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般若語庫(三) ── 道德救國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德救國

本立而道生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二日
開示於美國奧立岡州立大學

孔子說過: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由這幾句話,我們知道孔老夫子不但是一位空前絕後好學的學者,也是空前絕後的大教育家,又是空前絕後的一個大政治家。我們也可知道,孔老夫子一生是謙德不遑,什麼時候都不自滿,不貢高我慢。  

為什麼這樣說?就因為他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我有兩個師父,一個師父就是我要效法的師父,一個師父就是我不要效法的師父。也就是擇善而從,對方若有長處,我就要跟他學習;若有短處,我就要改過,不要照著他那樣學。就是善者可以做我們的法,我們要效法他;不善者做我們的戒,我們要以他為戒師。所以我們今天,若能用這個理論作為我們做人的座右銘,則無入而不自得焉。那麼孔子這位古人是有這樣謙讓的德行,所以後人尊他為聖人,是有其道理的。  

又有人說︰「眾人是我師」,說大家都是我的師父。「我是眾人師」,我也是一般人的師父。就是大家都是我的教授,我也是大家的教授,這互相學習,互相切磋琢磨,所以說我是眾人師。「時常師自己」,自己時常又要以自己為師,要把每一天所行所作,做一個簡短的檢討,看看我今天所行所作是否有當?是不是都合道理?是不是有不合道理的地方?所以自己常常反省。因為這個,所以曾子才說;「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曾子自己都說他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所以在《孝經》上說過:「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順天下,民用和睦,上下無怨,汝知之乎?』」說你知不知道這個啊?「曾子避席曰」,曾子站起來了,避席就是站起來,恭恭敬敬對孔老夫子就說︰「參不敏」,說參我呀!很不聰明的,「何足以知之?」我是還不夠知道這個先王的至德要道──能用它就能上下和睦,都沒有怨,沒有仇怨了,這是治國、修身、齊家的一個大法。曾參說他不夠聰明,不知道。那麼孔子就說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論語》上又說︰「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君子務本」君子所要學習的,就是根本的道理,他所專務的是根本的道理。「本立而道生」根本若立住了,就是根深葉茂,本固枝榮。那麼道生就是根生,道生也就是本立了,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人之本歟。」我們必須要溯本窮源做人的根本,知道我們做人應該注意的是什麼?我們人應該追求根本,根本是什麼呢?就是「孝悌」這兩個字。孝,孝順父母;悌,就是悌敬長上,這是做人的頭一件要務;而不是學成了,錢賺得多是重要的。我們要把孝悌做到圓滿,才是我們第一件事。做人子女的不孝順父母,這叫 「忘本」,忘本的人根本就不懂怎麼叫「人」,所以我們做人第一個條件要孝順父母。  

在西方,英文媄鋮癡S有很顯著地說明孝順父母這個道是什麼。孝順父母就是報恩,報我們根本應該報的恩。我們這個身體是父母給的,我們必須要保護這個身體,令它思想健康,身體健康,行為健康,一切一切都健康,不可毀傷,不可以用父母給的這個身體去做犯法的事,去做不守禮儀的事,要循規蹈矩,按步就班,做一個實實在在真實的人。  

我們做人的基礎是什麼?就是仁義道德忠孝。我們每一個人出生以後,耳濡目染所應該注意的,就是這個孝道。你若能盡孝道,天主就歡喜你;你若能盡孝道,菩薩就歡喜你;你若能盡孝道,佛也歡喜你;你若能盡孝道,父母一定不會對你發脾氣的;你若能盡孝道,和兄弟姐妹一定不會爭利益。孝道是天地的靈魂,是做人的一個基礎。  

忠,我們要忠於國家。忠於國家要大公無私,至正不偏。我們愛護自己的國家,要保衛自己的國家,而不要心心念念想去侵略旁人的國家。我們保衛自己的國家,這也就是忠;我們要是想侵略旁人的國家,這也就是不忠。為什麼?你侵略旁人的國家,要先用自己國家的人命、財產,去向人家搏鬥、作戰、殺人,所謂「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你爭這個土地,把地都舖滿了人的死屍,殺人盈野;爭城以戰,你爭著去攻打人家的城池,把人家城池媄銂漱H,也給殺盡了,這是殺人盈城,這叫「率土地而食人肉」,這是在那兒吃人呢!「罪不容於死」啊!這是犯死罪的。你犯死罪,這對自己的國家不忠,對其他人的國家也不智,沒有智慧。  

我們做人時時刻刻都要用慈愛的心,來愛護一切人,用仁愛的心來對待一切人。做事情要衡量衡量,對自己有利益的事情,不要做那麼多;對人家有害的事情,更不應該做。所以我們若能把「仁義道德忠孝」這六個字,推而廣之,擴而充之,這就是得到做人基本的條件,把做人的這個地基建立起來。你把人的基礎建立起來,你一生都是健康的,既身體健康,精神也愉快,不會憂愁煩惱得把頭髮也白了,眼睛也花了,耳朵也聾了;完了,自己還不覺悟,莫名其妙,一生就很糊塗地過去了。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