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入道之門——忍辱行

枯道人    文

在萬佛城來來去去,各分支道場幫點忙, 及至長住萬佛城,如此幾年下來,所見所聞 ,真是讚嘆,卻也有點兒感慨;讚嘆是無窮 盡的……,感慨的則是:幾十年來,從世界 各地,慕名的也好,修行的也好,縱使在城 內住下的也一樣,仍然有許多人不能體會, 殊勝何在?多少人在第一關就拂袖而去,多 少人隨風而飄,多少人跟著老師父跑來跑去 ,逐相而求。就算是好幾年了,這其中看不 透的,也大有人在。佛法難起,真真是如此 呵!

而師父雖已年邁,仍是不厭其煩,很有耐 性地隨機而教化之。《地藏經》云:「若有 善男子、善女人,於佛法中一念恭敬,我亦 百千方便度脫是人,於生死中速得解脫。」 只是芸芸眾生,其性剛強,難調難伏,各有 所執,師父又能等多久呢?自己若不能迴光 返照,即便在師父旁邊轉一輩子,又如何呢 ?

學人皆知千經萬論,只為破執著、除妄想 而已;四聖諦也好,六度萬行也好,慈心下 氣也好,不發脾氣也好……,說來說去都是 一樣的,「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然 「理則頓悟,事須漸修」,這漸修最重要的 ,就是一層一層的忍辱關;能忍才能入道, 能忍才能得到佛法的受用;所以經云:天上 人間不管多大的力量,也不能夠勝過忍辱, 一切布施、持戒所不能比。忍辱之人,有大 力,乃能荷擔如來家業!

回想當年師父在大殿誦《地藏經》,就有 人來考驗他;之前的虛雲老和尚,那更不用 說了。記得師父曾問:如果有人罵長堤聖寺 ,或者罵師父,你們怎麼辦?標準答案:跟 他磕三個頭。只是啊!聽歸聽,當事情在平常 的生活中顯現時,不管是夫妻之間,家庭之間 ,或道場之間,就都忘了迴光返照。「一諍便 生四相心」、「有理無理,須認自己錯」、「 要學好,冤孽找」……一樣也用不上,更別談 磕三個頭了。我們打坐、拜佛、誦經等,修了 半天,結果連試題來了都不知道,這不是很遺 憾嗎?一如師父所言:一切是考驗,看你怎麼 辦,對境若不識,須再重頭煉!學佛學了半天 做個學者,又有何用?試想,修行若無考驗, 那究竟我們要修個什麼?心淨佛土淨,一切的 境界,就是來讓我們觀照自己還有沒有貪瞋痴 的種子。佛言:「慎勿與色會,色會即禍生。 」誠然,學人若不能看透是非的表象,就很難 契入法界的實相。君不見觀世音菩薩也曾化身 面燃大士——大鬼王,來度化阿難尊者,我們 又怎知眼前,找我麻煩的、罵我的、給我臉色 看的不是菩薩示現、天龍護法來考驗我們的呢 ?或者冤親債主大化小來解冤結的呢?如果我 們還像俗人一般論是、論非、講道理,那就失 之交臂,枉費學佛一場了!

萬佛城之所以為萬佛聖城,不僅僅是我們所 想的「應該」都很親切、很慈悲,都能以布施 、利行、愛語、同事來攝受眾生的;更進一步 的,有著種種的逆增上緣來考驗我們,增長我 們的道業;所謂龍蛇混雜,天龍八部大演戲法 ,諸佛菩薩神通妙用,又豈是我們肉眼所見、 凡夫所識的表象而已?

正法在西方要建立起大法幢,是必須真修行 人來共同紮根的。「忍辱有大力」,忍辱不能 過,焉能入真道?捫心自問:怎麼一句話,一 個臉色,都受不了?不是「本來無一物」嗎? 怎麼盡是被識想、風動、幡動所迷惑呢?《證 道歌》不也云:「觀惡言是功德,此則成吾善 知識;不因訕謗起冤親,何表無生慈忍力。」 所以,智者見其勝,恰似飲甘露,愚者自不識 ,此是妙中寶!能轉物即如來,說歸說,末學 也是生活在大考、小考中,戰戰兢兢,只是眼 見仍有許多人,不明究理,為表象所惑,忘失 菩提,乃致徒增口業,故略陳管見,但願來萬 佛聖城的諸位學人,常存一切無求的忍辱心, 不為境界所轉,保證透得此門,出塵羅漢。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