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心念的感應

梁瓊珍口述
徐鼠璋筆記

前言

在還沒有記下梁居士口述之前,筆者覺得有需要對梁居士作個簡略的介紹。

梁居士是「高淵佛教會」佛友,年齡六十有二,身軀肥大,是故佛友皆稱之為「肥姨」。她的一生可說是歷盡滄桑,甜酸苦辣皆嚐過,雖然兒女皆長大成人,且已男婚女嫁,兒孫也成群,但她所居住的房子,尚要向女兒每月繳納馬幣一百二十元的「租金」,方有棲身之所,到了晚年尚且還要摸黑起來製造糕餅來販賣,以求糊口。幸好她為人樂觀又豪爽,沒有怨言,她只怪自己業障深重,是故經常布施,不論神、道、佛廟,只要有法會,定布施很多糕餅與眾生廣結善緣外,還親自到廟協助烹煑,祈求神佛消除宿現業。因感世態炎涼,人心不古,故常思出世修行的念頭,無奈沒有因緣,也沒有善知識引導,因常感到徬徨,有如在渺茫大海中飄流,不知應何去何從。

今年,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高淵佛教會」邀請上恒下蘇法師來佛教會講述:「八關齋戒」,梁居士頓感如飲甘露,慶幸自己得遇良師,遂皈依在恒蘇法師座下。出家的念頭又現出來了。她哭求恒蘇法師慈悲引度她到美國萬佛聖城出家修行。這問題很令恒蘇法師為難與頭痛,何以故?因她身軀肥大,體重二百四十多磅,是屬於超重級體型,四十年來拜佛只能問訊,不能跪下,要是出家,以後在「三壇大戒」上,又如何去面對「三師七證」大師父呢?但是恒蘇法師還是慈悲的答說:「待我修函先徵得上人的意見後,才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覆。」以下就是梁瓊珍「胖姨」的口述:

非常感激恒蘇師父為我修了一封信託新加坡覺真居士親自帶到美國面呈宣公上人,覺真從萬佛聖城回來,告訴我們幾位佛友說:「上人看了梁居士的相片大笑說:『這麼胖!這次我可要吃人肉,你回去叫恒蘇法師去問親修﹙這是恒蘇師父賜我的法名﹚,她要來萬佛城修行可以,但是我可要割她的肉來供眾,問她敢不敢來?若是她還是敢來,則她在萬佛城以在家居士身份修或出家修行,這可由恒蘇法師去決定。』覺真說完,恒蘇法師當着眾人面前問我說:「聽到沒有?過去你吃肉太多了,所以這麼胖,今上人要割你的肉供眾,你還敢去萬佛聖城否?」我答說:「上人要割我的肉供眾,我是寧捨生命也要到萬佛聖城修行。」回到家裏,我又以最虔誠的心,對著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相前,又以最懇切的心,對著宣公上人的相前發願說:「為了要到萬佛聖城出家修行,寧捨生命,也要讓宣公上人割肉布施,希望慈悲的觀世音菩薩加被弟子,宣公上人慈悲攝受弟子,令弟子能實現這個心願,到萬佛聖城出家修行。」我答應又發願要讓上人割肉布施的,第二天早上,奇怪的事發生了,我很自然的已經能夠在觀音菩薩面前「跪下」拜佛了,這是我四十年來絕對做不到的事啊!因我的身體太胖太胖了,現在我既然能夠跪下來拜佛了,令我驚喜交集,不能自禁的哭了起來。我把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告訴恒蘇師父,他解釋說:「其實上人說:要割你的肉供眾,是在考驗你的誠心,也是他老人家慈悲不棄捨你,也在加被你,而你既然能捨身割肉布施,你的虔誠布施心,則與觀音菩薩的慈悲心,也與上人的慈悲心,起了『感應道交』,是故現在你才能跪下拜佛了。這麼一來,你修行的障礙則去了一大半,你未來的路是光明、燦爛的,願你能以感恩的心,加倍好好努力。」聽了師父的教誨,我跪了下來,向師父,向宣公上人,向觀音菩薩表示最虔誠的感恩頂禮。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