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金山慈誨 ─百日禪系列(四)

一九七Ο年十一月十五日~一九七一年四月十四日於舊金山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修道不見世間過   

19701125日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六祖大師說得很好,「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真正修道的人,看一切眾生將來都可以成佛的,不見世間的過錯。他說我們不對,我們不要說人的不對。為甚麼呢?他說我們不對,你想一想他是對不對?如果他說的是對,我們就應該接受他的指導;如果他是不對,他說的不對,我們不應該學他的不對,我們應該自己知道哪個是對、哪個是不對。所以你們各位以後無論到哪個道場媄銗h,到其他的宗教團體,不要說是從「中美佛教會」(法界佛教總會的前身)去的,也不要說是從「佛教講堂」去的。因為你一說,就令人討厭了,因為我們這個名字太壞了,也是太硬了;把人都給打得頭破血出,一聽見這個名字就不高興了,所以最好不提。

為甚麼我不叫你們提我的名字?因為我這個名字也是最壞了,人人一聽說就都不高興。你們到臺灣去的也都試過了,在香港也都試過了,一提出我這個名字,他們就好像到冬天似的打顫顫的,所以最好不要叫他們打顫顫的。那麼去年謝均如來到這兒打聽度輪法師哪兒去了,我告訴他:「死了。」「他老人家甚麼時候死的啊?」我說:「死了好幾年了。」「你是他甚麼人?你叫甚麼名字?」我說:「我叫宣化。」「他是你師父啊?」我說:「也可以說是我師父,也可以說是我徒弟。」然後,他就又來了好幾次,他的兒子謝元亮(音)到這看看,我不知道他怎麼知道的,說度輪法師沒死,這位就是度輪法師嘛,這樣謝均如才知道。所以我不願意你們提我的名字,也就是有這種種的關係。

我不是一定好(音:浩)這個名,我要是好這個名,那麼天天就有很多新聞賣的,我因為不歡喜這個。現在我們在這兒打禪七,一天打了二十一個鐘頭,外邊又說我們這堣ㄙ器D怎麼樣子。為甚麼我叫你們在其他地方不要提我們這兒呢?因為果真到Zen Center(禪修中心)去,沒有提出「佛教講堂」的時候,他們對他很好;一提出來的時候就好像敵人了,生出敵對來。所以我們以後不要提「佛教講堂」,就叫他們把我們忘了好,將來我們搬到新的地方去,那時候他們更妒忌了。

他們說講經不對,這個經不是佛講的,他們有甚麼證明說這個不是佛講的?那有甚麼憑據呢?這簡直就是無知!就說無知的話,這種人的確是無知識,他說我們講經是不對的,分別名相。你說我們不能不講經,為甚麼?若不講經就會罵人的,所以我們就要講經,比罵人好得多。因為我們怕自己罵人,所以就講經,那麼講經也是說話,不會罵人,看看他們怎麼樣?

世間的人啊,有智慧的人,就說有智慧的話;愚癡的人,就說愚癡的話。說愚癡的話,你不能叫他不說;說有智慧的話,你也不能叫他不說。我們也不是愚癡,也不是有智慧的人,我們就說佛說的話,這樣子,不管他說我們是怎麼樣子,我們是根據佛所說的話去修行。

我再告訴各位這很重要的道理,無論他是說愚癡話也好,說智慧話也好,我們要看看自己是愚癡、是智慧?要是愚癡,就應該學智慧;要是已經有智慧了,就應該不被愚癡所轉,我們自己要有一定的方針向前去修行。要有擇法眼,知道甚麼是是法、甚麼是非法,那麼就不會被愚癡人所迷。我們要常常存一種謙恭和藹,對一切眾生都大慈平等。他說我們好不好,都是我們的善知識。不論他說有智慧或愚癡的說話,我們能認識,都是我們的善知識,所以能看一切眾生都是我們的善知識。這個善知識又有兩種,善者就可以為法,我們就照他學去;不善者我們可以拿他作一個戒師,不效法他這個樣子。能這個樣子,那麼對於任何的事情都沒有問題了,也可以說是你們英文說Everything's OK了。好了,今天不要再多說是非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