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心地與命運(上)

張妙首

命運,就是業因果報的體現。我們的命運,既不歸天神主管,也不由旁人操縱,關鍵在自己的心地。一切由心造,心能造業,心能轉業,這便是命運的根源。唐代禪宗六祖惠能大師說:「一切福田離不開自己的心,能從自己的心田去尋找,是沒有得不到感通的。」好像種地一樣,種什麼得什麼,種善因結福果,種惡因結苦果。所以叫做「心田」或「心地」。儒家也認為「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宋代著名理學家朱熹說:「人和器皿不同,如像筆只能是筆,劍不能變成琴。所以它們存在和毀壞時間的長短,是有一定的。人便不一樣,因為有的人,昨天還是盜跖,今天可成為大舜。他的吉凶禍福,也便隨著改變,很難說得定。」這些都說明:善業惡業,唯心所做;福報禍報,惟人自招。下面這首詩,對於心地和命運的關係,揭示得既深刻,又明白。

詩曰:心好命又好,富貴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變為禍兆【註譯 ①】;

心好命不好,禍轉為福報【註釋 ②】;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貧夭【註釋 ③】;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註釋 ④】;

命實造於心,吉凶惟人召。信命不修心,陰陽恐虛矯【註釋 ⑤】;

修心一聽命,天地自相保【註釋 ⑥】。

此詩前八句,將世人心地和命運的關係,概括為四種不同的情況。後八句,揭示「命由心造,境隨心轉。」和「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的道理。並指出對待這個問題的兩種態度、兩種結果。

下面引證歷史事例:

一、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

「玉歷傳鈔」載,徐文敬公的太夫人,每天念觀音菩薩聖號一千聲,愛講因果故事,勸人多行善事,並刻印「玉歷傳鈔」送人。文敬公也刻印「敬信錄」;經常救濟親友族人的困難,但並不自以為有功德。兒子徐本,後來任大學士(宰相),徐杞任巡撫(類似省長)。孫徐以恆任侍郎(類似副部長),徐景燾任道台(類似專員)。曾孫輩也多考中科名,家門興盛,福澤綿長。

二、命好心不好,福變為禍兆。

「歷史感應統紀」載,唐代李林甫,官至宰相,為人有才辯,工書畫。可惜心術奸險,嫉妒賢能。凡才望功業在其上者,內心十分忌刻,表面甘言奉承,暗中設計陷害。他建一別室,結構曲折幽深,命名「偃月堂」,常在裏面苦心策劃,構想出許多使人家破身亡的毒計。所以史稱其「口蜜腹劍」。但結果害人適以自害,後來七竅流血而死,死後被開棺戮屍,家產充公,子女發配為奴。 

當李林甫未顯達時,有相士說他有三十年太平宰相的洪福。後不久事敗,責怪相士所說不驗。相士笑謂:「相公確有三十年太平宰相的福報,應怪自己不知珍惜,折損太甚罷了!公任宰相時,廣搜珍寶,縱情聲色。一羹千命(鴨舌羹),盤菜百金(燒鵝掌),窮極奢侈之能事。僕從的享用,也可比富室。早已超過三十年宰相應享之福,後代還須為娼為奴以償報。反責怪我所說不驗,有此道理嗎?譬如有人將一月的生活費,在一天內揮霍光,剩下廿九天要受饑寒,此乃理所當然,豈能怨天尤人。」李林甫聽後,默然汗下。

註 釋 :

① 福變為禍兆:意為福報將變成災禍的兆頭,即是「福兮禍所伏」的道理。

② 禍轉為福報:如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即是「禍兮福所倚」的道理。

③ 遭殃且貧夭:意為不但要遭禍殃,而且貧困、短命。

④ 心可挽乎命:一個人的心地可挽回或改造自己的命運。

⑤ 信命不修心,陰陽恐虛矯:不少人很信命運,只去算命看相,求神問卜,卻不修省心地。這樣陰陽顛倒,一切決不會順利。

⑥ 修心一聽命,天地自相保:一個學佛的人,應當時刻反求諸己,一切聽其自然,任運逍遙;雖不求福報,而冥冥中常蒙三寶攝受,龍天護持,自然罪障潛消,諸事吉祥。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