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古訓非偏弊

劉承符

引言

月前接到菩提樹雜誌第四四九期(一九九O年四月份),其中有淨耀法師講人間佛教的信仰與修持一文,由吳川先生記錄整理。拜讀之後,覺得見解高超,極有內容,且合實際。如主張佛教應重視教育,推動栽培下一代,學佛應以人為本位,先作一個新學菩薩,以十善為基礎,要深入民間,莫只求自了,頗有太虛大師提倡人間佛教之傳統精神,至深欽佩。惟其前言一段,在觀察角度上,與古訓稍有距離,原文是這樣說的:

『某些常被引述的格言,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感招人天福報,來世就不知修行」,「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等等,往往使人產生消極認命、急求出離的傾向。我們若要建立人間佛教的正確觀念,必須矯正這類流傳久遠的古訓所引起的偏弊。』

這一段話,大概不是淨耀法師所說,而是編輯先生加的提要。使人看了之後發生一種錯覺,認為佛教是宿命論,消極悲觀,逃避現實。如此則與古訓似不相合,茲略述拙見就教於編者與讀者。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這句古訓的全文還有兩句,即「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這四句話說明三世因果的真象。因果的道理,不但理論說得通,事實上也真是如此。編者原意大概以為人若都相信因果,就會凡事都認命,不再奮鬥進取。應知認命二字未嘗不好,假如大家都深信因果,一般窮人常自思維,我今生命運不濟,是我前生沒做好事,我如今要安份守己,諸惡莫做,希望來生能有好的境遇。若是人人如此,咱們國家還會有搶銀行綁票之事嗎?再說因果報應之事,在我國正史上以及稗官野史中不勝枚舉。十生記有一則曰:

「曇相禪師(世傳觀音化身)往三教院應供,道逢一牛,瘡血被體,其徒以問。師曰:此牛昔一獄吏也,時有禁囚一十七人,吏考掠無完膚,故有此報,今三十年矣,尚餘三年。夫箠檚之下,何求而不得,苟存心不恕,罪報其可逃乎?」

像這種例子在樂善錄中有數百則之多,不會全是瞎編的。遠了不談,即以現在加州萬佛城宣化法師而言,他是當今有道高僧,也有時候說出某某人的前世因緣。第四三七期樹刊有淨觀法師所寫的一篇報導,其中提到宣化上人於一九八八年十一月赴馬來西亞弘法,在覺慧禪寺舉辦護國息災觀音大悲法會時,接見信眾,其中有許多有病求法師加持的。有一名信眾,身軀肥大臃腫。上人一看就要他放下屠刀,原來他是一名殺豬為業的屠夫。上人對他說:「你前生是豬,今轉世為人,因你做豬時被人屠殺,而殺你的人,今又轉世為豬,今你為了要討債,又做殺豬的屠夫,以報前冤。你若不立即放下屠刀,你死後定又轉世為豬,又被人屠殺,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最好立即放下屠刀,改做別的行業,這樣你才可免受輪迴不息之苦,今後要發心多做善事,以彌補你的過失,你的病才會好。」接著上人又在他頭上用拐杖敲了三下。

這一段開示幾與楞嚴經中「以人食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一段經文是同一樣的道理。另外還有一位十一二歲小女孩,喜歡在地上爬,上人說他是蜈蚣轉世,其母前生是一名蠱毒師,文長不錄。

所舉的這兩個例,第一個是古籍所載,已無從稽考。第二個例是現代的,且宣化上人駐錫加州,萬佛城道場規模宏偉,人所共知,讀者可到萬佛城或其分院舊金山金山寺求證。況且宣化上人這次開示是淨觀法師親眼所見,諒非子虛。另外宣化上人數年前在萬佛城講經時,有一條蛇來聽經,上人知道這條蛇的多生輪迴事蹟,說牠曾是周朝時代的人物,現在手邊找不到此項資料,歉難詳述。【附註(1)】

因果雖然絲毫不爽,但佛教不是宿命論。旣然是種善因得善果,那麼種殊勝因必得殊勝果無疑。了凡四訓一書係明朝袁了凡先生著,他早年習儒,遇雲南一老者,善紫微斗數,為了凡算命,說他五十三歲死,一生無子。推算其少年中年俸祿官階與曆年實際所遇一一均驗。旋了凡又遇一禪師,教以多行善事可以改變前程,他即遵行,後來其命運即與老者所批多不驗。晚年不但有子,而且還活到七十餘歲。四訓這本書文字精簡,說理詳明,引證史實尤為豐富,為人人必讀之書。

再往深裏研究,凡夫被業力所支配,自己作不了主,五行生剋是固定的,算命往往很有靈驗,而高僧大德修殊勝因,不在五行中,所以算命先生一向不為出家人批命,因為他把握不住。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對於一般凡夫來說,仍然是金科玉律,並沒有錯。

感招人天福報,來世就不知修行

這是說明學佛的人最要緊的是了生死出輪迴,如果修行一輩子到最後不能往生,又再托生為人,則今生所修持的功德,必感招來生有莫大的福報。佛家說:今生貴顯者由敬禮三寶中來。人一享福就沉溺於世間的榮華享受,不願再修行,實際上也沒有時間修行。台灣法華寺一九七七年啓建護國息災彌陀大法會緣起文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宋朝末葉(北宋)有真如喆老禪師,住首都名剎,四十年不睡,坐禪苦行如此,臨終坐化,舍利無數,身後靈識託生帝王家,即北宋之欽宗皇帝,一生憂苦,朝政不振,羣小用事,後為金人所擄,封重昏侯,其父徽宗封昏德公,父子皆作囚,備受凌辱。設喆老禪師以四十年苦修淨土念佛,必早證不退轉地菩薩,宿債自除,何則,以生死自如故,雖入生死海中作大濟度,因登不退轉,即證無生法忍,致本性不昧,故三界進出自如。敬勸談禪說妙諸人早拋葛藤,力弘淨土,老實念佛,可不歷僧衹,親證法身。」

上面這段故事說明修行人若不於當生了生死,將來改頭換面,可能沒有機會再修,殊為危險,尤其是生在富貴之家,更沒把握。四十二章經說,富貴學道難,這個觀念是正確的,似乎不必矯正。

關於隔陰之迷一節,印順導師開示的話:「一個人只要保持人生正行,來生轉世為人的話,就算你有隔陰之迷,但是你放心,因緣成熟時你一定會回來。」一點不錯,確實如此。但是與其將來因緣成熟再回來,倒不如今生下決心一定要了生死,豈不更鑿實。以現在的社會環境說,一切的誘惑,財色名食,那樣不惑亂人心,若今生修不好,來生再作人,有無把握堅持心中一塵不染,八風吹不動,很難說。尤其在少壯年齡,看什麼都新鮮,焉能守得住。假如定力不夠,一失足又入輪迴,也許等到將來彌勒菩薩成佛時,再去參加他的龍華三會,恐怕屍骨已堆成須彌山那麼高了。

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

這句話上邊還有兩句,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乃專對出家眾而說,因為出家人不事生產,要靠施主供養,若是虛耗信施而不修道,未能即生成就,施主的一粒米就像須彌山那樣大,可不是鬧著玩的。今生若是不能往生,來生變牛變馬也要還這筆供養債。這話雖然是出家人自己的警誡語,叫同參不要荒廢道業,但也並不光是嚇唬人的。

前曾看到一本古籍中記載寒山拾得故事,其大意說:國清寺僧眾在殿中正作法事的時候,拾得在外面放牛,他大聲吆喝這些牛隻,吵鬧不堪。有一僧人出來制止,他不聽,還說:「這些牛都是從前的法師,你不信,我指給你看。」他就呼喊亡僧的名字,他喊一聲,就有一隻牛應聲而出,所喊的都是從前廟裏的出家人。世傳寒山拾得二人是文殊普賢兩位菩薩化身。此事古籍所載極詳,好在現在大陸已經開放,有人有機會到國清寺觀光,不妨向寺中求證,若能證實,則披毛戴角還一語,並沒有偏弊。

結語

總而言之,聰明人知見太多,不容易學佛,所知障重比煩惱障更要命。生性愚魯遲鈍的人反而容易,因為師父怎麼說,他就怎麼作,依教奉行,絕不表示異議。若智慧高又有學問,想學佛,先要洗腦,把以前世俗的觀念、見解、想法、理論一齊丟開,然後再虛心受教。若以現在的眼光批評古聖先賢,只有造口業,引人入盲,自他均不利,慎之哉。

【附註(1)】摘錄於「宣化上人開示錄」第四冊『蛇來聽法』一文。

                                             ~編者~

一九八二年六月二十日星期日晚,萬佛聖城四眾弟子,正在舉行法筵。眾人繞著萬佛殿,齊念「南無阿彌陀佛」。回堂時,赫然發現一條青色花斑小蛇,伏在大殿之前門側邊,該蛇約三、四尺長,形狀細長。大眾中有人建議把蛇拿走,但上人莞爾微笑說不必,所有眾生皆有佛性,此蛇乃是前來親近三寶聞法聽經,不應驅之。奇怪的是,此蛇不同普通蛇,牠伸直躺在地上,雖有近百人前後來往,卻毫無怯意,而是柔順馴服。上人登法座,說:「告訴牠可以進來聽法。」該蛇立刻聽招呼,隨即從前門爬行到殿內,未曾驚怖任何人,再從大殿左側爬至右側,作繞佛一圈,然後伏在法座前面,靜得儼如跪在佛前聆聽說法。

上人說:雖然此蛇乍眼看去是一條小蛇,其實牠懂得千變萬化,會隱形,會現小,會變大,又能騰雲駕霧,在空中自在飛行,吾人不知其本領而已。此蛇將來修行成功,也能得道。佛經上講的天龍八部,牠就是其中一部—摩睺羅伽,即大蟒蛇。

觀察彼蛇之來由,可能在周朝時為一小國之大臣,心懷詭計,謀篡王位,以浸過鴆酒之匕首,藏於袖中,刺殺國王。但此舉不但沒有奪得帝位,反而搞得天怒民怨。大臣臨終時生大瞋心,死後即墮蛇身,轉為巨蟒。牠由瞋心所持,發奮修鍊,繼而成精,法術日益增進,久而能通天徹地,總以惱害庶民為樂。

及至宋朝期間,此蛇已變成毒龍,在大江裏翻雲覆雨,殺害無數的漁民或渡船人。一時該地人民生活於恐懼驚怖、焦急萬分之中。幸得某位法力高強之聖僧,特來營救。聖僧手持錫杖,站在岸旁,大聲呵斥毒龍,毒龍聞聲,勃然大怒,乃使出本領,現數千丈之巨蟒身。然法師由金剛三昧力所加持,毫無怖畏,乃用鈎召法、降伏法,經過三日三夜之生死苦戰,終把毒龍折伏。

邪不勝正,毒龍之惡術被破,無奈之下,只好投降。法師為牠說法,一切皆是苦、空、無常、無我,唯有業隨身,並勸誡牠應生慈悲心,以法術來裨益眾生,不可加害生靈。此蛇聞法後,恍然覺悟,得清淨眼。法師遂授以三皈五戒,命牠到某山洞修行,無復擾亂人民,毒龍欣然從命。從宋朝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此龍至今已成為天龍八部之一,神通變化自如。

此時女界比丘尼說:「數週前,我們見到此蛇在大喜捨院的女眾佛堂附近。因為怕牠是毒蛇,故收之於鐵罐內,又用堅硬的木板蓋上,預備把牠送到較遠的樹林釋放,以免擾害住眾。誰知一轉過頭來,打開鐵罐,該蛇已赫然不在了,按理牠是無法跑的—難怪說牠有神通!」

上人笑著說:「這條蛇我老早就認識牠,二十多年前在香港大嶼山慈興寺(按:上人興建之道場),牠常到廟上聽經,雖不曾惱害任何人,但眾生皆駭怕牠的蛇形。一次,有人也把牠兜到鐵罐中,運送到幾哩外的山林處,擬釋放之,怎知打開罐子一看,蛇已不翼而飛了!而今,佛法傳到西方,牠亦不憚遠渡重洋,來美國護法。」

今天既逢這個因緣,有天龍八部來現身說法,故藉此機會略說牠的前因後果。「只因一著錯,輸了滿盤棋」,一念之差,則不容易挽回劫運,幸虧牠能皈依三寶,將來還有明心見性的機會。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