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青年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Youth (DRBY) :佛青文選

為下一代請法(二)

◎尹達偉 文/黃珮玲 中譯

三、大學生需要佛法──校園堛熊h苦

「四聖諦」是一個好的開始。首先我們應該先了解「苦」到底是甚麼,才能因病施藥,用適當的佛法來治療眾生的苦。

所以身為學生,珮玲和我可以說說我們和我們的同學覺得痛苦的地方,這樣子大家會有一個比較清楚的概念,知道甚麼樣的佛法適合學生和年輕人。我覺得我非常幸運能夠找到佛法,讓我在人生中有所依怙。儘管如此,我看到有些同學和朋友非但沒有這個立腳處,反且覺得迷失與徬惶,這是一般大學生越近畢業時,越有的感受。

最主要讓大學生覺得痛苦的地方,是對生活沒有目標和方向感,或者擔心會被困在一個沒有意義,或他們沒有興趣的地方。他們,包括我在內,擔心會開始一份沒有意義的工作,然後隨波逐流地過日子,讓歲月就這樣流逝掉了。

有一次,我的一個朋友來找我談話,她告訴我她覺得迷失徬惶,也漸漸地開始對基督教有興趣。她覺得社會和週圍的人都叫她要找一個她所熱衷的東西,然後追求這個目標,但是她覺得她並沒有一個熱衷的目標,所以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其實我還有很多這樣的故事,我相信如果你們問任何一位佛青會的年輕人,他們都可以解釋這種感覺。

另外一個令大學生覺得痛苦的地方,是他們和父母的關係。在美國,「孝順」的觀念並不強,父母親和孩子們時常吵架,甚至根本不談話,當然每一個人情況都是不同的。但是我提出這一點,因為我了解「孝順」這個道理,真的可以利益我身邊的人。

舉個例子說,我記得有一位到萬佛聖城的法界佛教青年,對律法師非常恭敬,也會懇請律法師開示和指正。有一次,他請教律法師說,他來到聖城已經一段時日了,他覺得或許他應該回去照顧父母親。他本來以為律法師給的答案會是:「不,你應該留在這堶蛈獢T」但是相反的,律法師支持他這個想法。兩天內,他就飛回到美國的另一邊,回家和父母住在一起。當時他告訴在場的佛青們回家的感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我要是早在年輕一點的時候知道孝順的觀念,就不會對父母做了那麼多糊塗事。」在美國長大的年輕人需要這些!我們應該用一個讓年輕人覺得有道理的方法,來解釋「孝順」這個觀念。

這媮晹野t外一個故事:有一天早上,當我去史丹福佛學社打坐時,我發現一位幾年前從史丹福大學畢業的朋友睡在沙發上,他起身和大家一起打坐。我心想:「用這個方法來確保自己起得身來和大家一起打坐,怪有趣的。」但是打坐以後,我覺得他看起來有點徬惶,所以就請他去吃早餐。在用餐時,他告訴我他找尋佛法的故事。

他以前是史丹福醫學院的學生,但是他覺得他需要找一個心靈的導師,所以就從加州沿岸往南走,過著一個流浪漢的生活,到處探訪日本和韓國的禪寺。他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但是最後他的父母親要見他。當他回家時,他的父母親要他見一位心理醫生,而那位心理醫生診斷他有精神錯亂症,硬把他安排住在精神病院堙C從那時開始,他就一直嘗試逃走〈我在打坐的地方遇到他,正是他逃走成功的時候〉。這時候我覺得很驚訝,但是我告訴他實法師是一個善知識。事後我知道他曾給實法師打了一通電話。其實過後我才發現,原來警察都在找著他,我也非常擔心他。我並不知道後來他怎麼了,但是我深深的感恩,也體會到我是多麼幸運,能夠找到佛青會和一些同修朋友們,他們成為我的一面鏡子,讓我可以保持中道平衡,也有了一個共修的團體。我多麼希望我那位朋友要是早一點找到這個就好了,因為他雖有一份誠心,卻找不到一個好的指導老師。

我還可以說很多,但是我覺得你們大概已經了解現在年輕人所面對的是甚麼了。為了使這個講題平衡些,我還要指出一點﹕現在的大學生很多都很聰明,朝氣蓬勃和充滿理想。他們希望能為這個世界帶來一些好的影響,他們也很有才能和福報。打個比方,我們才剛舉辦完法界佛教青年會的年會,想必你們都感受到那些學生都有著快樂自在的個性。

基本來說,下一代的年輕人非常需要佛法!我希望我說的話,能夠鼓勵大家成為這個目標的一份子。我覺得我是代表佛青會的年輕人請法,但是我了解這同時也需要你我共同認識年輕人所面對的困難,以便讓你們所說的佛法可以和我們相應,以及減輕我們的苦惱。有一陣子,我會對自己埋怨說佛法怎麼和我的日常生活不相干,但事後我了解那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真正看清楚自己心堛滌暋D。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已經為這付出很多努力。今年的年會因為有你們的支持和力量才能夠舉辦成功,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感恩,以下是一位參與年會的青年人的感想:

『這個法界佛教青年會的會議,對我而言是一個很有紀念性的經驗;我對每一位成就這個會議的人充滿了感恩。住在寺廟媕Y和出家人及其他人參與佛殿的功課,和大家靜靜地用齋等等……這所有的經驗結合起來,深深的感動了我。在這塈矬控o很安詳喜悅。我想感謝你們安排這個會議,你們真的在別人的生命中帶來了改變。舉個例子說,最後我決定選擇吃素!』

大家可以看到了,以平易近人的方式來呈現佛法,就會對人有影響力。

四、法藥──我們可以舉辦的活動

最後,為甚麼我要作這一個演講呢?因為我真的看到金聖寺有很多潛能來轉大法輪。雖然到現在為止,我所說的可能有點太理想化,但是我還是要表達出來,我們可以一步一步慢慢來。金聖寺是個很理想的地方﹐因為它靠近聖荷西和幾個大學校園。這埵酗@個堅強的護法居士組織,又有這個正在成長的法界佛教青年會的支持。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對不對,但是我覺得一個人出家且決定把生命奉獻給佛教後,自然會有個願力想要把佛法傳給下一代,所以這次的演講主要是為了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請法。但是畢竟佛教在美國還是很新,法界佛教青年會除了請法,還需要提供資料及所需要的工具,以讓佛法能夠落實在美國的年輕人身上。我的心願是希望每一個人,包括法師、在家居士、及法界佛教青年們在這個目標上同心協力。我也相信,如果我們攜手合作共同努力,我們真的可以讓佛法發揚光大。

這埵酗@些我們可以開始下手的地方,讓美國佛教的基礎在金聖寺打好。

(一)圓桌討論會

這是一個給法界佛教青年們學習佛法的機會,同時也可以聽聽年輕人的意見和反應。有時候法界佛教青年們還可以說說在美國長大的經驗,解釋美國年輕人現在面對的世界。

佛陀說了四聖諦:苦、集、滅、道。我可以提供大家一個概念,現在的年輕人感受著甚麼樣的「苦」?佛法就像藥,所以法師的說法必須針對他們的問題,這是為甚麼我覺得我應該這麼做。雲法師說過了口袋埵酗@些東西,但是給不了年輕人。所以,我告訴你們我們這代年輕人覺得痛苦的地方,你們就可以對症下藥。

(二)英語課

我想,如果我們把佛學講座和英語課聯合起來,英語就可以用在佛法上,就像在大學的課程一樣,學習了原理,還要加上實習運用,才可以真正明白。

(三)以身作則

金聖寺很特別,因為它靠近人口密集的地方,但卻遠離塵囂,我相信我們可以和其他人分享我們所學習的東西。現在有很多人在思考應該如何教育下一代的年輕人,我覺得金聖寺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和這些想把佛法傳給下一代的人,分享你們所學到的東西,這將會帶來很大的影響與改變。

(四)基礎打坐班

西方人喜歡打坐。這是另一個機會來說法和修行。

(五)宣公上人「針對西方人及大學生」的開示錄音帶

對我自己來說,上人對大學生的開示教導,會比較適合我在大學的條件和因緣。因為從那些錄音帶堙A我們可以看到上人怎麼用智慧觀察機緣,來為西方人及年輕人解釋佛法。

(六)家庭聯誼日、懷少節,及現有的活動

這都是個好機會來結合法師、居士及年輕孩子們,一起為這世界上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為下一代請法(一)

法界佛教總會•萬佛聖城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4951 Bodhi Way, Ukiah, CA 95482 U.S.A
Tel: (707) 462-0939 Fax: (707) 462-0949

www.drbachine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