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六)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忍辱法門

切記!學佛的初步,一定要修忍辱!
就算他人真地要把你殺了,也不應該生出瞋恨心。

◎一九八○年十二月一日開示

你們要知道,你們這個師父很辣,不是甜的,有時辣到我的弟子眼淚、鼻涕一股腦兒都跑出來了。告訴你,我怎樣學得這麼辣?

我十六歲便開始為人講《金剛經》,經上講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去四肢,而心不生瞋恨。從那時候我便發願效法,一心去修這個忍辱法門。我知道自己生來性情那麼辣,這麼剛強,最宜修忍辱法門。一旦下了決心,考驗就從四面八方蜂湧而來。本來不罵我的人也罵我,本來不打我的人都打我;本來對我最好的朋友,結果專門來攻擊我。於是我自己就想:「我為別人講《金剛經》,說忍辱仙人被割截身體而不生瞋恨。現在這些人只是罵罵我、攻擊我,還不致割斷我的四肢,我若不能忍辱,還講個什麼《金剛經》?」

於是就下定決心要忍辱,無論誰對我不客氣,甚至要害我,也都忍受了,結果終於能夠不為境界所動。其實,這些人並不是要來害我,而是反面來教化我,看看我是否能接受這種考驗。誰罵我,我便向他叩頭;誰打我嘛!我就睡著了給他看看!在家的時候便時常受這種打擊;出家之後,善知識更是往來不絕,左右前後的出家人,沒有一個瞧得起我,都視我為眼中釘,都給我氣受。有個出家人看我上一支香,便破口大罵:「你出什麼家?連一支香也不會上,真笨!還說出家!」

這時我心媟Q:「嗯,考驗又來了。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去肢體,也不生瞋恨,現在我尚不致如此。好吧,向他叩個頭!」於是就向這個人叩頭,謝謝他幫助我。那時候,無論出家、在家的善知識,都不斷地來幫助我,但我對他們不曾生出絲毫瞋恨心。每次都是迴光返照:「一定是我在往昔沒有幫助他們,現在他們反來幫助我,應該感謝他們才對。」

諸位現在明白了嗎?你們的師父就是這樣的一個師父,是專門修忍辱行,專門受人家氣的師父,專門忍人不能忍,讓人不能讓。這樣的人,有什麼出息呢?可是你們很不幸,遇上這樣一個沒有出息、這麼愚癡的師父,還要跟我來學習。既然要跟我學,我就不能不把我過去的經歷和盤托出,我是從修忍辱行這條路走過來的。諸位學佛,不要聽了很多佛法而不能行,要躬行實踐,依照佛所教的去身體力行。耶穌提倡「愛敵」,越對他不好的人,越要去愛他。佛教是提倡「怨親平等」,對誰也是一視同仁,不分親疏厚薄。學佛的人若不能躬行實踐,那麼學到什麼時候也只是皮毛,不能得到真正的大利益!

切記!切記!學佛的初步,一定要修忍辱!就算他人真地要把你殺了,也不應該生出瞋恨心。我們甚至要比忍辱仙人所修的行門,更進一步。但也不是說:「忍辱仙人被人割斷四肢而不生瞋恨,現在你可以割去我的身體,我也不生瞋恨!」這是跟人學的,不是出於自己,又落到第二義了。要真正依教修行,不要說單割斷四肢,甚至粉身碎骨,我也不生瞋恨!所以往往有人毀謗我,或者對我不客氣,我也不生瞋恨心。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