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建立菩提道場─百日禪系列(三)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妙方法和笨方法

◎一九七一年二月十四日
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說一丈不如行一尺」,說得好說得妙,你不實行就沒有道。你要是只會說不會行,那就變成石頭人了。石頭人因為身體太重,所以他只會說,但是走就走不動了,不要學這個石頭人。「說的一丈」,說得天花亂墜,地湧金蓮,你自己不用功修行,對自己不會有利益。你就講得「口吐蓮花」,說出來的道理非常美麗,好像蓮花那麼美麗,就只是個空談,這是不能成佛的。

我們現在建立道場,都不是空談的,都是實實在在去作去,人人都不怕辛苦,人人都這麼勇猛。有的人說:「我很怕辛苦,我不願意作工,不過我看著師父這麼走來走去的,我不作都要作了。」但不是都像你這樣子的,有的人很歡喜來建立道場,不會不想作的。我知道我走來走去,就是腳痛,我也想走,走到上邊去,能作一點甚麼就作一點甚麼;走到下邊來,能作一點甚麼就作一點甚麼。或者把小的木頭搬到樓上去,把大的木頭搬到樓下去,這都可以作得到的。

大的木頭往下搬,有電梯;小的木頭往上搬,也有電梯,我就自己拿很少的一段,但是也得要有一個人開電梯它才會動彈。今天拿著鐵門,我說那麼樣子放,果前那麼聰明,當時他還大概不知道我說的是甚麼意思,我說你試一試,那他,「哦,這樣子可以的」,一樣的事情,我一看就知道怎麼樣子把它作好。好像那個大雪櫃,我一看,大大概概這麼一度量,就知道很不容易上到二樓。就上到二樓,樓板都有些問題,那木頭地板是不是會受得起?果地說要像今天那麼一個頂著、一個搬,搬一個地方,那太費事了。所以現在廚房還決定在樓下,不往上搬那個雪櫃,因為對樓板負擔太重了,恐怕對 floor(樓板)會有影響。

今天立 pillar(柱子)也立得很順利,各人都是想他的方法,但是這個方法有的很妙的、有的很笨;這個妙的方法和笨的方法合起來,事情就作成了。還有我們現在作 floor,按果地的意見,是要把舊的 floor板都拿起來,將釘子都取下來。他說他有一個鋸子,那個鋸鋸得很快的,說這一層樓,他四個晚間就可以作好了。我相信就八個晚間他也作不好的;固然他作得很快,他很會作事情,但是我相信他一個人也作不了,並且鋸那個 floor,那個板要是鋸斷了,那兒有那麼大個窟窿,人很容易就掉到地下去;就是鐵的也會摔壞了,那麼高,是十五、六尺那麼高,掉到地下一定不會不受傷的。

我們這媄銂漱H,有多數不夠睡覺,因為起身起得也早,晚間睡也睡得很晚,假如要是想在作工的時候入定的話,那就很危險了。所以我主張絕對不依照果地這個方法作。若依照他一個人會作,他功夫是很不錯的,能蹦能跳,都很敏捷的;我看他很快的,一跳跳得很高,很會作事;可是就一個人作,也作得太慢了。所以我們現在用這個方法──在樓板上面加上一寸至四寸的木頭,這個樓板有不平的地方,這麼鋪上木頭也就平了,這樣子作又省工又快,又沒有危險。

因為我和果前拿起那個舊樓板,拿了幾塊,很不容易拿的,費了很大力量,還很有危險性,所以絕對不那麼作。現在這麼樣作,這個方法是最安全的,又最省工的、又最便宜。現在這五格板加到樓板上邊,有一些小木頭也都可以用了,不論大的木頭、小的木頭都可以用,把這材料都用了,這個樓板相信也不會「唱歌」,不會「說話」了。我現在覺得是很堅固,你就是果護、果法這兩個腳像穿著鐵鞋似的,一走,砰、砰、砰,樓板就這麼晃,這他們兩個人走在上面,也不會踩出窟窿。

雖然說是這是一個粗工,但是你不詳細考慮,就會作得不圓滿;現在我認為作得很圓滿。用我們撿來的板子作 ceiling(天花板),作天棚也都不錯的,各方面進行得很順利。雖然果先把腿摔壞了,現在也好了,又能作工了。我希望你以後小心一點,不要再那麼頑皮了。不單你,誰都要小心一點,作甚麼工都要小心謹慎一點。不要馬虎,馬虎的時候就會有問題發生。

說是給佛菩薩作工,怎麼會還有問題呢?就是給佛菩薩作才要有問題呢!這個問題不要解釋,解釋它沒有意思,OK!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