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緬懷禪師宣化上人

◎潘秀珉

一九四五年,東北光復。師父來我家與父親商量。
因為仰慕虛雲老和尚為宗門泰斗,擬前往參禮,要弘揚佛法,爺爺也贊成。
父親送師父到小穗,直奔平房。
師父開始普度眾生,踏上他十八大願的菩提道。

師父的原籍,在中國吉林省(現今黑龍江省)雙城縣,屬長白山脈,張廣才嶺餘脈的東北松花江平原上。一九一八年農曆三月十六日,師父聖誕於滿族居住地,西鑲黃旗一個偏僻小村。

師父八、九歲時,因太師母患病求醫,慕名來到離家二十多里的劉正崴屯找我爺爺。我爺爺是雙城方圓百里有名的老中醫,布施窮人,仗義疏財,鄉親們稱我爺爺為「潘善人」,他老人家也是當時我們潘家三十二族的掌櫃。爺爺與道德會會長王鳳儀(俗稱王善人)是好友。

師父到我家後,和小他一歲的家父潘義振成了知交。我有三個伯父,父親行四,下邊是三個叔叔。我爺爺有兩個兒子;大伯和我父親;二爺有我五叔;我老爺有二大伯父、三大伯父、六叔、七叔。師父是我父親那時的孩子王,只要有師父在,幾個叔伯就不敢欺負我父親。只要師父一來我家,父親就不讓師父走。時間長了,師父和我爺爺成了忘年交。我爺爺當時很願意讓孩子們認字,就請私塾先生教,別人都不願意學,父親就留師父一起去聽講。不長時間,師父的「千字文」、「百家姓」就會背了。師父的天資聰慧、智力超人、個子高、懂禮貌;爺爺待如上賓,行針、開方、都不瞞著師父。師父也佩服我爺爺的人品——仁、義、禮、智、信,管家才能以及我們家的家規。師父說男人種地、女人料理家務、輪流煮飯、燒茶挑水、養雞養鴨,各有分工,各負其責。

師父和父親經常在一起對對子,寫毛筆字。他們讀《四書五經》、《史記》。那時我爺爺對師父越來越器重。師父到十四、五歲時,孔、孟等書過目不忘;而且當時最難懂的《康熙大字典》也會用,誰家孩子取名字都來找師父。

我家屬旗人,按滿族風俗,孩子沒出世就取名、對地,當時我大伯父已結婚,我爺爺求師父給取名字,我們這一輩是範「宏」字,師父當時寫下了:

男孩:林、森、岩、濤、國、耀、亮
女孩:珍、芬、華、玲、珉、坤、麗

所以,當師父知道我就是秀珉,相當高興,這是後話。

師父對我父親的影響是相當的大。師父和父親都會吹簫,最愛的是中國的民歌「蘇武牧羊」,說的是每一個人不能忘國。師父還會拉二胡,對象棋也通,下象棋必第一。

爺爺對師父的話,言者必從。我家不但供祖宗,還供佛,尊敬師長,有禮有貌,犯錯誤還要罰跪的。

師父逢年過節更忙,別人求寫春聯,師父是有求必應。爺爺好客,是一位老修行,也是一位善人,所以親朋好友來,師父也都必幫陪契。爺爺非常讚歎師父的聰慧,以及他的孝敬父母。有時師父當天就往返二十餘里地,回家向母親請安,噓寒問暖,給母親叩頭,因此鄉親們稱之為「白孝子」。

師父領著父親,開始給比他小的叔姪、甥女認字,後來就開始辦義學教書了。這時族人反對說:「家有三年糧,不當孩子王」,爺爺不管族人反對,支持師父和父親,每次從雙城縣哈爾濱市看病回村,一定買回來很多的書、字帖等教材,很支持師父。

有一天,師父陪著爺爺趕著大車,送小米子和新伐的大黃米,去供養三緣寺方丈和尚常仁大師時,師父和常仁大師一見如故,似乎往昔早已熟識,說些爺爺都不懂的禪話。

師父遍覽釋、儒、道三教經典,不但有畫畫的天賦,而且懂音律,還領著我父親給別人看地理。後來師父和我父親一起參加道德會,當時還有我父親的胞姊也一起參加道德會。師父還經常問到我這位姑姑。

師父也幫助父親度過很多難關。最使爺爺感動的是,師父十二歲那年,正好來我家時,鄉里抬來一位心臟病人,人已經不行了,他家人還跪著求爺爺救命。爺爺心軟了,死人當活人醫,剛一行針,人就斷氣了。這家人不念我爺爺平日周濟之恩,卻大哭大鬧,要我爺爺償命。爺爺只好給買了棺材,我們全家親朋好友共四十餘口披麻戴孝給送葬;族人怨聲載道,爺爺心灰意冷,一宿頭髮都白了,大病一場。這時候,師父安慰我爺爺,並開導與送藥。爺爺病好之後,作主讓師父和父親供佛,成了叩頭生死情同手足的兄弟。師父十二歲以前,不知天高地厚;十二歲以後,知人命關天,生死事大。

師父的《易學》也很精湛,但他不輕易使用。一天,我們有個鄉親把豬丟了,那時失主尋死尋活,百般求師父,師父給算了,說:「在西邊有一戶鄉親的柴火垛媄銦C」但西邊那家又不讓動,鄰里勸說看準不準,過了晌午才讓動。由於東西太多,下午三點才搬動好。那豬頭朝堶情A被卡在板的夾縫堙A身上還有血道子二劃,豬都叫不出來了。除此外,師父還有很多神機妙算的故事。

一九三六年秋,太師母不幸病故,師父借三百吊錢為太師母買了棺材厚葬。依當時的情況,這使人很震驚、佩服。師父在廬墓守孝時,父親往返幾十里地給師父送飯,還一起守孝。之後師父到哈爾濱平房區的三家子鄉三緣寺正式出家,拜常智老和尚為師。師父出家後,仍去太師母墓守孝、送燈。我父親去墳上看師父,師父說:「你回去吧!每天都有人給我送飯。」沒想到,師父是靠著喝涼水、誦《華嚴經》,在太師母墓前度過的。師父修禪定、禮佛拜懺,在太師母墓前風雨不動,發十八大弘願。

斷三障緣   除五怖畏
行菩薩道   廣化一切

師父出家皈依三寶後,受沙彌戒,寵辱不驚,本著

多認不是少爭理
安然清淨智慧生

的原則。爺爺往三緣寺送糧,就會把師父接回來。師父給爺爺講的第一部經是《金剛經》,接著講《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因果經》等,使我爺爺大徹大悟要出家。爺爺經過一年多的考慮,於一九四二年給族媔}會:

(一)修精舍;
(二)掌櫃的傳我堂二伯父;
(三)素灶,由我母親送飯;
(四)我奶也信佛,和我四奶住一起。

一九四三年秋,精舍蓋好。師父幫助請佛,師父給爺爺剃度。我們老家開始都信佛,禮敬諸佛,廣修供養。這時師父在我家和我爺爺在一起講經說法,多時半年,少時半月,和我爺爺無所不談。師父在我家這麼長的時間堙A從沒與我母親說一句話,也說母親的人品好。爺爺出家時已五十八歲,爺爺腿硬不會坐禪。師父用什麼功夫幫助爺爺坐禪呢?我母親也不清楚。去年(一九九四年),我問師父,師父說:是爺爺自身修慧得來的。

一九四五年,東北光復,師父來我家與父親商量,我媽也和父親談了看法。師父因為仰慕虛雲老和尚為宗門泰斗,擬前往參禮,要弘揚佛法,爺爺也贊成。父親送師父到小穗,直奔平房。師父開始普度眾生,踏上他十八大願的菩提大道。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