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上人的教誨

◎釋睍

這不可思議的教誨,一定會帶給我一些力量來完成,
我那「不可能做到」的願──不是用驕慢,
而是用謙虛及感激來完成。

剛出家時,對自己在打坐時仍能保持清醒而別人卻昏睡,頗為自豪。可是後來業障來了,我變得一坐下來就立刻睡著,這可成了一個大問題。在那時,我們有任何問題,都有機會請問上人。因為我很關心打坐睡覺的問題,就向上人求助。打坐的功夫是要每個人自己去磨鍊出來的,沒有什麼仙丹妙藥可使過程變得較輕鬆容易。然而上人卻用了一個不尋常的方法來幫我,那就是藉洛杉磯的巴士事件。

我因為很急切地想自這個困境脫身出來,就在大眾前發了一個願,說我再也不在打坐時睡覺。才說完,一個同修立刻就在我心媞堣F一個令我信心動搖的因。她說,「對自己、對他人,你我都不該發一個你我做不到的願。」而我確實也沒有做到。因為我沒有做到,在我的生活上及修行上就開始出了很多問題。在開始出狀況時,自己很難判斷到底是怎麼回事,人在面對境界時會產生很多疑問。可是回想起來,那也可能只不過是種種脫離困境時必經的一個轉換過程。

那時,女眾輪流駐守在洛杉磯的金輪寺。上人每個月都到金輪寺一次,我們就在那時換班。輪到我去金輪寺時,很幸運的,我下去的那個月開的是我們的大巴士,因為很多人跟著一起去。那時大約是一九八〇年代的早期,我沒有詳細去查,確實的日子不記得。

我們住在當時在第六街的金輪寺。我留守期滿時,很幸運的,來接我們的又是大巴士。我說幸運的原因是因為我每次出門都帶很多東西,所以我也有很多東西要帶回去。因為開的是大巴士,我想就沒問題了。

可是星期一早上,上車的時候,上人卻帶著不悅的口氣很大聲地宣佈我不能上車。原因呢?上人對所有來送他,還有所有要同車走的人說,這巴士不能載一個像我那麼懶,一坐下來就睡著的人。然後巴士就開走了,把一個又驚愕又羞慚的我留在洛杉磯。

那天早上陽光美的燦爛,金輪寺堣]洋溢著因上人來訪而升起的愉悅正氣。只有我深感慚愧,也沒去想該怎麼辦,只是回到我住了一個月的房間堨h打坐。可想而知的,這次我可是沒睡著。我不斷地反省自己的軟弱和缺乏決心,覺得很難過。約半小時後,我們聽到停車場有聲音,巴士回來,讓我上車了!別的同修事後告訴我,巴士上了高速公路不久,上人就叫司機回頭,到金輪寺接我。

對於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來說,可能很難了解上人是用多少的心力在教導弟子們。與我所受到的其他類似教誨一樣,這一堂課,讓我對當前下狀況的注意力增強許多。

回想起來,我了解到上人那想像不出的慈悲,還有為幫我度過那一個困難的時期,他花了多少心力——讓一輛載滿人的巴士,開出那麼遠再回來;把我逼到羞愧交加的盡頭,又回過頭來讓我感到被原諒的喜悅;以及背後上人對我們有修行與否都關懷備至的保證。上人用最戲劇化的方式來回答我不斷的求助,同時也給我上了一個難以忘懷的一課。其他人是否也從中學到一樣多,是很難說的,但可肯定的是,他們也是上人這次教誨的一部份。

我是很慢的,也許要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學會不在打坐時睡著,可是在經過這不可思議的教誨後,我確實是有進步。現在回想起來,一定是有什麼種子已經種下了,也許需要很多時間才能成長,但是它一定會帶給我力量來完成我那「不可能做到」的願——不是用驕慢,而是用謙虛及感激來完成。

諸佛如虛空 究竟常清淨 憶念生歡喜 彼諸願具足

──《大方廣佛華嚴經》〈光明覺品第九〉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