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新紀元 ─ 宣化上人1990 年訪歐開示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十法界不離一念心

眼光要看全世界,心志要包含法界性。

◎一九九O年十月八日開示於英國永生佛教中心

各位善知識,我們從無量劫以來,聚會了不知多少次,可是就好像作夢似的。在夢中時,一切境界現前,等到夢醒過來,也就都忘了。現在與各位聚在一起,這就好像作夢,境界現前。等夢醒了,有的模模糊糊,有的就記得很清楚。總之,我們在無量劫以前,大概都受過佛的教化,但沒有真正明白佛法。於是,在這個娑婆世界也就處處如夢,互相都有深厚的緣;也又像作夢似的,互相不太清楚。

我們現在聚會在一起,都想把這個模模糊糊的影塵弄清楚。要把六塵緣由弄明白,需要先學習智慧,學習般若。我們要是有了般若智慧,那麼往昔今生一切的影塵都可一掃而空,這是我們學佛的一個共同點。

釋迦牟尼佛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奇哉!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又說:「是男子皆是我父,是女子皆是我母。」因為有這幾句話,我們應該知道,一切眾生既然都是我們過去的父母,未來的諸佛。那麼,我們要是對於男女看得不平等,或者重男輕女,或者重女輕男,這未免都是不孝順;或者對眾生有輕慢心,這也是沒有做到圓滿無礙的佛法。

既然一切眾生要是沒有了妄想執著,就都可以成佛,那麼我們為什麼還捨不得這個妄想?捨不得這個執著?我們在半路上欲進不進,欲退不退,進無所得,退也無所失,在半途中裹足不前,以為這地方就是安身立命處。這豈不是自己捨去前程而不努力嗎?

佛法發源於印度,之後傳到每一個國家,這許多國家就把佛法認為是自己的。緬甸就有緬甸的佛教,高棉就有高棉的佛教,越南就有越南的佛教,泰國就有泰國的佛教,中國就有中國的佛教,日本就有日本的佛教,高麗就有高麗的佛教。當初佛說佛法,是不是單單對一個國家說的?不是的,他是觀機逗教,佛對每一個國家的人民,都是平等的。佛法本身並沒有分開這麼多的國家;可是這麼多的國家,自己不願意令佛教發揚光大,所以就取為己有,說這個佛教是自己國家的。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幾十年以前(一九五七年),我去緬甸時,到一個佛教道場,他們拿出一本簽名簿,要我寫些紀念的話,我說:「眼光要看全世界,心志要包法界性。」我那時說這些話的意思,也就是說佛教若要發揚光大,我們的眼光要看得遠,要把佛教推行到每一個國家,每一個角落,甚至於每一粒微塵堨h,都要在那兒轉大法輪,教化眾生,令人人都能離苦得樂,了生脫死。所以我就很大膽地說:「我們這個佛教,並不是每一個國家自有的佛教。這是全人類的佛教,是一切眾生的佛教,我們不應該把佛教當做私有的寶庫,應該把它光明於世,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當我第一次在臺灣見到當時的天主教樞機主教──于斌,就對他說:「你應該做一個天主教的佛教徒,不應該有門戶之見。」那時,于斌是樞機主教,若再往上一升,就是教皇了。他很驚奇,我說要他做一個天主教的佛教徒,這不是侮辱他嗎?我說:「你不要奇怪,我也要做一個佛教的天主教徒。我們兩個把思想一溝通,沒有門戶之見,沒有彼此之爭,沒有界限。我們能這樣,世界上戰爭也就沒有了,也就不會互相排斥。那我也不會說你不對,你也不會說我不好。就不會這樣子,天天吃飽沒事幹,在世界上製造矛盾。你相不相信?」他想了一陣子,一拍大腿,說:「好!我們就這樣幹。」於是,他也開始拜佛,研究佛法了。但是他的名利心沒有滅,還要去競選教皇。大概福報不夠,沒有選上教皇。又天不假年,結果也不知道是到天國去了,還是到極樂世界去了。總而言之,哪一邊的力量大,就到哪一邊去。

還有我剛到美國時,就有一位不知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教的學者,跑來見我。也不知他的目的是問我問題?或是找我辯論?他問我說:「你說世界上什麼宗教最好?」一般人以自己的立場是佛教,一定要說佛教是最好的。可是我如果說佛教是最好的,他一定不服氣,就要找窟窿、找機會和我辯論。

我也不是投機,也不是取巧,我就是不願和他辯。所謂「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駁,駁者不知。」我既不和他辯,要怎麼才能平息這場舌戰呢?我就告訴他:「你所信的宗教是最好的。」他說:「為什麼?」我說:「若是不好,你怎麼會相信?這就顯出你所信的宗教就是最好的了,不需要辯論。你信你認為最好的宗教,我信我認為最好的宗教,那就免動干戈,免開舌戰,不用辯論了。」這個人聽了也就沒有什麼話講。

經曰: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我們一切眾生,有若干種心,如來悉知悉見。又古人說:

三點如心佈 彎勾似月牙
披毛從斯起 作佛也由它

那麼,為什麼說「一切唯心造」呢?就中國這個「心」字來講,「心」字寫出來,三點就像星星在天空堭ぁ洶@樣。「彎勾似月牙」,還有一個彎彎勾,好像一個月牙。月亮有月圓、月虧的時候──就是陰虧。也就像我們人的心,有的時候有善意,有的時候習氣又來了,狂心野性也就現出來了。明明是好的事情,不去做;明明是壞事情,偏偏要做,這就是陰虧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來和大家研究這個「心」。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是很善良的人,那時候歡喜惡作劇,也就是給人一些麻煩。因為我十五歲開始讀書,十六歲讀一年,十七歲讀一年,一共讀了二年半,所以讀了一些書。中國的風俗,每逢過年時,都寫對聯,有的寫吉祥話,有的寫格言。那麼在我做沙彌時,大約十七歲或十九歲,因我學佛了,也就好像喝醉酒似的,閉著眼睛寫了「智慧如海」,因為是過年,這個時候寫「智慧如海」,他們就貼到牆壁上。

當時有一位師兄弟,也是沙彌,也不知道他看了是寫得好呢?還是寫得不好?也不知道是他看了我好像喝醉似的,寫得狂狂的那幾個狂字,他就唸了一遍又一遍。總之,他唸了幾十遍「智慧如海」。我就說:「你業力如海!」他一聽「業力如海」,就大發脾氣。本來他在念「智慧如海」四個字時,好像入定似的,現在也就出定了;出定後大發脾氣要打我。我說:「你業力如海,下回分解,你沒有聽清楚。我說『業力』,有『善業如海』,也有『惡業如海』。假如我指著你是『善業如海』,你又發什麼脾氣?」

這麼一說,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他的脾氣就消了,也沒有氣了。由這一點,我們研究這個「人心」,一字之差,可以發大脾氣;一字之差,也會生歡喜心。你們可以想一想,是誰教我們這樣的。

還有一次,也是一件很頑皮的事情,也是在做沙彌時,我拿著一卷紙走路,這一卷紙媕Y什麼字也沒有。有一個沙彌就喊著說:「你這個紙上是寫什麼字?我要看一看。」他說著就搶我這卷紙,要看這堶悸漲r。我當時若告訴他沒有字嘛,他也不一定信我。我就說:「我這個不能給你看,因為這是賣你的契紙,我把你賣給人了。賣給人就要和人簽合同,這是一張契紙。」

他聽了一臉不高興說:「你有什麼權利把我賣了?」我說:「我就有權把你賣了。」他就搶著要看。我說:「就憑我是一個出家人,我就要賣你。」他說:「那不行!」我說:「我告訴你,你自己也要承認,我有權利賣你。」他說:「奇怪!你把我賣給誰了?」我說:「我把你賣給佛了。」他聽了就沒有話說,悄聲靜氣地過了一會兒,他又說:「那就可以了。」你看,也就這麼稍微差一點點,也就可以,也就不可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方才所說的這兩個公案,是我修行的經驗,所以說「一切唯心造」,的確是真的。「法界」有十法界,就是:

(一)佛法界
(二)菩薩法界
(三)緣覺法界
(四)聲聞法界
(五)天法界
(六)阿修羅法界
(七)人法界
(八)畜生法界
(九)餓鬼法界
(十)地獄法界

這十法界,都沒有離開我們的一念心。我們心媕Y儘做佛所做的事情──慈悲喜捨,將來就成佛;心媥谷瘚陔藺狾瑼漱賓蛁w─修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將來就是菩薩。

我們若修十二因緣──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這十二因緣是緣覺法,將來就修成緣覺。

我們若修苦集滅道──四聖諦法,這是聲聞法,將來就成聲聞。

我們若修五戒十善,就可以生到天上去。五戒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十善是身不犯殺、盜、淫的惡業,心不犯貪、瞋、癡這三種意上的惡業;口不妄言、綺語、惡口、兩舌,不造這四惡業。

十惡一轉就是十善。我們若能不犯這十惡,就變成十善,差別就在一念之間。你修五戒十善,就生到天上去;你要是很剛強,性情好鬥爭,就生到天上去做阿修羅;你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則能保住人身;你若儘做畜生所做的事情,將來就做畜生;你儘造罪業,將來就墮地獄;你慳貪不捨,將來就轉餓鬼。所以這一切都是從你的一念心出來的,一切法界都不出這一念心。

「心誠則靈」,你專心致志,做什麼事情都會有所成就。專心致志就是至誠,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們無論做什麼都要有誠心,都要沒有雜亂心。所謂「專一其心」,你專一其心,所做的就會有成就。所以我們修行佛法,也就要專一其心,念玆在玆,要認為佛教比吃飯更重要,比賺錢更重要,比中馬票更重要,比讀書得獎學金,得博士學位更重要,比穿衣服更重要,比睡覺更重要。若能這樣子,念玆在玆的,口沒妄言,人人都可以成佛,就看你的精進程度怎麼樣。

我們都知道佛所說的「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但我相信很多人不懂「無礙」的道理。我今天說這些話,你們或者懂,或者不懂;不管你們同不同意,我都要說。我可以這麼說:「一切眾生,皆有菩薩性,皆堪作菩薩。」為什麼?也就因妄想執著,所以就作菩薩。

一切眾生,皆有緣覺性,皆堪作緣覺,也就因為妄想執著,所以去作緣覺。一切眾生,皆有聲聞性,皆堪作聲聞,也是因為妄想執著,所以就去做聲聞。一切眾生,皆有天性,皆可升天。為什麼升天?也是因為妄想執著。一切眾生,皆有修羅性,也是因為妄想執著,就去做修羅。一切眾生,皆有人性,皆堪做人;為什麼?因為有無知的妄想執著,便朝做人的方向去了。

其他三惡業也都是一樣的。一切眾生皆有畜生性,皆堪做畜生;為什麼?也就因為有畜生的執著。一切眾生,皆有餓鬼性,皆可以做餓鬼;你做得不好,殺、盜、淫,貪、瞋、癡,妄言、綺語、惡口、兩舌做得多了,十惡滿盈,就去做餓鬼。一切眾生,皆有地獄性,皆可墮地獄;你若不小心,在做人時,都可以跑到地獄去。

我們九法界的眾生,就因為妄想執著,有什麼妄想就成就什麼。我們若能把九法界眾生的妄想都空了,不久將來,你不求成佛,都會成佛。為什麼這麼講?我舉人間的例子來說明:以前只有皇帝能做皇帝,老百姓誰也不能做皇帝,誰做皇帝,那就造反了,篡位了;以後改為民主,選總統,誰都可以做總統。也就是說,一切國民都有資格做總統,這就像誰都可以成佛一樣,可是要好好地做;人間國家是這樣,成佛也是大同小異。我說的話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就算是說夢話好了。

現在可以問問題,要問淺的問題,如果問題太深了,可以等一會兒請蘇美度法師回答。

當地比丘問:〈宇宙白〉詞中的「雙拳打破虛空蓋」是什麼意思?

上人:沒有意思。要是有意思,就打不破虛空蓋了。

居士問:你們的打坐方法與蘇美度法師所教的打坐方法,有沒有什麼不同?如果有,是怎麼不同?

上人:「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這也就好像你有你的面孔,我有我的面孔,他有他的面孔;面孔雖是彼此不同的,但是都是人,心都是一樣的。你不能叫每個人樣樣都一樣,這是一樣的道理。

居士問:觀世音菩薩,是否在您的考慮範圍之內?

上人:誰說不在?

當地尼師問:聽說上人常坐不臥,不知上人如何練習,目的為何?

上人:沒有人說我「短坐長臥」嗎?這沒有一定的。你願意坐著就坐著,願意臥著就臥著。旁人說你坐著,也沒有關係;說你臥著,也沒有關係,何必執著這個?你若執著什麼,什麼就是個負擔。我們修行人最要緊的事,就是在任何時候都不生煩惱,坐也不生煩惱,臥也不生煩惱,最重要的就要斷煩惱。煩惱無盡誓願變,要變煩惱為菩提。「煩惱」就是不覺;「菩提」就是覺。

見事省事出世間 見事迷事墮沉淪

看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是在說法。每一個人說每一個人的法;每一件事情說每一件事情的法。每一個東西、物質都在說法,一切都是在說法。我們明白一切都是在說法,就應該知道怎麼做,所謂﹕

性定魔伏朝朝樂 妄念不起處處安

我有幾句話﹕

一切是考驗 看爾怎麼辦
覿面若不識 須再從頭煉
真認自己錯 莫論他人非
他非即我非 同體名大悲

還有

是非何須辯 真偽久自明
智者見真實 愚者行虛偽
善者學菩薩 惡者敢罵佛
平等大慈悲 普攝諸含識

我所說的,都是你們已經知道的,我只是把它重新溫習一下。因為我是中國人,你們都是英國人、美國人,你們聽一聽你們已經知道的道理,把它熟悉熟悉。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