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二)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萬佛聖城的興起

願以萬佛聖城作我們的頭,願以萬佛聖城為我們的眼目。

諸位善信:菩薩精進修行,晝夜匪懈,以修積的清淨三業功德,而莊嚴他的身心,所以他諄諄不倦,願眾生都能勤修三業,務使身口意清淨,才能得到清淨的善根功德,才能有圓滿莊嚴的身相。

我們學佛修道的人,時時刻刻都不可以放逸,尤其應該注意在三業方面求改進,如是慢慢的修積善功德,種大善根,不計時劫如此精進,自會成就道業,也會圓滿我們的相莊嚴。相,雖然是修的,但是假如你生了一副醜陋相,人人見了,不生歡喜心而遠離你,就不容易教化眾生。當年達摩祖師來到中國,中國人見他滿臉鬍鬚,濃眉大眼,望而生畏。所以達摩祖師十多年面壁,只教化了很少的眾生,幸好有位二祖神光,為求法跪了九年,還斷了一臂,才得到以心印心的真傳,才有今天的禪宗。我現在來到西方弘法,教導你們修學佛法,也教導你們應該修善功福德,來莊嚴自己的身相。

如何修善功福德?到那兒去修?是的,修行辦道也要有個安身之處。這個機會,現在已經因緣成熟,就在萬佛聖城。萬佛聖城需要有萬佛來莊嚴此城。這所謂的萬佛,不是已成的萬佛,而是當成的萬佛,是已發菩提心、現發菩提心、當發菩提心的目下眾佛弟子。萬佛聖城、萬佛聖城,萬佛都來成!

金山禪寺這些年來,所做的是沙堬^金的工作,所幸淘出了這麼多的金佛。凡是來到金山禪寺的七眾弟子,能夠不生退心者,就是萬佛聖城的一份子。所以我們應該珍惜夙緣,同心協力,共發大願:

一、願以萬佛聖城為我們的共同生命,所以要維護我們的生命,令他安全不受危害,令我們的生命蓬勃茂盛有活力。

二、願以萬佛聖城作我們的頭,所以我們應保護我們的頭,令他永遠領導眾生在佛光普照之下,生活得安穩快樂。

三、願以萬佛聖城為我們的眼目,所以我們要愛護我們的眼目,令我們能清晰觀察眾生的因緣,永不捨離一切眾生。我們大家一條心,緊緊遵循著這個誓願發展萬佛聖城,一定要成就萬佛來莊嚴這座萬佛聖城,以整個萬佛聖城的興盛為己任、為天職。希望大家不要輕忽自己的責任,切勿放棄各人的職守。

世間上的事,永遠是此起彼落,決不會永遠興或永遠衰的。現在亞洲的佛教衰落了,美洲的佛法興起來了。國家民族也是一樣,此國衰、彼國就起,如像太陽朝從東方昇起,晚由西方隱沒。隱沒並不是沒有了,而是在另一方昇起。當我們在美國看到落日時,則正是中國的晨曦,一切事相都是如此。

佛教傳到西方社會,我們萬佛聖城就是西方佛教的發源地──根本基地。去年東初老法師來美,曾到過萬佛聖城。他說萬佛聖城就像印度的靈鷲山,也可以說萬佛聖城就是美國的佛教聖城。此地又有妙覺山,正好是靈山聖城。妙覺山的地形,如像一個人躺著,剛從睡眠始寤,不持自覺,還周顧十方眾生,故名妙覺。或名覺山聖城、菩提聖城、妙覺山聖城均可。

道源老法師來此時,曾經用一個糖譬為道源。他說道源道源,乃道之源、修道之源,萬佛聖城就是諸佛在西方行道之源。中國的廣州有個西來初地,是紀念達摩祖師最初到這個地方。我們萬佛聖城也可叫東來初地,但不是說我初來,而是說東初老法師到過這兒,不是說你們的師父東來到這地方。以後甚麼時候,隨時隨地要能不提我的名字是最好。為什麼呢?我不願像世間人那樣。你看菩提達摩,他是來,空空。去,也空空,甚麼也沒有的。雖說在熊耳山坐了九年,他的座位還在那兒,但是人卻空了。究竟他在什麼地方呢?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在生時不願用我的名字,就是將來不在這世間,也不要用我的名字。

我常對你們講:我這個名字是假的,其他的名字都不是真的。我們現在每個人要發願做萬佛聖城的一份子,就不要袖手旁觀,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盡量貢獻出我們的能力,有計劃有目的發揚萬佛聖城,竭力護衛萬佛聖城,用心護持這個西方佛教的發源地、聖地,這才是每個人應該特別了解重視的。

我們做的事情,不是暫時的。將來在西方佛教發展史上,一定會有很重要的記載,並不是我們希望在西方佛教歷史上圖個好名,而是那寫西方佛教史的人,一定要這樣忠實記載。目前我們不必去想這些事,我們既身為萬佛聖城的一個佛弟子,我們就應該拿出真心和能力,為萬佛聖城流血流汗受苦受難,不畏懼、不退卻,而視為當然,否則就不配做萬佛聖城的城民了。記得一九七二年,我曾給你們寫的那一首「宇宙白」的詞,最後兩句說:「流血汗,不休息」,就是說流血流汗也不停止,也不稍息,一定要用血汗完成我們的理想和目的!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