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墓 中 僧 與
萬 佛 聖 城

陳心平

「我是一隻小螞蟻,甘願走在一切佛教徒的腳底下;我是一條道路,願所有的眾生走在我身上,從凡夫地,直達佛地。」

從加州舊金山市往北向聖陶蘿莎方向東行,大約兩小時便可抵達瑜伽市(Ukiah),這是座四周佈滿葡萄園的小城。再沿著瑜伽市的小機場往達摩鎮(Talmage)走,不過五分鐘車程,即見筆直的道路盡頭矗立著萬佛聖城高大的山門,在陽光映照下,閃耀著金色的光輝。這裏正是美國第一座大型的佛教道場,上百卷佛經在這裏被陸續譯成英、西、法文等,為佛法在西方的傳播奠下了極紮實的基礎。

創立萬佛聖城的宣化上人是在一九六二年應弟子的邀請,從香港隻身來到舊金山市。當時他的生活很困苦,住在沒有窗子的地下室,看不見陽光,又極潮濕,儼然一座墳墓,宣化上人因此為自己取名「墓中僧」。正如達摩祖師不辭遠涉,將佛法從印度傳來中國發揚光大;宣化上人也很早就發願要將佛法帶到歐美,引渡更多有緣人航向智慧的彼岸。但是弘法必須等待機緣。

宣化上人在舊金山的「墓」中默默修持,不理會環境的黑暗潮濕。六年之後,因緣終於成熟。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有三十餘位大學部及研究所學生對佛法極感興趣,特地南下力請上人開講楞嚴經。透過中國同學口譯,佛法的智慧與慈悲深深打動了這羣年輕聰明的美國學生。一部楞嚴經講完,許多學生紛紛歸依上人,其中更有五名同學依止上人出家,成為宣公座下第一批西方出家弟子。這時是一九六八年,已近六十歲的宣化上人從此逐步實現他在西方弘揚佛法的大願。

一九七四年,上人帶領他的美國出家弟子買下萬佛聖城現址,並成立法界佛教總會,分支道場陸續有舊金山的金山寺、洛杉磯金輪聖寺、西雅圖金峯聖寺,另有加拿大金佛聖寺及華嚴寺。總會的樞紐則在萬佛聖城,這個名稱寓意著將在此處造就萬尊生佛。

此地原是加州政府興建的公立療養院,佔地四百八十八英畝,約為白宮的二十五倍大。當初因為缺水而廉售,不可思議的是,上人買下不久便找到了水源。目前已開闢使用的場地只佔八十餘英畝,共有七十多座建築物。其餘未興建的四百英畝是草原、果園及樹林。松鼠、糜鹿是樹林間的常客,果園裏還有孔雀昂首踱步,不時啄取葡萄為食。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聯想到釋迦牟尼佛晚年說法的祇樹給孤獨園,也應是這般幽靜祥和吧!

萬佛聖城的出家人以修行嚴謹著稱。每天定時早晚課及午供,還要點名,不能懈怠。日常功課另有聽(講)經、拜懺及靜坐。其餘時間依各人職務分別處理行政、教務、譯經、清掃及種菜栽花木等工作。

法師們每天只在中午之前吃一頓飯,夜裏多數是採取靜坐的姿勢休息或入定,不躺下來睡,這叫「不倒單」。他們沒有私人生活、交際,男女眾工作起居都分開,嚴守各項戒律,更不會為了增加收入而到外面做佛事、趕經懺。有些法師持禁語戒,在身上掛著「禁語」牌子,持戒期間,絕不與人交談。也有人持銀錢戒,身不帶錢,手不拿錢,戒除錢財之想,使心裏眞正清淨。這樣孜孜矻矻修行,究竟所為何來?

宣化上人經常提醒弟子們,只要平日精進不懈,每分每秒都可能是悟道的時刻,千萬不要被財色名食睡或閒聊妄想轉昏頭,失去悟道良機。古人悟道的關鍵時刻有聞花香、聽鳥語、喝污水、燙到手,甚至放菜下鍋的那一剎那,都有人因此達到「大地平沈、虛空粉碎」的悟境。其餘如聽聞法語、當頭棒喝等時機更是不一而足。這些修行前輩的成功都有賴平時內心綿綿密密、無時或間的用功,無論那一種法門,只要努力到某一時刻,因緣成熟時自然悟道,一切明了,一切自在。禪宗流傳著兩首有名的偈子,是很好的例證。第一首是神秀和尚所作:

「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 莫使惹塵埃」

另一首是六祖慧能大師所寫: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許多人以為慧能大師這首才是好偈,宣化上人卻一語道破:兩首偈子一樣好。

神秀和尚的偈子是未悟道之作,沒有悟道證果的修行人正應該依照此偈努力修行。慧能大師的偈子則點出了悟道後的境界。兩首偈子雖有悟道前後的不同,卻沒有好壞之差。這正是:不經「時時勤拂拭」的工夫,怎得「本來無一物」的境界?!

萬佛聖城裏緊湊的修行功課涵括了淨土宗的唸佛、禪宗的參禪、律宗的持戒、密宗的唸咒及教宗的講經說法、研究經典。儘管宣化上人自己是禪宗偽仰宗派第九 代傳人,但是禪淨律密教這些宗派的正統修行法門在萬佛聖城裹沒有高下之分,一律受到重視。各人可以選擇自己想應的法門進一步修持,這也契合佛陀所說的「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加州民眾開始注意萬佛聖城,是在一九七七年,恆實、恆朝兩位法師三步一拜,以祈求世界和平及圓滿萬佛聖城萬佛功德。恆實法師是柏克萊加大碩士,恆朝法師則在威斯康辛大學攻讀歷史學博士,兩人都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他們放棄一般人的生活方式,從洛杉磯金輪聖寺拜到萬佛聖城,全程八百英哩,花了兩年九個月才圓滿完成。恆朝法師說,當時有一位美國記者質問他,出家人像軟骨的寄生蟲,躺在寺廟上,眞能幫助他人嗎?恆朝法師耐心地為他解釋:

「萬佛聖城的食用,全是教友自願發心供養,公家不會把錢花在買菜上。我們吃的蔬菜,一部分是自己菜園種的,另一部分是從菜市場攤販上撿回別人不要的菜。我們所吃的,是美國人丟掉的垃圾。我們所穿的衣服也不是買來的,都利用他人丟了的廢物。沒有人儲蓄私人財物,完全歸公家管理。公家的錢都用來建道場、學校、或是翻印經書。我們息滅自己的貪心,利益一切眾生。這是眞正的革命——從革心開始。」

一席話,說得那位記者啞口無言。十餘年過去了,如今萬佛聖城及其分支道場已嬴得不少美加民眾的肯定,興學與譯經事業也打下了基礎。辦教育是宣化上人列為與弘法同等重要的目標。萬佛聖城裏的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由擁有博、碩、學士學歷的法師及居士任教。學生除了與美國一般中小學上同樣的課程之外,還要接受道德情操的培養熏陶。

學生們必讀的敦品文章之一是中國的「弟子規」,很多中國人沒唸過,甚至沒聽過。培德中學畢業的艾莎瑞在史丹福大學唸書時,將英譯的「弟子規」張貼在寢室門上,每天溫習。不料這篇文章竟成為整棟宿舍的熱門新聞,大家一窩蜂似的爭睹。這些美國學生從來沒聽說過孝順父母、尊敬師長及言行舉止竟有這麼多禮儀細節與涵義,令他們歎為觀止。

萬佛聖城也設有法界佛教大學、僧伽訓練班、居士訓練班,以培育佛教人材為主。這幾年,宣化上人與弟子們正籌劃擴大法界佛教大學,使它成為一所綜合大學;不僅傳授專業知識,更注重倫理道德的培養,以匡正當今高等教育不重視學生品德修養,所帶來的種種危機。

恆學法師表示,他們的理想是為這所綜合大學塑造新形象,為社會培育各行各業有道德良心的知識份子。的確,如果知識份子都能遵守萬佛聖城的六大宗旨「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這個世界終將成為美好和平的淨土。

目前,萬佛聖城共有出家眾一百餘人,在家居士也近一百人。美籍法師佔了三十多位,其餘分別來自亞洲、英國  、義大利、加拿大及南斯拉夫等國。

歐美籍的法師許多是看了法界佛教總會翻譯的經典,有所會心,才立志到萬佛聖城修行。宣化上人認為,過去佛教經典不像新舊約聖經翻譯成各國語文,所以佛法不能普及世界各地。因此他出家時便發願,要將佛教經典譯成各國文字,這是他的願力。

法界佛教總會譯出的英文佛經至今已超過一百卅本;法文佛經譯了三本,尚未印行。西班牙文佛經則譯出了阿彌陀佛經;譯成越南文及印尼文的工作也在進行中。去年,法界佛教總會購下舊金山市附近一座銀行的總部大樓,擴大成立國際譯經學院。現在最需要的是各國語文的譯經人手,多多益善。

譯經學院的所有工作人員也必須遵守萬佛聖城的規矩:吃素、不吸煙、不喝酒、男女分開工作等。這裏沒有電視音響、電話機又少。一些翻譯能力強的人,看到這種條件,不免知難而退。這兩年,宣化上人率團出外弘法時,總要談起譯經事業,並且號召聽眾:

「希望各國志同道合的人,不妨站到一起,無論是南傳、北傳的佛教徒,都能合作,共同努力來完成這項重要的工作。」

所謂南傳佛教,指的是印度阿育王以後,流傳在印度南部、錫蘭、泰國、緬甸等地的佛教,經典都採用巴利語(印度南部的方言之一),也就是小乘教派。北傳佛教則由北印度上傳到中國,是大乘教派,經典原文是梵文。

去年十月,法界佛教總會弘法團訪問歐洲的英國、比利時、法國及波蘭,就遇到幾個南傳佛教的團體。萬佛聖城雖是北傳大乘佛教,但很樂意與小乘法師交換心得,更歡迎南傳佛教的出家人使用萬佛聖城場地,只要能遵守規矩。英國的小乘法師Sumedho當即表示要借用萬佛聖城打兩個禪七,宣化上人很歡喜地說:「無論南傳、北傳,都是要為眾生發菩提心,了脫生死,離苦得樂,所以要溝通南、北傳佛教,使團結融合為一,不要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把佛教的力量都給分散了。」

弘法團返回萬佛聖城後,早晚課輪流採用北傳及南傳儀式,也輪流使用中文、英文及巴利文。甚至前年傳比丘戒時,同樣以這三種語言傳戒。如此開啟新風氣,萬佛聖城希望逐漸泯除大乘小乘的界限。

這樣的做法在佛教界前所未見,可以說是佛教發展史上劃時代的大事。對萬佛聖城的法師們而言,並不以致力於融合佛教本身的派別為足,更希望聯合所有宗教,共同為追尋眞理、挽救人心與世界和平而努力。

天主教神父羅吉士就曾在去年十一月,帶領加州州立漢堡大學四十多名學生到萬佛聖城短期參學三天。這些學生中有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但他們都熱誠地參與萬佛聖城各項活動,認識佛教持戒、素食的道理。

宣化上人如此解釋萬佛聖城所作的努力:「這不是故意標新立異,故意做人家沒做過的事。只是人家忘了,我們把它撿起來用而已。」

從自況「墓中僧」到今天帶領著萬佛聖城各方弟子,為弘揚正法並團結宗教界而努力,這條漫漫長路,宣化上人以無比堅忍又自在的腳步行來。他教化也等待著弟子們努力修行,在他之前成佛;並走向世界各地,協助所有眾生遠離煩惱憂愁,找到眞正的智慧,自在解脫。這樣的願力,也許只有宣化上人自己才能說得明白:「我是一隻小螞蟻,甘願走在一切佛教徒的腳底下;我是一條道路,願所有的眾生走在我身上,從凡夫地,直達佛地」。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