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選擇恰當的工具

◎果護(Frederick Klarer)文
出自《金剛菩提海》2011年6月號493期

常在我腦海中縈迴多年的往事,是在我們改造(三藩市)第十五街那座金山寺的時候。這幢建築物原是一家陳舊的床墊工廠,積著多年的塵垢,我們徹底清掃了一番。但是有一個問題始終不能解決,就是那些磚牆;因為這幢建築物蓋得便宜,磚頭砌得也鬆,尤其是磚塊間的水泥也剝落了。雖然這幢建築物還不至倒塌,但是每往牆上刷一下,都會剝落許多磚縫中的水泥。這個問題若不解決,那根本就沒辦法保持室內乾淨。

睋儒i訴了上人,上人馬上就有解決之道。上人要了一個桶子、一些水泥、一些水,和一把舊掃帚。上人教我們調了一些很稀的水泥, 然後他拿起舊掃帚,浸入稀水泥中,再抹在磚牆上。上人試了幾次,有時用多點水泥,有時用不同的技巧,又換了幾支不同的舊掃帚,最後宣佈試驗成功。上人小心地教我們根據他定的水泥和水的比例混合稀水泥,用他選定的舊掃帚,按照他示範的方法塗到牆上去。

我們大家分工合作,不一會兒,因為水泥太稀,就沿牆流了下來;這樣子下去,看來一輩子也塗不完牆。所以有人就想出一個好方法,就是將水泥調厚一點,就不會流下來了。的確水泥厚一點,不但容易塗上去,而且也塗得比較快,進度比我們所擔心的要快。我們又發現新的掃帚一次可以載多點水泥,使工作進度更快,美國的萬能術又解決我們的難題。

過了一會兒,上人來察看我們作得怎樣了;他看了一眼就炸開了,說:「真笨!笨得可以,不是這樣的。」我們爭辯說改良後的方法怎樣怎樣好,可是上人一再重複地說:「真笨!真笨!」果不其然,我們用稀水泥、舊掃帚塗的地方,乾了之後,成為薄薄的一層外殼,經過好幾年都不落。用厚水泥、新掃帚塗的地方,乾了之後,成為厚厚的碎片,很容易剝落。最後我們還得將這些厚水泥片全剝下來,重新再塗一層。真是欲速則不達,結果一無所獲,浪費了更多的人力、物力。

上人對塗牆的技巧不是重點所在,我也不敢確定上人以前是不是用過這個技巧;要點在於上人對這件工作的明確認識,看清楚問題的癥結,確實知道得用多少材料才能解決問題,然後不多不少就用恰當的分量把問題給解決了。

上人指明了得用甚麼修行技巧,這種能看清真實情況,然後教人以最有效的方法去修行的這種能力;能認知到底該怎麼作,該用甚麼適當的器具,上人教導的核心就是在怎樣運用這些。我用了大半生的時間,學這門課,然後運用到我的工作上。

我用上人教的這些簡單的課來修行,認識到只有一椿大事——生死,任何時刻、任何地方都是解決生死大事的時機。自己用自己的功,不在他人用功處用功,這才是我們該作的。人若​是不能瞭解自己的用心及作爲, 就不會瞭解聖人對他人的用心及作爲。

最後一點,是修行的各種工具,只有在人認清各人自己問題的所在時,才能選擇恰當的工具發揮作用。心志的集中及覺知,才是證得了生死的方法。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