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冥護眾生的上人

◎張果祺

一九八一年,師父上人返臺於臺北濟南路民眾服務處弘法,我有幸參加此盛會,第一次恭聞上人開示。上人講法淺顯易懂,生動活潑,令我印象深刻,尤其對於誦持<楞嚴咒>之開示,令我五體投地。此外,法會中尚有一特色是在臺灣從沒見到的,就是上人開示完,又叫隨從出家弟子輪流向大眾講法。後來才知道這是上人用心良苦,為了培育弘法僧寶,不惜以一代祖師之尊,向出家弟子下跪造就出來的!在此次法會結束前,我即隨眾皈依上人。

慚愧的是,我當時並沒有依照上人之教誨修行,直到一九九四年隨果昌師兄到臺北法界佛教印經會,見到上人法相,頂禮時,不知不覺流下眼淚,感覺就像離家出走很久的小孩,回到家堥ㄗ鴗鬙擦豸@樣,那時似乎聽到上人慈悲地說:「回來就好了!」

自此以後,我開始參加法界佛教印經會每星期日的共修,也閱讀師父上人的佛經淺釋及開示錄等,慢慢地瞭解到上人之大慈、大悲、大智、大願及大行。由於上人之德行及法師們身教之薰習,我不久即斷葷茹素。正當慶幸遇到明眼善知識,誰知福薄,一九九五年六月七日上人圓寂。開始時心裡很難過也很彷徨,好像船在大海中失去導航,幸而在法師們的教導下,瞭解到「依法不依人」,上人之色身雖不在,其留下來之正法仍在,更何況上人之法身遍法界無所不在。

為了感謝上人對我們的大恩大德,代我們受苦,將福給我們,尤其教導了我們了生脫死之正法。在上人圓寂後,我到法界佛教印經會參加義工及共修的時間增加了,也曾至美國萬佛聖城參加上人的荼毗大典,及在臺灣舉行追思法會時擔任義工。表面上我似乎付出不少心力、時間及金錢,實際上我從中學到更多,而這些都不是世間錢財所能購得。在這一年裡,《華嚴經》八十一卷我雖尚未全部誦到,卻愈誦愈法喜;<楞嚴咒>雖尚未背熟,看本子已經誦得很熟。我可以肯定地說,若沒有上人,我此生是無緣無福讀誦《華嚴經》及《楞嚴經》此兩部大乘經典之無上法寶。此外,我也體認到守戒的必要性,以前雖然知道,但因業障重,當被蚊蟲叮咬時,仍會隨手將其打死,後來聽錄音帶恭聞上人開示說:

若要打死一隻螞蟻,那先殺死我好了。

使我慚愧得無地自容,自此以後不僅不再打蚊蟲,若遭其叮咬時,也會懷著慚愧心及還債心將血施捨給牠們。

另一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同修及兩個小孩,一個十歲,一個十一歲,這一年來也隨我到法界佛教印經會當義工及共修。同樣地很快即斷葷茹素。現在我的同修從初學者已進步了許多,其發心及精進,個人自歎不如。兩個小孩則從剛開始的勉強至法界佛教印經會共修,到現在把它當第二個家。他們不僅會背《永嘉大師證道歌》,現在也開始背誦<楞嚴咒>。我認為若不是上人德行之感召及加被,他們怎麼會改變如此大?

尤其去年底發生的兩件事情更印證了我的想法。一件是某晚我的同修在法界佛教印經會當義工,當我去買晚餐過馬路時,突然冒出一輛機車撞過來,結果機車倒地,騎士及我卻都平安無事。另一件是我的同修在去年底某天因疏忽忘了關瓦斯爐,屋子因天氣冷,窗戶幾乎全部關著,結果瓦斯漏出,家人皆無察覺。這時恰有一通電話,請她出去辦事情,約一小時後她回來,從外面新鮮空氣進入屋內,立即被漏出的瓦斯嗆到,才警覺到瓦斯外洩,忙去查看,才知忘了關瓦斯爐。若無這通電話請她出去辦事,後果真不堪設想。

此外,去年十一月在臺灣板橋舉行上人圓寂追思法會時,一位師姐身體不適卻發心參加,在第一天拜《華嚴懺》時,幾乎要昏倒,這時她看到師父上人給她加持。之後,二天的法會,她皆能順利參加。

由此可見,只要我們知道修行、精進,依照師父上人教導的正法奉持,師父上人隨時隨地會加被我們的,令我們業障消除,智慧增長,早證菩提。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