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果舜行者出家的因緣

虛空粉碎明佛性,通體脫落見本源。

◎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二日禪七
開示於萬佛聖城萬佛殿

果舜是吉林省哈爾濱市人,俗姓姚氏,以農為業。夙秉善根,感覺世界,萬苦交煎,充滿罪惡,乃萌出世之念,到處訪求明師。有一天,在途中被日本兵(偽滿時代)發現,認為是無業遊民,強迫送到邊界去做苦工。他被送到里河勞工營中,時時想逃走,可是找不到機會。因為營房的四周,用電網圍繞。如有逃者,不是被守兵槍擊而死,就是被狼犬所咬死。縱使僥倖逃過此二關,也逃不出電網,一定被電所燒死。這等於人間地獄一樣,苦不堪言。

有一天晚上,果舜在夢中,見到有位長鬚老人對他說:「今天晚上是你出離樊籠的時機,在門外有隻白狗,隨牠而去!」果舜驚醒,悄悄走到門外,果然見到有隻白狗,在等著他。於是乎就跟隨在狗的後邊,安全走出電網,逃回家鄉。他慶幸死堸k生,又看破紅塵,所以決心出家修道。

民國三十三年冬天,我到大南溝屯為高居士的母親治病。第二天,全屯傳遍高母病癒之奇蹟。這個時候,果舜聽聞了,來拜我為師。他長跪不起,我見他很誠心,所以允許他的請求,滿他的心願。對他開示:「在家修道不易,出家修道更難。所謂『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更如喪考妣。』修行人還要忍人所不能忍,受人所不能受,吃人所不能吃,穿人所不能穿。要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這是沙門的本分。」又為他說一首偈頌:

念念莫忘生死苦,心心想脫輪迴圈;
虛空粉碎明佛性,通體脫落見本源。

又對他開示:「現在是末法時代,出家者多,修道者少。信佛者多,成佛者少。你既然發願出家,必要發菩提心,作疾風中之勁燭,烈火內之精金。不可辜負出家之初衷,謹之慎之!」果舜叩頭頂禮,跟我到三緣寺受沙彌戒,法名為果舜。

果舜出家之後,勇猛精進,嚴守戒律,不懈怠、不放逸,但專一其心,參禪打坐。每次入定,往往經過一晝夜的時間而出定,在定中能知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的因果,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境界。

民國三十四年九月,果舜在大南溝屯的西山下,龍王廟之左,自建茅蓬,作為自修之所。落成之日,我率領果能、果佐、果植等去開光,當天夜堙A有十位龍神來請皈依。我對他們說:「汝等職列水祇,受人供養。天時如此奇旱,因何不雨?」諸龍神異口同聲地說:「無玉帝敕命,小神不敢擅行降雨。」我就對他們說:「汝等代吾奏帝釋(玉皇大帝),請求明日降雨,然後再為汝等授皈依。」第二天,果然天降大雨,解除旱災,農民歡喜若狂,感謝神恩,唱戲為酬,人神同樂。因為果舜茅蓬開光,有此一段因緣,所以,命此茅蓬為「龍雨茅蓬」,以誌紀念。

茅蓬中共有三人同修,是同村人。劉居士和楊居士,隨果舜做早晚功課,誦〈大悲咒〉為主課。後來劉居士出家為僧;楊居士被徵,參加八路軍,參軍之後,常常寫信回家,以後消息突然斷絕,家人十分惦念,懷疑彼不在人間。

民國三十七年七月某日,果舜和高居士在茅蓬中誦〈大悲咒〉,忽然聽見有人叫門的聲音,開門一看,原來是楊居士回來了。他一言不發,就到屋後去了。果舜繼續誦〈大悲咒〉,誦畢,到屋後去看楊居士,想問他這兩年到哪兒去了?一進門,就看見一隻狐狸,挾尾而逃。

果舜因為持〈大悲咒〉,已具威德,狐狸無法擾亂其心,乃現原形。大概是因為楊居士在戰場死了,其頭腦被狐狸所噬,所以現楊居士之形來引誘。豈知果舜的定力到了不動轉的程度,邪不侵正,狐狸精始知難而退。所以修道人要經得起考驗,不要被境界所轉。

民國三十四年七月十五日,盂蘭盆法會,我率領弟子,在佛前燃香,我乃發願:「若能活到百歲,則燒全身,供養佛陀,求無上道。」當時每個弟子,都發心願。果舜也發願:「弟子果舜!若遇相當機會,願效藥王菩薩,燒全身供佛,不待百歲。」我在觀察中知道他宿有此願,所以允許他發這個願。

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果舜感覺一切無常,而佛教破產,痛不堪言,悲不忍睹,乃發心燒身,以殉教難。自備油柴,端坐其上,自焚其身。次日,村人知之,大家來看,果舜全身成灰,唯心未焚化。村人敬之,將骨灰及心埋葬於殉難之處。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