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 宣化上人經典開示選輯(四)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知因達果

若明白因果,就應該要改變因果──往好的做,不要往錯的做。

◎節錄自《大悲咒句解》淺釋

梁朝的誌公禪師是一位有大德行的人,沒有人知道誰是他的父母。因為有一天,一位婦女聽到樹上有嬰兒的哭聲,於是爬上樹,發現一個嬰兒躺在鷹巢中,她便將嬰兒帶回家撫養。這嬰兒貌似人形,但手腳卻似鷹爪,長大後出家修道,開悟得五眼六通;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誰,他又是從鷹巢中取下的,故一般人皆揣測他是從鳥蛋中孵出來的。

當時,梁武帝很相信誌公禪師,而其他一般人也很相信他,不論是什麼場合,生小孩、親友死亡、結婚、喪禮等,都要請誌公禪師去念經。有一次,一位富人請誌公禪師去為他女兒的婚禮誦經,並請他在婚禮中講幾句吉祥話,令婚姻順利。

誌公禪師到了那兒,一見新郎和新娘,便說:

古古怪,怪怪古,孫孫娶祖母;

女食母之肉,子打父皮鼓;

豬羊炕上坐,六親鍋媯N;

眾人來賀喜,我看真是苦。

古古怪,怪怪古,孫孫娶祖母:意思是這種情形從來沒有過,這是一件很不尋常、奇怪的事,孫子竟然娶祖母!在世界上,人人互為夫妻,互為父子,互為母女。如果你不知道過去生中的因緣,就不了解為什麼你過去的祖父,今生來和你結婚?或者你的祖母,又托生作為你的女兒?這一切都是不一定的。

這個「孫子娶祖母」的故事,就是在祖母死之前,她告訴家人:「我的兒子已娶,有他自己的兒女;而我的女兒亦嫁,我已不再擔憂他們了。但是我的小孫子,將來誰來照顧他?他將來的太太會對他好嗎?我實在不得不擔憂他。」

就這樣,這個祖母用一隻手拉著她孫子的手說:「你這麼樣子啊,我才掛著你;我死了,眼睛也不閉。」眼不閉,也還是死了,她就這麼不閉眼地死了。到閻羅王那兒,還要求要照顧她孫子:「這是我的孫子,我看沒有人照顧他。啊!我最掛著他。」閻羅王說:「好了,那妳就回去照顧他啦!」於是即刻又讓她來托生;長大了之後,就給她孫子做太太。所以這叫「孫孫娶祖母」,這個祖母放不下孫子,回來就給孫子做太太;你說這是古古怪、怪怪古?或不是古古怪、怪怪古呢?

誌公禪師為什麼知道?他有五眼六通,一看這新媳婦,原來就是新郎的祖母,就因為有這麼一念放不下,所以又回來給孫子做太太。

誌公禪師又向人群堿搳A有一個小女孩子拿著一塊肉在吃。他又說了,女食母之肉。這個女孩吃的這一塊肉,原來就是她的母親轉生做羊,現在這隻羊被殺了,她拿這羊肉來吃。

又向鼓樂棚看,奏音樂的鼓樂手在那兒打鼓。他又說,子打父皮鼓。這一個鼓樂手打的鼓,正是他父親做了驢,驢皮被剝起來,做的一面鼓。

又往炕上看一看,啊!豬羊炕上坐。這些是他們以前所吃的豬羊,現在都轉生做人,和他們做親戚、做朋友,所以都來在這個家的客廳媄銣今菕C

六親鍋媯N。你看他自己父黨之親、母黨之親、兄黨之親、弟黨之親,所有的親戚朋友,因為以前吃豬肉、羊肉,現在都變成豬羊,又被他們殺了,放在鍋堥茧N。

眾人來賀喜。大家來到這堙A看他娶新媳婦了,都說:「恭喜你啊!」這個來恭喜,那個也來恭喜。這樣子,我看真是苦。我看這種的情形,就是造業;造業,就是苦的意思。

由誌公禪師來看破了這家庭的因果。這一個家庭是這樣,那麼其餘的家庭,又怎麼知道不是這樣呢?所以修道人要小心﹣﹣在種因上不小心,結果上就要認帳了。

那麼人為什麼做人?我們做人,就是來還債的。還什麼債?還倫常的債、還世間的因果債。你還這個債,就能了這個債;你不還這個債,債就不能了。也就好像什麼呢?好像我們欠人的錢,就還人的錢;不還,債就不能了了。人在世間上,也就這樣的。

我又想起來一個公案。有個家庭養了一隻驢,就天天用牠來拉磨。磨坊的主人嫌驢走得慢,在磨坊堙A天天拿著一把竹掃把打它,趕著這驢拉磨,叫牠來為他做工。那麼這一生完了,來生這隻驢就轉生做一個男人,打驢的人就轉做一個女人,兩人就結婚了。

結婚,你說怎樣呢?這個男人一天到晚就打這個女人,無論拿起什麼東西就打,或者吃飯的筷子拿起也打;一天到晚連打帶罵,她做什麼都不對。啊!打來打去,這一天這個女人遇到寶誌禪師來了,就說:「唉!我的丈夫不知道為什麼天天都打我?您老修行是得五眼六通的,請看看我們這是什麼因果,為什麼他天天這麼打我呢?」

誌公禪師說:「喔!你們兩個什麼因果啊?妳前生是個男人,在磨坊媕Y,用一隻驢為妳磨麵粉,妳天天打這隻驢。現在這隻驢就轉生做男人了;妳啊,就是打驢那個人,現在做女人。你們兩個結婚了,所以他天天打你,就因為你以前天天用掃把打這隻驢。一隻掃把是由幾百條竹子做的,妳現在要想解這個冤結,我教妳一個方法。妳把家堜狾釭漯F西都收起來,就留一支用馬尾織的拂塵,那個叫蠅甩子。他看沒有其它東西可打的,就會拿拂塵打妳;打完了,妳就告訴他說,前生妳是個趕驢拉磨的人,他前生就是那隻驢,因為天天被妳打,所以現在他也天天打妳。那麼他用馬尾子織的拂塵打妳,這個一下子就有幾百條,所以他打妳一頓,今天就把以往的債都還了。妳對他說明白以後,他就不會打妳了。」

她果然就把所有的物件都藏起了。她的男人回來,不由分說,就要打她;各處找東西都找不到,只找出一支馬尾子,劈頭蓋臉就打。以前他打,這個女人就跑;這一次打,她就坐在那兒挨打,等他打夠了,就問:「喂!我以前打妳,妳就跑;今天我打妳,妳怎麼不跑?」

她說:「你不知道你打我是有前因後果的。今天寶誌禪師來,我請教他,為什麼你天天這麼打我呢?他告訴我說,你前生是隻驢,因為我叫你拉磨,天天打你;所以今生你投生做一個男人,我變成一個女人,兩個人結婚,因此你天天要來打我。他教我把拂塵放在這兒,等著你來打我,叫我不要躲避;那麼你今天打完了,我們倆的債就沒有了,以後再不會打架。」這個男人一想:「喔!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那我現在不可以再打了,我今天若打她多了,來生她又要打我。」從此之後,兩夫婦不再打架了。

由這一點看來,人世間誰和誰有緣,誰和誰沒有緣,誰和誰是夫婦、父子、兄弟,這都在往昔有一種因果,所以今生才做這種眷屬。我們若明白因果,就應該要改變因果﹣﹣往好的做,不要往錯的做。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