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義 第一單元:參禪精華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參禪明白本來面目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回頭就是不貪世間上的一切安逸。

打七叫剋期取證,人的氣血七日來伏,精氣神七天有一循環,故於此七天不可躲懶偷安,好逸惡勞,不貪吃,不貪睡,如此七天中一定有大變化。什麼大變化呢?或者開悟,開悟即是以前不明白的事,現在完全通達了;以前放不下的事,現在放下了;以前提不起來的事,現在提起來了。提得起、放得下,才能得到自在,才能真正不爭,真正無所求,真正不貪、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為什麼?因為根本得到了,則其餘如財、色、名、食、睡皆是末梢。我們每年舉行打佛七、打禪七,就是叫我們把一切都放下,專心用功。要了生死,要返本還原,要反迷歸覺,都要在打七期間爭取。「爭取」,在世俗上的語言,即向上求進步,在佛教來說,即精進之意。

雖然我們每年舉行佛七、禪七,人們在這段時間卻怕吃苦頭,躲懶偷安,或者一支香、兩支香、三支柱香不參加,這就是對不起常住,對不起道場,對不起所有的人;這樣子就是道中的混子,是道中的魔。在道堣ㄜ袡D是造罪,因貪一時的放逸之樂,而流浪生死,墮落三塗,不知要多久才能再得到人身;等到再得到人身,再要明白佛法,這是不容易的。「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善知識難遇,有佛教的國家難生」,有這麼多困難的問題,而因一時之放逸,把我們生生世世以來的父母師長、六親眷屬棄之不顧;他們皆在等我們成道,好得度呀!我們所負的責任是很重大的,所謂「一子得道,九祖生天。」

在道場中不修道,天天把光陰空過,不是在名上著相,即是在利上著相。如有某位閉關的法師,不看電視、不聽收音機、不寫信、看信,或打電話、聽電話等,只是專門讀《楞嚴經》。等楞嚴經讀會了,則讀《法華經》。這在科學時代,科技這麼發達的國家,是難能可貴的。反觀我們不閉關,在外面遊遊蕩蕩的。遇到打七的機會,再不捨生死,用一番功夫,那真是父母、六親都會流淚。

我們雖然年年打七,但過去沒人打七,皆是在胡混,混吃等死,也不管生死了不了,皆是在此染苦為樂,認賊作子。既然以前沒有打過七,沒有真正用過功,現在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要是再躲懶偷安,再不用功,掩耳盜鈴,再不認真去修道,那你永遠不會離開六道輪迴。一定要捨得了死,捨得了假,所謂「捨不了死,換不了生;捨不了假,成不了真。」一味拿臭皮囊當寶貝,始終擺脫不開它,則精神永遠不能恢復本有之智慧。

雖然,每一個人的自性和佛是一樣,無二無別的,但你迷了就是眾生,必須要覺悟了才是佛。我們現在迷失於苦海中,再不想法子,則找不到岸。「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回頭就是不貪世間上的一切安逸,要專一其心,了生脫死,要早生西方極樂世界,花開見佛,才是打七的目的。

打七並非如作戲。一般人打七,常各處化緣,說供養就有功德,各處要錢。我們在此打七,甚至外面沒有人知道,因在這個國家,根本沒有人懂得打七,所以這麼大的國家,來此參加打七的只不過三三五五,我們也沒有到處宣傳,各處化緣,敲鑼打鼓的號召。我們唯有埋頭苦幹,默默耕耘;如此再不努力,再像以前一樣躲懶偷安,輪著睡覺、休息、偷吃東西,這就是造罪,是打吃,非打七。

出家人喜歡打禪七,為什麼?因為打禪七,吃得好,天天吃麻油飯、吃包子,晚上又有得吃;所以打禪七,打七的人都來了。如金山、高旻,一打禪七,各處的禪和子,即各處的蟲子都來了;但蟲子中亦有龍,龍蛇混雜。晚上吃叫放餐,放餐即是在紙單上吃有半斤重包子,一個包子就吃飽了。包子的餡是最好的,有麻油、香油。在叢林堿O吃不著香油,沒有擺醬油、香油的;而現在你們都享福享得太過了,又擺香油又是醬油,這叫造罪業,令人打妄想,而你還覺得不好吃。又我們這兒打吃的雖然較少,但打睡的多,希望這些毛病都改了。

 

──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廿二日於萬佛聖城妙語堂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