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二)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佛法在美國剛開始

真正的佛教,是不限於國籍、地區、人我之分別。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晚

美國佛教是一個新產生的佛教。但是美國佛教本來也不是美國的,而是屬於全世界的。佛教是不應有國籍、種族、人我之分別。佛教是全世界、全人類的宗教。真正的佛教,是不限於國籍、地區、人我之分別。

在亞洲,一般人都承認是末法時代。可是法本身並不是有正法和末法,而是人不修行,所以才有末法。所謂「人能弘法,非法弘人」。人若認真,不間斷地去修行,則正法便長住於世。人不修行,即是末法。

我在香港住了十多年,有很多年輕人跟著我學佛法,因為我也很喜歡年輕人。以後機緣成熟便到美國去。在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八年之間,我是住在墳墓中,所以為自己取名為「墓中僧」──墳墓堛漱@個和尚,意思是我不和任何人爭。說我是,我也不爭。說我非,我也不爭。

我最初是在土庫埵瞴A堶捧簾薽颩哄A以後就搬到比較好的地方,經過幾年的時間,也沒有什麼成就。等到一九六八年,在西雅圖有幾位學生來參加暑假班,我每天為他們講《楞嚴經》,教他們坐禪,做早晚課。那時他們什麼也不懂,故一切由我包辦,又講經說法,又作炭頭、水頭、洗碗煮飯,都是我一人承辦。

講完《楞嚴經》,這一班學生,寧可捨棄一切,而搬到三藩市來住。在一九六九年,有五位出家人到台灣去受戒,從此美國才真正有出家人。接著我便開講《妙法蓮華經》、《六祖壇經》、《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經》講了九年半,這麼多年講的經也很多,沒有一天間斷過。

我幾次回到香港,但很少和香港人見面。這一次帶十二人回到香港。我覺得香港人和佛教的因緣仍是很深,所以我願意與大家講佛教真正的道理。美國的萬佛聖城設有大學、中學、小學。如有那位香港的同胞想到萬佛聖城去讀書,我是特別歡迎。

十多年以前,在香港有一位謝君如居士,到美國去見度輪法師。我在香港叫「度輪」,在美國叫「宣化」,可是他不認識我。到了佛教講堂,一看見我便問:「度輪法師在那兒?」我說:「度輪已死了!」他聽了,好像很傷感。又問:「他過世多久了?」我說:「他死去很久了。」他問:「那麼你是他的什麼人?」我說:「你可以說我是他的徒弟,也是他的師父。因為我教他英文,所以是他的師父;他教我中文,所以是他的徒弟。」這位居士昨天也來看我,所以我記起這件有趣的事情。

我們學佛法的人,一定要具有擇法眼來認識真正佛法。我們要有真知灼見,不要盲從、盲修瞎煉,而把光陰浪費。學佛法是要向上昇,往好地方面去做,不是一邊學佛法,一邊造罪業,往下墮落。向上昇,便是真正學佛法。我們一定要認識是非真假,不要附和他人講話,人云亦云。要身體力行,才是真正信佛的人。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