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金剛經──智慧經典中的經典
金剛經略講

三寶弟子黃可泰講述.胡鄭果玉記錄

世上所有的現象,都是因緣和合而生。離開了因,沒了緣,就生不出果。世上一切的現象,所有的山河大地等等,無不在說因緣和合的法。一切現象既然都是因緣和合而生,所以因緣一分散後,所有的現象也就不再存在。

三觀心無常。我們的心沒有一個時候是沒有妄想的,妄想不停就是無常。坐下來不到兩分鐘,心裏就打了無數的妄想。一個妄想完了,另外一個妄想又起。所以古人用「心猿意馬」來形容人心。人的心就像猴子一樣,一天到晚這裏、那裹蹦蹦跳跳的,一刻也不稍停。又像天馬騰空一樣,一忽而就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意識思想不能集中。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心想的都是妄想,都是不實際的,那就是菩提。「狂心苦歇,歇即菩提」,不要在心外另找菩提,不打妄想就是菩提。即使打妄想也不要緊,只要馬上覺悟這是妄想,那就是菩提,所謂「煩惱即菩提」就是這個意思。觀心無常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了解我們的心打的妄想大多了,要把它停下來,住在一個安穩的地方。  

〔四〕、觀法無我。什麼是法呢?佛所說的經才是法嗎?還是咒是法呢?佛教講的「法」是廣義的,不祇限於經上所說的法,凡是世上種種的現象都是法。譬如世上有錢的人,他們是在說因果的法。爲什麼他們會有錢?是他們前生種了布施的善根,今生才會遇到這樣的緣,而生這樣的果。世上所有的現象,都是因緣和合而生。離開了因,沒了緣,就生不出果。世上一切的現象,所有的山河大地等等,無不在說因緣和合的法。一切現象既然都是因緣和合而生,所以因緣一分散後,所有的現象也就不再存在。明白了這個道理,知道一切現象都是虛幻的,就不會被外在的境界所轉。     

舉例來說:水是由氧氣、氫氣和合而生。離開氧氣,氫氣就沒有水。氧氣和氫氣本身也是由許多原子、分子組合而成的。離開了這些原子、分子,也就沒有氧氣和氫氣了。照這樣追根究底的研究下去,你就知道每樣東西都只是一個假相,都是空的。空是不是等於沒有呢?也不是沒有,因爲明明就是有水的存在,也明明有氧氣和氫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是這個道理。夫妻子女間的親屬關係也是如此。因爲前生種下了這樣的因緣,今生才成爲夫妻、兄弟。緣盡的時候,也就什麼都沒有了。一切現象本身都是沒有我性的,沒有一個自我的存在,所以應該把它看破了。     

「對不守規矩的比丘,你們就默擯他。」就是不理他,等他自己覺得無趣了,自然就走了。世界上的事情,有好的一面,就有壞的一面,反之亦然。佛在世時,就有不守規矩的惡性比丘,所以佛才定下種種戒律。如果他們當時都守規矩,我們現在那有戒律可守呢?凡事都應作如是觀。這樣對我們修道做人,都有幫助。做人方面心胸就會寬大一點,修道方面就容易看得破。     

「所有經典都以『如是我聞』開頭。」佛入涅槃後,因爲阿難多聞第一,記憶力特別好,就由他來負責收集所有的資料,編輯成經典。阿難是佛陀的堂弟,本來就長得有點像佛陀。當他一登法座,由於三寶的加被,法相莊嚴,更加神似佛陀。當他開口把佛所說的經典重述一遍讓眾菩薩阿羅漢印證時,與會的大眾都以爲又看到了佛,可是佛又明明已入涅槃,他們的心裹不免生出種種疑問。懷疑釋迦牟尼佛根本沒有入涅槃,又重現來說法了。或者懷疑在法座上的是他方的佛來到此地說法,或者懷疑阿難自身也成佛了,不然他爲什麼會這樣莊嚴?會說這樣的法?如果阿難在重述經典的時候,加上「如是我聞」四個字,說明「這樣的法,是我親耳從佛的金口中聽來的」。三疑頓解。所以一切經典都是以「如是我聞」四個字做開端。     

「一時」,在某一個時間。爲什麼不說明哪一年哪一月而說一時呢?因爲每一個國家的曆法都不一樣,好像現在我們有說公元多少年的,有說民國多少年的,在日本就可能說昭和多少年。當時的曆法又和現在的曆法不同。說了這個國家的曆法,就不合別的國家的曆法了。爲了免除換算的麻煩,就籠統的說「一時」,在某一個時間。     

「佛在舍衛國」。舍衛國其實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城的名字。它的國名叫僑薩羅國。舍衛城是該國的首都,當時的印度習慣用首都做爲國家的名稱。     

「祇樹給孤獨園」。祇樹是紀念祇陀太子。僑薩羅國的國王叫波斯匿王,祇陀太子是他的兒子。給孤獨是該國一個大臣的名字,本名叫須達多。須達多家裏很富有,很喜歡周濟孤獨貧窮的人,所以他的外號叫給孤獨。在中國有所謂「鰥寡孤獨」,年紀大而死了妻子的人叫鰥夫,年紀大時丈夫去世的婦人叫寡婦,年幼時父親就去世的人叫孤兒,年老了而沒有兒子叫獨夫、獨婦。這些都是很可憐的人,所以須達多長老要救濟他們。這也是他們在往昔生中做了些不很好的因,今生才會受鰥寡孤獨的果報。     

園是一個花園,本來屬於祇陀太子。有一天須達多長老到王舍城辦事,住在他一個好朋友珊檀那家裏。晚上看見珊檀那舉家上下張燈結彩的把家裏佈置得十分莊嚴美麗,好像要辦喜事的樣子。他就問珊檀那:「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呀?」珊檀那回答他:「我不是在辦什麼喜事,而是明天我要請釋迦牟尼佛和他的弟子們到家裹來吃齋,我要供養佛。」當須達多一聽見佛的名字時,他在過去世所種的善根當場就顯現出來,很興奮的向珊檀那請問一切有關於佛的事情。在欣慕之餘,心裏就生出那麼眞誠的一念「我一定要去參見佛」。當時正是半夜,星月無光,但他的一念眞誠感動了住在城外竹林精舍的佛,佛就放光去照他,佛光耀眼有如白晝,須達多以為天亮了,就急忙跟著光往城外走,要去拜見佛。半夜裏城門還關著,佛就用他的神力讓城門自動打開。須達多才得以走到離城外幾里路的竹林精舍去拜見佛。因爲是第一次看見佛,須達多不知道要怎麼樣拜佛。當時就有四位天人現成比丘的樣子,拜佛給他看。先合掌長跪拜佛,然後右繞佛三匝,再向佛行接足禮。他就照著這個樣子拜佛。拜完後,他就很誠懇的對佛說:「我很想供養佛,親近佛。能不能請佛慈悲住到我的家裏呢?」佛說:「我不是一個人,我有一千多個弟子,你有那麼大的地方嗎?」須達多:「只要佛肯來,我一定能找到一個相當的地方,給佛做道場。」佛被他感動了,就說:「好吧!只要你能找到一個適當的地方,我就接受你的供養。」須達多回去以後,就興沖沖的到處去找道場,找了很久,都沒有適當的地方。最後看中祇陀太子的花園。他就跟祇陀太子商量:「我想買你的花園,用來建道場以供養佛,請你方便賣給我好不好?」祇陀太子一聽,心想:「我爲什麼要把花園賣給你?」就跟他開玩笑的說:「假如你能用金磚把花園的地都鋪滿了,我就把花園賣給你。」祇陀太子以爲須達多只是第一次看見佛,是不可能爲佛拿出這麼多的黃金來的。沒想到給孤獨長者是很誠心的。他馬上把他家金庫裏的黃金全部搬了出來,可能還變賣了一些家產,最後眞的把祇陀太子的花園整個用黃金鋪滿了。他於是又回去找太子:「我已經用金磚鋪滿了整個花園,你應該將花園賣給我了吧!」太子:「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又不缺錢用,爲什麼要賣花園呢?」給孤獨長者就正色的說:「『君無戲言』,你現在雖然還不是一國之君,但終有一天,你是要當國王的,怎麼能說話不算數呢?」     

祇陀太子一聽,覺得他說的有理,就對給孤獨長者說:「你雖然用金磚把花園的地都鋪滿了,但你並沒有把樹上也鋪上黃金。」

(待續)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