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新紀元 ─ 宣化上人1990 年訪歐開示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弘揚佛法•人人有責

把佛法推行到每一個人的心堙A我認為這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一九九O年十月六日開示於英國永生佛教中心

我到什麼地方都是和在萬佛城一樣,沒有什麼分別。我們和法界是一體的,所以今天有此千載難逢之緣來到這兒,我心堳D常歡喜。我們要把佛教南傳和北傳互相溝通起來,南傳也不要儘往南走;北傳也不要儘往北走,大家都往中間走,因為南傳北傳都是佛的弟子、佛的子孫。我們在佛教媕Y,應該做佛教的事,如果你說我不是真的,我說你不是真的,這樣做,就等於對佛教不認識。

佛說一切法,為對一切眾生機,所以無論南傳、北傳,都是要為眾生發菩提心,了生脫死,離苦得樂。南傳、北傳都應該明白真正的佛教,不要自殘骨肉。不要我說你們不是正宗佛教,我才是正宗佛教,這樣對佛教本身沒有益處。所以我生來就是想叫南傳佛教不再向南走,北傳的佛教不再往北走,我們大家都往中間一湊合,互相瞭解,這對佛教是有用的;否則的話,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分門別戶,把佛教的力量都分散了。

我一出家時,就研究為什麼佛教這麼圓滿,而世界上這麼少人學習佛法,到底是什麼原因呢?研究之後,我發覺是佛教的經典沒有普遍地翻譯成各國的語言文字。因此雖然佛教這麼圓滿,對人類是時刻不可離的宗教,是一種法;可是全世界的人類,真正懂得佛教的佔少數,所以不能普及全世界。你看天主教、耶穌教為什麼能這樣普及?因為它一本《聖經》翻譯成各國的語言文字,每一個國家的人,一看就都懂了。而佛法呢,就沒有翻成這麼多國的語言文字。

因為這個,我就發願,雖然我是個不懂得英文的人,我也想把佛的經典譯成各國的語言文字,這是我出家時的一個願力。雖然我有這個願力,但是直到現在仍然沒有完全達到,不過只是在往這條路上走。希望佛教各國志同道合的人不妨站到一起,共同努力來翻譯經典。

因此我在三藩市南邊的 Burlingame(柏林根市)成立了一個國際譯經學院,從事翻譯經典工作。我希望無論是南傳的佛教徒、北傳的佛教徒,一起合作來把佛教的經典翻譯成各國的語言文字,這是很重要的。我們不要自己分門戶,說你是真的,我是假的,或我是真的,你是假的;這是浪費時間,浪費精神,把什麼都空過,一點都沒有用。

你看佛當初度眾生的時候,說法四十九年,談經三百餘會,度的都是外道的人來皈依佛教,如摩訶目犍連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這些本都是外道,卻都來皈依佛教。那麼現在我們佛教徒本身為什麼還不能互相容納,不能互相勉勵,互相往前求進步,反而都站在半路上,你是我非,我是你非,互相指責?這豈不是自殘骨肉嗎?

以我這個不懂得外國語言文字的人,就這麼大膽還要翻譯佛經,要把它翻譯成世界各國的語言文字,單就我這個思想,佛已經歡喜了。我不懂外國語言文字的人都要做這件事情,那懂得外國語言文字的人,更應該努力,實實在在地去做這事情。弘揚佛法是很重要的任務,而我認為翻譯經典對佛教的弘揚,更是重要。

當然我們每個人的自修也非常重要。你若能修得證果成道了,那對於佛教當然更是大幫助,可是那是一時的;我們若能把佛經都譯成各國的語言文字,則是永遠的。因為這樣可把佛法推行到每一個人的心堙A所以我認為這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有一句話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就是說國家的興亡,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的。我們每個人若都以弘揚佛法、發揚光大佛教這個責任,作為自己應有的天職、義務、責任,那佛教就一定會興旺,一定會推行到每一粒微塵堙A進入每一個人心媕Y去,盡虛空、遍法界都充滿佛法,大放光明。因此我到現在還是要到處講經說法。

台灣有位李炳南老居士,九十多歲走不動路了,還是照常講經說法。怎麼講?每逢講經時,就有兩個人把他抬到法座上;講完後再有兩個人把他抬下來。九十多歲還這麼精進!他以講經說法作為自己的責任,到臨死都還是講經說法。你看居士都這麼地勇猛精進,我們出家人怎能不做我們應該做的事?這不是像下棋時將軍一樣,我現在講的話不是和人下象棋,所以我說了之後,歡喜做的就做,不歡喜的也沒關係,絕對不勉強;因為勉強的事,不會成功的。

凡事一定要自己願意才行。好像我要做這件事,沒有人催著我去做,這是我自己願意做的,一定要做的。因為我既然出家做佛的弟子,不管我夠不夠資格做佛的弟子,我都願意為佛教做一點事情。就算佛不要我做弟子,我也要做這件事情。我希望世上會有多幾個這樣的人,因此今天晚上我對大家說一說,希望南傳、北傳的佛教徒早日從迷夢醒來,大家一起來做一點應該做的事情。你們說對不對?「是道則進,非道則退。」

我坐在上座,你們都坐在下面,我覺得不好意思,我是願意和大家平等的。我還有幾句話要說,我不管佛承認不承認我是弟子,在十二歲時就給所有的眾生叩頭,每一次叩八百三十幾個頭。我都給誰叩頭?太多了,數不過來,可是我現在把它濃縮起來叩五個頭。

我第一個頭是頂禮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一切諸佛。第二個頭是頂禮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一切諸佛所說的法。第三個頭是頂禮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一切賢聖僧及凡夫僧。第四個頭是頂禮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一切諸眾生,包括人與非人,所以我這個出家人沒有一個架子。我雖不是常不輕菩薩,我也不是某一個比丘,但是我要恭敬一切眾生,所以無論誰,我都願意向他叩頭。第五個頭是頂禮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一切諸佛所說的波羅提木叉,諸佛所說的戒。因為有佛的戒律,我們才能依教修行,才能學習佛法,所以我要頂禮。雖然我年紀老了,我還是要這樣子。我要告訴大家,我是沒有貢高我慢心的。

佛臨入涅槃時,阿難以四事問佛。其中一問是佛入涅槃之後以誰為師?佛答:「我入涅槃後,所有佛的弟子都以戒為師。」波羅提木叉(戒)就是其中一個學習佛法的師父。

(編者註:一九九年十月,宣公上人首度到歐洲弘法時,大約有五十名的波蘭人皈依了上人。之後,他們成立了一個團體,專門將有註解的佛經翻譯成波蘭文。目前他們已經將上人講述的《地藏經淺釋》譯出,並印刷出版。現在正進行翻譯上人講述的《楞嚴經淺釋》。)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