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求法問道無名處

*融燈  文

宣化上人慧鑑:
                      學人合十頂禮三拜再拜。
學人久聞上人精嚴戒律,謹遵我佛世 尊遺訓,苦海慈航,當世末法之大善知 識。學人夙業深重,未遇佛時,未遇法 時,未遇僧時,常自深恨淚流不已。今 聞上人德操戒行,人天師範,深契佛法 ,諸般學人之歸仰,末法眾生之依止。 學人歡喜無限,恨不能立去親近,遂寫 此信以明志,祈上人慈悲。

學人乃臺灣人,今年二十歲,就讀印 第安那州某大學生物系二年級。祖上從 福建泉州府遷臺•皆務農,無地,蓋佃 農而已。但乃識字之農夫,以厚實傳家 。學人自小即似有出塵之志,母乃懷胎 期間聞葷腥即嘔吐之人。父嘗以吾命與 人算之,皆無二話,和尚之命也。然父 母隱而不告,直至近年父母年歲長,信 佛吃素,才於偶然間向學人提起。學人 自小體弱多病,及稍長,終日迷糊,不 知孝順父母,親近善知識,放任而為, 不知輕重。或為諸天菩薩垂憐,不忍兒 學人墮落迷失,一年至某寺朝拜,一心 稱念世尊名號,鐘聲、佛號聲聲人耳, 學人之心豁然有所醒悟,如長夢之將醒 ,黑夜之將盡。次年遂來美,學人於爾 時年十四也。

來美之後,猶不知佛法為何物?直至 今年暑假,在聖地牙哥某寺,隨眾灑掃 拜佛。讀《金剛經》,猛然有醒;讀《 六祖壇經》,見六祖如見親人,恨不能 生在唐朝,隨侍師側。讀歷代諸祖之傳 ,始知人能如此清淨無為,上求菩提, 下化眾生。至二祖慧可雪中斷臂處,感 動不已,當下發願,若不能行祖師之行 於萬一,有何面目生而為人耶?至此發 心職悔,自知障重,每常淚下,祈佛慈悲。

豈不為累世之餘善耶?學人入佛法, 先以悲心、懺心、卑心而入。見諸祖之 清淨德行,自知不如,卑賤心起。見眾 生之苦,大悲心起。學人讀經,一念便 生淨信,再無一絲一亳懷疑。一日,讀 至「一切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 皆從此經出。」遂發願持《金剛經》, 再以《六祖壇經》輔之。至此之後,一 有空間便到某寺大殿中讀經,求世尊憐 我、念我。有時為參《六祖壇經》一句 ,從午至晚,來回踱步。學人讀經,不 願讀他人註釋。何以故?一者,諸佛無 上妙道非由文字。二者,他人珍寶,吾 終不可得。道貴自悟心中流出,方是家 珍。若由學習,百千萬劫終不可得。

學人此信念不知從何而生?但一意秉 持,為求一日貫通經義,即令三大阿僧 衹劫,學人又有何懼?諸祖既能,吾豈 不能耶?

一日午後,學人至寺誦罷《金剛經》 ,盤腿坐而思經義。抬頭一見,有一女 年與吾略同,端麗動人,長裙飄曳,手 撫古箏,佛前香煙嬝繞。琴聲美人,秀 色清香,學人愛慕之心大動,不能自已 ,目光不離此女一刻。忽憶我本來寺誦 經,為求菩提,下化眾生,今見色起意 ,非佛弟子。自責之,閉目觀心,守心 攝念。不料煩惱更熾,越演越烈,諸般 妄想-如我和此女結婚生子,恩愛如仙 之癡心妄念。癡到極處,腦中閃過「凡 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 見如來。」吾大驚,復而睜眼,見此女 猶在,殿上我佛金身依舊,琴音宛然。 時值傍晚,窗外夕陽直射至地,耀眼奪 目,當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至無 始生死以來,念念執迷,不能證得;以 愛為本,生死流轉,無有出期。他人一 世恩愛五十年,吾一念之間。遍三千大 千世界盡此一念,此念既遍盡,念名即 亡,亡後自在無礙,圓融清淨,能生萬 法,三界六道任意逍(原文是“消”,但觉有错)遙。自此明「當下 」,明諸心皆為非心,明無過去未來, 明「念念自修其行」,明「青青翠竹皆 是法身」,明自性般若乃至山河大地, 皆是假名,只為眾迷,巧設方便。明「 煩惱愚癡將正見度」,明何以歷代祖師 能在行住坐臥找到依處,明「黃檗佛法 無多子」。

是夜歸途,腳步之輕如處虛空,一小 時車程在不覺中到。車上聽八十八佛洪 名寶懺不再流淚,自心的歡喜流露不能 盡言。是夜,頭一至枕便睡,再無二念 ,一夜漫長,晨醒而猶覺未睡,不覺時間。學人於爾時年十九也。

想學人先以卑賤之心人,更有一次欲 在佛前自了以謝,求佛哀愍。今見人求 法圖一夕之功,不養慈悲心,終日參公 案,求開悟。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進 ,安有如此易得。學人終究在家,諸般 凡事接踵而來,又無明師護念之大不易 。幸得善緣,至某寺受八關齋戒,戒中 清淨,灑掃拜佛復讀經,而在一心拜佛 之中,再得清淨之心。自此確定,常得 自在。戒中有戒子問法師曰:「如我高 齡才修,能解脫否?」學人聞之,當下 遂得一偈: 欲求解脫即不脫,不解不脫是真脫, 若到無有不計處,山河大地是彌陀。 學人在校生物課,數紅白二豆算基因率 ,以手放豆於袋時,頓而有感,得偈曰:
費心欲算袋中豆,算來算去同一種, 一豆一把皆同根,一把一袋是何別? 迷人不知費心機,空在夢裡算虛空, 那知不減也不增。 忽憶六祖有言,不作母想,也不用作父 想,一切財寶盡屬於汝,還作什麼生疑?

課畢出教室,藍天青松,綠茵在地, 感光明心發,天地萬物合攝胸中,一花 一草與吾等齊,真個「是法平等,無有 高下」,得常自在。又有言:「自從一 數袋中豆,直至如今笑不休。」學人近 時得一夢,夢在六祖惠能大師堂中,驚 喜萬分,趕忙呈一偈,求印證。偈是以 前學人即思得的,偈曰:「主非有得, 本非由識,識得皆妄,主本具足。」 祖卻曰:「妄議佛法。」旁二僧即請我 出山門。吾不餒,三步一拜至堂上,再 呈。祖不語,二僧又請我出。我仍不餒 ,自思此偈若不得,如何是法?三步一 拜欲再呈,求祖慈悲。拜到一半,忽然 大悟,拔腿衝至堂中,以手指祖而笑, 祖點頭。吾感激拜伏在地,之後大笑而 出,復而醒。何以故?欲呈偈即不得, 若真個一切具足,那更有一言一語來呈 偈。憶校內佛學社講「唯識」時,一學 姊拿一圖給眾人看,此圖似燈臺,似一 男一女,眾人各猜自己所見。吾於彼時 ,疑而不知,今日才知,若果當時一步 上前,奪圖而撕成兩半,看諸眾人還有 什麼言語。

學人無福無德,加之宿世業習未淨, 常思至此,食睡不能安,更加不敢稍忘 初心。慧可雪中斷臂之境,學人不敢忘 記,「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進,難行 能行,難忍能忍,以小德小智,輕心慢 心,希冀真乘」之語銘記在心。

嘗讀《虛雲老和尚年譜》,涕淚俱下 ,慚愧不能自已。虛雲公萬代師表,學 人心中之聖人也。學人小德小智,輕心 慢心,若不出家,所得之心終究是幻, 百千萬劫也不過如此而已。紙上寫寫, 心中想想,若無明師以導之,嚴厲棒喝 ,勞我筋骨,苦我心志,要到哪一天才 能大徹大悟。虛雲公十九出家,世尊十 九出家,我今二十,出家之念與日俱增 。見眾生苦,聖教衰,吾不起而挽之, 誰人可堪!維摩詰時有世尊,龐蘊之時 有馬祖,而今末法多一人如我,則聖教 多一人以扶之。今聞上人乃大善知識, 恨不能立去親近。苦於父母堅決不放, 須是大學畢業才准出家。吾心軟,不忍 效古人棄而走之。希望上人能教導我怎 麼做?或指導我這未來兩年功課,請上 人千萬要等我,憐愍眾生。然而若是無 緣,吾亦有信心自修其行。何以故?六 祖教我法,虛老是我師。學人道心若退 ,則十方諸佛之心亦退也,恕我大言, 示決心耳。聽我說偈:

     天真愚誠一融燈,
     末法獨自孤身行,
     癡癡欲挽曹溪意,
     立志來承祖師風,
     而今時至出家去,
     唯願修行印祖心,
     菜園廚房安身地,
     澆菜煮飯養菩提,
     若人不嫌道卑賤,
     求法問道無名處,
     此是佛子真法器,
     最是歡喜傳燈人,
     共把曹溪源頭續,
     普作甘霖化群迷。

祈上人慈悲,慧眼三鑑吾心吾信。

學人  融燈  合十頂禮三拜再拜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