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水鏡回天錄

宣化上人

望國際間各大教授速整頓教育挽救頹風 

一九八八年三月二十日

溯古之為學者,惟求明理,心存道義,孜孜求學,為有功於世,有德於民,有利益於天下國家。故負薪掛角,懸樑刺股,囊螢映雪,切磋琢磨,成就載道之器,為人類謀幸福,為往聖繼絕學。而今之為學者,惟求名利,心存盜意,不擇手段,投機取巧,結黨營私,孜孜不倦。故竊題偷卷,抄錄欺師,交遊賄賂,宣淫避孕,賣藥吸毒,行為卑鄙,品格下流。今有識衞教者,痛心疾首,涕淚悲泣,感慨萬千。聖人云:「吾不欲觀之矣!」

評曰

古學明理 今學名利 同是為學 志趣各異
切磋琢磨 成載道器 走私販毒 橫行無忌

又說偈曰

古今學子皆是人 善惡因果泣鬼神
夙興夜寐為利世 早起遲眠志救民
宣淫避孕傷太和 走私販毒損精明
寄語教授盡責任 誤教子弟禍臨身

                                     ☆                    ☆                    ☆                     ☆

鮑叔牙

一九八八年三月廿五日

春秋齊人,與管仲為摯友,成莫逆交。同賈南陽,分金多與管仲,知其家貧,老母在堂。仲感慨曰:「生吾者父母,知吾者鮑子也。」後管為公子糾師,鮑為小白師。各為其主,各盡其力。公子糾死,管仲被囚。鮑為桓公(小白)相,知仲有賢能,推薦於桓公,桓公不記箭鐶之恨,反而重用為相。齊國大治,百姓安居樂業。倡尊王攘夷,即尊重周室,排禦夷狄。孔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又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有管子八十篇,流傳於世。

贊曰

南陽二賈 情逾手足 取少贈多 非貪利徒
薦賢代相 古未有諸 齊國大治 四海歡呼

又說偈曰

正直無私鮑子忠 識人任事重英雄
知己知彼離貪欲 治家治國薦賢公
管仲相齊展抱負 小白忘仇用敵翁
孔聖讚言民受賜 免遭被髮左衽凶

                                     ☆                    ☆                    ☆                     ☆

閔子騫

一九八八年四月一日

魯國人,名損,字子騫。事親孝,待弟友。孔門弟子,以德行著名者為顏淵、閔子騫。幼年喪母,後母嫉妒虐待,食不飽,衣不暖,子騫逆來順受,處之泰然,並無怨天尤人。其父經商,常年在外。偶爾回家,後母虛情假意,表演一番,三子平等待遇,如同己出。時逢大雪,寒冷非常,子騫抖衣而戰,其父怒鞭之,衣破蘆花現,再視次子及三子,所衣棉絮也。始知錯怪子騫,父斥後妻偏私曰:「汝乃蛇蠍心腸之女人,閔家不容,速去!」子騫跪父前,哀求息怒,勿令母去。諫曰:「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父母受感動,抱頭痛哭,後母改過自新,成為良母。

贊曰

孔門弟子 德行子騫 孝親敬友 比媲顏淵
為弟留母 代父化賢 嚴慈歡喜 閤家團圓

又說偈曰

天地正義孝與賢 光明萬丈照大千
老萊娛親兒童戲 閔損諫父眾子寒
化行俗美移風氣 至誠感動解仇寃
人心向善災劫息 五穀豐登萬萬年

                                       ☆                    ☆                    ☆                     ☆

朱買臣

一九八八年四月二日

漢時浙江會稽人,字翁之,家貧,終日入山採樵為生,悠然自得,雖負薪而朗誦不輟。偕妻同斬柴,生活困苦艱難,妻求下堂,買臣懇切留之曰:「吾年五十當富貴,今年已四十餘矣,待吾富貴,而酬汝功。」妻怒曰:「待汝富貴,吾將餓死於溝壑矣!」後買臣為會稽太守,縣吏發民除道,買臣見前妻與夫治道。令後車載之,入太守府,住於花園,供給衣食,居月餘,慚愧而終。由此觀之,朱買臣以豢養前妻,明賞暗罰,使前妻無地自容,追悔不及,仰鬱抱恨終天,殊為過分。

評曰

賣柴買臣 熟讀經論 羞死前妻 愧對斯文
心狹性窄 量小難容 世人類此 以私害公

又說偈曰

讀書明理達天時 恕人責己致良知
患難不改凌雲志 富貴莫忘負薪癡
為官應思民疾苦 從政解除眾倒懸
寄語現前當局者 休作國賊萬邦矢

※(待續)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