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唯心-1981年亞洲弘法記行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吉隆坡

護持千界眾神兵,威風凜凜鬼魔驚,
諸天種族齊向善,妖邪眷屬各奔騰。

早上七時,照例開檢討會。把每日所見所聞,凡是有建設性或新鮮的新聞,向眾人提出作參考。有過則改,無過勉之。

五眼六通本自性
昨天記者招待會上,有人提及西藏喇嘛。近年來有幾位西籍男童,能夠回憶彼前世曾作過喇嘛。據說,這些兒童不但能記得夙生所做的種種事情及所遊化的地方,甚至不需人教就能講流利的藏語,這類消息,在馬來西亞各報章上曾大幅刊載。

上人說:「這些小孩皆是夙慧所秉,或者開了五眼,其實不足為奇。目前在中國大陸,這類的孩子有數百。他們能夠隔壁或在遙遠處使用五眼﹝非普通人之肉眼﹞看到字。」這些小童,年齡多數在六歲至十一歲之間。到年事稍長,有些人便不復有這種異能。

上人說:「五眼六通,是一切眾生自性本具的潛能神通,可以說是高超智慧發揮的一種表現。不獨佛菩薩有神通,所有眾生亦本然具足這種天分,只因無明昧心而不顯。若能童真入道,一開始便嚴持淨戒,從不打染污的念頭,不搞男女關係,加上有明眼的善知識栽培,很容易開五眼,證六通,成就道業。

可是,神通、異稟,其中亦有千差萬別。若依正覺修真,返本還原,則為神為聖;正智發展到究竟處,則為羅漢、為菩薩、為佛。若依邪覺,不持戒律,或飲酒吃肉,或讚歎淫欲,或瞋恨心重,通達之後專用來害人或求得名聞利養──則此類非為神通,而是魔道、鬼通。縱有禪智現前,亦淪入魔道,或為大力羅剎、鬼帥、精靈地祇,噉精氣鬼之類。一般人難辨真假邪正,很容易被天魔外道以魔通所攝,殞滅種智,敗壞靈性乃至喪失道業。」

眾人聽後豁然有醒。上人繼續說下去:「楞嚴經上的四清淨明誨說得很清楚,若人習禪而不守殺、盜、淫、妄四根本大戒,縱得到神通或禪定現前,或能宣敷妙法,或飛天遁地,也只會墮落魔道,因為他不守戒,不能清淨無漏故。因此,修道人必具擇法眼,真假只在一念間;毫釐之差,卻有天壤之別。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大家要特別注意!」

有人問:「何謂返本還原?」

上人:「就是修真,回復清淨童體,把這個臭皮囊鍊成金剛不壞身。縱使從前曾損壞了身體,若能懸崖勒馬,火速撤退,背塵合覺,那麼今生也有恢復本然清淨的機會。可是一定要弄清楚,所謂鍊成金剛不壞身,並不是一般愚夫愚婦去追尋「即身成佛」的口訣。那是欺騙無知的濫調。

釋迦牟尼佛尚且修了三大阿僧祇劫才成佛;我人能不守戒,男女亂作胡為,而又能即身成佛──試問世間上,哪有這樣便宜的事?這種口號專為那些既不願持戒,不肯苦幹,又貪求僥倖,求捷徑的人而設,投其所好,令彼墮落。」

眾人無不深自慶幸得聞正法音!楞嚴經上說:「佛滅度後,末法之時,邪師說法,如恆河沙,令真修行,總為魔眷。」今既遇明師,能破邪顯正,直言不諱,以正視聽,吾人又怎能不修清淨行耶?

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緣,迷不自識。謂言登聖,大妄語成,墮無間獄。汝等必須,將如來語,於我滅後,傳示末法。遍令眾生,開悟斯義,無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護,成無上道。

──《楞嚴經》

真正的善知識
此時,又有人發問:「那麼,如何辨別善知識、惡知識?」

上人說:「那很簡單,先衡量他是否貪財?是否好色?就以此二端作準繩。真正的善知識是絕不貪錢的。不像有些外道,你一進門他就要你把整副身家和盤托出,或者巧設種種玄妙的名目來向信徒要錢。灌頂要幾百塊,寶瓶要幾千塊,醫病要多少錢,祝福又要多少錢,私傳密法又要多少錢。

或者說我看你氣色很不好,若不出多少多少錢,恐怕不能破財擋災。用恫嚇手段把人的錢都騙過來了。愚人急功近利而供養邪師,不知用錢財在持淨戒的僧寶身上,廣植福田,以求增長善根。你們有些人跟隨我多年,我甚麼時候向你們伸手要過錢?不要說現在,就算剛開始經濟非常窘迫之時,我曾向誰訴過艱難?」

隨即,另一位法師說:「眼觀時下的中西佛教刊物,很多提出雙修法,說人既不須斷欲,又能即身成佛,危害了不知多少青年男女!這是引誘人獸性的最卑劣的手段啊!好像在西方此類的妖孽日新月異。有些信徒問他:佛教徒不是教人斷欲嗎?怎樣斷欲,人真能斷欲嗎?那種邪師就答云:欲愛是不能斷的,只能提昇,把它化為一個最大最大的欲念,乃至包括所有眾生在內。這豈不是鬼話連篇?還有很多瑜珈術、密術,公開宣揚淫欲為菩提之根本。師徒相授,以此謂為「即身成佛」之無上秘訣。恐怕將來只會墮無間獄。」

令其聽者,未聞法前,自心開悟•••或知人間,好惡諸事。或口說偈,或自誦經,各各歡娛,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綿愛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

口中好言,我於前世,於某生中,先度某人。當時是我之妻妾兄弟,今來相度,歸某世界,供養某佛。

讚歎淫欲,破佛律儀,先惡魔師,與魔弟子,淫淫相傳。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則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總為魔眷。

以上略舉楞嚴經「五十陰魔」經文數節。願有識之士,慎自審察,明辨真假,無令天魔得其方便!

因果定律
有其他法務在身,要散會了。最後上人苦口婆心地叮嚀作結:「正法在西方剛開始,故出家人不能養成貪利養的惡習,我們多年來凍死迎風站,餓死挺肚行,只憑真修行的感應,絕不耍手段,但護法定會應時而至。切記!法緣不是硬拉來的,不可強求。但我敢保證:凡是真心修道的人,怎樣也不會餓死。」

又放光明名照耀,映蔽一切諸天光,
    所有暗障靡不除,普為眾生作饒益。

──《華嚴經賢首品》

下午,此地佛教界某老居士,帶著兒子及眷屬,從別埠前來謁見上人。其子態度溫文有禮,曾受高等西方教育,現在政府機關任職。數年來彼眼內生膜﹝白內障之類﹞,視力日減,雖屢延醫診治,仍無改進。今仰上人之高風,特來求加被。

上人觀彼因緣,首先問他:「你相信三世因果否?」彼連忙點頭。

上人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人有病痛,多數是前生的冤孽債。不可抗債不還──你明白嗎?」

居士兒唯唯然,上人叫他跪在旁,開始為他加持。瞬間,其業障現在前,原來是一條大蛟龍,在他八識田的業海中,興波作浪,噴出一種黝黑色的毒霧,在他自性海中作怪,把他的眼球逐漸熏得朦朦朧朧。一般西方醫學界,診斷為青光眼,眼膜炎,白內障等眼疾,若以佛家因果律的角度觀之,絕不是眼球本身或生理局部上產生故障那麼簡單的,通常內裡還大有文章哩!而人體、心理上種種怪病,若詳論其因緣果報,其道理亦復如是。

在他的自性海中,除了這一條蛟龍外,還有不可悉數的魚虌、蝦蟹、雞、鴉、牛、羊、豬等的冤魂,無窮無盡!一般眾生的業田,瀰漫著曠劫以來,殺生之劣跡惡痕,明眼知識鑑之,則歷歷分明,如睹電影。凡是貪享口腹而恣情殺生者,統統是逆天悖理的行為。宰殺者的八識田中,積累血跡斑斑的「底片」,目前地球上殺機騷動,血肉橫飛,也只是人類殺生的結賬期。然共業別業,各有不同;善惡報應如影隨形,身自當之,無人代受。這是鐵實的真理!

上人乃教該男居士說:「現在你應該誠心懺悔,觀想三寶的慈光注照,令你宿孽脫生西方,不再擾亂你的道業!」

男居士閉目專心祈禱。此時白衣大士現前,手執淨瓶,以甘露水洗濯其眼珠。正所謂:

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闇,
能伏災風火,普明照世間。

──《法華經•普門品》

上人加持十分鐘,後問男居士感覺如何?彼感到清涼舒暢。當時,除其母及姑婆在場,尚有方果悟、楊國新等數位居士在旁,大家皆感覺到房內的空氣產生微妙的變化。男居士衷心佩服,頂禮,叩謝而去。方居士也隨同到他們家中去一趟。稍後回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上人啊!剛才弟子到他們家裡一轉,走到他們後園遊泳池畔,當真把我嚇了一跳!在牆壁上,懸掛十餘條大劍魚的標本,原來他年輕時,最喜歡釣大魚,那條大劍魚是他某次出海,幾經掙扎所捕獲的戰勝品,後又製成標本以作紀念。唉!真駭人!」

上人微笑,說:「你才知道哪!就是那條魚在作怪嘛!那條魚在大海裡,快要成龍了,竟被這人釣上。大魚的冤魂不散,變成了一條似龍非龍的水怪,要找他算賬哩!」

眾生頑癡可愍,為貪一時口腹之慾,而忍心將其他生靈割肚挖腸,剝皮刮鱗,烹煮煎燒。或囿於習氣,不捨酒肉,玩味於動物的流血哀號。可是,殺他生而延己命,違背天理。因此,屢見殘忍饕餐者,家門多絕;仁愛慈濟者,子孫必昌。是故,欲想家庭安樂,無病無爭,後裔隆昌,首先當戒殺護生,廣積福慧,以為急務矣!

有一首偈頌說得好:

聲與無聲莫浪聽,無聲隱痛轉惺惺。
請君下箸睜眼看,血肉團中有性靈。

諸仁者聽後,若有慈悲心者,能不生惻隱之心歟?!

稍後,從八達嶺區來了一位齋姑,黎降霞居士。裝束淳樸,不施脂粉,舉止言行都很恭謹踏實。她說:「弟子家住八達嶺,佛堂專門供奉觀世音菩薩。我天天祈求世界佛教團結,正法興隆,常蒙菩薩親來指示。昨晚深夜,禮佛之際。忽感觀音顯靈,示意:『若要擁護正法,而今唯有美國的萬佛聖城是正法道場。汝應作廣大布施,出力種福田!』故弟子今早趕忙前來拜謁上人!」然後畢恭畢敬地頂禮。

另一位同來的蔡淑貞居士,也是誠心的佛子。在座的團員們聽聞此種靈應的故事,無不欣喜愉悅。

深心信解常清淨,恭敬尊重一切佛,
於法及僧亦如是,至誠供養而發心。

──《華嚴經賢首品》

正信三寶是藥,勤修福慧是藥。 

──《藥師懺》

信徒愈來愈多,法味日益濃厚。今晚,上人的開示摘錄如下:

今天想對你們講講因果的道理。《三世因果經》上說:

今生做官為何因?前世黃金萓簳迭C
有食有穿為何因?前世茶飯施貧人。
無食無穿為何因?前世未捨半分文。
相貌端嚴為何因?前世鮮花供佛前。

一切都是前因後果,絲毫不錯,所謂「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你殺人,人也殺你;你罵人,人亦罵你;你打人,人亦打你;你吃人的肉,人亦吃你的肉:這是業網交織,輪迴遞償,善惡夾雜的現象。往昔姓張,今生姓李,來生再姓甚麼,又不知道。

梁武帝時,佛法大興,百姓凡有喜喪之事,都要請和尚來念經。那時有一位大財主娶媳婦,便請誌公禪師來念經。誌公禪師因人情難卻,故應邀而來,一進門便說:「古古怪!怪怪古!孫兒娶祖母,女食母之肉,子打父皮鼓,豬羊炕上坐,六親鍋裡煮,眾人來賀喜,我看真是苦!」

他以五眼觀察這家人前世的因緣。原來祖母臨死時,仍放不下孫子,拉著他的手說:「我甚麼都放下了,只是你的年紀還很小,我死之後,不知誰來照顧你?我真的放不下你!」說完,便很不情願的死了,到閻羅王面前哭訴。閻羅王說:「好,既然你的感情那麼重,仍叫你去投胎,將來照顧你的孫子好了。」於是她又投胎做女的,長大後便成了孫子的太太。這種事情還不稀奇,在美國已有很多孫子娶祖母的事例,不必等到來生,今生即是。這是現世報,也是胡鬧。

誌公禪師又看見一位女孩子手裡拿著一塊豬蹄,正啃得津津有味。可是這塊肉卻是從她母親轉世做豬而來的。又看見一位年輕人興高采烈地打著皮鼓,可是這個皮鼓是他父親投胎成驢,被人殺了,剝皮成鼓。又看見正坐在炕上賀喜的眾人,都是前生被殺的豬、牛、羊,現正等著吃喜酒哩!這戶人家以前的六親眷屬,早已變成豬羊,在鍋中煎煮,等著被吃。眾人都來道賀稱喜,但誌公禪師看了,覺得這是最悲慘的局面,故說:「眾人來賀喜,我看真是苦!」

由此看來,因果報應是極可怕的。我們人生生世世互為父母,互為兄弟,互為姊妹,彼此傷殺噉食,冤冤相報,太恐怖了!故要快點修行,早日超出六道輪迴,斯為智舉!」

法會畢,團員們分別到三樓寢室休息。每晚開示完,上人總是汗流浹背,然毫無怨言。

方果悟居士:「唉!上人太勞累了!」

上人只一笑置之:「為了弘法,不惜性命。」

方居士又說:「這次法會的場面,比一九七八年的更盛,真是萬人空巷!」

旁人也插嘴說:「是啊!公道自在人心。如波濤洶湧,想壓也壓不住了!」

上人一笑,說:「你可知道這種感應,是挨過多少人罵而換來的?」

善巧說法故,音聲無礙。
得心自在故,巧說大法,無能沮壞。
得無所畏故,心無怯弱•••
大悲自在故,勤誨眾生,心無懈息。

 ──《華嚴經明法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