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唯心-1981年亞洲弘法記行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吉隆坡

應知無量煩惱病。應集無量妙法藥。應療無量眾生疾。

為遭生死苦者,飲以甘露,令其安隱。

《三字經》開端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按儒家的思想,天地陰陽交配,所生之謂人。天所賦之謂性。這個本性,本自純良。在天為元亨利貞,在人為仁義禮智。元亨利貞,是天常之道。仁義禮智,是人性之良。

這個渾然純真之性,發之於事則為情。情隨境遷,所以接著云:「性相近,習相遠。」天賦純良之性,人人本有。因此在小孩啟蒙之時,雖氣質各不相同,但彼此相去不遠。及人事稍長,知識漸開,世情日曉,便被物欲所蔽,七情所擾,乃至染上種種不良的習慣,酒色財氣,貪瞋癡,迷昧心竅。這時,天賦的純良,已被埋沒,甚至消失殆盡。這皆由惡習氣熏染,自甘下流。所以才說「性相近,習相遠。」也即是《楞嚴經》上說的 「性流為情,情流為欲。」

欲,是生死的根本。欲念有多種,譬如財、色、名、食、睡,叫五欲,亦叫地獄五條根。但諸欲中,以色欲最甚。故《四十二章經》上說:「愛欲莫甚於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賴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無能為道者矣。」﹝第二十四章﹞

可嘆者,今時今日的青年人,沉醉於色欲,浪跡狎褻,縱欲喪身為趣事,敗倫傷化若尋常。尤其西方「文物昌明」的先進國家,歪風更盛。加上近三十年來,日益猖獗的吸毒吃麻醉品之劣習,已把西方社會道德的根基侵蝕,幾臨崩潰。人民成為物欲的犧牲品,科技不啻進毒,釀成家庭破碎,同性戀,犯罪兒童,少年販毒,避孕,墮胎,姦淫搶殺。尤其在西方的各大城市裡,陰氣重重,佈滿罪魔的影子。

在美洲精神病院,兒童感化院等怪誕的跡象,不勝枚舉。為甚麼?最先進的科學理論,也不能滿足這個問號。因為西方哲學之基本,建立於「我」相,把萬事萬物,條分縷析,分裂解剖,不能超出「人我」二端之樊籠,因此它缺乏一個整體性而又合乎邏輯的正確宇宙觀。

遍尋中外最淵博的典籍,也找不到比「因果循環」、「實相緣起」那麼明徹、究竟之教義。因為,因果律是宇宙間自然的法則,是鐵面無私,絲毫不爽。可是,所有善惡因果,不出你現前的一念心,故云「十法界不離一念心」。今時,無論遇到甚麼怪形怪病的人都不再驚奇了。

在研究《大方廣佛華嚴經》後,明白了「一切唯心造」。若是傚法華嚴海會佛菩薩那種大而無外,小而無內,無罣無礙,任運解脫的宇宙觀,去待人接物,事理雙融。菩薩的出發點,沒有絲毫自私心,純粹是大公無私的。因此:

為悉知一切眾生心樂、煩惱、習氣故發心。為悉知一切眾生死此生彼故發心。為知一切眾生諸根方便故發心。   

──《華嚴經初發心功德品》

悉知,就是盡知無餘,盡虛空、遍法界、在每一粒微塵﹝原子粒﹞內,菩薩能念念知道十方三世眾生的心念,毫不雜亂,而是如如不動,了了常明。這就是一切智智者登峰造極的境界!

佛,就是宇宙間最健康的人,在身心上他已證得致真常存,常樂我淨涅槃四德。因之,佛有三身、四智、五眼、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佛就是大智慧,若用科學的詞彙,可以說佛就是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的一種「熱」、一種「能」、一種靈明覺性、大光明藏。

哪有智慧人見佛之超然智慧,而不發大願,履踐佛所行的大道呢?

眾生分上,蹂躪他清淨本然的佛性,把明珠陷於淤泥,故身心上百病叢生。病痛,就是背道而馳的迴響,就是同流合污,自暴自棄的跡象。

今早,又有另一批病人求見,其中有神經衰弱、顛狂散亂的病人。也有痼疾縈身,連年累月臥床不起,起居困難者,皆由他們的眷屬送到佛教大廈。此類的病源,在《地藏經》上說得很清楚:「有男子女人,久處床枕,求生求死,了不可得。或夜夢惡鬼,乃及家親,或遊險道,或多魘寐,共鬼神遊,日月歲深──此皆是業道論對,未定輕重,或難捨壽,或不得癒。」

可憐在一般精神病院內的專科醫生,哪會明白其中的頭緒?怎會知道此類病人,皆是宿殃障重,或是有已亡之親眷附體,以求救拔呢?唯獨正法裡的明眼知識,對眾生的業緣一覽無遺,才能把這些陰冥間的孤魂猛鬼,無量劫以來的冤親債主,超荐往生。除了皈依三寶,仰賴佛力,在這個茫茫孽海中哪有依怙?菩薩為悲愍在苦海裡沉淪的眾生,因而發金剛不可沮壞的誓願!

我當於彼諸惡道中,代諸眾生,受種種苦,令其解脫。菩薩如是受苦毒時,轉更精勤,不捨不避,不驚不怖,不退不怯,無有疲厭。何以故?如其所願,決欲荷負一切眾生,令其解脫故。

──《華嚴經十迴向品•第一迴向》

一早,有一位女居士,帶著她的弟弟謁見上人。彼弟年約四十,身裁矮小結實,臉上掛著一絲癡呆的笑容。然後,該男子迅速地手足舞蹈,也即是用「手勢語言」,看他張口吐舌,擰眉瞪眼,表情既可憐又滑稽,據他姊姊說:「這個人五、六歲時,某次從床上墮地,大腦受到震傷,而患癲癇症。每月平均發一兩次。有時在街上,隨時臥倒,四肢痙攣,絞痛成一團,悶絕失去知覺,經半小時後方甦醒。雖然年齡已不小,但脾氣猶像個小孩。並且他還是啞巴,剛才所使用的手語就是由聾啞專家教授的。」

上人對著他也搖搖首,面上露出哀愍的表情:「唉!你看這人的行動舉止,相貌,像不像黑熊?」的確,他的頭髮烏黑堅硬,皮膚也是黝黑色,加上結實的筋肉,面部又惹人發笑的表情──恰像一隻大黑熊!

上人接下申述其因緣:「你弟弟前生是隻黑熊。他被老道﹝茅山﹞所飼養。老道頗有功夫,可是這頭黑熊弟子卻不聽話,最愛偷吃東西,尤其是偷師父的好東西吃。老道發怒故咒詛黑熊,在牠身上下了蠱。自此之後,黑熊痛苦萬分,每次毒發,他總是狂跳亂蹦,痛極而昏倒在地。直至今生投胎成人,獸性未脫。並且蠱害發作時,他仍是亂蹦亂跳,大吼大叫,像往昔那隻黑熊的模樣。你說不是嗎?」

女居士聽後恍然有悟,喊出來說:「難怪啊!我這個弟弟最喜歡吃東西,但他不似常人。儘把東西往嘴裡塞,吃飽了就全部吐出來,真是氣煞人!」

上人微笑說:「哪!你現在就應明白他為甚麼有這種習氣。這是黑熊的本性猶未脫哩!」

女居士:「有甚麼方法可以令弟弟早日痊癒?他自己老是不聽教化,更談不上念佛、拜佛。」

上人:「你是他的家人,可以代他多造點功德,祈求消他的孽障,也時常觀想,迴向給他。」

這樁事項令我想起近年來在美國家庭裡,普遍出現一種毀滅狂的兒童。(Autistic Children)。這些兒童生下來頭腦不正常,專喜歡毀壞任何物質,亦有自我虐待狂,譬如你給他玩具,霎眼間他便把玩具,撕得粉碎。這還不要緊,最糟糕的是他們竟然對自身下毒手,諸如自噬手指、胳臂、或任性地自把頭顱撞牆,撞到頭破血流也不以為然,其稟性孤癖,頑狠暴戾。近年來在美國種種階層的家庭裡,皆有此類兒童出現。父母不能留在家裡撫養,只好送到兒童心理病院,也教一般心理學家頭痛!情形嚴重者,就要把兒童關到一種特製的房間裡,棓恭|壁,乃至天花板及地板,皆釘上極厚的海棉,以免兒童發作時,把軀體毀滅至體無完膚,皮肉潰爛。

嗚呼!哀哉!在一個民強物富的超級大國,為何有此種怪誕的現象,普遍出現呢?

據上人的分析,此類兒童主要有兩大業緣:﹝1﹞夙世專門打獵,撒網或設坑陷捕捉飛禽走獸。﹝2﹞其父母懷孕時,酗酒或專門吃迷幻藥、麻醉品、毒藥,因而損壞了胎盤的細胞,嬰兒未出世時,其腦部已滲透毒素,故產下時神識不正常。

諸惡行中,殺生害命,最傷慈悲種性,因此戒殺是第一基本戒。凡是恣情打獵,網捕生雛,斫傷生靈者,無異戮殺自己過去生生世世之父母,大逆不孝,故感天誅地滅之惡果,命終當墮三惡道中。如陷黑繩熱焰地獄,大叫喚地獄等,千萬種極大苦楚。從地獄出離後,多世輪轉餓鬼,畜生道。縱得人身,處母胎時,母不能食,身色憔悴。由殺生故,多胞胎傷墮﹝或小產、或流產、胎死腹中﹞。或得出生,亦是短命多難,多患怪病。
   
在佛經上,記載頗多,諸如《觀佛三昧海經》裡,說人假若焚燒山林,殺害蟲蟻,或生燖其他野獸,其人命終時即墮鑊湯地獄,骨爛皮剝,一日一夜,經恆沙數之生死痛不堪言,罪畢乃轉畜道,為豬羊雞狗短命者。經千萬億次投胎,才得生人間,仍然多病夭折。《地藏經》上又云:「若遇畋獵恣情者,說驚狂喪命報。若遇悖逆父母者,說天地災殺報。若遇燒山林木者,說狂迷取死報。若遇網捕生雛者,說骨肉分離報。」

而恣情打獵、火燒山林、嗜殺眾生者,做人時常得顛狂喪命報。故現在有很多精神分裂、神經錯亂、心理變態者,十有其九皆因往昔殺業彌重。受他毒手下無辜殞命的眾生,冤魂不息,故常隨此人左右;令他身心不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迫極發狂。

上人:「你知道嗎?人凡是自殺者,都有一些冤鬼跟著他,不停地慫恿他:『快點死!快點死!一了百了!』此乃過去自己殺生太多,故今生要殺人償命來還這筆長流的血債。」

殺生居其第一。其次還有一個導至顛狂的重因,就是吃毒太多。近二、三十年來,西方社會的青年人,大多受到這種荼毒所喧染,或重或輕。輕者或抽香煙、喝酒、吸大麻等。重者打海洛英、嗎啡、吸鴉片煙或服食種種迷幻藥﹝如LSD等﹞、興奮劑、鎮定劑、安眠藥。而最可痛者,此類毒品,在「黑市」場上普遍出售,更有很多醫生,不顧醫德,隨便開藥方讓病人到藥店亂買藥。   

大學裡,不知多少人做了毒品的犧牲者。本有雄心壯志,且又聰明敏捷,一旦患上「毒癮」,則數月間變成瑟縮頹唐,壯志消磨,判若兩人。更有因用藥過度,如打大量的海洛英,或食過多興奮劑而暴斃者。而今,販毒的團體,已大量打入公共小學階層,大力向兒童進攻。可憐尚未啟蒙,清白純淨的兒童,一經大麻,麻醉藥的熏染,個個無辜「上鉤」。未到弱冠之年,竟然元氣渙散,臉色蒼白晦暗,目光混濁不清,呈著魔相──真令人痛心!

而今,有毀滅狂的兒童,其父母多數是服用種種藥品過量,在其母懷孕時,毒液早已損壞了胎盤裡的染色體 (Chromosome),胎兒有感於母之邪氣,視聽飲食起居,皆不離邪色、邪味。產下則為不肖。

這就是父母敗德,胎教不正,濫用煙酒毒藥而連累到下一代的駭人果報!今時的文明社會,竟出現這麼多白癡兒童,或精神失常的青少年,就是嗜酒縱欲,以至損福傷慧的鐵實寫照。這種鑑明,迄無他法。只有世尊的哲理,才是究竟真科學也!

上人又說:「為甚麼有些人犯毒癮?當知他們都有煙鬼、毒鬼附在身上。犯癮時是那個煙鬼犯癮,於是令這個人涕唾流溢,四肢發軟,心悸顫抖,非吸毒不可。一旦吸毒了,那煙鬼便暫時過癮,不麻煩他。一但藥力發散,煙鬼又要來吸食。如是纏縈不清,把這人的精血耗盡,精髓枯竭,漸漸其形亦似『鬼」,日久夭亡。

凡夫愚昧,不知其中底細;開五眼之人,一目了然。是故,醫學上採用種種鎮痛麻醉劑,企圖治療煙癮,只收一時之效,而不能斷毒癮之根。因為沒有人具足真知灼見,明察病源,焉能對症下藥呢?唯獨佛法,是徹底的解藥。但必要生最誠懇的懺悔心,感應佛來消業障。還要勇猛修功補過。」

菩薩他目擊眾生種種不可說的因緣根性,願完全了知他們的欲樂而應機說法,因此發大心,勇猛修行!

過去未來現在世,所有一切善惡業,
欲悉了知無不盡,菩薩以此初發心。

一 切世界諸眾生,隨業漂流無暫息。
欲得天眼皆明見,菩薩以此初發心。

──《華嚴經十住品》

連日來很多信眾求見上人不遂,因為每天接見病勢較重者已達數百人,其餘病勢較輕者,皆教他們自己在佛前頂禮懺悔,誠心的人亦屢收立竿見影之效。以下是一位居士的報告:

有個女病人,名月娥,因乩童而中邪,其姊帶來要求見上人醫治,當時師父很忙,不克接見。有人告訴其姊:「若你要令妹病好,你雖不能上樓去見上人,只要你誠心在殿上跪拜,向上人祈求,他也會知道,也會加持令妹的。」其姊果然很誠心地跪拜,有人亦發心與其姊一同跪拜,默默向上人祈求,大約十分鐘左右,奇蹟出現,其妹不要坐椅子,也要跪拜。不久上人從樓上下來,主持皈依儀式。有人帶病人從門邊,走到中央,她已很清醒,自己樂意走到中央的地方跪拜。皈依儀式完了,她已能自己走上前面去,向上人頂禮,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啊!

下午,上人乘興,引敘他在東北的一樁公案:「你們現在看我替人治病,好似輕而易舉,其實不是那麼好玩的,我少年時,血氣方剛,脾氣很急躁。最大的毛病,就是有一股俠義的精神,好打抱不平,不忍心見人受苦。凡是有病的人,一則我不知道,二則沒見到,否則我一定要令他好。如是者,得罪了不知多少妖魔鬼怪。因為有重病之人,多數是妖魅纏身,冤魂附體。我把這些妖怪降伏,他們無從得便,卻懷恨在心。

上次已告訴你們,在東北東井村他們聯合起來發大水欲把我淹死,但不成功。民國三十五年秋,我從天津乘船赴湖北,在黑海洋中,陡然翻風作浪。也不知甚麼原因?那船只在海中心打轉,如陷大漩渦,旋轉不停。當時船上人嘔吐不止,甚至把黃膽水也嘔盡,尚無人悉知其中底細。原來那些水怪群起攻擊我,目的在覆舟把我淹死。本來旅程只須兩、三日,但該船竟困在海中整整十四天。最後,終把水妖驅散,船抵武昌時,有感而作「嘔吐頌」:

結伴南行十四僧,鬍子長老沙彌青。
碧海接天天萬里,黑波逐浪浪千重。
法降妖邪舟未覆,輪奉聖助嘔方寧。
喜抵滬海除饑渴,武昌正覺寶螺鳴。

自從那次大禍不死,我收斂了許多,不輕易與魔起對待法。何必結冤呢?因此,楞嚴咒裡面有降伏法、鉤召法,雖能摧伏天魔外道,但不宜亂用。雖能收一時之效,過後這些魔怪含恨在心,會屢來與你算賬,到時弄到你舍宅鬧鬼,雞犬不寧,很不好惹的。

是故直至現在,還有很多妖魔鬼怪時刻對我虎視眈眈;一有漏洞,即乘隙而入。你們不要以為萬佛城裡只有佛,也有不少天魔外道,魑魅魍魎,狐妖仙怪之類,隨時搗蛋。哪一個修道人心不正,甚至打一念妄想,魔便趁虛而入。其實他們主要對抗的人是我,我是眾矢之的。

但我深明這些魔擾,乃是由自性所感。誰叫我年輕時意氣用事,摧伏很多魔軍?故他們的眷屬時常靜候報仇之機。我現在不對任何魔起對待,我向他們豎白旗,投降了。用慈悲喜捨來攝受,希望他們迅速的皈依三寶,轉成護法。就算他們來魔我的徒弟,擾亂道場,我也不介意,不怪他們。我用最大的忍耐心,向他們說法,教他們改邪歸正。所謂:

魔是磨真道,真道才有魔,
愈磨愈光亮,光亮更要磨,
磨得如秋月,秋月照群魔,
魔群照退了,現出本來佛。

萬事萬法都在說法。佛成佛是誰助成他的?是魔。因此,魔就是反面的善知識,教你趕快發菩提心,匡扶正法,不要再有邪知邪見。他們冥冥中促進佛法的增長,是來助我弘法的。凡事真懂了,則順逆一如,不思善、不思惡,徹見本來面目,本地風光。故我常提醒你們:

一切是考驗,看汝怎麼辦。
覿面若不識,須再從頭練!

晚間,上人開示如下:

現在這個大講堂裡說法,十方諸佛菩薩皆放光加被來聽法的人。你有一分誠心,便得到一分佛光加被。你有十分誠心,便得到十分佛光加被。這是很平常的道理。你若無誠心,諸佛菩薩雖放光,也不能照破你愚癡的黑暗。所以我們在佛教中,要做利人的事,不要做害人的事,也不應擾亂道場,不要做害群之馬,要深信因果和大乘法,不要自私自利,儘找他人的毛病,而自己的過錯全不知。這就是善中之惡,佛教中的惡霸,獅子身中蟲,最要不得。如果你在佛教中欺壓他人,以後的果報也是受他人欺壓。從地獄出來轉畜生,或者做人時,也是盲聾瘖啞,六根不具,受人歧視,所受的果報,非常可怕!

凡是有病的人,應生大慚愧心,要竭盡心力多做善事。不要求名求利。我對你們講的法都是平舖直敘,沒有弄精魂,談玄妙,更不是口頭禪。望各位好自為之,不要做佛教的敗類。」

正信三寶是藥,勤修福慧是藥•••
返本還原是藥,有過能改是藥。

──《消災延壽藥師寶懺》

一切眾生墮惡道,無量重苦所纏迫,
與作救護皈依處,為諸菩薩如是說。

──《華嚴經十住品》

起我我無諍,久捨冤親心,右以旃檀塗,左以利刀割。 於此二人中,其心等無異。

──《莊嚴論》

連日來一傳十,十傳百,家喻戶曉。尤其靠近本團即將返美的最後數天,人群來勢更是洶湧。佛教大廈的交通,如簇簇激來的波浪,競注沸騰。冥冥中感到此世界、他世界、無數世界的天龍護法駕臨道場。

早晨開會時籌委會的諸位幹事,守門員等,不約而同地捏了一把汗,說:「啊呀!來勢不得了,下面人山人海,像海潮泛濫,我們要時刻謹守自己崗位,費盡力量,才把來人壓得住。否則個個都竄上來,則秩序大亂。」

上人微笑,「哈哈!想壓也壓不住了?你們看,這個師父是用甚麼法術來把人迷住了?」

即時,有幾個籌委會員接腔說:「哪裡!上人才不耍把戲,愚弄無知。就因為這些人很多被巫術所害,或邪師所蠱惑,惹到一身降頭,周身病痛。在此地下毒手的人多,解毒的人卻少!他們很苦啊!難怪命也不要也到這裡來,求佛菩薩加被。」

「唔•••」上人默默怡笑。弟子觀察上人無論在任何場合下,都保持如如不動,了了常明的作風。所謂「泰山崩于前而不驚,美女臨于懷而不亂。」不被外境所轉。

本團初到亞洲一帶,在佛教界裡皆噪聲四起。在臺、星、馬成為眾矢之的,有很多人對萬佛城的行者,不是褒中貶,便是群起攻之,但我們從未生煩惱起瞋心,只怪自己道行不足,而對方欲使我們更邁進一步,努力改過。在上人座下,屢屢觀察他在一天內千百種變化無窮的場合裡,仍然抱著一貫的宗旨,逆順一如。被人杯葛時不生憂惱,受人讚揚不起貢高。他絕不高舉,自讚己德;時刻都是保持謙沖的態度,和光同塵。

又有一位幹事開口說:「不過,連日來求加被的病人們,弟子收下他們的紅包。裡面很多只有一、兩元馬幣──弟子感到這未免太不尊敬三寶。試想,通常看醫生也要二、三十塊錢,他們現在來求佛菩薩加被,怎可以這樣耍無賴?我們身為在家弟子,也看得不順眼!」眾人又同聲讚和。

上人搖搖頭,露出一副天真自然的笑容說:「唉!就因為這樣慳貪成性,所以他們的病才那麼重嘛!假若稍明道理,早應覺悟自己業障深重,竭力造功德。所謂『德大冤孽消』,縱使你業障多大,如果發心多造點功德,超荐冤親債主,功德做夠了,病自然會好。但他們施錢如割肉,也因為業障所蔽,故來到三寶前求加被,連醫藥費也想省去。

這還不算壞,好像前幾天在檳城,有個男人強迫我,醫治他兩個白癡孩子,粗魯野蠻,我不依,他便破口大罵,說佛教不慈悲──這不是儘在道場裡造罪業嗎?既要病好,又不拿出來一點誠心,這道理怎講得通?」

這時,一位法師說:「諸位有很多已參禮過萬佛聖城,亦略曉得我們的家風。在那裡的出家人,沒有人接受私人供養,一切錢財都歸常住保管。差不多人人都是日中一食,夜不倒單,更有很多是持銀錢戒,連手都不摸錢,就是想清淨辦道,不染上錢的齷齪毒菌。所以,在那邊根本就不流行封紅包。你要單獨供養聖城內某一個出家人,好比罵他是一樣的。

那麼,人要供養上人,供養三寶,添香油,本會不是不歡迎,但一切拿到辦事處,由執事代收。那麼常住將錢拿來做甚麼呢?絕不會去買好吃、買好穿,或把自己的臥房佈置得豪華如旅館。在那裡的四眾弟子,深憾自己福薄慧淺,故盡其量惜福,省吃省穿。那裡的冬天甚為寒冷,有時下雪,但出家眾的寮房沒有人用暖爐,個個甘願捱凍。因為「吃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當然,對外來的客人不能相提並論。最低限度常住供養三餐、暖爐等,但招待當然不週到,佈置也不豪華。我們是重道風,不重人情。」

上人在旁頷首,說:「他講得很對,也確實是這樣的情形。眾人多年來默默耕耘,中美年輕的出家人,都不愛享受,直至一九七七年集體搬到萬佛城居住,從前在三藩市金山寺,及國際譯經學院女眾道場,你知道我們是吃甚麼的?每隔兩三天,廟上有人去菜市場,那些菜販都跟我們熟了。廟上拿出一塊錢,把菜攤當日已剩下,本要扔掉,稍有瑕疵的爛菜撿出好的來,集成兩三箱,車回廟上,這樣足夠兩個道場吃幾天了。哪有在這裡天天吃燕窩、花捲、饅頭、香菇,幾十種麵條、齋菜、水果那麼豐富,故我們未到前早已與籌委會協定:午齋所吃的要實際,不要油膩、不要好吃。否則損福又妨礙辦道,吃得好,欲念必增。食是色的幫兇,出家人要時刻生出慚愧心,吃得哪麼胖做甚麼?!」

這位法師再補充:「本會將善信的供養,拿來做功德,才不違背信施的重恩。譬如,本會所辦的教育──育良小學、培德中學、法界大學,對國內學生是免費的,連小孩子每天的膳食,皆由常住供養。目的為何?就是要培育英才,報國恩。校內一致推崇孝順父母,敬重師長,精忠報國,進而提倡為全宇宙服務。在他們小小心靈上,奠定了「修身、正心、誠意、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堅固基礎,使其敦品立德。現在,各級學校均已走上軌道。小、中學生,學會了自己收拾地方,在廚房裡幫助洗碗、打掃,在城內的街道上掃樹葉,每天分配種種勞作,助長其身心健康,良好發育。萬佛城的學校,旨在造就傑出的人材,無論將來在社會做事,或成就弘法人材,皆要依靠這些出類拔萃的青年人。」

又有團員發言:「對了,有鑑於時下道德衰微的現象,萬佛城的學校卻是朝氣勃勃,霞光萬丈,對學生從小就灌輸五戒十善的思想。教導兒童,有關麻醉品、吸毒種種害處。男女生完全分開教導,令他們自小便懂得避嫌,潔身自愛,絕不像一般西方的學校,小學生便懂得談戀愛。反而,在城內,早就讓學生認識,避孕、墮胎等法皆是最無恥不淨的行為,令他們純潔的心靈,不受情欲媒界之色情染污。人能保持真潔純陽,始能成為宇宙間正氣方剛,堅毅不屈的領袖人才!」

大家聽後均為西方正法的光明前途慶躍。

稍後,有人特別約定求見上人,原來是一位中了蠱的女居士,女居士由她的家翁送到樓上會客室,此時她已搖搖欲墮,險些支持不住。上人遂叫她坐下,報告她的情況。女居士說:「去年自弟子聽聞上人德號之後,心生欽敬,便很想皈依上人。近年來,密教在馬、東南亞一帶大行其道。弟子有一位親戚,屢次勸我去皈依喇嘛。我說:『我是有心皈依三寶,將來機緣成熟,皈依上人的。』她常說:『去一趟嘛!有甚麼不對呢?又不是叫你去拜喇嘛做師父,可以去參師嗎?』但多次被我婉拒。」

「本年十月十四日開始,弟子突然患了一個怪病,心跳異常,精神衰弱,常覺得一股迫人的熱氣,從心口冒出體內。每個細胞像火燃,身體突然變得消瘦、羸弱、四肢無力。家人素來對我愛護備至,趕快把我送到醫院急救室。經過幾個專科醫師細心檢查,發覺血壓、心、肝、脾、肺、大小便等,一切均正常,根本診斷不出任何病情來。只好又送我回家休養。」

說到這裡,臉上猶露惶恐之色,但淚如雨下,聲音顫抖勉強說下去:「如是者,病情惡化。」「本來我的健康良好,病發後,較前有天壤之別,只能枕臥在床,精力衰頹,食不知味,夜多噩夢,冥冥中感覺很多妖魅在旁作弄我,甚至夢寐中會喊叫驚醒過來,一身冷汗•••。」

上人一直默默不語,只是靜聽來者申訴。女居士接著說:「十二月十七日,弟子聽到上人將來大馬之消息,簡直歡喜若狂。時刻在家裡念觀音名號。這幾天我到此地,屢次都求見上人加被,但每次見到上人怕得不得了,心跳得很厲害!你們到檳城那幾天,我的親戚又來跟我說,某位西藏大師來馬,硬要拉著我去見見。弟子主意不堅定,人情難卻,終隨著她去見喇嘛,他們講話我是聽不懂的,只見他在我頭上行個甚麼金剛刀禮,又問我的時辰八字,說為我做甚麼法會。」

此時上人感嘆地說:「唉!你怎麼這樣糊塗?你現在試記憶一下,病發之前,你曾吃過或喝過甚麼特別的東西?」

女居士答:「當日早上,我攜孩子到街上逛。在路旁歇腳,剛巧那兒擺了一個小販攤,於是我叫一碗沙河粉,孩子吃了,只剩下幾片豬肉。我不欲蹧蹋,於是把豬肉吃完。吃下立即眼前發黑,差點昏過去,回家後便惹了這場大病,迄今出入醫院已五次,每次醫生都查不出病源,硬說我是心理病。」

上人:「你被人下了降頭猶不知!好,我替你加持•••」遂用手杖輕輕往女居士的肩膀上拍了幾下,她撲通一聲,立即昏倒在地!在旁的幾個近身弟子及其家翁,都嚇得手忙腳亂,趕快用毯子把她蓋上。女居士過了幾分鐘才甦醒過來。

上人不斷為彼加持,又觀察她的病情,真令人毛恐皆豎!原來,她早已受惡咒所持,蠱毒瀰漫全身,有無數細蟲在其身內嚼食血脈筋肉,飲髓斷脈,毒蟲齒利,纏絞燒身,難怪她感覺時刻有火焰燃身,原來此類邪術在作怪。

此外,那種「蠱」都是無數的邪妖精祇,牛鬼蛇神,魑魅魍魎等綜合而成。一般修邪術的人,其心狠戾,修羅性很重。他們精進加持,日以繼夜地咒詛,鼓吹這股瞋恨,報復心,故邪咒有立竿見影之效,甚至比佛法正咒功效更迅速!因為邪咒所遣使的妖魅,如同世間上的流氓蕩寇,像游擊隊伍,東竄西闖縱橫無忌,他們唯恐天下不亂!

上人不斷為女居士加持,其間更有豹虎豺狼,蚖蛇蝮蠍,狐狸鱷魚之類的凶狠惡獸,形狀恐怖,有幾百種,都被正法的威神力,逐漸攻出來了。雖然,此類眾生是一般人肉眼所看不見,但開了五眼的人,卻能目擊得清清楚楚。

正所謂:

牛鬼蛇神性猖狂,苦毒兇惡似虎狼。
大作手眼難逃避,降伏群魔佐法王。

降伏諸惡毒術師,他化大眾盡呼時。
摧折欽奉聽鉤召,邪魔鬼祟總皈依。

 ──節自上人著〈楞嚴咒句偈〉

如是加持約五分鐘,女居士即作嘔吐狀,雖然吐出來的,乍眼看去似是些唾沫,其實就在那時,不知有多少蠱毒、害蟲、邪氣被驅出!邪不勝正,正法神咒的威神力,真是不可思議。上人專心加持,逐步將荼毒和解、溶化。女居士乍昏乍醒,來回好幾次,可見她數月來,身心必定飽受苦不堪言的煎熬。

又放光明名無畏,此光照觸恐怖者。
非人所持諸毒害,一切皆令疾除滅。

──《華嚴經賢首品》

時已近十點,尚有其他人求見,今天加持到此為止。於是,上人命女居士的丈夫、家翁送她回家靜養,明天可以再來。

接下來了一個啞巴,年三十六歲,身裁矮小,但秉性尚稱伶俐。自六歲以來,他便失去聽覺和說話的機能,但自己學會寫字,於是,他在紙上寫:「覺得耳朵和嘴巴處,有一扇門堵塞著,祈求上人為我加持。」

上人也毫不猶豫地告訴他:「前生你是個漁翁,專門用蚯蚓、小蝦等為餌,用尖銳的魚鉤,把這些小動物的身體蹂躪摧殘。當魚虌蝦蟹等上鉤或被網捕時,你便用尖刃或碎石,割開牠們喉嚨鰓唇,使魚虌斷氣而亡,如是者殺生無數,故今身受此果報。」在旁的人一邊以手勢,或用紙筆,令啞巴明白。他頻頻點頭,跪在上人跟前,眼裡流露懺悔及渴仰之情。

上人遂為他加持。本來人之能聽音聲,乃是由外來的音波,傳入耳鼓受納器官,刺激神經纖維,而遞傳到大腦皮層,成為耳識。人講話,先從咽喉處振動聲帶,始有吐納、抑揚頓挫等差別音聲。

此人失聰瘖啞,醫學界固然無法詳其病根,其實就是他夙世殘殺無量的冤孽,在那裡壅塞,使他耳不能聞,口不能語。上人還不厭其煩地教他從一念到十:「一、二、三、四•••十。」啞巴使盡力量,從嗓子底發出鳴響,隨著上人喊出聲來,雖然發音未能完全準確,但音聲很大。

上人說:「這人業障不輕,且要看將來發展的情形。目前也不可能忽然間就教他恢復講話的機能。最好天天練習,可看日後發展如何•••。」啞巴欣然禮謝,臨去時還依依不捨。

悲哉!痛哉!眾生為貪一時口腹之美,竟狠心犧牲無數生命。今時人嗜海鮮,單是每天餐館內恣殺的魚蝦游鱗,已多不勝數。更有好食魚子者,則每次噉吃千百億條生命,難怪不少嗜海味的人,患上腸炎、肝癌、動脈硬化。近年來,因食海鮮而中汞、鉛毒者,日有所聞。然世人尚不警覺,此是天理循環,殺人償命的因果律哩!

下午,蔡淑貞居士再來拜訪上人。她敘述一個境界,求上人為她釋疑:「昨天,弟子和外子同坐車到郊區小遊。下午時微睏,嘴裡一邊念南無阿彌陀佛,不知不覺在途中入睡。在恍恍惚惚,似睡非睡之際,突見到一位出家人,身穿灰袍,站在我旁邊。此時有四個字,在腦海裡浮現,清晰可見:「達明法師」。我心想: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即時驚醒。弟子對此境界感到詫異,故特來請教上人。」

上人微笑:「大概就是你的前生嘛,是個出家人,住在蘇州。」

蔡居士聽了,喜形於色,說:「大概是師父的弟子嗎?啊!我太高興了。昨天我回家後眼淚直流。」

稍後,其夫謝頁田也來。謝居士是建築師,近年來發心親近供養三寶。彼亦請問其夙世因緣。平常上人很少講人前生的事情,最多僅以暗示的方式,令來者聞後有感。但有時機緣成熟,他也會略發露一二。「他也是出家人。」

當時,謝夫婦倆皈依,法名為果昆、果仲。

汝於善知識,欲求微妙法,
欲受菩薩行,而來至我所。

樂事善知識,勤供一切佛,
專心聽聞法,常行勿懈倦。

──《華嚴經入法界品》

晚間,上人開示: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
 心忘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我們人從無量劫以來,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在六道輪迴中轉來轉去,總也出不去這個輪迴圈,為甚麼呢?因為我們的罪孽比善功德更多,貪瞋癡超過戒定慧。我們雖行善,立功、立德,可是做得不真、不純、不專一。在善裡頭,總是善惡夾雜。

譬如就以布施來講,真正的布施不是為名、為利而布施,而是為栽培自己的菩提果而布施。假如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儘做偽善,沽名釣譽,令人對你有好感,貪這個「善長仁翁」的好名。這樣,其中便雜了不清淨業,因為你貪圖人稱讚你,內有欺騙之意,這不是真善,而是偽善。所謂「善欲人知,不是真善;惡恐人知,便是大惡。」博取社會上一個美名,這不是好人。

譬如在香港,有位販毒大王叫跛豪,現在關在監獄。以前他一方面販毒,一方面又行善,以善事來掩飾他販毒的行為。這種人比惡人更厲害。但終逃不出因果報應,被政府繩之以法。這是善中有惡,善惡混淆,迷失社會人士的眼目。

還有人人皆聽說過,在香港有雙馬,是兩兄弟,也是一面販毒,一方面辦教育,以慈善家的名譽出現於世,而暗地裡非法做惡。因此後來被綁票,遭殺身之害,這都是因果報應。

真做善的人,不需要敲鑼打鼓,令大家知道。立功的人,要真正建立功德,萬事不求,不要一面做功,一面又圖利,這就不真實。「道是行的,不行怎有道?德是做的,不做哪有德?」要腳踏實地,認真去敦品立德,不要妄圖好名。

甚麼是德呢?就是不做一切虧心事,所謂「足乎己,無待於外」,仁義禮智充滿了,這就是有德行,不必再去求人。有德的人,總有一種光輝內蘊,德業充滿之氣魄。所以做善功德,要做純真,不要在善中參雜惡業,將來受果報也是樂中有苦,苦中有樂,悲中有喜,喜中有悲,總覺得不如意。這是往昔種的因不清淨,所以感不圓滿之果報。

我們從無量劫以來,就是在這裡頭水土合泥,虛偽不真,你做事能騙人,但不要以為也能欺騙菩薩。菩薩不會被你欺騙。你一舉心動念,諸佛菩薩護法善神都知道,他們都有雷達,能照射你我之間的思想,故你所行所做,絲毫也不能隱瞞。

所以說:「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我們身有三惡:殺、盜、淫。口有四惡:惡口、妄言、綺語、兩舌。意有三惡:貪、瞋、癡。我們今天都要對諸佛菩薩面前真心求懺悔。所謂「瀰天大罪,一懺便消」,你所造的罪業,雖然塞滿了虛空,但若能真心懺悔,便會消滅所有的罪惡。

罪從心起將心懺:在《華嚴經》有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十法界不離一念心,萬法唯心。你心中做狗事,便成狗。心中做貓事,便是貓。心中做牛事,便是牛。心中做馬事,便是馬。凡是你心意做甚麼,便會結甚麼果。所謂「如是因,如是果。」所以我們要從內心真正懺悔。

心若滅時罪亦亡:妄心消滅,罪就消滅。但這個是不容易的。不忘,罪還是不能消。

心忘罪滅兩俱空:心忘了,罪也滅了,心和罪皆空了。

是則名為真懺悔:這是懺悔的真正表現。假如人有罪,應在大德高僧三寶之前,懺悔以前所造之惡業。所謂「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

我看見人都是迷戀財色名食睡,總是貪著五欲,而不能真正發大菩提心、勇猛精進修道,總是頹靡不振。我很為各位著急!明天本團即將返美,今天我不能不破釜沉舟,坦坦白白的對你們說些有意義的話,若你們能躬行實踐,身體力行,將會得到無限利益。不要在佛教裡,爭權奪利,爭第一。做霸王、做主席。做主席不是爭來的,首先要具備德行,以德服人,非以力服人。

我方才所說的話,我知道有很多人不高興,雖然有很多人不高興,但我不能不說,為甚麼呢?因為在這世界裡,人都是互相欺騙。你說假話,我也說假話,你儘選擇人家歡喜聽的話,所以搞得世上無人說真話,無人能得到利益。我願做佛的黑面使者,不客氣的話,我也要說。不管人喜歡不喜歡,我也要說真話。你們不願意聽,也不要緊;不願意我來,我也省點力氣。可是我不能不說真話,因為我願令正法久住於世,故代表諸佛菩薩說真話。

我從有生以來,就不怕得罪人,要做閻羅王,鐵面無私,令人頭痛。有一位法師叫我不要出版我批評其他人的一段話,怕得罪人。我對他說:「你也怕人不高興,我也怕人不高興,那麼這世界上,又有誰說真話?!」

你們要向前勇猛精進,不要做佛教的師子蟲,自食師子肉。不要做魔子魔孫。先要具備擇法眼,鑑別邪正,不得盲從。

有很多病人來求我幫他們治病,這些病人都是罪業深重,不肯吃虧的人。你不肯吃小虧,將來就吃大虧。假如你不發心做善功德,將來就要受惡果報。各位宜懺悔往昔所造的惡業,誓不復造。你們所有佛教徒,不要有貪心,不要貪密法,以為求一個即身成佛的口訣。世上沒有那麼便宜的事!

就以讀書來講,總要先從小學開始,然後讀中學、大學、研究所。不能三級都跳了。修道亦復如是。種善因,便結善果。種惡因,便結惡果。聽法不要貪多,否則嚼不爛,今天是最後一次開示,就講到此處為止。

這麼多天來,我也沒有甚麼高談闊論,也沒有甚麼密法傳出。假使我用這個噱頭,大概也可以騙你們很多錢,但我是千兩黃金不賣道,十字街頭送知音。諸位聽了這個法,若感到有點意思,就去躬行實踐,不必好高騖遠,時常提起六大宗旨:不貪、不爭、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就是真正的佛弟子!」

臺下掌聲如雷,大概其中還有幾個知音!

心念此慧從聞得,如是思惟自勤勵。
日夜聽習無間然,唯以正法為尊重。

──《華嚴經十地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