者亦樂此乎?這個賢者是指古聖先王,賢而有德的君王。梁惠王說,古來有道德的君王亦樂此乎,也對這個感覺興趣嗎?他們也喜歡這些鴻鴈、麋鹿、花園、花草樹木嗎?這個「樂」就是喜歡,讀「勒」,是入聲。

孟子對曰。孟子聽他這麼一說,眼睛一轉,計上心來,怎麼說眼睛一轉?孟子想:「機會來了,我有機會發揮我的政策了。」就說了,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賢而有德的君王,才會有這個快樂的。可是,不是賢而有德的君王呢,雖然有花園、鴻鴈、麋鹿、魚鱉,這些個蹦蹦跳跳,會飛、會跑、會在水奡慦滿A飛潛動植都有,還是不會快樂的。

那麼在這兒,孟子提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是開始為後邊做一個引子,以便舉出二位君王的章本,好更進一步闡明道理。

孟子繼續說了:「詩云: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在詩經上說過,當周文王一開始計劃設計造靈臺的時候,也是找一些建築工程師、專家、木匠、設計師之類的,來計劃這個靈臺要修多大,把橫也度好了,豎也度好了,一切都計劃好了。經之、營之,這個營就是營謀,營謀就是計劃。周文王造靈臺,這本來是一件勞民傷財的事情,可是他也不怎麼用錢,怎麼說呢?

庶民攻之:老百姓一聽說他要造一座臺子,都來給他做工。這個也來做,那個也來做,做得非常之快,不日成之:在這兒有的人解釋為:孟子說不到一天就把它修好了。可是我相信不會那麼快的,那時候的工程都笨笨的,老百姓也都土里土氣的;雖然有些有工巧明的人,但是也派不上用場,讀到這個地方,你就要想一想當時的情形。「庶民攻之,不日成之」,這個不日,就是不用幾天就修好了;而不是不用一天就把它修完了。我相信那個時候,老百姓都齊心努力,拿周文王的事情當自己事情來做,所以庶民攻之,不日成之,不用幾天就修好了。我認為「不用幾天」這個解釋合理一點,若不等到一天就修好了,那一定是座小臺,不是很大的,那池子大約就像飯碗那麼大,那臺就像一張凳子那麼小;但我相信不是那麼小的。

經始勿亟,庶民子來:在這靈臺一開始做的時候,文王就說了,經始勿亟,你們大家慢慢做,不要著急,不要太累了,我也不等著用嘛,take your time。可是庶民子來,那些來的老百姓,就像已長大的兒子給自己的爸爸做工,那麼樣盡心竭力,沒有偷工減料,沒有躲懶偷安的。

王在靈囿,麀鹿攸伏:文王在臺下的花園媕Y玩,小鹿都在那兒趴著,也不怕人,與人和平相處,不是見著人就跑了,攸伏在那兒悠然自得的,很得其所哉、得其所哉的樣子。

麀鹿濯濯,白鳥鶴鶴:這種小鹿長得又肥又胖,就像花草樹木欣欣向榮。那個白色的鳥是什麼呢?就是像白鶴那樣,而且不單是白鳥,黑鳥、黃鳥、紅鳥都有。你不要那麼執著說,這一定是白鳥,孟子不過提出一種白鳥,就代表其他鳥也都有了。鹿也是什麼樣的鹿都有,不單是鹿,而且其它的禽獸也都有,或者狐狸、或者麃子。麃子很笨的,你要是在山上遇到麃子,牠正要跑的時候,你說:「磴!」牠就停止在那兒看著,不動了,你一槍就打住牠了,啊!就這樣笨。相信當時其他的禽獸也都有,不過孟子不能都寫出來,又說狐狸、又說麃子、又說老虎,又說這個那個,用了很多文字。因為孟子這文章是最好的,比其他古文都好,它是一氣呵成的,一個字也沒有多餘,一個字也沒有少,這個文章是絕有的,所以我認為孟子的文章是最好的,為什麼?因為他善養浩然之氣,他就「氣隨也,言孚也」,氣就像水似地,寫的文章就像水上漂的東西,所謂「水大載物,輕重必浮」,所以他所說出來的話,所寫出文章,都是金聲玉振,落地有聲,都是有份量的。所以你們要是把孟子讀熟,都可以寫文章了。

王在靈沼,於牣魚躍:文王又來到園中靈沼旁邊遊玩。

「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臺曰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鱉;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湯誓曰:『時日害喪,予及女偕亡!』民欲與之偕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

那麼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這臺與沼都是老百姓給周文王造的,而民歡樂之:那時老百姓都歡喜幫他服務,幫他做工,都是求之不得的;不像秦始皇的時候,動用人民修萬里長城,老百姓不去,他就要殺他們。周文王不是這樣,所以說「而民歡樂之」。

謂其臺曰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鱉:那麼在文王那個時候,老百姓說這座臺很有靈感的,這意思就是說它很神聖的,所以稱它為靈臺,又稱那個水池為靈沼;並且高興文王有麋鹿魚鱉可觀賞(此句編者補述)。

古之人與民偕樂,能樂也:古來賢而有德的君王,他造靈臺和靈沼,是為了和老百姓同樂,老百姓誰都可以到他那座花園去玩賞,沒有說不准老百姓去看,只准自己去看,所以他能與民同樂,老百姓都高興。

湯誓曰。在《書經》〈湯誓〉這一篇,湯就是商湯王,當他去伐夏桀王時,那個誓詞上有這麼幾句話:「時日害喪,予及女偕亡」,這個「害」字讀「何」,當「何」字講。意思是:「太陽啊,你什麼時候會喪亡了?﹙因為夏桀王自命為紅太陽,以為自己永不隕落。﹚我呀,願意和你一起死。」這個一起死,是往好的意思說,就是說你若死了,老百姓就都安樂了。我看你所行所做,對老百姓太暴戾無道了,我寧可和你一起死,我是要救老百姓的!湯王這麼說。民欲與之偕亡:老百姓都願意和夏桀王一起同歸於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雖然夏桀王也有這麼好的臺,這麼好的水池,又有這麼好的飛鳥、禽獸,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欣欣向榮的花草樹木,飛潛動植他都有,可是他能享受這快樂嗎?他真能得到這快樂嗎?

所以這是一個對比,就是舉出一個賢而有德的人,以及一個不賢的人,兩人這麼比較一下,你就知道這種道理了,為什麼老百姓就那麼擁護周文王?為什麼老百姓就那麼討厭夏桀王?因為一個能與民同樂,一個只是自己獨樂;獨樂是不能長久的,與民同樂才能長久。文王發政施仁要救濟四大窮人,四大窮人是什麼?就是鰥、寡、孤、獨。老而無妻曰鰥:人老了沒有太太,這叫鰥夫。老而無夫曰寡:年老了沒有丈夫,這叫寡婦。幼而無父曰孤:小孩子沒有父親,這叫孤兒。老而無子曰獨:等年老了沒有子女,這叫獨。在當時文王發政施仁,先救濟照顧這四大窮人,要令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老百姓當時感於文王對人這麼好,所以就要去幫他。

在殷紂王時,三分天下,已經有三分之二歸附周文王了,周文王到什麼地方,老百姓就跟著他到什麼地方。所以在當時,周文王可以輕而易舉把紂王推倒,取而代之,可是他不推倒,還是對殷紂王那麼盡忠報國,不造反。所以孔子也讚嘆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因此周朝的德性最大,因為德性最大,所以周朝國運也最久,有八百多年。

我講的,或者也有講錯的地方,或者也有遺漏的地方,或者有什麼疑問,你們現在可以提出來問一問。不要怕!我們是講民主的,我不會對你們擺一個師父的架子,「只准州官放火,不准黎民點燈」,所以誰有什麼疑問可以問一問。今天我漏了一句沒講,你們知道不知道,這也是一個考試,看看你們會不會找窟窿?有人聽出來沒有?

弟子:有!

上人:啊,那個地方?說一說。

弟子:請問師父那座靈臺是蓋得什麼樣子?

上人:靈臺就是座臺的樣子嘛!

弟子:是不是很大?

上人:啊!你當時在不在?

弟子:不在。
上人:那你要知道它做什麼?

弟子:我是想知道他的人民,是不是都很像小孩子那樣啦!

上人:不是小孩子,他的人民並不是小孩,都是大人。

弟子:他們很誠心地蓋那座靈臺,我想那座靈臺應該是很雄偉,很莊嚴的。

上人:我告訴你,那座靈臺就是個土堆。

弟子:土堆!

上人:唉,沒有紅 ,就是座土臺,或者在上頭加上一點木頭板,如此而已。還有誰聽到我有什麼地方講遺漏了,提出來講一講。

弟子二:「於牣魚躍」及「樂其有麋鹿魚鱉」這兩句。

上人:對的!這是有心人,不是在那兒睡覺的。我故意漏了那一句,看看誰能聽出我講得怎麼樣,而她能注意到。希望以後我講的時候,你們都不要睡覺,不要連我沒講的都聽不出來。

於牣魚躍,這個「於」為什麼讀「屋」呢?就是驚嘆詞,也是讚美的詞,就是「啊」──這一種很驚奇的樣子。於牣魚躍,是說那些魚,歡歡喜喜地在水池婺鶪W跳下。那個地方我沒講,不是賣關子,是刻意不講,看你們注意不注意?你們注意了,我往下講還有點興趣。如果我講錯,或者唸錯了那個地方,你們也聽不出來,就是自己一點思考的能力都沒有,這是不對的。所以大家研究學問,要一絲一毫也不能放鬆,要認真、腳踏實地實實在在地學,這才算的;你學得不實在,等過一陣子就忘了。我告訴你們,我現在能背得出這些文章,都是年幼時讀的,讀得紮實,所以到現在還沒忘!你們不要拿讀的書都當飯吃了,吃過就沒了。


── 講於萬佛聖城妙語堂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