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禪七的規矩

時刻用自己應該用的功夫,時刻把功夫提起來。

◎一九七四年一月六日開示於三藩市金山禪寺

法界佛教總會,成立於一九六八年。該會的前身,就是佛教講堂。自從成立之後,每一年都舉行佛七和禪七數次。所以,都在無聲無息中過去了。很少人知道法界佛教總會所屬的金山禪寺在打佛七或禪七。

因為我們對外不宣傳,不攀緣,而是老老實實在修行。如有人知道願意來參加,我們歡迎之至!但是我們絕對不到外邊化緣,叫人幫助,對人家說:「我們金山禪寺在打禪七,有一些無心道人在修行,你們應該來供養,則功德無量。」我們從來就沒有做過這樣的宣傳。

在中國打佛七的時候,善男信女所樂捐的功德香油錢,足夠道場一年的開銷,有時還有盈餘。在打禪七時,有很多善士發心供養而結緣,這個法緣,源源而來,米、麵、油、醬等等收入很多。在美國,佛教剛開始,一切要往好的方向去做,要將過去的陋習剷除,所謂「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我們不採取任何方法來化緣,所以這種緣就沒有了。如果會用方法,也許會化得更多。

我們為什麼不去化緣?因為我們要老老實實認真修行,聽佛菩薩的安排。佛菩薩和天龍八部護法善神,看我們用功修道,自然會有感應,如果我們不認真修行,就是有人來供養,也應該生大懺悔心。所謂「三心不了,水難消;五觀若明,金也化。」我們要是存有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這三種心不能了,那麼,施主即使只供養一杯清水,也難消受。如果能把五觀的道理明白了,就是吃金子(金,譬如珍貴的食物),也能消受得起。什麼是五觀?

(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
(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
(三)防心離過,貪等為宗。
(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
(五)為成道業,應受此食。 

今天晚上開始打禪七。我們金山禪寺的禪七,和中國各大叢林的禪七不同。他們打禪七是「打食七」,在晚上一定要吃麻油包子;就是鎮江的金山寺和揚州的高旻寺也不例外。有很多禪和子,專到有麻油包子吃的寺廟去打禪七。哪個地方包子好吃,就到那堨h打禪七。他們不選擇寺廟而選擇包子的大小,所以有的寺廟以麻油包子又大又香為號召。並不是我誹謗出家修道人,放不下吃,的確是如此。

我們金山禪寺沒有吃麻油包子的規矩,就是連小吃也沒有。在中國打禪七時,有很多居士來供眾,這一炷香,你供養四個桂圓;那一炷香,他供養兩個花生糖,或者餅乾,或者鍋粑。總之,每炷香,都有人來供養。令無心道人生出貪吃的心來,吃得肚子滿滿的,無法靜坐。我們這裡就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們和他們不同。

我們從早晨兩點三刻鐘開始行行坐坐,坐坐行行,到晚上十二點鐘休息。我們是修苦行,是苦幹,是苦煉,行人所不能行的事情。可是,如果不將「生死」二字掛在眉梢上,反覺得睡眠不夠,坐在那堙A正好入睡覺三昧;如果是這樣子,永遠不會有所成就。

我們要「捨死忘生」來打禪七,要認真用功打七,必須要得到自己應得的才受用。不要隨波逐流,看人行我也行,看人坐我也坐,看人睡我也睡,這樣是不可以的。浪費時間,對自己無益。

我在以前曾經參加過幾個地方的禪七,在任何地方都沒有被監香者打過香板。為什麼?因為我不睡覺。白天在禪堂塈丑A晚上也在禪堂塈丑A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坐在禪堂,也不知道什麼叫休息?什麼叫睡眠?就是一秒鐘的時間,也不隨便放過去,時刻用自己應該用的功夫,時刻把功夫提起來。

你們各位都是善根深厚的人,都是聰明有智慧的人,應該把這事情看重,不可敷衍了事。尤其今年的禪七,一定要有人開悟。如果沒有人開悟,等打完禪七,每人要打一百香板。你們覺得能受得了一百香板的話,就不要開悟。要是覺得受不了,那麼,就要開悟。若是有人害怕被打香板,現在還沒有開始打禪七,可以退出。既然參加之後,一定要有始有終,不可退出。

禪堂的規矩,是已經告了生死假。就是有人死了,只能將屍體放在坐單底下,不許往外抬,況且又沒有人死,更不可隨便退出去。

我們在這堶n立生死的門庭,不是生就是死,不是死就是生。

捨不了死,就換不了生;
捨不了假,就成不了真。   

這是金山禪寺的門庭。所以今年的禪七,大家要努力再努力,無論如何,要認清自己的本來面目。如果不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那麼,誰也不要想走出金山禪寺的大門,就把你關在監牢堙A這是今年大概的規定,希望大家遵守規矩。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