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義 第一單元:參禪精華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鬼逼禪師

我結雙跏趺,就是金塔;結單跏趺,就是銀塔;隨便坐,就變成泥巴──奇怪!

坐禪首先要學忍耐,要遵守規矩,所謂「不以規矩,不成方圓」;若不守規矩,做什麼事都無所成就。要忍腿痛腰痠;當你的心不平靜時,也要把妄想平靜下來。最好能結雙跏趺,又叫「金剛座」;結金剛座,很容易入定,諸魔見了你入此金剛定,也肅然起敬,不敢擾亂。

當木魚敲了三下,示以「止靜」,這時不能再談話或有所動靜;不要說人,就是護法鬼神也不敢作聲。這時要心平氣和,若能結雙跏趺坐則最好。 現在講講「鬼逼禪師」的公案。鬼逼禪師,本來是個專趕經懺的和尚,替死人念經,天天超薦亡靈,因為這樣能賺錢,若打坐卻沒人給錢的。某一晚,他剛趕完一堂經懺,在回程間走過一個人家,院子堛漯祗n咬他,他聽到屋子堛漱k人說:「快出去看看,是不是賊?」又聽到屋子堛漕k人說:「就是那個趕經懺鬼嘛!」

他聽了就想:「怎麼給我這麼一個不好聽的名字呢?我為死人念經,他們卻把我叫做鬼!」既然下雨,他便跑到橋下避雨,順便也打打坐,結雙跏趺。這時來了兩個鬼,一個鬼說:「這處怎會有一座金塔?」另一個鬼說:「金塔內有佛舍利,我們快頂禮吧!」於是二個鬼便不停地頂禮。

這個出家人坐了一會兒,腿開始痛,於是放下一條腿來,變成單跏趺。一個鬼說:「怎麼金塔忽然變成銀塔呢?」另一個鬼說:「不管是金塔、銀塔,皆有佛舍利在內,我們仍然要叩頭。」遂繼續頂禮。

這位和尚又坐了一段時間,感到腿痛不可忍,於是把另一條腿也放下來,只隨便坐。這時二個鬼齊聲叫著:「怎麼銀塔也變成了泥巴呢?那我們快打它!」和尚一聽到,立刻又把兩腿收起來,結雙跏趺。二個鬼又叫著:「現在不是泥巴,又變成了金塔,還是繼續叩頭啊!」

這時雨停了。這位和尚自忖:「我結雙跏趺,就是金塔;結單跏趺,就是銀塔;隨便坐,就變成泥巴──奇怪!」從此之後,他不趕經懺了,只管修行,不久便開大智慧,具神通,自號「鬼逼」,因為是鬼逼他修行的。

因此,我們坐禪要有忍耐心,不要怕痛,當心堣ㄔ倣R、煩躁之時,也要令它平靜下來,不要被妄想所轉。你能結雙跏趺坐得住,足見有功夫;坐不住,則沒功夫,功夫是「水清月現」的道理──水不澄,月不現;水澄清,則月現。同理我們人心媦幘M了,智慧光便現前。我們人為什麼愚癡?因為本有智慧光不現前。我們不會用本有智慧,終日只用無明煩惱,嫉妒障礙,故無智慧。若想開智慧,必要靜坐,明白父母未生我之前的本來面目。認識了本來面目,便有智慧。

在萬佛聖城,人人都會雙跏趺坐,除非大胖子,但那兒很少有胖子,因為每天只吃一餐,再胖也不能胖到哪堨h。在聖城堙A有些人能夠結雙跏趺,一直坐二十小時而不換腿,有人能一口氣坐十八小時。至於一下子坐五、六小時者,則很平常。我們就在默默耕耘,埋頭苦幹。現在為了方便僑胞及美國同胞們,才附設打坐班。這種機會是多少錢也買不到的,不像現在市面的氣功班、風水班等常招生,皆標明每日學費多少。這兒開的「坐禪氣功班」,不收學費,聽經也不要錢。若一天到晚講錢,就乾脆把它叫做「錢班」好了。這類課程多數屬江湖性質,目的在做生意;他見一般人不懂,有錢沒地方花,故弄出這些花樣來騙你的錢。

萬佛聖城一向的家風,不趕經懺。堶戚Y有人欲超度父母六親眷屬,有孝心敬誠者,則廟上可以替他做功德法事,但不講價錢。那麼,究竟要多少錢做一堂法事?告訴你:「一塊錢也不少,一百萬也不嫌多。」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有些人想做功德,但他沒有錢,可是,若不做則不能滿其心願;反過來講,有些人很有錢,你若向他要的價錢少,他反而以為這功德不值錢,因而不重視了。因此,還是由你們隨自己的力量發心,最緊要是有誠心;若無誠心,就算給我們一百萬都不做的。萬佛聖城是真正行持佛法,弘揚正教之道場,作風與一般出家人截然不同。

言歸坐禪,先來者往前坐,後來者靜靜走上去,不要有所動靜,以免令人打妄想而不能專心用功,希望大家準時列席,不要前前後後,三三兩兩地進來。打坐時不一定要坐拜凳或蒲團,要練習到隨時隨地都能打坐。將來你在路上,不一定隨身帶有蒲團或氈子,隨時隨地或在石頭、木頭、土地上,都可以打坐。現在開始鍛鍊,將來若坐石頭上,能把石頭都坐軟了;坐在釘子上,釘子也插不進去,練到「銅筋鐵骨」,什麼也不怕,這就是功夫,這與練武術同出一轍。古來的大俠客,都會打坐練氣,所謂「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練到能刀槍不入,不怕人打。好像全中國武術知名的海燈法師,就是將參禪與武術的功夫融於一爐,練到武術精湛,不怕人打,其徒弟亦復如是。

── 於一九八七年二月十五日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