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義 第二單元:學佛要旨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返本還原了生死

我們要把生死的問題搞明白。

一切的眾生都是願意活著,而不願意死,可是就沒有哪一個眾生是活著,不會死的,除非你返本還原,認識本來的面目是怎麼樣生的,怎麼樣死法,生也明白,死也明白。這個明白,並不是只明白理論,而是把真正我怎麼樣生,是不是由我做主?我怎樣死,是不是我自己能說就算?如果是被造化所控制、被氣秉所拘、被物欲所蔽,生死沒有把握,這是一個糊塗生、糊塗死,自己不能做得主。

每一個人都愛惜自己的身體,冷也不行、餓了也不行、睡不夠也不行,有很多不行。不行是什麼?不行就是癱子,不會走路。我們學佛是為什麼?就是在生死中T爭。我們要把生死的問題搞明白,最低限度,生來的時候,要知道誰叫我來的?你再要能做到無來亦無所去,那就是如來。

我的話再從頭說起,我在十幾歲時,聽過門老居士(以前是道德會講習班的主任)講,那時候覺得很受用。我年輕時,歡喜到處聽人講,有人講我就歡喜聽,聽人講古辭、故事;我聽了都把有用的話記住,儘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讀書時亦如是,譬如讀《四書》,讀一句,我就問一句:「我將來對這一句的道理,能不能做到?我是不是要實行這個道理?」所以我這個人,也是不自量力。

我從東北坐船到上海,在海上飄飄盪盪,差點餵了魚。本來從天津上船,三、四天就可抵達上海,可是那一次,火輪船從天津起程一百二十里,船就在海上轉,怎樣也不走,轉來轉去,有十幾天,就好像旋風。船上吃、喝的東西也沒有了,幾乎要人吃人。在這時候,我也沒有咒念,躺在船的甲板上,把肚內的苦水都吐出來了,你說我糊塗不糊塗?十多天來我還是很剛強,最後已不能站起來,我就向觀音菩薩求救:「我今天遇到魔障想在海中把火輪船翻了,把我淹死。但這船上有幾百人,如果只為我一個人,而死了這麼多人,我覺得於心不忍。我這個人有生以來就想為佛教做點事,如果佛教不用我,我就跳到海中淹死,不要令這幾百人為我而受罪。我希望觀音菩薩慈悲,使令這船平安抵達上海。」

這求救的信號一送出去,很靈的,這船終於風平浪靜地到漢口,所以我知道我還要為佛教做點事情。在海中,「龍魚諸鬼難」沒有結束我的生命,所以一舉一動我都要為佛教盡上我的一點責任和力量。故時時刻刻我要為佛教做一點事情,其他事我也不想做了。

我現在請我年青時的老師門老居士,來為你們講課,我也是從這一條路走過來的。王老善人(王鳳儀)一字也不識,可是能「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以一個不認字的莊稼人,能夠發揮仁義道德,這就是無旁的,就是他在做人的一天,所作所為要守規矩,合乎法度,不要有貪、求、自私、自利、打妄語就夠了。你能一舉一動志在利益人,不利益自己,這就與聖人的心合而為一。所以,以一個不認字的人,能通達古今聖賢的心法,這是人人應該注意的一點。故古人說:「人人皆可以為堯舜,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志在聖賢為聖賢,志在英雄豪傑就為英雄豪傑,志在神聖仙佛就為神聖仙佛。我們不要把光陰空過,一寸時光就是一寸命光,我們要珍惜生命之光。

 

── 一九八七年十月廿五日於萬佛聖城妙語堂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