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傳戒巡禮—              
   最後二週法會回顧

編輯室

一、倒數計時工作勤

在 梁皇寶懺於七月一日起懺以後,也 正是萬佛三壇大戒法會進入倒數計時的階段,各項工作緊鑼密鼓的展開。剛經過初壇的沙彌、沙彌尼們,一方面上課,排演二壇、三壇的傳戒儀式,另一方面也各以其才能分別參與不同的工作單位諸如香積(廚房)、清潔、文宣、接待、服務等組而克盡其責。城內的住眾,甚至於部份才來不久的訪客,也都投入工作隊伍之中,大家分工合作,期使這次傳戒大典更加圓滿。

二、上堂說法古風存

法會期間,百多位居士發心打齋供眾,使每天的素齋豐富可口;更有數十位發大心的居士,供養上堂齋、護法齋乃至萬佛大齋,是故自七月四日起至七月十三日,每日中午上供前,特別舉行上堂說法,請主持此次傳戒的高僧大德為齋主們開示法語。上堂的儀式係按古禮進行,迎送請師的唱誦曲調優雅,令人宛如置身於古中國殿堂,蕩氣迴腸,餘音繚繞,經三日不絕。

↑ 蘇美度法師上堂作獅子吼
DM Sumedho ascends the platform to give the lion's roar

← 恆奇法師親自演唱上堂古曲
DM Chi sings the ancientmelody for ascending theplatform

三、戒期訓練終成就

七月七日星期日是一○八天戒期的圓滿日,在這一天午齋後,引禮師們領導著戒子做一個小小的結業式,為這一○八天的訓練生活譜上一個休止符;同時,在本日下午,梁皇寶懺七永日圓滿,各組人員接著準備佈置,安排第二天凌晨一時的活動,西方國家難得一見的景觀—齋天儀式—萬佛聖城首次齋天,將梁皇寶懺的法會功德除了迴向給一切眾生,祈求世界和平外,也迴向給三十三天的天眾。七月八日凌晨一~三時齋天儀式圓滿,四時仍如常的作早課,早課完後五時正,精進的居士們,忘記疲倦,跟隨法師從山門三步一拜到萬佛殿 ,男女老少一心頂禮「南無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海會佛菩薩」。

■ 看,威儀如何?(108天戒期結業式)
■ Take a look at their awesome deportment!
■ 燈火通明的齋天儀式
■ The radiant midnight ceremony of Heavenly Offerings

四、戒律研討五語宣

七月八日至十日為期三天的「戒律與現代社會」專題演講一日三場(上午、下午、晚上)在大會議廳舉行,請英、美、澳、法、泰、中等南北傳的長老講法,使用中、英、越南、粵、台語五種語言。

五、懿德如風草皆偃

七月十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講座開始之後,聽眾紛至沓來,時間已近四時,愈來愈多的人湧進大廳,使得原本寬敞的講堂似乎一下子變小了,甚至於連廚房的工作人員都捨下手邊的工作趕了過來,行政中心的辦公人員也放下繁忙的事務一個一個的來了,場內椅子不敷使用,臨時又到大齋堂搬了許多椅子,攝影人員也來了,選擇拍攝最佳位置。大眾都一心的等待,一股無形的默契流動著,有人則不時翹首向外引領而望。四時正,台上結束了講演,眾人屏氣凝神,彼此間心照不宣,然後,從羣眾中自然的念出「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頓時像浪潮般在廳內迴旋。終於,一輛白色熟悉的高爾夫球車到了門外,大眾自動的肅立合掌,口中的佛號更切,目睹著我們的大家長—宣公師父上人,在恆長法師的陪侍下,進入,昇座,虔誠的向上人三問訊後,大眾就座,鴉雀無聲,上人未開口已是令人法喜無限,德光普照著室內,心裹不自覺的喜悅起來。觀察著一張張專注聆聽的面貌及難以言喻的光輝充滿每個人臉上,師父上人的法語就如一劑強心針,為每個人加油打氣。

■ 師父!您好!
■ Master! Good to see you!
■ 會議廳的戒律研討場面熱烈
■ Animated discussion about precepts in the Conference Hall

六、引見戒師心莫忘

七月十一、十二日是傳授二壇具足戒,在十一日上午八時,先行請師儀式,下午則在萬佛殿為戒子們介紹諸師,除了三師(得戒和尚、教授及羯磨和尚)外,另請十七位尊證師為戒子們作證明。有些戒子還特別把每位戒師的上下名號都記下,有的則記憶戒師的容貌,二十位師父是我們的法身父母,永記於心,終身不忘。晚課後,是具足戒的懺摩儀式,只有準備受戒的戒子與執事僧眾參加,其餘大眾則往會議廳聽法。

■ 如沐春風
■ Purified by the spring breeze (of Shr Fu's virtue)

七、具戒竟成入僧數

七月十二日,正式傳授二壇比丘、比丘尼戒,一大早,諸戒師與審核合格的沙彌、沙彌尼到戒壇行受戒儀式,白衣居士雖無法觀禮,但他們在傳戒的同時,在佛殿誦持楞嚴咒,藉神咒威神之力護佑傳戒大典順利。下午五時三十分,傳戒圓滿,新戒的比丘、比丘尼暨沙彌、沙彌尼與居士們,從戒壇大門口起到佛殿正門跪列二行,頂禮迎請戒師的經過,然後在佛殿前新建的台階步道上合影留念。二壇共計傳比丘七位,比丘尼四七位,上宣下化老和尚為得戒和尚。

 

■ 戒子們必須牢記在心的法身父母
■ The Precept Masters—parents of the Dharma-life of the preceptees
■ 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發心求受具足戒①
■ Not seeking happiness for themselves, and vowing that all living beings leave suffering—bringing forth the mind to receive the complete precepts①(Preceptees on men's side)

八、錫杖振擊上堂法

傳過具足大戒,算是整個法會完成了三分之二,最後二天的壓軸好戲—三壇菩薩戒,緊接著推出。七月十三日早上八時,在引禮師父高呼「八人出班,二人執香,隨我迎請三師和尚」下,依舊先請菩薩戒諸師。此日中午的上堂說法由 宣公上人親自主持,法語偈頌:「大鵬展翅沖霄漢,龍王縮首入鄰虛,相生相剋相化育,並行不悖為主祈」。上人又以:「法本無法,有何可說;論道無道,不須高談闊論,居士等若能不爭、不貪,這是無上妙法,人人本具,個個不無,不須騎驢覓驢,頭上安頭,本地風光,本有園地,不須向外馳求。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迴光返照,本地風光,本有佛性現前,這就是各位居士的本來面貌。」開示齋主黃果達、陳蔡果鶴、梁穎等人。下午二時至四時,傳居士三皈五戒,在此之前,依例先拜願懺悔消業障。由於參加菩薩戒的居士眾多,故提前於五時作晚課,以便可以早行懺摩儀式,令身心清淨,方得納受清淨戒體。

■ 佛教新血輪—剛受完具足戒的比丘、比丘尼
■ Fresh blood and new pulse of Buddhism — the newly precepted Bhikshus, Bhikshunis
■ 發心求受具足戒②
■ Bringing forth the mind to receive the complete precepts②

九、三壇今日近尾聲,功德圓滿戒香普
  齋僧盛會開先機,佛法西揚萬世尊

■ 夾道頂禮—齋僧大會
■ Lining the road and bowing — the great Sangha Offering


■ 莊嚴的佛相,慈悲的開示—齋僧大會②
■ The Venerable Master speaks Dharma in front
of the adorned Buddha image - the great Sangha Offering②
(dining hall)

七月十四日—萬佛大戒的重要日子—傳三壇菩薩戒。菩薩戒是由諸佛菩薩給予戒體,是盡未來際戒,一受此戒,永為佛種,成佛有份,不論是何形何類的眾生,但解法師語,皆得受此無上妙戒。故凡是出家眾必經此壇作菩薩戒比丘(尼),才算是具足圓滿三壇大戒。菩薩戒的得戒和尚是釋迦牟尼佛,文殊師利菩薩與彌勒菩薩則分別為羯磨阿闍黎與教授阿闍黎,而十方諸位菩薩作為尊證阿闍黎,由於凡眼難見諸佛菩薩,故製作三張圖繪莊嚴的聖像牌位表示佛菩薩的降臨,再延請三師居中作橋樑傳此戒體。在十四日早上六時三十分開始歷時三小時的傳戒儀式,先傳出家眾的十重四十八輕戒。之後,萬佛聖城齋僧大會揭開序幕,由台灣來的游正華居士率領所屬的台北佛教同修會一百四十餘人連同來城的各地信徒,發大心設齋供僧,此項齋僧大會相信在美國是第一次盛大舉行,應供的僧尼約有二百位左右。當日,從佛殿到五觀齋堂大會會場,一段不算短的路程,法師魚貫的走過五體投地的信眾跟前,還有一些金髮碧眼的西方人士也效法身著海青的居士俯伏於地,久久不起,他(她)們或許被這種虔敬三寶的行為所感動。 宣公上人親臨上供並作了簡單的開示,蘇美度法師也說他從未參加過如此莊嚴隆重的盛會,他希望南傳佛教應向北傳學習,南北二傳應互相聯合團結。大會不但以素宴供養法師,更以妙音供養,倉促成軍的合唱團雖歌藝平平,誠意卻是感人。游正華居士表示:希望藉此拋磚引玉,使佛教在西方受到更多人的恭敬與信仰。下午十二時三十分,繼續傳授在家居士六重四十八輕菩薩戒。禮成之後,迴向功德,諸戒師都致詞表達了他們的感想,今年的三壇大戒就此功德圓滿。※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