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骨髓的菩薩道修行(上)

恆長.恆學

萬佛聖城每天晚上在作完晚課後,定時講經說法,本著 宣公上人所說:「飯可以不吃,法不能不聽」之原則,天天轉法輪,從不間斷。由於目前正值萬佛大戒期間,故特別為戒子們安排一系列的講戒內容。

六月四日晚間,越南籍的恆長法師與馬來西亞籍的恒學法師上座講法,二位以其解行雙修的實際體悟講述修學菩薩道的精神,用生動活潑的方式先引導大家反省自問修行的真義與目的;再籍三個故事譬喻菩提心之重要,如抽絲剝繭般地層層剖析,環環相扣,最後水落石出,點出修行菩提心的重點所在—六大宗旨。至此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密在汝邊,誠真實不虛也。

~編者~

骨髓的修行在那裏?

恆長法師:

因為昨天聽《華嚴經》二地菩薩的法,所以今天想跟大家講講十地菩薩的內容精神。菩薩道有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等覺、妙覺共五十二個修行位,證果位則只有四十二位,即不包括十信。那麼,成佛的法門是在那一地呢?修行最主要的法門,亦即修學菩薩道的綱要,骨髓的菩薩修行,還有佛示現種種的境界是從那一個地方來呢?其實,就是從十地來的。所以,十地的境界是包含所有的境界。我們現在能聽二地的法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因為這是難遭難遇,尤其又能在這麼好的環境來聽二地。那麼,方才我說:修行要把精神、骨髓捉住,才能有所成就,不然的話,就好像一塊木頭不能變化,因為不捉住那個骨髓,做什麼事情都只是在皮毛、技術上用功夫,所以要捉住骨髓的精神,而十地菩薩就是骨髓的菩薩道精神。為什麼要捉這骨髓呢?我們現在天天修行,是在那裏用功夫?現在問大家一個很普通的問題:我們的骨髓修行是在那裏?在那一方面?在那裏用功?在那裹用功才是真正的用功?

聽眾答:「在心。」

法師:「對了,在那裏的『心』?」

答:「在自性,在本性用功。」

法師:「可是我們還沒看到本性,如果你已經看到本性,你不就開悟了嗎?」

答:「棄貪、瞋、癡。」

法師:「差不多!我講個故事給大家聽,這個故事相信百分之八十的人一定都聽過了,不過我不妨再講一遍。」

六隻眼睛的功夫

在過去,有一個年輕人,很有俠客的精神,所以就想找師父學武術和劍法。後來他找到了一位全國武功最高強的劍家,他就到這劍家面前,叩頭頂禮要學劍。劍家一看這個人,知道他與眾不同,很有資質,是可造之材,但是他不明講,只是叫年輕人天天來就行了,自此以後,年輕人(學生)天天都來,劍家(師父)並不教他武功,只是叫他做工,如果學生想觀看如何學劍,立刻會遭打罵,叫他做工去,他向師父要求學劍,師父反而打他、踢他出去。所以,三個月之後,他變成在外邊做工,而不敢入內堂,更不敢見到師父,為什麼?怕挨打!可是他還不願走,忍耐著留下來,因為他看到師父的劍術真的很漂亮,令他非常的想學,所以他心中抱一絲希望:「總有一天,你會教我吧!」如此過了一星期之久不見師父,不受打,很是快活。某天,正在工作時,師父竟不知何時到他身後,無緣無故的舉棍打他,他害怕的閃避,然後,不論他到何處,師父都會突然的出現打他,不但師父打他,大師兄看他不順眼時也打他,所以他總是提心吊膽、觀前顧後的防備師父及大師兄的來襲,當然他沒有武功,是避不開的,十之八九總是被打到,他傷心流淚想離開這地方,但是轉念一想師父是全國最好的劍家,如果放棄跟他學功夫,那麼他會永遠不成器,因此又繼續忍耐的留下來。日子久了,漸漸有些躲避被打的心得,走路時,他眼耳特別警惕,眼呢?不只有二個眼在前,乃至出生四個眼、六個眼。耳呢?傾聽八方。八個月之後,他變得很靈敏,只要是師父從後面來了,他就迅速的跑掉,師父知道徒弟已經提高警覺了,改用輕功趁他不注意時跳到他面前來打他,師父的輕功很高,徒弟每被打一次,就更小心一次,有一天,被打得傷痕累累,哭叫不得,於是他下定決心不再留戀了,心灰意冷準備離開,收拾了行李,當夜就悄悄的溜走了。到了山下,他才喘了一口氣,再也沒有人來打他了,他快樂的好像到極樂世界般,走到十里外一個地方,他停下來休息、吃飯,一邊準備食物,一邊想:「我這麼誠心要學習,師父不睬我,還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我,不過現在不會被他打了,只可惜我沒有學到什麼…」正想著,下意識感覺好像後邊有人拿一個東西朝他的頭壓下來,他直覺的拿起筷子往上一撥,那東西便停住了,定睛一看,竟是師父!他手拿著一支又粗又大的棍子,徒弟一驚,跳起來不知幾丈高,師父放下木棍,哈哈大笑,徒弟嚇得快破膽了,顫抖的說:「你來了。」「是,我來了。」師父答。「你怎麼還不放過我?」師父說:「你是非常好的徒弟,我來傳功夫給你。」「什麼?你要傳功夫給我嗎?你天天打我、罵我,你要傳功夫給我?」徒弟懷疑的問。「來,你坐下來,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我要天天打你的原因。」師父慈藹的說。師徒二人都坐了下來,師父說:「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有很大的潛能,但是只有潛能是不夠的,一個有成就的武師還必須具備高度的警覺性與敏捷的身手,這個條件沒有人能教你,完全靠你自我訓練,師父能做到的只是提供打你的機會,讓你藉著一次又一次的挨打,從中學習如何提高警覺防範敵人隨時的突襲。一般人跟我學武功,如果直接教他一套拳法,不須要多久就學會了,但是這個稱不上專家,只是一個平凡的武師,你的根器銳利,所以我一開始不先教你功夫,而讓你自我訓練不加思索的反應能力,打下好的基礎,學習任何招術才能發揮到極點。從你剛剛擋我的那一棍,我知道你的火候已夠,可以開始學習劍法了。」於是師徒二人高興的回去,之後師父把一身的功夫都傳給他,幾年後這年輕人果然成為全國武藝最高強的名家。

修行修心修性

如同前面的故事中,給予我們一個重要的啓示,什麼啓示?就是任何學習,如果不學到骨髓,不學到它的精華處,光學些枝枝雜雜、表面的功夫是不能有大成就的,就好像劍家用各種打罵方法激發年輕人由二眼發展到六眼的能力,這是學劍的重點;修行也是如此,心是最重要的,發展自心的警覺性是要自己去做,別人沒有法子給你,師父只是告訴我們方法,指引一個方向,但還要自己去實行,修行如果不修心,好比師父教你要念幾遍的大悲咒、幾遍的經可以得到感應,但如何利用念經念咒的過程中來「用心」,便是你要自已下工夫去做,修行如果不修這個,修其他的功夫還不能打破生死關,不能了脫生死。所以了生脫死的功夫是要秉大丈夫之精神才能達到,不是一天口念多少聲的阿彌陀佛,心卻不用,就可以辦得到的,這還只是在皮毛上用功而不是骨髓的功夫。

講到這裏,現在問大家:「到底我們修行要發展的是什麼?」(沒有人回答出)。

恆學法師:

我也來講個故事,這個故事大概大家也聽過,不妨再聽一聽。當年在中國有好些個年輕的學道人士,他們都聽說東北有一個大善知識,所謂的大善知識就是明眼的善知識。於是這些人召集了志同道合的人,一批人浩浩蕩蕩地從南方,一路餐風露宿的走到東北去,到了東北,氣候很冷的,好不容易找到大善知識住的地方,他們以為:「我們的發心這麼真誠,大善知識一定很歡迎的。」到了門外,喊道:「老禪師,我們來拜訪您了。」老禪師從裏邊出來,往每個人臉上一觀,把門「叭!」的就關上,進去了,沒有歡迎的表示,天色已黑,「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千里迢迢來就吃了一個閉門羹。」眾中有人埋怨著。想想,我們也沒有做錯什麼事,「這麼遠來了,不能夠這樣就回去了。」天色已黑,「那麼就坐在外邊休息吧!」也算是道心不退,如是過了一夜,天一亮,大善知識起身梳洗,打開窗口一看,「你們怎麼還在這裏?怎麼在我的屋簷下?」順手一盆水就潑了過去,冷冰冰的,清晨就洗了冷水,真是不好受。啊!這下好了,有些人就受不了,說:「我們跋山涉水而來,不給我們住宿,在這門外睡了一夜,又被潑了冷水,這是什麼意思,這像什麼大善知識?騙人的,騙人的,走啦!」走了一部份人,有些人說:「他是老禪師嘛!禪師總是有一點古怪的!待下來吧!」「哦!你們不走啊!既然不走就進來吧!」總算入門了。「你們不辭辛勞的來到這裏,走很多路吧!」「還好。」「沒有吃過東西吧!」「是啊!早就很餓了。」大善知識關懷一番,叫人準備食物,擺了滿桌。「來吧!用餐了。」坐下來一看,我的天啊,鷄、鴨、魚、肉、酒,「這像什麼話?請我們吃雞、吃肉、 喝酒,不行不行,受不了,這太過份了。」你一言,我一語的嚷嚷,「那有禪師請人喝酒吃肉?」「走啦!」這下差不多一哄而散了。老禪師等他們都走了,「咦!他們都走了,你怎麼還不走啊!」原來只剩一個年輕人坐在那裏如如不動,他恭敬的說: 「老師父,我不遠千里而來,歷盡苦辛,只因為聽聞您是大善知識,我怎能在外邊睡一夜,灑一點冷水,看了一桌的酒菜就把我唬走?那我不是前功盡棄嗎?」老禪師不住的點頭微笑說:「對了,對了,你不錯的,我一桌酒席就把他們嚇走了,你想想看,酒菜在桌上,你可以不吃嘛!沒有人逼你吃,連這麼一點觀照的工夫都沒有,還談學什麼禪?」這個年輕人就留下來跟老禪師學習,後來成為禪師的真傳弟子,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講到現在為止,可能有一些問題關於這方面可以討論討論。

(待續)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