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科學就是佛教

戒、定、慧,這是科學、哲學的一個根本。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日
開示於臺灣臺北工業技術學院

各位善知識:我也沒有讀過科學,也沒有讀過哲學,所以對於這個science(科學)、philosophy(哲學),都是一個門外漢。今天你們各位要求講這個題目,這真是強人所難。雖然如此,我略說幾句,是不科、也不學、也不哲的話。

什麼叫科學?什麼叫哲學?這兩個名詞都很抽象的,為什麼呢?科學是屬於慧性,哲學是屬於理性。這慧性和理性沒有一個進步,也沒有一個退步,它都是宛然存在的,在聖不增,在凡不減。

什麼叫慧學?慧學就是「戒定慧」這個「慧」。你想要有真正的智慧,首先必須要有定力,才能分辨是法、非法,善法和不善法;你想要有定力,先要持戒。持什麼戒呢?這個戒,就是止惡防非的,我們「諸惡不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屬於慧性。說「諸惡不作」,誰都知道,那有什麼慧性?「眾善奉行」,也誰都知道,怎麼又能講得上慧性呢?你若能「諸惡不作」,就是個戒力;你若「眾善奉行」,就是個慧力。你有戒力了,中間產生一種定力;定力可以支配這個慧力,這個慧性,智慧之性。

談起這個科學,我是門外漢,可是我說幾句行家話。科學,是無窮無盡的。五百年以前,人家就懂得科學。在中國來說,三千年以前已經有人懂得科學。軒轅黃帝發明指南車,這是在四、五千年以前就發明了;直至今日,東、西方還是根據指南針來判定方向,這都是一種科學的產品。中國的科學,在周朝以前,很早已經有火炮、火藥;可是那時候,不用它來打仗、作戰,用它來鳴炮舉聲,這表示事情的隆重。那時候中國就有科學的發展,乃至於墨子那時候,就發明飛機,但它的名詞不叫飛機,叫飛雁。

可是中國人做事,好讀書不求甚解,發明了一種東西,他不向深了去研究,所以日久又都忘了,這在歷史上可考據的。漢朝諸葛亮造「木牛流馬」,也不吃草,也不吃料,也不睡覺,就能運輸糧草給軍人用。到現在嘛,把這個方法也都失去了。這都是屬於科學。

這科學,五百年以前的科學研究,說科學是這個樣子;等到五百年以後,又變了樣子,以前所發明的又都沒有用了,所以這個道理是無窮無盡的。說科學有進步,它不是進步的時候,人才知道;就不進步的時候,它也存在的,就是因為我們人智慧、智力達不到這種境界,所以不知道這科學。

電腦,這也是屬於一種科學的結晶,可是我們人現在迷到電腦上了,用電腦來賺錢。若懂得電腦了,就能賺不少錢;不懂得電腦,就要失業了。我在十多年以前就對人講過,我說這個電腦不如神腦。神腦不是用電來支配,是用自己的智慧來駕御它。你有智慧了,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能當機立斷;沒有智慧,愚癡的人,學的東西不會很圓滿。所以這個神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不用錢去買,你把神腦若會用了,那又超過那個電腦了。可是現在一般人研究的科學,也不知道有個神腦。這個神腦是自性具足的,不需要到外邊找。

這個哲學也是一種理性,講這個道理,合乎邏輯、不合乎邏輯?這兩種的學問,有的研究來、研究去,愈研究愈迷糊,研究到老死,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等到再世為人,把所研究的又都忘了,又是要重頭練過。所以說科學、哲學它是宛然存在的,並沒有什麼進步和退步。退步、進步,這都是我們人心在那兒分別。我在各位科學家面前講的話,你們聽得出一定是個外行所講的。

真正科學是什麼呢?不爭是科學,不貪是科學,無所求是科學,不自私那是真科學,不自利那也是真正哲學,再不打妄語。若有這六種毛病,不管研究什麼,研究來、研究去,都是在皮毛上打轉轉,愈研究愈迷惑,沒有一個頭緒,所謂循環無端,無窮無盡的。那麼與其無窮無盡,我們何不返本還原,把我們這個神腦修理好了。這時候,不動而知天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明,這所謂「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眾物之表媞貒妗L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你真能修習定力、修習戒力、修習慧力,戒、定、慧,這是科學、哲學的一個根本。可是我們人在這個地方恐怕都忽略了,沒注意這個。沒有注意這個,所以就像在那個輪子娷鉰鄏的,轉來轉去,找不著出頭的地方。

我們要研究科學、哲學,首先一定把這個本身的科學、哲學,研究徹底明白了。你自己本身的問題,還沒明白,就只是到外面去找。研究、研究,用多少錢來研究,研究來研究去,也是沒有什麼成就。因為你捨本逐末,沒能在心地法門上用功夫。你向外馳求,到外邊去找去,外邊找來的都不是的。

我說的話一定很多人不願意聽的,說:「你講來講去,真是荒唐透頂!我從來就沒有聽過人家講科學、哲學,說要由戒定慧上著手。戒定慧那是你們和尚的事情,與我們科學、哲學有什麼關係?」你因為沒找到根本,就認為這是和尚的事。和尚根本也是個人,他是由人而做和尚的,我們大家不要忘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要認為這有什麼了不起。

真正的科學就是佛教,佛教包羅萬有,再沒有什麼學問超過佛教了。所以你若想廣博多聞,要先來研究佛法;你把佛法了解了,研究科學也容易,研究哲學也容易,因為你開大智慧了,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我說的,如果有點道理嘛,你們各位就不妨試一試;若沒有道理呢,就算我浪費你們每一個人的時間,你把它忘了!

問:如何學佛無障礙?

答:師父給你的障礙嗎?學佛一樣有障礙,就看你有沒有定力。你若有定力、有慧力,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不被這個障礙所障;你若很愚癡的,蚊子咬一口,也是障礙:這個蒼蠅踢一腳,也是障礙。這類障礙是沒有完的時候,你自尋苦惱,自己給自己麻煩,找障 礙。

問:請問三世因果中,未來世受業報的我,與今世造業的我,是否相同?

答:你「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你今生所遭受的,都是前世你造成的。「要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你想知道來世有什麼結果,看你今生做一些個什麼業障。譬如你盡殺生,來生就得短命報;你盡偷盜,來生你就遭人家 打劫報。

問:學生最喜歡看師父的書,但有一個重要問題,想請教師父,師父提到〈楞嚴咒〉有兩句話可以開智慧,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訴我們是哪兩句?謝謝師父慈悲開示,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答:我聽到了。這兩句我可以告訴你們,信不信呢?我不能告訴你們。你們信不信我會告訴你們?你們會不會念?你要先向我說一說。我告訴你們,你們又把它忘了,也不念,過了一個時期,說:「告訴我那兩句,到現在我也沒開智慧。」為什麼你沒開智慧?你沒有念,你怎麼開智慧?所以你想要學,一定要念,念茲在茲的,甚至於你不吃飯可以,不念這個咒不可以;不穿衣服可以,不念這個咒不可以;不睡覺可以,不念這個咒不可以。你若有這樣的決心,那一定開智慧的;你沒有這個決心,想要投機取巧,叫我教你,你以為就得了寶了,結果是什麼也沒有。你們誰若相信,不妨就試一試,你若不念,那你沒開智慧,不要怪我。

問:這兩句是什麼意思?

答:你若想知道意思,就不會開智慧了!

問:這也許是一個梵文,請上人告訴我們這是什麼意思?

答:我可以把它來解釋一下。這兩句就是「要求諸佛菩薩令我開智慧,開真正的智慧,不是世間智,會認識一切的法、非法,有擇法眼。」這個咒語是釋迦牟尼佛無見頂相所說的,所以每一句都是靈文,都是真言妙語。

這個「咒」的意思,又叫「真言」,又叫「靈文」。怎麼叫真言呢?這堣@點假的也不摻雜。怎麼叫靈文呢?這個咒是梵天的,是釋迦牟尼佛用它來救阿難所說的咒,所以一般人都不會用。我再告訴你們一句,我從小到處降妖捉怪,能變化人形的妖魔鬼怪,我遇到很多,大略也有一百多,他們到處害人,我就用這個〈楞嚴咒〉來降伏牠們。結果這個妖魔鬼怪都想和我決一死戰,所以麻煩就來了,惹出很多麻煩來。因為這個,所以年紀老了,可能是老奸巨滑了,就再不和牠們鬥了。

因為「爭是勝負心,與道相違背;便生四相心,由何得三昧?」三昧,就是正定、正受。你和人家去一爭,就爭勝負了,或者你勝我輸,我勝你輸,這爭是勝負心。「與道相違背」,這和修道是相違背的。「便生四相心」,就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有這四相一現前,你怎麼會有定力?怎麼會有正定正受?所以我們什麼事情,不要用暴力來解決問題,要和平解決問題,不要上下交征利,要大家和氣慈祥。這個國家若都和和氣氣的,這國家一定昌盛;你們大家一天到晚打架,你爭我奪的,你打我罵的,這樣子這是一個不祥的預兆,所以我希望臺灣各位聰明人,不要盡做一些個糊塗事。

問:國家目前亂象太多,今後國運如何?

答:這不要問我,你們誰都應該知道的,不必明知故問。
「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現乎蓍龜,動乎四體;禍福必先知之,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

那個商湯王他自己向上帝來告罪,說:「曰予小子履」,說我這個小子叫湯履,「敢用玄牡」,用一個黑牛,「敢昭告於皇皇后帝,……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他說我一個人有罪,你不要給加到我老百姓身上;如果老百姓有罪,都是因為我沒教化好他們,你把他們的罪業都加到我身上,我一個人承受。古聖明王都是這樣來勇於改過,勇於認錯,納諫如流,這才是真正人民的一個榜樣、領導者。

那我們就這樣了,See you next time(下次再見)。現在和你們各位問午安 Good afternoon!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