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法輪常轉

一九九二年二月廿二日宣公上人開示於萬佛寶殿
資料室

首先對大家說:Happy New Year,身體健康,精神愉快。從今天起,做一個新人。把以前舊的習氣毛病留在去年,不要帶到新年,不要帶到今年來。所以今年要做一個新人,有新的生命,有新的朋友,有新的生活,一切一切都要維新改良。所以說新年快樂。

各位善知識,各位不同宗教、不同國籍、不同年齡的善知識,這裏面包括各位兄弟姊妹及一切青年、有為的朋友們,我們大家雖然有國籍不同、有種族不同,所信的宗教不同,但都是人。各有各的思想,各有各的信仰,各有所長,各有所短。r天主教有它的長處,也有它的短處;耶穌教、回教、孔教有它的長處,也有它的短處;佛教也有它的長處,有它的短處。長處是什麼?短處是什麼?你去研究研究都有。

孔、老、佛、回、耶這五大宗教,就如同五味,有酸、甜、苦、辣、鹹。苦的雖然苦,也有人願意吃。譬如佛教就很苦,它講修苦行。佛在雪山打坐,六年只吃一蔴一麥,那麼苦,可是也有人想要效法。也有甜的宗教,它講對你有什麼利益,有什麼好處,也有人願意吃,而且很普遍,很多人願意吃甜。酸的也有人歡喜吃。辣的很辣,也有人吃。如回教。我並不是譭謗回教,穆罕默德一手拿香,一手拿槍。遇善就燒香,遇惡就放槍,比方吃辣。鹹的味道也不能吃多,吃多會生病,少少的做調味,也有人願意吃。所以五大宗教把它比成五味,各有它好的味道,不好的味道,如辣、苦都有人願意吃,我們對五味各有所好,所以說有長有短。在我這地方,這味道是很好,外邊的人就說不好。宗教也是這樣子的,再好的宗教也有人譭謗,再不好的宗教也有人信仰,也有人讚歎,我很愚癡的見解是這樣,大家信什麼宗教各有所好。

我記得台灣于斌樞機主教,有一次他到金山寺來,正趕上二月十九日觀音誕的時候,有一百多人參加宴會給他送行,當時我對一百五十多位佛教徒講,我說佛教是個古老的宗教,有幾千年的歷史了,你們信仰佛教,這古老宗教,覺得不時髦,不合乎潮流,你們願意改變信其他宗教,現在是好機會,于樞機在這兒,你們隨時可以報名申請入教,改變你們的信仰,我是特別歡迎的。說完了,我問大家有願意改變宗教沒有?結果大家說願意信仰古老宗教。講完後,我對于樞機說,你不敢對你們信徒這樣講話?他說他不敢講,我說:「你還是有自私心,」他點點頭。

這個不是他有自私,也不是我就沒有自私。他有限制啊!因他上有教皇,如果他這樣說,樞機就被免職,所以他不敢那麼講。講來講去,還是他喜歡這樞機之位。佛教沒有教皇,無拘無束,沒有人管,所以我可以隨便講風涼話,所以我就言論自由。

佛教和耶穌教、天主教、孔教、回教這五大宗教就如同世界有五行—金、木、水、火、土。各有所屬,互不相礙,它是光光相攝,互融互映,沒有你碰我,我就發脾氣,是互相幫助也是互相障礙。互相幫助就是各有所長;互相障礙就是各有所短。那一個宗教都有黑暗,都有不光明事情;也有它的長處,做事光明磊落。

我喜歡佛教,因它是人人都平等,上自佛菩薩下至餓鬼地獄。十法界中佛法界、菩薩法界、緣覺法界、聲聞法界這是四聖法界;又有天法界、人法界、阿修羅法界、地獄法界、畜生法界。各有它的界限。彼此明白人都是在十法界裏,都是在大圓鏡智中。你有多少智慧就屬那一法界,有佛智慧就在佛法界,有聲聞智慧就在聲聞法界,有緣覺智慧就在緣覺法界。看你的智慧如何?智慧大的就是真正覺悟者,就和佛平等;如果無智慧愚癡,就和眾生平等,和眾生劃一界限。

佛教中說,是男子皆是我父,是女子皆是我母。不明道理的就說:「這怎麼搞的,怎麼男子都變成我父親,女子都變成我母親,究竟那一個是我父親?那一個是我母親?」這是說:「是男子前生或者做過我的父親,是女子前生或者做過我的母親;甚至生生世世都做我的父母,但投胎,改頭換面,大家互不認識。」佛教教義是廣的,不是狹義、有限度的。它是沒有限度的,無量無邊、平等自在的。

這種教義小也可說是最小,大也可以說是最大。它是無古無今、無上無下,極廣大盡精微。可以說佛教是小螞蟻、小蚊蟲那麼小;也可以說是無量無邊那麼大。宗教的立教宗旨都是願意人好,也沒有互相譏謗這種思想。後人不懂得聖人心,不懂得立教的宗旨,就演成我為我,爾為爾,互相攻擊。你攻擊我,我攻擊你。我攻擊你就等於攻擊爸爸一樣;你攻擊我就等於攻擊媽媽一樣,這都不應該。所以方才我說各有所長、各有所短。我們要把短處改善,長處保留,這就是真正明白教義的信徒了,也真是創教教主的一個真正信徒了。耶穌教為什麼這麼普遍?就因他的教徒道理講得好。如馬太、路可這些教徒對耶穌教的功勞是很大的。

有居士請于樞機主教吃齋,當時我和他商量,他也答應。到時候就到居士家吃齋,正要吃時,有人送一盤雞腿來,于樞機一看,覺得不好意思,就對送來的人說:「今天他們請我吃齋,你怎麼送雞腿來呢?」我說:「大家今天藉于樞機的光,你們都是佛教徒,平時吃齋不吃齋我不知道,今天是好機會,你們誰願意吃雞腿,今天我許可你們吃雞腿,今天都可以,你們如果要有什麼罪都算我的。」于樞機當時就說:「你要先吃,你要不吃,他們怎麼敢吃?」他以這樣難題來難我,我就說:「好,請你代表我來吃這雞腿。」于樞機主教說:「好」願意吃雞腿就吃雞腿,不願意吃就吃雞毛。

我和于樞機主教最初見面的時候,我就說:「你應該做天主教中的佛教徒。」他睜大眼睛看著我,認為我這樣講很奇怪,我說:「沒有什麼奇怪!我要做佛教中的天主教徒,我們一交換這思想,那世界就沒有戰爭,你信不信?」他想了五分鍾後,一拍大腿說:「好,咱們就這樣做。」從此他也拜佛。我就是度一個于樞機,把佛教和天主教並行而不悖,這是我很高興的一件事。

我們兩人一見如故,彼此思想都很接近,可惜!正要把宗教互相聯合起來,他就被天主叫回去了。他死了之後,我也哭了一大場。我有一首詩記念他,今天不妨告訴你們各位,我說:「天主、天主、你為什麼這樣不近人倩,我剛剛有一個好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為什麼你這麼早叫他回去?」但是天主也不理我,哭就哭喔!我父親、母親死,我都沒哭過;而于斌死了,我哭成一團,我就是這麼一個不孝順的人。

今天,我班門弄斧所說 ,不知對各位有什麼利益?有最難的問題,儘管提出來問,我要是能答覆就答覆;不能答覆就老老實實告訴你們,我沒有智慧,不能答覆太困難的問題,答覆不出來 ,就請羅吉斯神父FatherJohn Rogers答覆。有什麼問題?快點問,免得浪費時間。你們青年人時間都很寶貴,而我這個老年人的時間是很沒有價值的。(編按:此期因稿擠,有關此次漢堡大學學生的問答部分,另擇期刊登。)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