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美國民主的出發點興特徵(下)
-獻給海峽兩岸的中國人

吳仙標

(五) 三個影響美國政策的途徑

不了解美式民主的人,往往以為競選是唯一的途徑,其實此外還有兩大途徑——委任政治及游說政治。

 (甲)委任政治:在美國競選,政要們必須在競選時吸收許多既能幹又有錢又有勢的人,全心全意、日以繼夜的幫助籌款及助選。

怎樣的報酬才能吸收這種人才?內心的滿足是一種報酬,委任官是另一主要的報酬。競選總統或州長職位的人,一旦被選,會以內閣要職、大使、法官……等報答助選要員。競選議員的人,若被選,會以幕僚,或某些聯邦職位為酬。 這就是委任政治——助選以謀求委任官職。

 (乙)游說政治:了解美國政治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位個人若想達到自己在政治上的抱負,就應該參加競選或委任政治,但任何一個團體若想經政治的途徑,為自己謀福利,則惟有組織游說團,才能產生實效。

什麼是游說政治?為什麼它這麼有效?

一個特殊利益集團(如大公司或工會)集起錢來,僱用精英,收集對己方有利的統計及論點,然後對政要與媒體,作強有力的宣傳。這是游說政治。

這種游說非常有影響力的原因有三:①民主政治很講道理,也非常易受輿論的影響,而從事游說的精英,早已集有對己方最有利的論點,同時又懂得製造輿論,來配合他們的看法,②西諺說「消息即是權力」,而這些游說人士整天在國會山莊打滾,在跟他們特別有關的項目上,他們的消息往往比官員們的更新更可靠,因此官員們很願意與游說人士交換消息,以達互惠。③須要競選的政要,最歡迎既有鈔票,又有選票的組織的支持。許多游說的精英懂得合法的「供應」或「切斷」「選」「鈔」兩票。

因此這種組織對美國的政要,有非常大的影響力。現舉實例來作說明。

爭取華裔權利運動

到一九八六年夏初為止,美國從來沒有過一位華裔,受過既須總統提名,又須參議院認可的那一類決策階層的委任。而這種委任職的總數又在一千以上,我看到這種痛心的事實,知道只有用游說的方式,才能糾正這種偏差和不平。

於是我在該年的夏天,約了共和黨的陳香梅女士及四十幾位有志有力的朋友,在聖路易集會了二天,訂了一個「二年計劃」。先在會後發表了一篇政治宣言:「……我們要求每一位(參加一九八八年度初選的)總統候選人,承諾在當選之後,任命合格的華裔公民出任聯邦政府……的各種適當職務……任何一位候選人未作上述承諾以前,我們華裔公民,不分黨籍,都保留捐款,不提供助選經費。……我們要求總統候選人在第一任任期之內任命……華裔擔任…助理部長級或更高級之職務、國家科學委員會委員及人權委員會委員……移民局、小型商業貸款局……的決策職位…」

中英文的宣言公佈後,我們發起了一次「千位社團領袖」的簽名運動,來建立華裔社團內部的一致行動,跟著,舉行了一次九大城市同時召開的記者招待會,公佈了輝煌的簽名運動的成果—知名的華裔領袖都簽名參加了這「不承諾,不捐款」的運動。

替華裔爭取權利的實力建立起來了,輿論的配合也有了,於是開始以非常禮貌及非常尊敬的態度,向總統候選人及他們的幕僚進行耐心的游說。

到八八年六月,我們收到了許多候選人簽名的書面保證,包括布殊、杜卡基斯、傑克遜的來信。他們保證在第一任任期內,在聯邦的決策階層里重用華裔。

華裔獲委任政府高職

請看游說的效果:有史以來,華裔沒有一位担承過既須總統提名又須參院認可的要職,今天,我們有四位——交通部副部長,民權委員會副主席,國家科會委員,駐尼帕爾大使。更重要的是,此例一開,今後,每位總統被選後,提名幾位華裔任要職,將會與提名其他少數民族一樣,變成了例行公事。

讀者試想:一群臨時集合的,業餘性的游說者能起這麼大的作用,那麼職業的,有龐大精英的游說組織會多有效!

所以,除大公司及工會外,美國還有許多國體有游說組織,譬如老年人、農民、殘廢者、反戰者、環保者、婦女、教師、小商人、黑非裔、西班牙裔、日裔……等。

近來常有人憂慮這種游說組織對政要的不良的影響力,但也有許多政治家認為這不過是「以雄心制雄心」政策下的正常現象,而且游說團使民間的權力增高,是一個好現象。

(六)美式民主的一大矛盾

美式的民主希望確保人民的自由,同時也希望能促進人民間的平等與基本的生活保障(如健康保險)。但要使窮人也有好律師替他們在法庭里辯護,使 每人都有健康保險等需要很大的經費,政府必須增加賦稅,但稅越高對人們自由發展經濟的牴觸也越大,這個矛盾是沒法消除的。民主黨較注重「平等」與「保障」,共和黨較注重「經濟發展的自由」,今年十月,為了下年度財政的預算,共和黨的布殊總統與控制國會的民主黨領袖相互指責,主要是起因於這兩個長存的矛盾。

(七)結語

美式民主的中心思想——「以雄心制雄心」,這策略與「分而治之」的手段,在原則上是相同的,中外的統治者一向利用人與人之間的雄心的牴觸,從中取利。但在應用上,它們是完全相反的。「分而治之」需要靈活的統治者在幕後秘密策劃,目的使統治者受益,使被統治者或老百姓受利用。但是麥迪遜的「以雄心制雄心」是由一份既訂的文件——憲法,目的是使老百姓受益,使做總統及做官的被利用。

在美國做官很苦,看前總統詹森,尼克森與卡特在任期內的快速衰老,可見一斑,因此很多人做了幾年行政官後,都不願再做,立法的議員們不在此例。

最後我想試答三個大家時常提起的問題:一•既然美國的制度與文化這麼尊重自由,那為什麼一般的美國人還是有很好的公德心?二•對國家與社會也有一定的「向心力」?三•國家到目前為止還是這麼富有強大?

美國人的公德心與向心力

先解釋美國人的公德心。美國人所崇尚的自由,不是「唯吾獨尊」的自由,而是「不妨害他人自由」的自由。美國人做了沒有公德的事情後,會覺得慚愧,會損害了他們自己的自尊心,因此美國人的公德心源於自尊心。

再說美國人民的向心力。它出於民眾對美式民主的熱愛,民眾大都認為只有這樣的政治制度,才能保障他們「追求快樂」的自由,所以當民眾感到美國的政治制度在受威脅時,他們會表現堅烈的向心力。相對來說,中國人民的向心力,大都出於對國家、民族及對歷史負責任的觀念。

美國為什麼還是這麽強大?

最後談美國的國力。美式的民主有許多明顯的弊病,舉例來說,近年來,聯邦政府財務的逆差和國家在外貿的逆差使國力日衰,逐漸使子孫外債高築。但行政與立法的政要,有些只顧目前的安樂,有些不肯下苦功想久遠的問題,有些明知有遠慮,但為了保護自己的政治前途,大玩政治遊戲,希望較笨或較率直的政治家來打先鋒。很多有識之士,看到這種現象,都會疑問:「這個國家為什麼還是這麼強大?」

美國的強大,當然與地大物博有關,但美國民眾有很好的公德心,有獨特的向心力也是兩個因素。更主要的是美國的政治與經濟的配合:經濟上,它讓人民深信「做一份工,享一份福」;政治上,它絕對保障人民的既得利益。在這二種政策的影響下,大部分人民的個人進取心是非常高的。因此美國短期的建國計劃往往不是第一流的,但人民的進取心是第一流的。兩者的乘積還是使美國非常強大。

相對的來說,只注重國家利益,不注重個人自由的國家,它們短期的建國計劃可能是第一流的,但它們不尊重人民的既得利益,因此人民的進取心會較低,就算國家的經濟政策是「吃大鍋飯」的政策,則人民的進取心反而會更低。建國計劃與進取心的乘積往往會不夠理想。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